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娇宠了纨绔世子爷》沐弦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沐容,沐婉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我娇宠了纨绔世子爷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沐弦

简介:上一世错信他人被二叔一家连同渣男利用,导致她父兄惨死北地,自己也落得一个死无全尸的下场,一朝重生,她发誓要手刃仇人,不放过任何一个。这一世要报仇,也要报恩,报那个为父兄收尸厚葬,给自己临死前温暖怀抱的恩。
“什么?你喜欢我?”
“是,我寻你九年,想你九年,念你九年,也心悦你九年。”
“南璟,你为何不要这江山?”
“因为万里江山不及卿卿你。”

角色:沐容,沐婉儿

重生后我娇宠了纨绔世子爷

《重生后我娇宠了纨绔世子爷》第1章 忆往昔免费阅读

斜阳西挂,暖黄色洒满了京城镇北将军府,一片温暖宁静。

此时的雅阁里,一片竹林的影影绰约之下,一张躺椅上躺着一个熟睡的女子,女子轮廓清晰,鼻头小巧上翘,看骨像应该是美人胚子的。

奈何这装扮和妆容和其本身极其的不搭,一身的暗红色衣服老气横秋,妆容也显得老气十足,总的来说,这张骨像极美的脸和这装扮配在一起简直是暴殄天物。

女子睡得很熟,嘴角带着轻笑,似乎是做了什么美梦。

“小姐,将军有家信送到了。”一声清透的女声欢快传来,躺椅上的沐容微微蹙眉。

秋儿跑进院子,又再次说了一遍,沐容被吵醒,蹙着眉头睁开眼睛,一双清透明净的眼眸出现,她支撑着直起身子。

揉了揉闷痛的头,“爹爹来信了?把信给我。”说着朝旁边站着的丫鬟秋儿说道。

秋儿明显一愣,迟疑了一小会儿开口,“信?什么信?”

沐容皱眉侧头,再次重申一遍,“我爹爹的信在哪里?”

秋儿一听自家小姐声音变得严肃几分,这整个人都直接懵了,“小姐,这信一直都是老夫人收着的,您要知道信的内容,奴婢这就去询问。”

沐容听到这话更加疑惑了,她低头看自己,一身暗红色的衣服,是她以前最喜欢的装扮,她又侧头看了自家丫鬟一眼,也是以前的打扮和稚嫩。

以前?

一瞬间,沐容脑海里顿时像平地一声雷一样,炸的头疼,突突的跳。

疼得沐容双手抱头,缩成一团在躺椅上,秋儿没见过这样的小姐,蹲下身子赶紧询问,“小姐,您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奴婢这就去找人。”

说完就要侧身跑开,突然的被沐容拉紧手臂,她声音害怕又不可置信的响起,“秋儿,现在几年?”

秋儿眼里掩饰不住的担忧,轻哄的意味道,“现在?明襄二十七年八月十三呢,小姐,怎么了?”

沐容一只手紧紧的捏住秋儿的手腕,一只手死死的掐住自己的大腿,嘴里嘀咕,“明襄二十七年,是明襄二十七年,不是骁顺一年,我才十六岁。”

秋儿手臂很痛,但是她的关注点并不在手,而是这情绪突然反常的小姐身上,小姐不过是在院中小憩一会儿而已,怎的这般了?

难不成梦魇了?亦或是中邪了?

“小姐,奴婢去找大夫给您瞧瞧。”

沐容这时深吸一口气才松开秋儿的手,同时也放过自己的大腿,“秋儿,我饿了,我要吃饭。”

秋儿听到如常的声音,心里的担忧放下一些,,赶紧俯身,“小姐您休息,奴婢这就去给您端饭。”

说完小跑着出了雅阁,看着秋儿离开的背影,沐容把眼神移向院子,扫视了一圈,是她的雅阁。

不是冰冷黑暗的密室。

低头看自己的手,没有伤痕累累,也没有十指指甲脱落的丑陋,此时她的手纤细修长白皙,连细纹都很少。

只有手心的一点老茧,那也是因为她常常练武的原因。

见此,沐容不得不相信,她真的回来了,回到了三年前,她还没有遇到渣男,还没有因为自己瞎眼错信堂妹和渣男而断送父兄性命。

她也没有见到那个让她后悔一辈子的男人。

上一世因为错信亲人,被二叔一家和三皇子明瑾骁利用,让作为镇北将军,手握二十万兵力的爹爹支持母家不显的三皇子,帮助他称帝。

只是没想到的是,在她的封后大典当日,被下了药关进密室,并且自己一直视为亲妹妹的堂妹一跃成为贵妃。

日日前来密室折磨自己,直到最后她知道了明瑾骁和沐婉儿的阴谋,她一直被蒙在鼓里利用,而父兄忠心为国却被冠上勾结鞑靼的罪名,落得一个极刑的下场。

她知道后心血翻涌,口吐鲜血,又被沐婉儿挖去双眼,割去舌头,甚至要把她吊起来下油锅。

沐容双手紧握成拳,上天怜悯,让她回到三年前,那上一世的所有的仇人,这辈子她都不会放过,一个个的她都要亲手收拾。

这辈子,她要看清所有人,要手刃仇人,要睚眦必报。

“既然上天怜悯,这辈子,我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

秋儿端着饭菜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是满身戾气双手紧握成拳的沐容。

秋儿担心的赶紧喊人,沐容回神时收回眼里的杀意,手也放松下来。

回头给秋儿一个浅笑,“没事,吃饭吧!”

看到秋儿端过来的菜,沐容冷笑,这将军府,因为爹爹和哥哥常年镇守北地,将军府一直都是祖母吴氏管家。

二叔沐重一家也搬进了将军府,以冠冕堂皇的借口住进了将军府主院。

沐容很小的时候,娘亲就病逝,本来就祖母和她在这偌大的将军府。

上一世她是真的眼瞎,和沐重一家亲近,和沐婉儿如同亲姐妹。

殊不知这一家连同偏心的祖母都是心怀鬼胎,利用她。

看看现在桌上的菜,看着倒是有菜有肉,就是这菜一看就不新鲜,这肉一看就不是好地方的肉。

沐容没胃口,看着这饭菜更是想起上一世自己的愚蠢,她起身,“秋儿,你吃吧,我回屋换件衣服。”

她没忘记,上一世,二婶李氏说她这白皙的肤色最适合这暗红色,祖母也说这暗红色穿着高贵。

但是事实是,她因为这老气的打扮,让她没少被人背地里嘲笑,说她不愧是出自没有主母的将军府,没人教养。

也因为她性格大咧咧,和堂妹沐婉儿两相对比,她就成了不懂礼,粗鲁的代表。

沐容起身回了屋,不出半柱香的时间,她抱着一大捆衣服出来,直接扔在地上,“秋儿,吃了饭就给我把这些衣服烧了。”

秋儿呆愣回头,看着地上布料上乘的衣服,这可是小姐一直都喜欢的颜色和样式啊。

她不解的问,“小姐,这衣服不是您最喜欢的吗?怎么就烧了?”

沐容冷笑,“这些衣服从今天起,我不会再喜欢,全都烧了。”

秋儿赶紧去捡地上的衣服,看着小姐坚定地眼神,还有换上了一直不太喜欢的素色衣服,脸上的妆容也都洗干净,一张脸素面朝天,但是竟然比之前打扮的时候好看。

秋儿小跑着就赶紧处理沐容收拾出来的衣服,此时天已经暗了下来,雅阁里竹林占了大部分,此时灰蒙蒙的,月亮还没爬上竹梢头,沐容只要一想到上一世惨死的父兄,心中愤恨难耐。

回到屋里,就看到哥哥以前送给她的宝剑,一瞬间,似乎这要炸裂的情绪得到发泄口,她一抽宝剑,疾步到了院子,剑风凌厉的开始挥起来。

秋风清爽,沐容满心满眼都是恨意,恨不得此时仇人就在眼前,她好直接把人剁成肉沫喂狗。

许是她恨意太过大,又或许是时机到位,她察觉到了一股很陌生的气息,几乎一瞬间,她一个漂亮的回身,临了又堪堪的转了个弯。

朝着院墙黑暗处而去,直到有剑鞘和沐容的剑尖相撞,发出清脆的一声。

沐容掷地有声,带着威慑,“你是谁?”

对方轻易的挥开她的剑,“小小女子,何来这么大的怨气?”

沐容极快的收回剑,又再次攻击出去,“小贼,女子闺房都敢随意闯,拿命来。”

沐容出自将军府,沐振从小就对她的要求很简单,不一定满腹诗书,但是一定要学会武艺。

                           

原创文章,作者:沐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12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