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朝之下》饿了喝水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沈浪,沈万千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王朝之下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饿了喝水

简介:人物再繁杂,不离情义二字!
故事再离奇,归根利欲熏心!
江湖还是那个江湖!
王朝还是那个王朝!
江湖之中,王朝之下,你我皆是棋子!
就算魂穿大梁的他也不例外……

角色:沈浪,沈万千

王朝之下

《王朝之下》第1章 沈家败家子免费阅读

“老爷,夫人,少爷醒了……”一个小厮在门口喊道,那声音甚是急切。

“醒了?我儿子醒了……”沈夫人激动不已,拉着沈万千就往外跑去。

一年前,沈家那个败家子沈浪与人出去饮酒,失足坠入河里,一同前去的几人都没发现少了个人,最后还是被河上的渔家给救了。

但从那天开始,沈浪开始了昏睡,按照现在的医学理解,就是大脑缺氧成了植物人……

沈万千为此心疼不已,沈家三代单传,对这个儿子宠的要星星不给月亮,家里的三个姐姐更是把他护在羽翼之下,只要有人不顺着沈浪的心思,整不好就被他三个姐姐爆锤一顿,打完还不忘扔下千八百两的银子当赔偿,没办法,沈家有钱……

到后来,有不少人靠此走上了发家致富的道路……

沈浪此时正躺在一张精致的紫檀雕花大床上,床很大,大的有些夸张,足有六米宽,四米长,据说小的时候沈浪睡觉不老实,他爹怕他从床上掉下来,专门定制了一张足够大的床,有这样的没有原则的爹,也就不难理解后来沈浪败家的基因源自哪里了。

沈浪,原本是苏市某大学的高材生,经过学校反复做思想工作,他才接受保送研究生这个名额,毕竟他是打算参加工作的,他太需要钱了……

但一次野外探险的时候,他为了救人坠入激流之中,然后就魂穿到了这个世界。

房间里富丽堂皇,雕梁画栋,他有点呆愣的盯着这一切,就在刚刚,他完全消化了这个人的记忆,经过激烈的思想碰撞后,他确定了一件事,他穿越了……

也巧了,这人也叫沈浪,但就是这个身体的人设实在是有些掉价了,什么妈宝男,扶弟魔中弟,败家子等等诸多斜杠,简而言之,就是个废物。

此时,他已经醒来有一阵子了,他除了接受毫无办法,他熟知华夏历史,但这里不属于唐宋元明清的任何一代,而是架空的年代。

他一瞬间怀疑自己现在进入了空间裂缝,进入了异次元,他嘴角稍微上扬了一下,心里说不出的舒服,他希望这仅仅是他的一个黄粱美梦……

青州沈家,是梁朝数一数二的富豪,传言富可敌国,后遇连年战乱,沈家散了不少的家财,买了个红顶商人,也是当年走对了一步棋,在站队这件事上没有糊涂,现如今,太子已经登基二十余载,沈家的生意更是上了不知道多少台阶。

曾有人戏说,沈家就是皇上设在民间的户部,每当有大灾年出现的时候,沈家不是开仓放粮就是拿出无数的金银财宝填补国库,在大梁建国短短的几十年里,沈家居功至伟。

也有人说,没有沈万千,就没有大梁的今天。

听闻此话,沈万千立即把皇上赐的爵位给退了回去,安安心心的做起了他的商人,说什么也不再进庙堂了。

沈浪打量着房间里奢华的环境,心说,有个好爹真不错。

上一世,沈浪穷的都快尿血了,父母早逝,一路靠着资助读的大学,而现如今生在了巨富之家,真的是否极泰来吗?沈浪不知不觉间竟然笑出声来。

沈万千夫妇守在床边,看着床中央一阵傻笑的沈浪,俩人对视一眼,心中百感交集。

“老爷,浪儿不会是睡傻了吧……”沈夫人问道。

“呸呸呸,妇人嘴臭,别真把我儿子说傻了……”

“你看,他在那笑呢,都不知道说话。”

沈浪知道是母亲,但他正在酝酿,或者说思考,该如何模仿这个身体的沈浪跟父母沟通呢……

他大声喊道:“小伍,老子要洗澡……顺便找几个妞伺候着……”

“是,少爷。”门口一个佝偻着腰,脸上都是褶子的老头答道。

沈万千冲着那个叫小伍的老头施礼,说道:“伍叔,辛苦了……”

伍老爷子直接越过了这个家主,喜滋滋的奔着浴室去了,毕竟他从小带大的少爷醒了,可比自己娶媳妇的时候还要高兴呢。

沈万千得意的捋着胡子说道:“夫人,看见没,没错,这才是我沈万千的儿子……”

沈夫人掐了一下他的腰窝,说道:“呸,没错,就是你的坏种,哎,这个祸害醒了,青州府不知道多少姑娘公子要倒霉了……”

说完,她还笑着摇了摇头。

沈浪有今天,他母亲居功至伟,毕竟,只有她肚子争气,生了个带把的,在沈府的地位也是十分超然,惹急眼了,沈万千她也敢踹下床去。

沈万千十分便宜的凑到了沈浪的床边,悄声问道:“儿啊,醒啦,睡的咋样?”

沈浪斜楞着眼睛瞅了一眼,说道:“嘿,老头,你这有根白胡子……”

沈万千急忙说道:“是吗,来,帮为父拔了……”

沈浪坐起身来,看着蹲在地上的沈万千,他一把握住了沈万千的胡子,使劲的拽了一下……

沈夫人娇喝一声,“浪儿,休要胡闹……”

沈浪这才松手,吹了一下手上的十几根胡子说道:“老头,看错了,是剩下几根黑的,刚刚还一不小心给拽掉了……”

沈万千舔着脸说道:“拽的好,拽的好,最近总想薅掉,还下不去手,这下完美了,还是我儿子眼界高,白的挺好……”

沈浪从床上下来,恭敬的给母亲行了个礼,说道:“母亲,让您担心了。”

沈夫人泪眼婆娑的扶起了沈浪,说道:“醒了就好,你爹一天往你这跑八趟,你就不能说几句好话么……”

沈浪回头瞥了一眼沈万千,哼道:“哎,上梁不正下梁歪,我这也是有样学样么……”

不管怎么说,沈浪是醒了,虽然依旧对他爹是爱答不理,但沈万千却是欣喜不已,起码自己不能绝后了。

整个沈府都洋溢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喜悦气氛,笼罩在大家心头一年的压抑瞬间消散。

半个时辰左右,伍老爷子回来了,说道:“少爷,水好了……”

沈浪一把搂住了这个小老头,在他的脑门上吧唧亲了一口,说道:“小伍,想我了没?”

“少爷,该洗澡了……”伍老爷子擦了擦额头说道。

“切,还是那么没趣……老古董……”

他一边走一边脱衣服,没出房门呢,就光了……左右是四个婢女,手持五尺大红色的锦缎,把沈浪给围在了里面,但多少还是会见到些,对这些还未经人事的少女来说,这画面实在是过于刺激了。

“哎呀,小姐姐,要不要一起洗啊……”

“咦,我没见过你啊……来,香一个……”

这一路上,沈浪的手就没消停过,挨个揩油,到最后,实在是没意思了,直接把一个女孩环抱了起来,扔进了浴池……

硕大的人工浴池,足够宽敞,水温保持的很稳定,四个女孩轻解罗衫,酥胸半露,伺候沈浪洗澡,这一刻他彻底沦陷了,富二代的日子实在是太舒服了,万恶的封建社会怎么这么刺激呢……

他有自己的底线,对这些娇羞的婢女都保持着很好的分寸,一阵鸳鸯戏水之后,他走出了房门。

他随意的把头发扎在脑后,敞着衣服,趿拉着鞋,在长廊里溜达着。这里是他的小花园,都是沈浪从各地采的花……呸,都是他搞来的种子,正经的都是名贵之物,据说当年皇太后过寿,沈万千还是从他这偷了一盆花当做贺礼,皇太后甚是喜欢,为这事,沈浪愣是把他爹的眉毛剃了一边……

沈浪刚刚洗澡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的长相还算不错,身材匀称,也没啥隐疾,就是这纨绔的性格实在是太霸道了,如果没人护着,活这么大,实在是不容易啊……

这时,一个身着红衣的俏丽女子依靠在长廊的尽头,手里拎着个马鞭,见到此人,沈浪的双腿不自觉地夹紧了,然后木然转身就要跑……

“沈浪!”那女人喝道。

“唉……”沈浪鬼畜一般的答应了一声。

在他的印象里,沈家,干他最狠的就属这个三姐了,这个祸害还待嫁闺中,人家女孩子都喜欢绣个花啊,听个曲啥的,而这个沈红菱唯独对刀枪棍棒情有独钟,从小到大,干沈浪的时候都是带招的,什么黑虎掏心啊,排山倒海啊……

她从不怕打死沈浪,因为沈家二小姐师从国医圣手,当时正愁没练手的,沈浪就光荣的成了标本……

那时候沈浪觉得,他的一生中唯一可以致命的只有这个女人,以至于之后很多年,他都对沈红菱心怀惧意。

沈浪贱嗖嗖的说道:“三姐,一年未见,身材更好了哈……”

沈红菱伸出右手,抬起了沈浪的下巴,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说道:“小兔崽子,还行,命硬,多亏了我从小对你的严格训练……”

说完,沈红菱还甩了甩手里的马鞭,沈浪就觉得腿软,说道:“三姐,我这身子还虚,要不咱再等几天?”

沈红菱露出了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说道:“可以,那你去跟我见林家小姐……”

沈浪当时就不干了,说道:“三姐,士可杀不可辱,为了我的婚姻自由,我绝对不会迫于你的淫威去见那个林家小姐的……”

沈浪转身就跑,速度极快,他依稀记得,自己上一世最不擅长的就是跑步,没想到如今腿脚这么利索,这得被训得多惨啊……

沈红菱一脸无奈,摇了摇头,几步迈出,就追上了沈浪,一把就拽住了他的耳朵,使劲往上揪着。

“哎哎,三姐,轻点,轻点……”

“去不去?”

“去,去……”

“这才对嘛……”

说着沈红菱就要拉着沈浪往外走,沈浪十分狼狈的喊道:“三姐,我还没穿衣服呢,你等会……”

沈红菱一看,沈浪这打扮好像刚从被窝里钻出来的样子,哪里还有一点点沈家公子的样子。

沈红菱恶狠狠的说道:“我给你半柱香的时间,否则大娘都救不了你……”

“你看你,人和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为这点事还恐吓我,真是没出息……”

沈红菱拧着眉毛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见林小姐我稍微梳洗打扮一下……”

沈红菱也懒得跟他计较,直接守在了他的门口。

进了房间,沈浪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这该如何是好,沈红菱守在门口,非得拽着他去相亲,而在他的记忆里,林风儿是个大家闺秀,贤良淑德,精通诗词歌赋,极重礼法,这如果真的成亲了,不是给自己找紧箍咒么……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此事。

忽然,沈浪灵光一闪,对啊,房间里有密道!

这都是他之前十几年挨揍积攒的经验,打不过还跑不过,那就只能靠智商了。

他掀开了锦缎的被褥,按了一下床上的一块板子,一个黑漆漆的洞口突兀的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沈浪不得不惊叹古人的技术,地道挖掘的是相当牛逼了,他哼笑了一声,三姐,你在这等着吧……然后拎着个灯笼就下去了……

地道的出口在沈府外,他四下观瞧,发现没有沈红菱的影子,然后大胆的走出了地道。

看着熟悉的街道,沈浪深深的吸了口气,那感觉别提有多舒服了,他很想大喊了一声,青州府,你沈浪小爷又回来啦!

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脑后响起。

“少爷,带个人出门吧,毕竟你仇人那么多……”

沈浪吓得直突突,回头手上一使劲就敲了伍老爷子一个脑瓜崩,说道:“小伍,人吓人,吓死人知道不?你能不能不神出鬼没的……”

伍老爷子揉了揉脑门,说道:“尽量。”

但沈浪觉得伍老爷子说的很有道理,他仔细的寻思过,自己上次喝花酒回来的路上掉进河里,应该就是个阴谋,自己二姐已经出嫁,整个青州府敢给他治病的大夫应该是没有了,如果自己再出点差错,肯定死的透透的……

“行,听你的。贾六和宝柱死哪里去啦?”

伍老爷子说道:“狮子楼门口等着呢……”

沈浪嘿嘿一笑,指着伍老爷子说道:“懂我。”

然后拎着把扇子一步三摇的上了街,见到大姑娘小媳妇,他就上前撩骚几句,没走几步,就吓跑了不少人……

见到是从沈府出来的,而且如此放浪形骸,不用想肯定是沈家的祸害活过来又上街害人了……

这一路,沈浪又走出了之前六亲不认的步伐,那嚣张的样子十分欠揍,但旁人又奈何不了他,沈浪很得意这个感觉,转过两条街,他来到了狮子楼,门口两个人正四下张望。

其中一个高瘦的叫贾六,武功平平,但为人机灵,一张嘴能把死的说成活的,当年他差点就改行当讼师了,后来沈浪劝他讼师不积德,生孩子没屁眼,他才放弃了这个念头。

另外一个略矮的叫宝柱,早年在禁军任职,后来沈家功劳甚大,就特意把宝柱赏给了沈家,直接安排给了沈浪当跟班。

                           

原创文章,作者:饿了喝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13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