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窃神者:我的体内住着诸神》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窃神者:我的体内住着诸神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Zhaluo

角色:

简介:凌骜莫名其妙来到十万年后的世界,还得到一个自称神明的「系统」,只是,这个「系统」怎么和其它小说的不太一样啊?他怎么还拉人住进我身体里啊?喂!要住不下啦!!
作者寄语:传统玄幻+轻小说+系统文+沙雕,不知道有没有搞头。
我还是喜欢看自家的神仙打那些外国神仙的脸,想想都爽诶,就是我是按照传统玄幻的路子来写的,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等到主角成长起来,一起来提意见呀~

窃神者:我的体内住着诸神

《窃神者:我的体内住着诸神》免费阅读

这里,是天地之间最接近的地方。

老人坐在这里,任凭风雪扑打在他的身上,而在他脚下,是一条雪白色的长梯。

长梯蜿蜒,似是连接着天地。

老人搓搓手指,望向上天,慢慢讲起了故事:

“这人神之间啊关系复杂,虽然说大多时候神明还是照顾着凡人的,不过两方时不时也会起些摩擦。

“慢慢的双方就厌了,凡人心想人间事自然由我人间管,你天上人管好天上事就行了。神明也是有脾气的,不管就不管,有本事你别修仙啊,有本事别跨天门!

“经过几千年的折腾,双方就约好了绝地天通,天上人管天上事,天下人管天下的事,大家互不干涉,谁也别惦记着对方!

“从那之后天地间的联系就断了,灵气不再周转于世间,修仙之路慢慢转为了内外家的功夫,再之后连功夫也剩不下多少,大多成了花拳绣腿。

“不过轩辕那家伙曾经说过:凡人也有凡人的底蕴。

“这话还真没说错,没了仙家道术,凡人自己发展的居然也还可以,给些时日,说不准真能被他们寻到另一条通往‘天’的新‘道’来。

“本来吧,应该是这样的。”

坐在阶梯上的老人说了半天,拍了拍积在身上的厚雪,想从阶梯上站起,还没起身呢,背上突然传来“嘎吱嘎吱”的声响。

老人“啧啧”了半天,摸着腰身说道:“老了老了,这才揍了几个啊,身子骨就不行了。”

顺着阶梯往下,不知凡几的巨大尸首错落摆在阶梯的四处,越往下看,尸首的数量就越多,好似无穷无尽。

老人一脚踢开比自己大上好几倍的尸体,赌气般地说道:“这些凡人啊,以前还会定期给我祭祀,说些大地上发生的故事,可越到后来啊就越敷衍了,要不是和轩辕那家伙有约定,我也早就跑了,哪还会在这里收拾烂摊子。”

底下还有些幸存的家伙,虽然身高百丈,但站在阶梯上双脚却是抖个不停,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老人,见他一步步往下走,自己也不自觉地跟着后退,嘴里不停地念叨:“不可能,这片土地上怎么可能还有旧神明?!不可能的!”

老人看都懒得看这些既不是修仙者,也不是简单的凡俗的家伙,伸出手指头朝上头一指,言道:“不过也就是他们走了,不然哪轮得到你们主子在这窃觎神位,祸害我华夏生灵!”

一番话声音不大,却是好像突破了空间的限制,一直往上传递,穿过遮在这片空间上的结界,穿过挡在阳光前的云层,一直传一直传,传到某个存在耳边。

那“东西”没有回答,只是轰隆轰隆几声似是在发怒,那些腿脚不便的人立马跪倒在地上,口中念个不停:“大神息怒!大神息怒!”

“我大你个……不行,不能说脏话,活下来的几成凡俗里还有小孩呢。”老人摇摇头,对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他向来没什么同情心。

要是东南方那些早就脱了华夏籍的倭人就算了,怎么土生土长在这片土地上还能这么没骨气,太丢人了。

老人转过身子,看向阶梯尽头的物件,那是一柄巨斧。

老人一边走,一边埋怨似的在嘴里嘟囔:“亏你们是神明,还和凡人赌气搞什么绝地天通,这下好了吧,外人都快把凡俗杀灭绝了你们都还蒙在鼓里。”

老人来到巨斧的面前,那些“东西”似乎着急了,天地变色,想要阻止老人拿起那柄巨斧。

但,巨斧的威严岂容“他们”放肆,纵是山河倾覆也无法触及此处分毫。

老人嗤笑一声,笑那些家伙的自大和无知。

“盘古大神的开天斧岂是你们这些宵小能够染指的?就让我借一借这开天斧,让那些天上的家伙看看凡间发生了什么吧!”

说着,老人一手放在斧柄上,看上去骨瘦如柴的手臂竟爆发出惊人的力量,那宛如一座小山一般的开天斧,动了!

“该睁眼了,天上那些……用现在的话怎么说来着?……对,有个孩子给我烧的小说里面有这样一个词,傲娇!天上那些傲娇神!”

老人运起了万年来残余的全部灵力,震声一吼,终于将那开天斧拿起。

顿时山崩地裂,日月无光,老人脚下的阶梯溃成粉末,那些百丈余高的巨人也随之一起葬身于此。

老人站在半空,一斧指着上天,一手指着大地,大笑不止。

“轩辕!今日之事,难道你万年前就已算到,所以才留我在此镇守华夏万年?哼,好算计啊!

“罢了罢了,当年与你约定之事我仍未曾后悔,今日,就用我这一命,换我华夏大地,再通天地灵气!

“凡俗们,华夏看你们自己了。”

随着最后一声落下,老人手中的开天斧瞬间撕裂天门,笼罩人间数百年的黑暗终被划破。

黄历六千年,人间科技莫名遭受重创,人类惨遭□□□赶尽杀绝,只能蜷缩于华之大陆,百余年后,传说有一神明手持巨斧,劈开天地间的屏障,驱散世间诸邪,让灵气再回人间。

那一日起,人类重新开始了自己在天地间的繁衍。

转眼,便是十万年。

//

十万年后——

//

嘣!

一声撞击的轰鸣,仿佛有什么东西碰撞在巨石上。

监测官看了半天的凡夫俗子,早已有些厌倦,随意瞥了一眼黝黑的测灵石,眉头反常的一皱,随后在小册上勾上一笔。

“真瑶宗弟子——凌骜,「筑基」,淬体第三重。”

唱和声回荡在宽广的空间里,使整个赛场的围观群众都能听的一清二楚,先是一阵沉默,随后便有一人捂着肚子笑出声来。

“三重?居然才三重哈哈哈哈哈哈!我十岁的弟弟都有三重哈哈哈哈 !!”

他这一笑就引得围观的人群也笑了起来,一时之间嘲笑声此起彼伏。

那位名为凌骜的少年表面上淡然自若,心中却是嘀咕了一句:“大惊小怪,不知道主角都是这么出场的吗?”

个头并不算多高大的凌骜耸了耸肩膀,收回了自己的拳头,拍拍自己落了灰的镶紫边素衣,一脸坦然,毕竟,在这座天铭城里,还有谁不知道自己——凌骜是个不能修炼的「万中无一」的“废物”呢?只是……

“这套路也太老套了。”凌骜皱着眉头在心里想着,总觉得如今的场面在前世看过的小说里出现过很多次了,按照套路,接下来应该就有反派说话才对。

“罗然,你再笑一个试试!”

凌骜身旁的少年是个急性子,听到有人嘲笑凌骜,立马指着那笑的前俯后仰的男子怒目而视。

凌骜看着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堂弟有些尴尬,老弟,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啊!虽然他为自己出头是很高兴啦,但现在应该是反派的时间诶。

对面被叫做罗然的人还没出声,他的几个手下却是抢先聒噪起来。

“嚯,管的还真宽,当这里是你们真瑶宗那一亩三分地吗?看见个废物居然还不准我们家少爷笑了?哈哈哈哈哈!我偏要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是就是,才淬体三重就敢来报名郡里的大比,这不就是来丢人现眼的吗?怎么还不准我们笑呀?哈哈哈哈!”

他们这一笑就引的围观的人群又是一轮嘲笑的浪潮,一时之间嘲笑声此起彼伏,回荡在整个赛场。

一番话倒是说到凌骜心坎里去了,倒不是说他们气到了自己,只是这一番话实在符合凌骜心中对“反派”的印象,忍不住点了点头,感谢他们如此配合剧本。

不管场下还是场上的人们都晓得今日可不一般,乃是一年一度的沣贤郡大比开幕的日子,在这期间,沣贤郡十三城内几乎所有不满二十五周岁的青年才俊都会来插上一脚,以期被郡里的知名门派或是权贵看中,从此扶摇直上,成为人中龙凤。

此处,便是天铭城的初选现场,虽说入围的条件是最少也得“淬体第三重”,但这一般是指七八岁出头的孩童,谁能想到居然有人明明都满十六岁了,还敢踩着底线过来,凌骜心里也清楚,这确实蛮丢人现眼的,不过,还算能接受。

“你!!”

那位凌骜身旁的少年气的怒不可遏,双拳握的铁紧,脚下的石板似乎都要承受不住他的怒火,眼看就要爆发,却被一只纤纤细手压了下来。

一名站在凌骜身旁,身着粉衣的少女一言不发,只是轻轻压着即将爆发的少年,不让其冲动误事,倒是受辱的凌骜自己先开口了,安抚道:“随他们笑去,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无妨。”

“可是……哥……对不起,我不该硬拉着你来这报名的……”

少年气势逐渐低落,明显有些丧气。

凌骜却是一脸的笑意,伸手摸了摸少年的头发,甚是疼爱。

那起先嘲笑之人等的不耐烦了,出声呵斥:“喂!你们还测不测了?莫要挡着本少爷的宽广大道!少爷我和你们这些废物可不一样。”

“你!”

凌骜拉住少年的手,朝他摇了摇头,走上前,朝那人做了个请的动作,示意这人先来。

“监测官先生,我们让这几位先来可成?”

那名监测官打了个哈欠,挥了挥手。

“哈~你们随意。”

那名男子倒也不客气,趾高气昂地走向那巨大的黑色测灵石,不用他招呼,带来的十来人里便走出两人,也不知是随从还是同门的师兄弟,三人大摇大摆地走到巨石前。

至于凌骜,脸上慢慢浮现出一抹不太属于“主角”的笑容。

“哥,你怎么笑得这么奸诈啊?”

“嘘!看着就好,待会有你出场的时候。”

那男子负手而立,上下打量了一番那块偌大的黑色测灵石,随后朝身边两人点了点头。

“你们两个,先去让他们长长见识。”

“是,少爷。”

一名精壮男子站出来,约莫二十年纪,看着那块测试的黑色巨石嘿嘿一笑,似是成竹在胸。

嘣!

一拳击中那巨大的黑石,产生的震动明显比先前凌骜的要大得多。

“星罗门弟子——罗亦,「筑基」,淬体第七重。”

监测官点了点头,总算有些能看的了,但仍只是随意一勾,并没太放在心上。

另一名手下也是站了出来,看起来还没方才那人年纪大,但也是一身精壮,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嘣!

亦是出拳,震动比起自己同门还要大上不少。

“星罗门弟子——罗业,「筑基」,淬体第八重。”

监测官这次看了那人一眼,再次点了点头,随后也是在名册上一勾,看起来有些满意。

“好厉害,这星罗门居然连淬体八重的弟子都有,看年纪,应该也就二十不到吧?”

“前几年不见这星罗门有什么厉害人物出马,还以为早已没落,没想到原来是在韬光养晦,有些手段呐。”

“确实确实,看样子星罗门将是我天铭城这次大比的希望啊!”

围观的群众都议论起来,先前只以为是纨绔子弟平常的吹嘘,口气大些罢了,没想到这星罗门还真有些实力。

那嗤笑的男子闻言脸上的笑容更甚了,趁着众人议论的热潮还未退去,呵斥开巨石前的两名手下,身子一沉,运气于手腕之上,一拳挥出,撞击在那黑色测灵石上。

嘣!!

这震声令监测官都立马抬起了头,多看了这人两眼,颇为惊讶。

“星罗门弟子——罗然,「筑基」,淬体第九重!”

唱和声回荡在赛场,围观之人都沸腾了。

“这,这是淬体九重!他才多大便能达到淬体九重?!”

“虽然长得老成了些,但我记得今年也不过十七年纪吧。”

“啊?才十七?我还以为二十……”

“我还记得,他应该是城主大人的外甥吧?”

“咳!年纪轻轻便能「筑基」圆满,前途不可限量,不愧是城主大人的外甥,果然厉害!”

男子对于周遭人的议论和吹捧显得很是满意,十分舒适地张开双手,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似是十分享受这种感觉,他也确实有资格如此,就连凌骜都忍不住拍了拍手。

“哦~厉害厉害,「筑基」共才九重,这家伙居然已经圆满了。”

身边的少女瞪了凌骜一眼,凌骜赶忙咳嗽了一声,又收起了双手,用胳膊肘戳了戳边上的少年。

少年看了一眼凌骜,见凌骜对自己挤眉弄眼半天,突然兴奋地咧嘴一笑,知道凌骜是什么意思了,大步上前,一巴掌推开了眼前那碍眼的男子。

“一边去!插标卖首之徒。”

这句话是凌骜给他讲故事时说的,因为觉得很是霸气,所以一直记着,早就想说一次了。

“你!你说什么!”

这次轮到男子气的怒不可遏,但这家伙一席话下来气势颇甚,居然将他的气焰还压了一头。

少年走上前,一脚往前踏出,震得地面陷下三分,整个人的气势都明显与先前所有人不同。

“嗯?”

还未见少年出手,监测官便抬起了脑袋,对这人来了兴趣。

少年运气于右手,随着“喝!”的一声怒吼,一拳轰在黑色巨石之上,震声刺耳,响彻整个赛场。

监测官反常地上下打量了少年许久,随后才在册子上勾勾画画好一会儿。

“真瑶宗弟子——凌天,「筑基」,淬体第十重!!”

——?!!

与方才不同,人群之中寂静无声,所有人都是张大个嘴巴发不出一点声音,许久,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十重……是十重!!”随后人群便爆发出震天的声响。

“怎么还有十重?「筑基」不是最高只有九重吗??”

“我听说过,据说在传承悠久的大宗门里才有那么几个达到淬体十重的天才中的天才,有些还是执念所在,到了三十年纪才突破到的十重!如今眼前这人,怎么看也只有十六七岁吧?”

“居然是淬体十重!我天铭城也能有教导出淬体十重的宗门?”

“开什么玩笑,那可是真瑶仙子的真瑶宗!我早就相信他们一定不一般哈哈哈!”

“额,刚刚笑他们的时候不是你最大声吗?”

“咳,咳咳,那个……真瑶宗加油!!!”

名为凌天的少年笑着收了手,朝着那合不拢嘴的三人“哼”了一声,随后大大咧咧地跑到凌骜身边,像是个等待夸奖的孩子。

凌骜摸了摸他的脑袋,还特地教他要将嘴角笑成“√”的形状,说是这样才帅气。

身边的少女没理那两个活宝,趁着大家伙都在讨论凌天的功夫,一声不吭地走到测试的地点,轻轻一掌拍出,似是有什么波动,但没等石头有什么反应,便又默默地走了回来,站在凌骜身旁,好似什么也没发生。

过了一会,在监测官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那一楼高的黝黑测灵石竟从中间裂开了几道缝。

“这……这……”

“怎么了,还不快念。”

少女面无表情地催促。

“真……真瑶宗弟子——苏幻幻,已晋「内视」!!!”

这下不仅那些围观的人群,连凌骜和凌天这两兄弟都傻了眼。

“哥,幻幻姐她什么时候……”

“我特么怎么知道,幻幻她都好久没打过我了!”

“额……听着有点欠揍……”

至于那一开始嚣张的三人,都是一副活见了鬼的样子,下巴都快到地上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些家伙下巴脱臼了呢。

那监测官愣了半晌,直到那名为苏幻幻的少女咳嗽一声,才毕恭毕敬地提笔在册子上详细勾画,丝毫不敢怠慢。

凌骜看着身边的少女,叹了口气,心想以后在她面前可得小心一点咯,以及啊,原来面无表情也挺装逼的,记下了!

“看来初选是没问题了,我想监测官大人也不会存心为难我一个只有淬体三重的小喽啰吧?”

“是是,不不不!哪里话,既然规则上写了不低于淬体三重便可参赛,那小的自然不会为难诸位。”

方才慵懒的监测官此刻可不敢有所放肆,眼前这人虽然只是淬体三重的铁废物,但看三人的相处,明显都以眼前少年马首是瞻,自己不过是从总会调来负责初选事宜的小角色,哪知道这些人的底细,要是被上面知道自己因为淬体三重的废物而放跑了两个天才中的天才,不用想,最好的下场都是在极地种上三生三世的土豆。

既然逼也装了,凌骜也不再逗留,带着身旁出尽风头的两人慢悠悠走出了赛场。

“你们二人先回武馆,我溜达溜达就回来。”凌骜说道。

凌天点了点头,苏幻幻也是微微颔首,两人对于凌骜的话向来没什么意见,与凌骜挥手后便在此分别。

凌骜看着远去的两人深呼吸了一口气,披上一身遮尘的外袍,随后朝小路走去。

赛场内,仍是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大比的初选,只是,多了些关于两位天才的议论。

有一人,听得牙齿吱吱作响。这些赞叹明明都应该是自己的!明明都应该只属于自己!居然会被那个自己向来看不起的小武馆抢走!

况且,若是那两人参赛,自己多半是拿不到出线的名额了,那自己多年的准备岂不是……

可恨!实在可恨!!

男子双拳紧握,几乎就要攥出血来。

“少爷,小的……尚有一计。”身边的中年管家试探性地说道。

“有屁快放!”

得到允许,那人方才继续开口:“启禀少爷,想必还记得为何这大比明明年年都有,但少爷却选择隐忍多年,直到如今才报名参赛。”

“那自然是为了凑齐淬体第七重以上三人,保证实力万无一失,将来在郡内的大比才能一鸣惊人!”

“是了,是为了凑齐三人,因为赛事要求,最少也得三人才能报名参赛。”

男子怎么说也确实算是个天才,听到管家如此说,自然明白了一些,眼球转了转,已然有了想法。

“你的意思是……让他们,凑不成三人!”

“少爷英明!”

“是了,虽然凌天与苏幻幻实力了得,但终究不过两人,据说那真瑶宗总共也不过三名弟子,只要我将那不过淬体三重的废物……”男子说到此处脸上浮现出一抹邪魅,随即又突然哈哈大笑。

“好!好!此事交由你去办,务必小心谨慎,万不可让人查出星罗门的马脚!”

“小的明白。”

言罢,那管家慢慢退下,至于那名男子,正眼神炽热地盯着赛场,笑容诡异。

“名额终究还是我,罗然的囊中之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创文章,作者:Zhalu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122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