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年代之小娇娇甜炸了》阿嘟嘟嘟嘟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夏凝,陈云香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七零年代之小娇娇甜炸了

小说:年代

作者:阿嘟嘟嘟嘟

简介:村里人人惦记的夏知青要嫁人了,嫁的是村里人人嫌弃的陆挚,人人都说夏知青瞎了眼了。
原本以为跟着煞星的夏知青要过苦日子了,可没想到他们却越过越好,还成了村里的万元户。
而娇滴滴的夏知青婚后变成了奶气小钢炮,怼起人来就没带怕的。
某日,被村里人说凶的夏知青缩在自己男人怀里,眼眶红红。
“他们都说我凶!”
男人低头,捧着她的脸,深情款款,“他们都是胡说的,你乖着呢!”

角色:夏凝,陈云香

七零年代之小娇娇甜炸了

《七零年代之小娇娇甜炸了》第1章:落水被救免费阅读

七月的天,太阳尽情的散发它的魅力,大地被烤的一片滚烫。

闷热的空气中,一阵清风都没有,呼吸间都是滚烫的热气,闷得让人直想一头扎进河里。

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小苍村所有人都在屋里躲懒,可河边,却站着两位少女。

“云香,你叫我来这做什么?”夏凝侧着身,问站在身后的人。

太阳太大,热的她一个劲的流汗。

被晒到的地方开始发疼,她脾气就是再好,这会儿也有些不耐烦了。

有什么事不能在屋里说,就非得来这呢!

看到旁边的芦苇轻轻晃动了下,陈云香心中一喜,脸上不自觉带了笑。

夏凝觉得她的笑有些奇怪,但还没来得及问一句,她就被撞下了河。

“哎哎哎,小心呀,夏凝!!”

陈云香在岸上叫着,看到芦苇丛里有个人猛扑了下去,她立刻大声喊叫起来。

“快来人啊,夏凝掉河里去了,快来人啊!!”

她的声音本来就尖锐,现在又特意加大了音量,声音就像子弹,快速的穿透墙壁,再完整的传进所有人的耳朵里。

听到有人落水了,很多人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光着脚快速跑了过来。

夏凝不会水,猛地被撞下河,被灌了好些水,无助地挣扎着。

她想呼救,可一张嘴,水就涌进嘴巴,呛得她喘不过气。

朦胧间看到一个人游了过来,她伸手去够,抓住了硬得好像石子那般的手臂。

她现在想不了别的,只贴身抱了上去,借着他稳住自己下坠的身体。

“救,救,救我!”

她没了力气,只能任由铁臂扣紧不盈一握的纤腰,由着他带着往岸上去。

岸上的人越来越多,陆挚本来想带着人往下游去,可掐着她的腰,他喉结发涩。

闭眼再猛把睁开,他咬牙,带着她上了岸。

夏天本来穿的就特别少,水一打湿,夏凝妙曼的身体线条就显露出来了。

陆挚皱着眉,把自己的背心脱了下来披在她身上,抱着她就往知青点去。

“嗬!!刚刚那是夏知青吧?她这,这不是被人给看光了嘛!”

人都走远了,所有人才像清醒了似的,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那可不是,还被陆挚抱在怀里呢!”说这话的是个青年,话里带着酸味,表情也十分不忿。

夏知青人长的好,性子也好,听说家里还是当官的,下乡也不用上工,就在卫生所干活。

在卫生所,一个月可得十几二十块的工资呢,这个肥差,可有不少人盯着。

可他们大字都不认识几个,夏知青没下乡前就在学校学过医,这活派给她,心里就是再不满,也没人能说啥。

就因为这个,村里人都看准了她,来的这两年,上门说亲的人都把门槛给踩没了。

现在可好,人还没说动呢,就被这大煞星给抢去了。

要说为啥就抢去了?

嗐,身子都被看光了,不嫁给他,还能嫁给谁?

大婶子小伙子都愤愤不平,骂了几句,都带着一肚子火回去了。

这要是早来一会儿,说不定救人这事就落到他们头上了呢。

人都走光了,陈云香愣在原地,整个人都傻了。

怎么会,这人是从哪冒出来的,救人的怎么会是他,怎么可能是他啊!!

瘫坐在地上,她觉得她要完了。

不一会儿,芦苇晃动,从里头探出个脑袋,四处打量,可却只看到了陈云香一个人。

他皱眉,走了出来,踢了下她的腿。

“怎么就你一个,夏凝呢,不是让你把人带过来吗!”

来人是大队长的儿子,平时不务正业,仗着大队长的势,在村里招猫逗狗。

今天这事,就是他让陈云香干的,就是为了让夏凝能嫁给他。

夏凝那小蹄子,长的那叫一个好啊,别人看不出来,可瞒不了他,她身材好着呢。

他爹可说了,她家有钱有势,要是能娶到她,他们家就能飞黄腾达。

要不是老爹说不能用强的,他哪用得着那么麻烦呀,还想出这个法子来。

陈云香咬牙,狠狠瞪着他,“我们不是说好了时间吗,你刚去哪了?”

要不是他迟到,夏凝怎么可能被别人救走。

林红兵有些尴尬,他也想按时来,可刘寡妇缠他缠得太紧了,他就迟了一会儿。

“哪那么多话呢,不就迟了一会儿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快说,夏凝哪去了。”

“还能哪去了,当然是被人救走了呗!”

“什么?”林红兵瞪大了眼,两只手紧紧攥着,到底是哪个玩意儿,把他的人给带走了。

一想到夏凝会嫁给别人,她家里的钱势也落不到自己头上,他就觉得要疯。

“老子辛辛苦苦过来,就为扑了个空?”他冷笑,“既然夏凝跑了,那就由你负责给我泄泄火吧!”

陈云香瞳孔放大,不停地摇着头,“不要,不要,我再给你想想办法!”

“办法要想,这火,你也要泄!”

陈云香被拖进芦苇里,面露死灰,心里对夏凝的恨又更上了一层楼。

要不是因为她,她怎么会落得这么个下场,等着吧,她不会过,夏凝也不能过舒坦了。

不过一会儿,芦苇丛里就传出了女人的抽泣声和男人快意的嘶吼。

附近的虫子都好奇的探出脑袋,看看是哪对野鸳鸯在叫。

更有一些受不了的小青蛙,气汹汹地跳进了河里。

知青点有些远,在村里的后头,顶着大太阳,没几分钟,就出了一身的汗。

刚刚受了惊吓,夏凝都没能回过神,她怔怔的看着抱着自己的人,眼红了。

她以为刚刚真要没命了,溺水的感觉实在是太恐怖了,这辈子,她都不想靠近河了。

救自己的人她认识,听村里人说,他家以前是地主,后来都被拉去打杀了,全家就只剩下他一个。

他一走就是十年,没人知道他去干嘛了,三年前刚回来,就住在山脚下的小土屋里。

每到农忙,她也得跟着下地,他就会过来,不声不响的帮她把活干了。

她有问过他想要什么,可他从来不说,对自己都不多看几眼。

可现在听着他闷雷似的心跳,她好像懂了。

陆挚没有抱她进去,就放在知青点门口,转身就要走。

                           

原创文章,作者:阿嘟嘟嘟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15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