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明花满枝》与共小六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小北,骆雪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月明花满枝

小说:纯爱

作者:与共小六

简介:一道密旨,搅得庙堂之中暗潮涌动,江湖之内风波渐起。
而密旨的背后,除了改立新君,还隐藏着一个惊天的阴谋。

角色:小北,骆雪

月明花满枝

《月明花满枝》第1章 月夜红影免费阅读

岐州烟雨,花开几许,左手执剑,右手举杯相笑。

弹指流年,莫追故人去,落花知我意,吹梦到古桥。

岐州的三月,尚微凉,尤其入夜,月华如水,给这敛去白日繁华的长街更添了一层凉意。

长街尽头,古城墙上,斜倚着一白衣公子,左手执剑指月,右手提起银壶,仰头大口喝酒。潇洒快意,令人羡艳。

敲更的老者摇摇头,叹息道:“如今这乱世,何人能如此潇洒,怕是只有溪风别院的人能做到了吧。”

说着便敲着更向着长街深处走去。

不错,老者好眼力,这位白衣胜雪的少年的确是溪风别院的少主,姓骆名君鹤,年仅二十有二!

而大名鼎鼎的江湖盟主骆雪便是他的义父。

骆君鹤虽为他义子,却颇受盟主宠爱,从他手中那把独一无二的溪风剑便可窥对其宠爱程度——那不单是一把绝世好剑,还是盟主的挚爱所铸!

而骆君鹤作为溪风别院的少主,是生在蜜罐不知甜呐。硬生生将江湖少主活成了浪荡公子哥,手不离酒,心不离赌,妥妥一副纨绔世家子,没有半点江湖少盟主的霸气和沉稳!

这位少盟主最喜欢夜半对月畅饮。兴致来了还会耍一段剑,招式不肖说,定是溪风别院独有的回雪流风。

今夜少盟主兴致盎然,却不料被人扫了兴致。

城墙正对着有一座古桥——名二十四桥。桥已有上百年。经历岁月变迁,见证历史轮回。是岐州的灵魂。

更确切的说是骆君鹤的精神寄托。

这座古桥见证过他儿时种种:迎母,接父,护友,祈福……

如此重要的桥,如今却有人在此杀人,这叫他如何能按耐的住手中的溪风剑。

只见一红衣男子步步紧逼一蒙面黑衣男子,黑衣男子左臂已断,断口处汩汩冒着鲜血,鲜血随着他后退的脚步滴滴答答滴在光洁如玉的白石桥面上,啪嗒啪嗒开出一朵朵妖冶的花来!

骆君鹤看着这红衣男子,高挑秀雅的身材,长若流水的发丝披在背后,估摸着也就二十五六岁的年纪。

红衣男子垂了眸子睨向他握剑的右手。只见手抖剑抖。旋即又掀起眼眸,缓缓举起右手,倏地一阵阴风扫过,红衣男子衣袂翻飞,伴随着一阵清脆铜铃声响,整座古桥以及周边的梅树皆蒙了霜。

再看那黑衣男子,蒙面早已飘落,他用仅存的右手捂住脖子,双脚逐渐离地。嘴唇发乌,舌头无力的耷拉在嘴角,已经一命呜呼了。

“好一手隔空掐脖夺命,这岐州城内竟有如此功夫,我堂堂少盟主竟不知。”

骆君鹤本想去阻止红衣血染古桥,不料被这怪异的杀人手法给吸了目光。真真的是糊涂,待骆君鹤反应过来,已经晚了,那名红衣男子已经飞身掠去,骆君鹤也只来得及远远的看了一眼他那张月色下的脸,一层笼罩着浓浓病容的苍白的模糊的脸以及嘴角的一丝血迹。

如此美好的月夜,竟然发生了血案,可真是给这如诗般的夜平添了几分如倒春寒般的凉意。

骆君鹤不禁想起前两日刚到岐州的时候,民间流传的一首打油诗——

夜半铜铃声声响,阎王小鬼人间闯。

声声铜铃声声泣,红鬼索命无痕迹。

难道桥上这位就是民间流传的夺命红鬼?听闻这夺命红鬼杀人于无形,任凭天王老子在死者身上都寻不到半点痕迹。

于是乎编出了各种版本的推测,有说这红鬼有夺人七魄的本事,也有人说这可能是异族秘术,还有人说红鬼长得凶神恶煞,死在他手上的人都是被吓死的。

究竟哪个版本是真的,无人知晓,因为见过红鬼杀人的人都死绝了,无一例外。

骆君鹤只觉得这些谣传甚是可笑,不过又感慨自己还真是好命,刚入岐州城便看到了如此精彩的一幕。

看来这浮于表面的繁华帝都之下仍和十几年前一样,到处充满着暗潮汹涌的杀机。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的骆君鹤回到悦丰客栈房间,瞧见小北酣睡正香,怕惊醒他,便自窗内掠了进去。

躺在床榻上睡意全无。

闭眼都是一些过眼云烟,以及那红衣男子惨白模糊的脸和带着血迹的嘴角。

忽的,几声呜呜咽咽的琴声飘进他的耳朵,那琴音甚是凄凉,仿佛是在追思故人,又仿佛在叹息命运。

骆君鹤听着听着,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和儿时的故友,心中感慨万千。

也正是这琴音,让原本内心压抑惆怅的骆君鹤渐渐地听入了神,给他心中那份无从诉说的孤寂悲凉找到了一个可以共情的出口。

于是他起身掠出窗,折了柳叶回来,坐在跳动不安的油灯下,用柳叶和着悲凉的琴声吹了起来。

此时在离悦丰客栈不远的一处别院里,一名身着素衣的中年男子,独自对月小酌,先是听闻琴声心中有些悲凉,忽而又听得柳叶声和着琴声,只觉悲从心中来。不由的湿了眼角。

真真是几家忧愁,几家欢,如今乱世只有忧没有欢呢。

抚琴人似乎也听到了有人和鸣,琴音加重了几分,骆君鹤听得更加真切了。

那一刻,他的心间仿佛被母亲温暖的手轻轻拂过,竟然感到内心无比的满足。

琴声渐渐由悲凉之意逐渐沉了下去,随之浮上来的是舒缓之音,仿若冬去春来,浓浓的暖阳化开了一池春水。

骆君鹤轻轻挪开了含在嘴间的柳叶,听着舒缓的琴声渐渐有了倦意,原本年年三月十五皆是不眠夜。

十二年了,头一回在三月十五的夜晚有了困倦之意。

他躺在床榻之上,不由地幻想起来,幻想着,这抚琴之人会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如此苍劲的悲调定然不会出自女子之手,莫不是抚琴之人是个男人,或许还是个美男子吧。

想到此,他不由的勾了勾嘴角,随着落花流水也缓缓进入了梦乡。

而此时在悦丰客栈对面的一棵大树上,一道黑影悄悄掠过……

                           

原创文章,作者:与共小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14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