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老公成了别人男朋友》小小酥肉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陆珩,了真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之老公成了别人男朋友

小说: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小小酥肉

简介:活到25岁,余归晚生活美满、家庭幸福,可是一睁眼她却重生到了16岁。
重生归来,老公成了别人男朋友怎么办?
哎,能怎么办,继续追呗,还能离咋地!

角色:陆珩,了真

重生之老公成了别人男朋友

《重生之老公成了别人男朋友》第1章 归晚看病记免费阅读

“余归晚,你再不老实,我揍你了!”

陆珩虎着脸,咬牙切齿地瞪着正扒着车门不愿意松手的余归晚。

他想把余归晚从门把手上拉下来,可是这妞儿明显动了真格,愣是用了洪荒之力,虽然这在陆珩看来是蝼蚁撼大树,但是他却不敢用力,怕伤了她。

于是这一米六的小矮子愣是让他这一米八的大个子无从下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一时间二人陷入了僵局!

余归晚很无奈,同时也觉得很丢人!

她和陆珩的纠缠已经吸引了不少来往行人和车辆的注意,甚至还有人上来询问她需不需要帮助,同时用警惕的目光看着陆珩。

这不禁让陆珩脸都黑了,在余归晚再三解释是家庭纠纷后,那些人再离开,于是就出现了陆珩扬言要揍她的这一幕。

余归晚也想赶紧结束这场闹剧,可是她只要一想到陆珩此行的目的,她就腿软。

“我不去,谁爱去谁去,反正我是不去!”余归晚回瞪陆珩,拉开车门就想往里钻,却被陆珩一巴掌将门拍了回去。

陆珩眼睛都快冒火了,咬牙切齿地说:“余归晚,你丢不丢人,你25岁了,不是两岁半,人两岁半的孩子打针都没有你闹腾。”

被陆珩高大的身影笼罩着的余归晚,第一次体会到了安全感之外的感觉,她缩了缩脖子,眼神游离,陆珩生气了,药丸!

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

她眼巴巴地看着陆珩,可怜兮兮地祈求道:“老公,我求你了,这个真的不行!你放过我吧,咱们回家好不好?”

如果换在平时,陆珩早就屈服了,可是今天明显不行。

他揉了揉眉心,“宝贝儿,你讲讲道理。你有没有听听自己的声音,已经哑了。你已经反复低烧三天了,而这三天你只能喝粥,走路人都是漂的。我这会儿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你给撂倒了,你以为我为什么跟你在这墨迹半天,还不是怕伤着你!”

“而且你就算不心疼自己,你心疼心疼我好吗!我这几天就没有安下心来过,就怕你烧出个好歹。你要是出事儿了,你让我怎么办?你还让不让我活了?”

陆珩真狗,说话尽往余归晚心窝子上捅。

如果换在平时,余归晚早就屈服了,可是今天,明显不行。

余归晚只能以柔对柔,她苦口婆心地说:“老公,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是我真的害怕,你也知道的,我真的打不了针。如果我能做,我会在这里跟你作这么久吗?我是真的不行。”

余归晚怕输液。

在她六岁之前,有一段时间,特别容易生病的,那段时间她输液打针都已经麻木了,不哭不闹,非常乖。

然后她的身体好了一段时间,差不多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生过病,即使生病了,吃点药也就好了。

有一次她扁桃体发炎,挺严重的,医生建议输液,小小的余归晚不愿意,坚持要吃药治疗。

可是吃了好几天都没有效果,最后她的妈妈下了最后通牒:“明天再没有好转,我们就去打针。”

这一句话可把小归晚给吓着了。

她小脑袋瓜子一转,把目光看向了自己每天吃的消炎药。

那是一颗最普通的胶囊药,胶囊里面裹着药粉。她灵机一动,突然想:这个药是起作用的就是里面的药粉。她觉得自己的喉咙之所以一直不好,就是因为药粉裹在胶囊里,效果太慢。

如果她把胶囊拆了,直接喝里面的药粉,那是不是就会好的快一些。

说干就干,小归晚拿来小杯子就开始动手。她很快就拆开了胶囊。

她看着那个药粉就仿佛看到了痊愈的曙光,端起碗粉就往嘴里倒。

药粉一进去最近,那一下的刺激差点儿没让余归晚吐了。

可是直到那时候她还记着,这是自己的药,得吃下去,于是她感觉倒水往下灌。

这一番生猛的操作下,小归晚终于不堪重负,吐了个底朝天。

这一下可吓坏了夫妻俩,抱着余归晚就往医院冲,去医院的路上,小归晚还在不停地干呕。

这一场闹剧虽然只是虚惊一场,但是医生也说了,“最好还是输液,不不然不容易好。”

余妈妈心一狠,脚一跺,“输。”

听到这个字,小归晚当即就哭了,爬起来就往外面跑,被余爸爸一把薅了回来。

夫妻同心,不管小归晚撕心裂肺地哭喊声,把她按在床上就让医生下手。

好不容易针头总算是插进去了,夫妻俩松了口气以为这下总算消停了,可是一回头却发现,原本还好好的小归晚,这会儿已经脸色惨白,大汗淋漓,她看着自己手上的针头,慢慢开始发抖,然后开始抽搐,最后差点儿撅过去。

吓的周围的人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余妈妈说:“其实那会儿她就是吐的有点脱水,加上前后的折腾和心里的害怕,才搞得那么严重,再不济就是有点儿晕针。不过从那之后她还就真的再也没生过什么大病,看来是真的怕了输液,怕的连病都不敢生了。”

陆珩想,如果是其他的事情,害怕也就害怕了,不管怎么样,不是还有自己在嘛!可是生病没有办法,他也希望这病是在自己身上。

可是既然已经病了,那就得治。什么事他都能宠着惯着,唯独这件事不行。

于是他继续耐着性子安慰:“没事的,你这种情况我问过,只要不看就好了,老公陪着你,不怕的。”

余归晚生气了,说来说去这个事儿就绕不过去了是吧。这事是谁说不怕就能不怕的吗?她就是怕,她就是不敢,她能怎么办?

她脖子一梗,眼睛一瞪,大声说:“我不去,你要么打死我,打不死我,咱就回家!”

陆珩被余归晚这股混不吝的劲儿给气笑了,他挺直了身体,“惯的你是吧。”

余归晚一秒钟就预判了他接下来的行动,于是抢先一步,弯腰低头从他的胳膊下钻了出去。

可是还没等她开跑,就感到眼前一黑,她一软,整个人就往下倒。

陆珩目眦欲裂,大叫一声“晚晚”,大步向前将余归晚抱了个满怀。

余归晚一闻到熟悉的气味,就委屈万分,她鼻头一酸,小手攥着陆珩的西装,哭出了声:“我真的,打不了。”

陆珩心痛了,后悔了。

他是傻逼吗?明明知道她身体不舒服,还在太阳底下跟她较什么真!

现在好了,老婆哭了,心疼的还是自己。

他认命地叹了口气,弯腰把余归晚打横抱起。

余归晚一惊,抬头看着陆珩,满脸的惶恐,“你要干什么?”

陆珩心里软的跟棉花似的,瞧瞧你干的好事,把自己的老婆吓成了什么样子。

“回家。”

余归晚不相信:“真的吗?”

陆珩叹气:“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是老公不好,不应该逼你去打针。”

听了这话,余归晚瞬间就委屈了,“你还凶我。”

她这副样子陆珩哪里受的了,一把将她搂进怀里,轻轻的拍着。

“我错了,我错了!我们不打针,老公来想办法。好了好了,不哭了,你再哭老公的心都碎成玻璃渣了。”

余归晚终于破涕为笑,她紧紧地黏在陆珩身上,软软地说:“老公,我难受,想回家!”

余归晚实在是难受的厉害,就像陆珩说的,她已经反复低烧三天了。算起来,她已经有十多年没有发过烧了。

上一次发烧好像还是高二的时候,那时候她和陆珩还是没有什么交集的高中同学,不过这是在陆珩看来。

其实那时候余归晚已经暗恋陆珩很久了。

那时候的陆珩非常优秀,他长的好,家世好,成绩好,可以说除了脾气不好,什么都好。

那时候的陆珩脾气有多不好呢?

余归晚记得有一次期中考试的时候,她和陆珩在同一个考场。

考试结束后,学校通过广播通知放假的事儿,可是大家都特别兴奋,教室里吵闹的厉害,吵的余归晚脑仁儿疼,陆珩估计也被吵烦了,他跨步走到讲台上,拿着黑板擦拍在讲桌上,仿佛那是个惊堂木似的。

他黑着脸,语气不善地说:“都给老子闭嘴,谁再逼逼,我削谁!”

想到这余归晚不禁笑出了声。

“笑什么?”陆珩一手抓着余归晚,一手握着方向盘,听到声音,转过头看了她一眼。

余归晚就把自己想起的往事告诉给了他,“你还记得吗?”

陆珩眼里带着笑,“咱不是那时候某人一幅头疼欲裂的样子,我才懒得管。”

“嗯?”余归晚茫然,“什么意思?”

陆珩笑着摇摇头,“傻妞。”

他揉了揉余归晚的头发,轻声说:“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现在你最需要做的事是闭上眼睛休息,乖!”

余归晚想继续追问,可是耐不住低热带着的疲惫,她的眼皮越来越重,她想:算了,先睡一会儿,等她醒来再去问陆珩,他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原创文章,作者:小小酥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17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