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教父》老贼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林浩,陈胜利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娱乐圈教父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老贼

简介:无系统,硬核文娱文。
您即将翻开的,是一部男人梦幻般的奋斗史!
上一世,他混迹夜场演出二十余年,却落魄潦倒。
穿越二十年前,他立志要弥补上一世的遗憾,他主演的第一部影片就获得了影帝、导演的第一部电影就一片封神、他利用金融危机薅老美的羊毛、他努力改变着娱乐圈格局、他热心公益创立了慈善基金会……
卧薪尝胆,励精图治!
他是娱乐圈的传奇教父,他是娱乐圈一面迎风飘扬、永远不倒的大旗!

角色:林浩,陈胜利

娱乐圈教父

《娱乐圈教父》第1章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免费阅读

平行世界。

2002年夏。

东北。

夕阳西下,靠窗的书桌上一台破电扇摇头晃脑的吐出阵阵热风,一个空玻璃杯,两个空药盒。

林浩光着膀子躺在床上,满眼迷茫,浑身是汗,这个状态已经好半天了。

我是谁?

这是哪儿?

记得自己呼出一口气后,身体就猛地飘了起来,下面一群至交好友围在床前哭喊着自己的名字……那一刻,他清楚地看到自己还躺在床上,骨肉如柴,闭着双眼,十分安详。随后仿佛有一道白光指引着自己,飞快地穿过了一条忽明忽暗五彩斑斓的隧道,再一睁眼,就到了这里。

他缓缓坐了起来,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一脸茫然。

房间不大,墙体雪白,墙角支着一个画板,上面是一幅还没有完成的静物素描,水平一般。靠窗是一张老旧斑驳的书桌,屁股下面是一张简陋的单人木床。

豁然,他的脑海里涌进了这幅躯体的全部记忆……

林浩,男,19岁,春河市第十中学高三学生;父亲林庆生,木材综合加工厂工人,十年前下岗;母亲李秀娥,13年前因癌症去世。

他明白了,自己死后的灵魂穿越了,这是一个陌生的世界,这幅躯体与自己同名同姓,或许这也是自己附到他身上的原因。

19岁的身体,42岁的心,奇葩的组合。

他坐在那儿先是好一阵的不知所措,许久才渐渐接受了这个现实。

生前,自己是个落魄的键盘手,16岁就在舞厅伴奏,后来跟着穴头走遍祖国大江南北;32岁那年定居燕京,周末在琴行教学,晚上混迹于京城夜场唱歌弹琴,三里屯、工体、后海……40岁那年身患骨癌,在病榻上折磨了两年才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搞音乐的常常兜比脸干净,赚钱的速度永远赶不上花钱的速度,但这也是唯一一个穷还能吸引女孩的行业。他也曾红颜无数,朋友遍天下,死前众多好友陪伴在床前。

哎!

一声长叹,也罢,既来之则安之。

都说但行好事,莫问前程,看来苍天是有眼的!他老人家知道自己前世虽混得窘迫,但生病前也常捐款献血做尽好事,所以才没让自己过奈何桥,没喝那碗孟婆汤,给了自己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既如此,何不好好活一次?

林浩看了一眼书桌上的机械闹钟,18点05分。

“糟了!”

今晚是高三毕业文艺汇演,时间已经过了。

他下床找了一圈也没看见镜子,本来还想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算了!他套上白色汗衫和球鞋就出了门,楼道里有一辆十分干净的旧二八自行车,没上锁,他很自然地推着就往出走。

第十中学大礼堂。

演出已经开始了……

林浩满头大汗,终于找到了自己班级位置,他猫着腰顺着一排排大腿往里挤,引来好一阵不满。

只有班主任陈胜利身边还有个空位,他只好硬着头皮坐了过去,陈胜利扭头看见了他,不满的哼了一声。

舞台上。

从头尬到尾的相声;

歌颂班主任的三句半;

动作整齐不划一的民族舞;

脸蛋儿画得像猴屁股一样的男女生二重唱;

……

对于林浩来说,看这种节目简直就是一种惨无人道的折磨。

左顾右盼,他挨个去观察自己的那些同班同学,一一对应寻找着记忆里的名字;他发现从自己进来开始,坐在身边的班主任陈胜利就在不停的看表。

不一会儿,陈胜利扭头问文艺委员张思思:“李一博什么情况?怎么现在还没到?”

张思思穿着民族舞服装,看样子应该刚跳完舞,脸上的浓妆被汗水破坏的有些花,但依然能看出来十分俊俏。

她也是满脸的焦急,“我也不知道呀,下午彩排的时候还好好的呢!”

“还有几个节目?”陈胜利问。

“十三个。”

陈胜利不说话了。

又过了两个节目,他和张思思都开始不时的往大门口张望。

李一博是他们高三三班的文艺骨干,不只是学习好,吉他弹唱更是全校知名、粉丝很多,每次文艺汇演他都是万众瞩目,绝对的压轴!

节目还在继续着,林浩已经是昏昏欲睡。

不行!不能再等了!陈胜利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下定了决心。

“张思思,你是文艺委员,你说,谁能替李一博?”他对张思思说。

张思思焦急道:“没了,真没了,谁都不可能代替李一博!除了他,咱班再找个会弹吉他的都没有!”

“矬子里拔大个都拔不出来?”陈胜利急了,声音不由大了起来。

林浩被他这一嗓子喊醒了。

张思思苦笑,一堆矮矬子,拔谁呀?

“怎么办?怎么办?这个李一博,怎么这么不靠谱!”陈胜利急得直挠他为数不多的头发。

“你问问,挨个问问,谁能表演个节目,拿手的就行!”陈胜利说完,又找补了一句,“最好是吉他弹唱!快,快去!”

张思思只好无奈地站了起来,她走到过道上,然后一排排往后走,哈着腰压低了嗓子问后面的同学,结果没一个人站出来。

回来以后,她拉着哭腔对陈胜利说:“老师,咋整呀?真没有!”

班里这些同学她太了解了,这个结果早就想到了,丝毫都不感到意外。

陈胜利瘫在了座椅上,像个泄了气的皮球。

完了!明天自己将是同事们嘲笑的对象,他仿佛已经看见了一班李老师那副嘲讽的丑恶嘴脸。

这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老师,要不——我试试?”

陈胜利和张思思面色一喜,连忙扭头去看,见是林浩以后,两张脸瞬间就拉了下来。

张思思哭笑不得,“浩子,都啥时候了,你还开玩笑?”

后面一些同学也听见了林浩的话。

“林浩,你可拉倒吧,唱歌像狼嚎似的!”

“马帅你可别埋汰狼,狼嚎也比他唱歌好听…”

“就是,上次咱们去唱卡拉OK,他就把撸串儿的人都唱跑了!”

“快,赶快给我找团棉花,一会儿我得塞住耳朵!”

“……”

林浩看班主任这么着急,只是想帮帮忙而已,此时见同学们这个态度,他一脸的懵逼。

什么情况?自己唱歌这么难听吗?为什么记忆里完全感受不到?难道是这副皮囊遗留下来的自我认知不足?一连串的疑问让他对自己都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陈胜利“呼”的一下站了起来,他是个矮胖的中年男人,戴着一副老式的黑色边框近视镜。

他一脸严肃地转身看向了自己班的学生,挥舞着胖乎乎的手气愤道:“一个个的就会说风凉话,要不是张思思还有个舞蹈,我就成了光杆司令!丢不丢人?”

“你们还要点脸不?还好意思笑?还好意思说人家林浩唱的难听?”

“是!林浩唱歌是很难听!可人家能勇敢地站出来,人家有捍卫班级荣誉的心!你们呢?你们有吗?有吗?”

听着班主任的训话,林浩老怀大慰,频频点头,还是老师懂自己呀!可当他听到最后几句话,一口老血差点就喷出来。

“张思思,把李一博的吉他给林浩!”陈胜利赌气似的吩咐张思思。

张思思犹豫了,她家就住在林浩家对门,从小到大听过他无数次惨嚎,经常怀疑是不是林叔叔在削他……那些同学们说的不对,林浩唱歌不是难听…

那是相当难听!

他唱完一整首歌,不会有一句在调上!这也是有难度的,一般人做不到,但林浩做得十分完美,无懈可击。

让他上去绝对是一场灾难!

第十中学的灾难!

恍惚间,她仿佛看见了全场师生争先恐后奔跑逃难的场景…

                           

原创文章,作者:老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11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