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七零洞房夜,小媳妇掏出一把刀》最新章节

小说:七零洞房夜,小媳妇掏出一把刀

小说:年代

作者:大鱼在水

角色:

简介:七零的禾小善天生断掌被骂不详,被卖给痨病鬼冲喜,新婚夜,被逼无奈她掏出了一把刀…
刚逃出狼窝,竟发现断掌是空间,灾星变福气。
为了讨要父亲被抢走的林场指标,她只能当着场长周朝晖的面扯开衣服:来人啊!
被人当众逼婚,周朝晖一指人群中看热闹的禾小善:她已经被我看光了,我要对她负责,只能娶她当媳妇!
禾小善:你个两面派冰块人死变态偏执狂不要过来啊!
周朝晖:媳妇儿,乖,我是正人君子,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七零洞房夜,小媳妇掏出一把刀

《七零洞房夜,小媳妇掏出一把刀》免费阅读

才入冬,一场大雪悄然而至。

山上,道路,房屋,都被白茫茫的大雪覆盖着。

身材削瘦小巧的禾小善在雪地里不停的奔跑。

后面一群五大三粗的男人女人拿着铁锹叉子在后面追着,口中不断地叫嚣喊骂让她站住。

禾小善头也不回,只是一个劲的向前奔跑。

她知道,只有爬过眼前的这座山丘,自己才能一线生机。

“站住!再不站住,我就开枪了!”

一个中年男人拿起了土枪,瞄准禾小善的背影,“砰”的一声,就是一枪。

他旁边的人想要拦着:“别闹出人命来!”

却已经晚了。

禾小善只感觉脸颊上一片火辣辣的疼痛,滚热的液体顺着脸颊上流出来。

是血!

她一阵心悸。

却根本来不及思考,跑的更快了。

中年男人的土枪被抢走了。

“你把她打死了,谁给大壮当媳妇?那是八百块钱呢!再说了,闹出人命来,谁负责?”

“我这不也是想要吓唬吓唬她吗?”

中年男人给自己找着借口。

“你吓唬住她了吗?”

没吓住,人这会儿已经去到了山顶上。

“别吵吵了,一会人跑没了!”

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嗓子。

两个人也顾不得争吵,连忙跟着队伍再次追上去。

禾小善顺着山顶向下望去,眼中满是惊喜,山下果然就是路,不远处,一辆马车正慢悠悠的走过来。

只要搭上那辆马车,自己就能逃出这个鬼地方。

可容不得她高兴太久,身后那群人也已经追了上来。

她连忙向着山下跑去。

上山容易下山难,她一路上被绊倒了好几次,到了山下的时候,额头都青了,两条麻花辫也都散开了,身上的棉袄被树枝刮坏了,露出里面已经发了黄的棉花。

马车也已经来到了近前。

赶车的人穿着羊皮袄,头上戴着一顶羊皮帽子。

禾小善赶紧上前拦住马车:“大叔,帮帮我,求求您了!”

赶车人看了看眼前的女孩,又看了看那群追过来的人,问道:“怎么回事?”

“我是被我奶奶卖过去的,给他们病秧子儿子冲喜。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大壮的媳妇,醒了就要跑,喊了也不听,村长,你给拿个主意吧。”

村长?

禾小善看着眼前的人:“你是容庄的村长?”

村长却没接她的话,听着远处传来的铃铛声,紧皱着眉头说道:“赶紧捆了弄上车,省得惹麻烦!”

早有人准备好了绳子,听了村长的话,几个大男人一起动手,女孩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捆了个结结实实。

“亏你还是个村长,这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呜呜——”

她的嘴里被塞上了毛巾,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愤怒的看着眼前的这些人。

远处铃铛声越来越近。

又是一辆马车过来了。

禾小善挣扎着坐起来要求救,村长却扯过了旁边的被子,兜头将人盖住了:“上来两个人,把她给我摁住!”

立刻有两个人跳上了车,扯着被子将人压了下去。

禾小善猝不及防,脑袋撞到车板上,“嗡”的一声,眼前直冒金星。

被这两个人死死压着,她只能徒劳的挣扎着。

铃铛声近了。

隔着被子,她听到那辆车的人在跟这个村长打招呼:“容村长,这是干什么呢?大雪封天的,一大群人在这里呜呜渣渣的?”

“唉,还能干什么,这不是么,老二家里的猪羔子跑了出来,大家一路上追到这,正想弄回去呢!”

“哦,那是得赶紧弄回去,要不然这么冷的天,猪羔子就算是不冻死,也要被山上的野兽吃了,我可听说了,这山上有狼!”

“嗯,我前两天开会还和大家伙儿讲这个事呢,让这些瘪犊子别单独上山,你这是干什么去啊?”

“去咕噜嘎村,老婆子的外甥是那林场新上任的厂长,我们去看看。”

禾小善听到咕噜嘎村和林场的字眼,挣扎的更加厉害了。

村长一鞭子抽上去:“这猪羔子,还挺野性!”

对方笑着给出建议:“不行就用铁链子拴上吧。”

“嗯,回家就用铁链子给她拴上!”

容村长笑着搭话:“别耽误了,你赶紧走吧,这路上全是雪,可不好走。

容村长笑着看那辆马车走远了,对身边的说道:“行了,都别杵着了,赶紧回去吧!”

他赶着马车绕过山头直接回了容庄。

马车赶进了一户农院,立刻有人迎了上来:“大哥,还好遇到了你。”

被子里的禾小善听出这个声音就是自己那个所谓的“婆婆”,也是花了八百块钱买了自己的人。

“是真的看过了?这个真的行吗?”

“行的行的,我可是花了五十块钱先请马仙婆现来看过的,八字特别和,只要是她跟大壮结了婚,冲了喜,大壮的身体立刻就能好。”

“既然都已经掐算好了,那就准备准备,赶紧把婚事给办了,也省的夜长梦多。”

“嗯,我知道,什么都张罗妥当了,只等明天一早八点就结婚拜堂。”

车上的禾小善被人直接连着被子抱进了屋。

容村长看着指着她的背影对女人义正言辞的说道:“这是最后一次买媳妇,以后咱们村再也不许出这种事了!现在都已经马上八十年代了,要是让上面的人知道,连带着我也要吃瓜落的,知道吗?”

被子里的禾小善听着这话,内心冷笑不止。

要是真的那么正气凛然,就不会让买卖人口这种事情发生,当村长的自己带头作孽,现在说出这样的话来,显得尤其可笑!

“知道知道,你也知道,大壮这不是情况特殊么?要不是因为这个害死人的病,就这样的女娃,倒找我八百块钱,都配不上我们家大壮。”

“那倒是,这个病,的确是可惜了大壮这个孩子。”

容村长赶车走了,女人让他明天早上过来主持婚事。

裹在被子里的禾小善是被人扔到炕上的。

头再次撞到墙上,她还没等缓过劲来,就听到一阵要命似的咳嗽声,好像恨不得把心肝脾肺肾一起都咳嗽出来。

原创文章,作者:大鱼在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121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