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求宠,病弱王爷又在嘤嘤嘤》珍珠奶糖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苏玉瑾,苏玉烟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王妃求宠,病弱王爷又在嘤嘤嘤

小说:古代言情-医术

作者:珍珠奶糖

简介:从小被扔在乡下养大的嫡女一朝回京竟被安排嫁给傻子王爷,母亲早死,爹不疼,继母恨,还有一个继妹虎视眈眈,想要暗算自己。可笑,她既然回来,毕竟是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将那些人狠狠踩在脚下。至此,嫡女归来,利用所学医术,起死回生,救活无数人,却无意招惹了他,四目相对,只是一眼便已沦陷……

角色:苏玉瑾,苏玉烟

王妃求宠,病弱王爷又在嘤嘤嘤

《王妃求宠,病弱王爷又在嘤嘤嘤》第1章 打脸现场免费阅读

“姐姐,你不是马术精湛吗?怎么还落后我这么多!”苏玉烟一手挥舞着马鞭,一边嘲讽着身后的苏玉瑾,眼神里面尽是挑衅的神色。

苏玉瑾还没来得及回嘴,倏的一下就察觉到自己身下马匹的不对劲,先前这匹马的步伐虽然不快,但是还算是平稳,现如今倒是突然急促了起来,苏玉瑾的眉头紧皱,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下的马迅速的加速,朝着前面的苏玉烟冲撞过去。

要是撞到苏玉烟倒也是次要,但是苏玉瑾明显能够感觉到身下马现在已经陷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里面,隐隐有将自己带着翻过去的倾向。

苏玉烟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声音里面带着一丝丝的哭腔,“姐姐,你想超过我就超过我,没有必要纵马伤人吧!”

此时的苏玉瑾根本就顾不得苏玉烟在说什么,紧了紧手中的缰绳,只要她稍稍一动脑就能够想到定然是苏玉烟在其中动了手脚,只能够说苏玉烟实在是太不了解苏玉瑾了。

苏玉瑾的马术已经高超到一定的程度了,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本来还发狂的马匹在苏玉瑾的操纵之下也渐渐的稳定下来了,接下来就是她算账的时候。

苏玉瑾不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但是对方有已经欺负到了自己的头上了,要是不算帐的话,那显然是说不过去的。

可是,毕竟现在是在众目睽睽的秋猎之下,苏玉瑾就算是想要做什么,那也是不能够做的太过火的,只不过要是今天这个事情就这样过去了,苏玉瑾可觉得这就对不起苏玉烟设计好的一切的。

先是安抚下了身下的马匹,苏玉瑾的眸子里面闪动着精光,手一拉缰绳,当下就回了头,先前还在发疯马匹,此时在苏玉瑾的口中简直就像是一只乖巧的小兔子。

苏玉烟早就已经做好了看苏玉瑾摔下马的准备了,这时候的场景简直就超出了自己的预料,也不知道这个从乡下回来的小贱蹄子是从哪里学的御马之术,苏玉烟低了低头,敛去了眸子里面的一抹精光……

就趁着苏玉烟低头的这一瞬间,苏玉瑾装似不经意的挥挥手,脸上还挂着劫后余生的笑容,“妹妹,这马也不知怎的一回事就发疯起来,幸好刚才没出什么事!”

一边挥手着,一道银光就从苏玉瑾的袖子里面飞出来,朝着苏玉烟身下的马而去。

那马先前就被冲过来的苏玉瑾吓到了,本就是受惊的马儿如今再被针这么一扎,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动向。

原先的苏玉烟还在马上懊恼这意外没有将苏玉瑾摔下马去,此时她却没有心情再去管顾苏玉瑾的动向了,因为她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身下的马正在逐渐发狂,带着她朝着人群中而去。

苏玉瑾的眼底闪过一丝精光,先前她出事的时候,这些人在旁边看自己的笑话,现如今祸水东引一下,也不知道这些人能不能够承受的住。

苏玉烟的马这时候已经处在了癫狂的状态,剧烈的颠簸已经让苏玉烟有些承受不住了,她紧紧的抓着手中的缰绳,脑海里面最后一根理智的弦已经断掉,她丝毫不顾忌自己的身上,在马上大声的呼救起来,“救命救命,这个马疯了!”

“来人啊!快点给我杀了这匹马!”苏玉烟的声音里面带着一丝丝的哽咽,就算是处在了这样的情况之下,她脑海里面第一个想法竟然是将马杀掉,苏玉瑾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容,像是这样又蠢又坏的人死了,也算是人世间的一件大好事了。

只不过苏玉烟并不像是苏玉瑾意料之中的那样摔下马,而是在苏玉烟的马即将撞到人群的时候稳定了下来,也许在场的人没有发现,但是苏玉瑾还是凭借着敏锐的直觉察觉到有一颗石子从那个帐篷里面射了出来。

那个帐篷里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苏家父母不辞千辛万苦也要将自己找回来的原因:替代苏玉烟嫁给燕王。

传闻里面的燕王李彦可是一个文不成武不就,在一场刺杀之中不小心磕坏了脑子的傻子,而这枚能够控制住马匹、拥有精巧力道的石子竟然是从这样的一个人的帐篷里面飞出来,看来自己的这个未婚夫属实不简单。

在苏玉瑾的脑海里面已经将今天的事情顺了个七七八八,当下也适当的戴上了属于自己的面具。

急急忙忙的飞奔下马,苏玉瑾很是焦急的跑到了苏玉烟的面前,“妹妹,你有怎么样吗?要是你出事了,我该怎么向父亲母亲交代!”

此时马匹已经被控制住了,苏玉烟被下人们搀扶着下马,嘴唇苍白着,面上还留着劫后余生的一丝丝恐惧,这时候看见苏玉瑾递过来的手,几乎是下意识一般就将苏玉瑾的手给甩开了,“不需要你的假好心,定然是你在我的马匹上动了手脚,今天我承受的,今后必让你百倍偿还回来!”

随着苏玉烟的动作,苏玉瑾顺着苏玉烟甩手的方向后退了两步,脸上尽是受伤的神色,“你是我的妹妹,我怎么可能会……更何况,方才我的马也受惊了,我总不能……”

话说到这里苏玉瑾没有继续往下说,只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面上满满都是被误解的伤心,有些时候,有些话越是不说,就越是能够让人理解到其中的内涵。

先前的情况,只要在场的人都能够看明白,苏家这对姐妹花明显是不对付,他们也隐隐约约听说了一些,这苏玉瑾小时候在庙里面养身体,最近才接回来,苏玉烟跟她不对付倒是正常事。

这毕竟是涉及到苏家的家事,那一群人就在一旁围观着,倒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就想看看这两姐妹花能够闹出什么花样来。

苏玉瑾的嘴角抿起了一抹笑容,替代旁边人的手搀扶住了苏玉烟,声音里面带着几丝戏谑,“就你这么点手段也想要跟我斗?”

原创文章,作者:珍珠奶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17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