陈阳翌日归来《审尸官》完整版免费阅读_《审尸官》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叫做《审尸官》,是作者“翌日归来”写的小说,主角是陈阳翌日归来。本书精彩片段:陈阳穿越后,拥有了审讯亡魂的能力不但能读取亡魂生平记忆,还能随机获得其一项技艺
这次审尸结束,陈阳获得奖励:‘茴’字的四种写法……

小说:审尸官

类型:玄幻

作者:翌日归来

角色:陈阳翌日归来

评论专区

二十七载:相当有趣的题材选取点,老实说太多书理论都着眼于落后工业国和农业国,这本书选点算是做了一次回归。老实说看楼下的评论区,乱七八糟的黑点。。。假如红色早晨是近几年出炉的我怕连6分都没有吧。

火影之朝佚千名:主角很强势很有boss范,飞雷神感觉太bug了。强推

最后一个轮回士:创意不错,剧情失控。

审尸官

《审尸官》精彩片段

第1章 审尸

“咚!咚!咚!咚!咚……”

隐隐约约间,似有铁锤撞击木板的声音传来。刷的一下,书生于一片黑暗中睁开了眼睛。

“我这是在哪儿?头好疼!”

手扶着身旁木壁,他慢慢站起,跨步缓行。

前进道路艰难,身体就像在层层水幕中穿行,可一来周遭黑暗,二来头疼恍惚,所以书生便也不顾其它,只管奋力机械甩腿。

也不知寂寂走了多久,远处突有白光浮现,朦胧且不刺眼。

书生赶紧循着本能过去。

那是一座官府大堂,厚重威严的墙体因与黑暗连与一处,让人根本看不清其具体大小,更无法判断出属于何等品秩,唯有蒙蒙白光从大堂门口透出,指引着来人进入的方向。

走进大堂,厅内布置尚不及打量,便有一道威严喝声从上方传来。

“堂下何人?有何冤屈,速速禀来。”

断喝之下,书生完全是出于本能地跪了下去,同时心里不无嘀咕:“这是哪处署衙?我怎的稀里糊涂来了这里?冤屈么……倒还真有一些!”

“回禀大人,学生刘文镜,本是京畿永平县内一介童生。今年院试,学生魁星高照,有幸入得府学,成为生员……”

也不知是出于对堂上官员的畏惧,还是受周遭寂静环境影响,刘文镜侃侃而述,将平日里埋藏在心底的一些私事全都倾倒了出来。

“学生自幼家贫,求学之时常受一些人奚落。如今既成秀才,便想着在那些人面前炫耀一番……”

“学生曾读过本书,书上记有一人中举后大喜癫狂,可因为他已成举人,竟再无一人敢对他恶言相向!学生受此启发,便想着效仿一二,一来可以借机报报往日仇怨,二来也可将这种‘报复’,推脱到自己神志失迷上……”

“果然,当我摆出一副疯癫模样,痛骂那些以往对我不敬之人时,再无一人敢轻视于我,全都畏缩汗颜,不敢回语!”

说到此处,书生言语渐渐激昂,头脑也变得愈发清醒。

只是,头顶之上的声音威严冰冷依旧,令他一刻不敢停下口中所述。

“接着说!后来呢?”

“后来……后来人群中有一读书人恍然大悟,直言我这是因为考上秀才太过欣喜犯了癔症。只需寻一身具杀气之人吓我一吓,就能令我立时好转……”

“永平县内身具杀气之人不多,街上的郑屠无疑正是一个。有人抢步而出将那郑屠寻来。刚开始,郑屠还吓于我新晋秀才的名头不敢出手,但在亲朋故交的劝说、以及我那娘子的苦苦哀求下,他终于勉为其难冲我行来,而我也做好了借机‘清醒’的准备,可是……”

言至此处,书生神色蓦然变得惊恐,嘴里的话也突然踌躇起来。

但是显然,堂上官员并不允许他中断讲述。

“接着说!”

“可是……可是,当郑屠挥手拍向学生后脑,学生明明已是七窍流血,明明不是已经……死了么?”

最后三个字,明显带上了喉头的颤音。名唤刘文镜的书生禁不住抬头,但见前方三丈远处,大堂案几高达一丈,其上一名官员隐于层层灰雾中,看不清样貌,只留一道淡淡影迹。

除此之外,大堂内一个胥吏衙役都无!

他想起最初的铁锤声所来为何了,正是源于棺材上的七枚子孙钉!

“大人,您……您是阎君么?”

口中方问出这个问题,灰雾后的身影已是长身而起。

“你的冤屈我尽已知晓,退下吧!”

轻喝之后,灰雾后的官员一挥衣袖,而书生的身体竟是无风而散,独留下一片寂寥重归大堂。

……

一袖挥散刘文镜魂魄,堂上的灰雾才终于袅袅而散,露出其后一个年轻人的身影。

只见他施施然将身上的官袍脱下扔于桌上,望了眼空无一人的偌大厅堂,再低头吹灭置于案上的引魂灯后,方才迈着略显落寞的步伐向堂外走去。

双脚跨出大堂的那一刻,身后的署衙就蓦地变得模糊起来,待他走出官衙三五丈远,身后建筑已是淡如浮影。再行数十步,身后已然空空如也,独留一条幽深小径在暗淡月光下隐隐而现,遥伸向渺茫的黑暗深处。

……

永平县天井坊,陈阳推开呀呀作响的木门,进入租住的小院。

他本是永平县县衙的一名外班衙役,一年前父母双亡,临终所留无它,唯有祖传的衙役身份聊以糊口,生活很是困苦。

其实,所谓外班衙役,不过只是他的外在身份,在他的内里,则藏着一缕穿越者的灵魂。

穿越者陈阳并不知晓自己稀里糊涂穿越至此的缘由。前一日还饮酒聚餐,第二天醒来便物是人非,成为了一个同名同姓的古人!

初次来到这方世界,他眼见周遭陌生落后的环境,心里不禁惊惶至极。徭役、苦力、天灾、兵祸……种种殊为不美的词汇在眼前一一浮现。

他曾凭空喊过“老爷爷现身”,也曾无助呼唤过“系统爸爸”,可是,种种尝试皆是徒劳——这里没有藏在戒指里的老者,也没有浮现在眼前的系统面板。

等到心灰意冷之际,前主的记忆开始融合,到了最后,又有一股莫名讯息涌入大脑。

“审尸官!?”

陈阳可以确定,这具身体的原主并不知道“审尸官”所为何物,这不禁又令他生出了绝处逢生的喜悦。

“审尸官……系统?”

“审……爷爷?”

寂寂夜色中,面前空空如也,毫无异物浮现,只有屋外赵家的狗在叫。

“艹!逗老子玩儿咧!”

接下来一段日子,陈阳白日里依旧如原主一般,在县衙夹着尾巴厮混。晚上则回到住处,苦思着安身立命之策。

县衙外班衙役,本就是贱籍出身。读书不能,做生意又没有本钱,至于学武就更不用想了。

躲到皇宫做太监倒是一条出路,可一想到得凭空挨上那么一刀,陈阳便赶紧摇头,将这个无鸡的念头驱散。

那段日子,他本已将“审尸官”的相关信息抛在了脑后。直到某一日随班头拆解了一具尸体,到了晚上,那具尸体的魂魄竟寻上门来,不住向他哭诉喊冤。

而他当时所在的陋屋也变了模样,竟成了一间官府大堂。他更是坐在了平日里只有官老爷才有资格坐的堂椅上,还特么披上了一身古怪官袍。

嗯,官袍颜色是绿色的,帽子不是。

等他忍着惊悸和死人交流片刻,才终于隐隐把握到了“审尸官”三字代表的具体含义……

原创文章,作者:翌日归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1144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