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客栈》惊吓羊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庄小元,李哥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轮回客栈

小说:历史-无金手指

作者:惊吓羊

简介:庄氏一族,是一个悠久的家族,同样也是一个“被诅咒”的家族,每到月圆之夜,常常会被莫名的痛苦折磨的死去活来,每一次,都相当于走了一趟鬼门关……大学刚毕业的叶小元四处碰壁,而在某一天,他突然收到家里打来的电话,于是……一场故事拉开了帷幕。

角色:庄小元,李哥

轮回客栈

《轮回客栈》第1章 客栈免费阅读

天边刚露出一抹鱼肚白,庄小元穿着秋款卫衣和牛仔裤打开了寝室门,拖着行李,回头望了最后一眼自己呆了四年的寝室。

过往的生活历历在目,欢笑、吹牛打屁、说荤段子笑话,一起开黑、一起熬夜、一起翘课的寝室基友如今也早他一天离开了大学。

不愿离开的他留到了最后一天,轻轻呼出一口气,庄小元感慨了一句大学时间过得真快,转身,拉着行李离开。

天空是火红的,空气是凉爽的,越走天色越发明亮,每个系的离校时间是不同的,他看到了许多不甘大学四年就这么过去的人,看见他们鼓起勇气跟自己喜欢的人表白。

鲜花簇拥着烛火,引得一群考研的小一届的学弟学妹驻足、唏嘘起哄,站在鲜花与烟火中央的,是位光是素颜便足以拨动所有男人心弦的貌美女子,气质文静而恬淡,像一朵静静绽放着美丽的荷花。

庄小元想起“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这句词,他看到了女子眼底的犹豫和彷徨,心中已然有了对这场告白结果的预测。

他记得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个女子,思索片刻,才发现她原来是南大最美的那朵花,叫做萧沉鱼。

“人如其名,可谓沉鱼美人。”庄小元笑着评了一句。

像个过客,他将视线投过去又礼貌地收回来,像是欣赏了一轮美丽的风景,与自己毫无相关的风景,步伐不变地走出了校门。

殊不知,南大最美的花朵,柔美温柔的视线偷偷打量了他一眼。

……

“这是我的辞职信。”

一年后,某个公司内,庄小元敲开了老板的办公室,在他困惑的视线下将辞职信放在了桌面上,转身离开。

身后,办公室内传来怒骂声,庄小元没有理会,收好自己的物品,去财务处领完自己的工资,离开前他找到了一直以来很照顾自己的前辈。

他就像个大哥哥,工作上处处帮衬着初来乍到的庄小元。

“李哥,一年来多谢你了。”

黑发夹杂着白发,不负年轻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这个被叫做李哥的中年男人深深地点了点头,“小元,或许你的决定是正确的,你还年轻,努力地去拼吧。”

“明明无法忍受脾气暴躁的老板,但我们已经失去了那份敢于跳槽和发怒的勇敢。”

庄小元看着中年男人,忽地笑了笑:“我明白,毕竟您有家,而我只是一条单身狗。”

中年男人一笑,打趣道:“不说那个了,你稍微等我一下,我还有半个小时就下班了,等下班后我请你去吃火锅,以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你可别跟我客气。”

“好。”庄小元点了点头。

火锅店内,一排白的、啤酒摆了一排,酒足饭饱两人开始打屁吹牛,漫无边际什么话题地聊着。

李哥干了一瓶啤酒,面红耳赤地打了个酒嗝,道:

“我说小元啊,你小子都这把年纪了,也该寻思着处个对象了吧?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孩子都怀上了,做人嘛,面对女孩子大方点嘛,喜欢就去追!”

“我不急……”

“还不急?!你们这一代啊,小年轻都不喜欢结婚了,最近我还听新闻上说什么结婚率突破新低,小心将来老了都没人给你送终!”

“不是还有养老院、福利院嘛……”庄小元小声地嘀咕了一下,赶紧给中年男人倒酒,将话题转移。

又喝了一会儿,李哥又问:“你现在辞职了,想好了接下来怎么办吗?现在这个工作可不好找,不,准确来说是不一定能找到你满意的。”

庄小元想了想,实在不行就回家,离开这一线城市,人嘛,到哪里不是活着呢?总有事情去干的,而且现在每个地方都发展得挺不错的。

作为前辈,李哥真心看好庄小元,给他分享了一些经验干货,之后庄小元叫了个车,将喝的烂醉的前辈送回了家,随后返回了自己的租了一年半的房子。

一回到屋内,庄小元就打开电脑,浏览各个求职网站,准备另求个职,这个时候电话响了。

是庄小元的老爹打来的。

“喂?”

“小元啊,你回到家了?”

“嗯,有什么事吗?”

“那个,你爷爷快要去了,你就向公司请个假,回来一趟,你爷爷吊着一口气,说想再见你一面,吩咐你几句。”

啪!

庄小元手机掉在了地上,然后被他连忙捡起,他急问道:“怎么回事?他老人家身子骨不是挺硬朗的吗?”

“这人啊,走到了那个坎,迈不过了……”电话那头声音有些低沉,“或许,对他老人家也是一种解脱吧。”

鬼使神差地,庄小元想到了每个月圆之夜,爷爷便痛不欲生的样子,点了点头。

“好。”

庄小元连忙答道。

挂掉了电话,庄小元呆呆坐了许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稍后订了回老家的机票,连夜坐上了飞机。

清晨七点过,庄小元赶到了医院,看到了躺在重症监护室的苍老年迈的爷爷。

老爷子带着呼吸机,艰难地呼着气,看着庄小元来了,露出了一丝笑容。

从小,他就觉得爷爷是个威严的人,让他从骨子里害怕又尊敬,一言一行,有种高位者的气度。

说起来很荒唐,但给庄小元的感觉就是这样,明明老爷子只是个普通市民。

但现在看来,却是一个慈祥的老人,普通的老人。

老爷子伸出手,颤抖着、努力地伸向庄小元,见状,庄小元连忙将自己的手掌递了上去,感受到的是一双充满着褶皱但温暖的手掌。

老爷子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和儿媳,道:“你们出去吧,我想跟孙儿说些话。”

庄小元老爹带着妻子出去了,单独的监护室内只剩下庄小元和老爷子两人,老爷子声音有些发颤地说道:“小元啊,你不要怪爷爷哈。”

庄小元有些困惑:“爷爷,您在说什么呢?”

“你也知道,你那老爹出生在一个动乱的时代,没读过书,几个大字认不到几个,纯属一个傻蛋,你也别怪你父亲,毕竟这怪不了他。”

老爷子取下一个黝黑发亮的钥匙,放到庄小元手中,继续说道:“这件事本来该你老爹去做,然后才轮到你,但你老爹文盲一个,做不成这件事,只有靠你了。”

庄小元接过钥匙,细细打量一眼,更困惑了,“爷爷,您在说什么呢?什么事?什么只有我才能做?”

老爷子笑了笑,有气无力道:“你还记得那个客栈吗?小的时候,你不是总问我为什么要守着那个客栈吗?现在我就告诉你。”

“这把钥匙,就是客栈的钥匙。”

“客栈的钥匙?”

庄小元印象中,自记事起老爷子就守着一个客栈,一个人生活着,就算是生庄小元老爹时,听说老爷子也只是来看了一眼,看母子平安后,就放心返回了客栈。

老爷子像个守墓人,一辈子寸步不离那间客栈,印象中老爷子似乎出的最远的门就是住院,就是现在。

哪间客栈?

庄小元陷入了沉思。

回忆里,老爷子总是神神秘秘的,那间客栈就像是他的宝贝一样,不允许自家人接近和窥视,跟里面有宝藏似的。

“从现在开始,那间客栈就是你的了。”老爷子气息奄奄地说着,像是满足了心愿,随时要咽气,“我要你以后像我一样,住进客栈里,在里面生活下去,不得离开半步。”

留给我一间客栈?要我在里面生活下去?庄小元一时间情绪有些复杂,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老爷子松了口气,又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第十五代客栈主人,你要谨记我庄家祖训……”

说到最后,老爷子开始剧烈地喘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庄小元,好像还有什么要说的,但喉咙里却发不出完整的声音,只剩剧烈的嗬嗬声。

“千万不要……第一条……第一条……契约……”

啪!

急救室的门被狠狠打开,白大褂和护士连忙冲了进来,将庄小元挤到一边:“家属先出去,剩下的交给我们,你放心,我们尽全力去抢救患者。”

庄小元木讷地点着头,离开时他听到主治医生说着什么,注射着肾上腺素,用心肺复苏器触击着老爷子。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重症监护室的,一到外面,庄小元老爹就关切地看着庄小元,刚想说什么,但看到他手中握住的黑钥匙时又闭上了嘴。

“爷爷不行了……”

庄小元嘶哑开口。

“都怪你爹我没用,要是我多读点书,这件事也不会让你承受。”

老爹叹了口气,满是懊悔地说着。

老爹知道是什么?庄小元看着自家老爹,想从他这里找到答案。

但老爹似是也不愿多提,摇了摇头,最后似是下定了决心,道,“我也是听你爷爷说过几句,具体的并不清楚,对不起都怪我没用,实在不行,这件事就交给我,本来看守客栈就是我的职责!”

“不……爸,这不怪你……我也不是不想看管客栈……我,我只是有些……有些没反应过来,您能让我缓缓吗?”

“好。”

……

老爷子终究没救活回来,庄小元带上老爷子的骨灰,收拾好行李赶回了老家,来到了老爷子守候了一辈子的客栈门外。

这里是二线城市云城的老城区,庄小元看着与周围钢筋混凝土老式联排房格格不入的客栈,抬头看了一眼红木老旧牌匾——“轮回客栈”,取下钥匙,开门走了进去。

他要看看,这间客栈能让老爷子守一辈子的原因是什么,里面究竟藏着些什么。

                           

原创文章,作者:惊吓羊,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13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