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病娇小撩精每天花样诱夫》落蝉衣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裴蜜,沈醉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病娇小撩精每天花样诱夫

小说:现代言情-马甲

作者:落蝉衣

简介:【娱乐圈+女强+团宠+腹黑+甜宠+天才+宠妻】
前世裴蜜惨死后,才知道患有共情障碍的沈醉宴,爱她入骨。
重活一世,人美路子野,霸气女王攻的裴蜜,立下三大原则——
撩夫!
宠夫!
治愈夫!
手刃渣渣仇人,综艺逆袭顶流,无数大佬级马甲接连掉落,震撼全球!
颁奖典礼上,记者问:“你这么多马甲,最喜欢的身份是什么?”
裴蜜一袭酒红色礼服,明艳动人,水眸直视镜头。“沈醉宴的妻子,沈太太。”
众人惊愕!
众名媛们心碎!
纷纷化身柠檬精!
一下台,沈醉宴将人抵在休息室墙壁,长指挑起裴蜜精致的脸蛋,眸光灼灼似火,嗓音哑沉。“这么乖,想要什么奖励?”
裴蜜娇笑,水眸勾人。“你。”

角色:裴蜜,沈醉宴

重生后,病娇小撩精每天花样诱夫

《重生后,病娇小撩精每天花样诱夫》第1章 重生归来免费阅读

裴蜜死了。

被人残忍的杀害,身中数枪,挑断了手筋脚筋,抛尸在一座寺庙里的八卦镇魂井中。

灵魂随着肉体禁锢在井中,诅咒她永世不得轮回。

直到,至阳火石的井盖,被人推开,一缕阳光照进深渊般的枯井。

紧接着,裴蜜看到了憔悴不堪,近乎癫狂的沈醉宴。

怎么会是他?

“……蜜儿,对不起,我来晚了。”

沈醉宴嗓音颤抖沙哑,清瘦的身躯,半跪在枯井前,一双猩红的黑眸里血雾弥漫,痛不欲生。

“沈醉宴!”

裴蜜张嘴喊了声,这样的沈醉宴,让她陌生又震惊。

记忆里,沈醉宴孤傲冷血,患有严重的共情障碍,对她的热忱,仅限于床笫之间。

两人签署了三年的契约,各取所需,然而才过一年,裴蜜毅然毁约,她对沈醉宴动了心,想及时止损。

明明毁约时,沈醉宴没挽留她。

明明她离开庄园时,沈醉宴一如往常般冷若寒川,仿佛下一秒就能找新欢的不在意。

明明……

枯井周围的泥土被机械挖走。

挖了整整一夜。

天色微亮,浓雾肆虐,深坑巨渊中,一身黑色西装的沈醉宴,没有情感认知的沈醉宴,抱着女人冷硬血污的尸体,埋在她颈窝间,哭了。

直升飞机降落。

沈醉宴脱掉西装外套,裹盖在怀中的尸体身上。

他抱起尸体,小心翼翼,宛如呵护着稀世珍宝,亲吻她冰冷的额角。

“蜜儿,我们回家。”

……

接下来整整半年,裴蜜的灵魂一直跟随着沈醉宴。

沈醉宴疯了。

疯魔病态,夜夜和冰棺里的她睡在一起。

他会亲她,搂她,给她买珠宝钻石,买跑车,买红酒,买她生前喜欢的一切,仿佛她还活着。

白天,沈醉宴会恢复正常。

他冷静睿智,调查到裴蜜的死因后,设局,抛诱饵,将合谋杀害裴蜜的国际杀手组织,一网打尽。

这天,沈醉宴将裴蜜抱出冰棺,固执得将她结霜惨白的唇瓣,亲吻的红润。

不是红润。

是他的血。

沈醉宴的身体器官早已经枯竭。

沈醉宴抱着裴蜜走向负三层的地下室。

地下室里,关押折磨着上百名金牌杀手。

所有残忍杀害裴蜜的人,全在这里,包括沈醉宴。

“蜜儿,也怪我,我不该忍痛放你走,我爱你。”

沈醉宴染血的薄唇勾笑,温柔凝视着怀中的尸体,灼泪滚落,终于说出了压抑在心底的表白。

漂浮在空中的裴蜜心如刀绞,这半年,她才真真正正了解沈醉宴,之前误会了他很多事情。

“不!不要!”

当裴蜜看到沈醉宴,拿出一个小型的炸弹引爆器,她撕心裂肺的阻止,朝他飞扑过去。

但,她触碰不到任何实物。

“蜜儿,我给你报仇了,终于可以去找你了。”

“蜜儿别怕。”

生命的最后一秒,沈醉宴捂着尸体的耳朵,按下了手中的引爆器。

“砰——!”

“轰隆——!”

豪华壮观的庄园瞬间轰然坍塌,火光冲天,沦为一片废墟。

……

“沈醉宴!”

裴蜜猛然从一阵窒息心痛中醒来,她半坐起身,卧室光线昏暗,泛红的狐狸眼中泪光闪闪。

这是……

扫视了一圈房间,纵使没开灯,裴蜜超出常人的敏锐视力,认出了这是沈氏庄园。

随即,身体上的酸软疼痛,肌肤上混合着药膏的淡淡血腥,让裴蜜骤然心颤,慌忙掀被下床。

镜子里。

一袭黑真丝吊带睡裙的女人,除了精致美艳的脸蛋,裸露在外的肌肤,全如遭野兽袭击过。

甚至,她细嫩的脖颈上,有一个深陷淤红且完整的牙印。

裴蜜抬手轻抚,脑海中浮现,沈醉宴埋首在她颈间,汲取鲜血,情绪失控的画面。

男人似怒,似恨,似痛苦,似发泄,又似绝望……

她重生了。

重生回向沈醉宴提出毁约的第二晚。

也就是今晚,沈醉宴同意了解除契约。

思绪回笼,裴蜜勾唇,湿红灼灼的狐狸眼微微上挑,心脏泛起一阵撕疼暖意。

一切,都还来得及!

这一世,她不会再离开沈醉宴,不会再误会沈醉宴!不会再让沈醉宴一人承受病痛折磨!

所有伤害过沈醉宴的人,害她惨死枯井中的杀手组织,重活一世,她裴蜜一个也不会放过!

就在这时,裴蜜耳廓微动,听到了车子缓缓驶进庄园的声音。

沈醉宴回来了!

裴蜜骤然间想到什么,光着脚跑了出去。

不是迎接沈醉宴。

是去书房,确定一件事情。

她灵魂游荡的那半年里,几乎和沈醉宴寸步不离,发现了他很多秘密。

包括,沈醉宴的冷血。

裴蜜动作很快,到达书房后,直奔办公桌。

她拉开抽屉,在一整摞文件合同下,找到了一个没有标签的小药瓶。

裴蜜倒出一粒白色药片,食指拇指轻轻一碾,药片粉碎成沫。

她尝了一点,药粉苦味在舌尖蔓延开的一瞬间,裴蜜眸光倏沉,确定了是镇定精神类药物。

沈醉宴他……

裴蜜心口窒疼,在听到脚步声已经上楼时,她迅速将药瓶放回原处,关上抽屉,一切复原。

在沈醉宴踏上二楼之前,裴蜜翻窗,侧身潜伏在书房的阳台。

门锁转动,书房的门被人推开。

满室漆黑冰冷。

沈醉宴没开灯,借着微弱的月光,走进办公桌内。

目的明确,十分娴熟,他拉开抽屉,倒出几粒药片,连水都不用,吃糖似的,吞下苦涩的药。

他解开领带,又单手摘下腕表,随意往桌上一扔,随手从西装裤袋里掏出一盒烟。

打火机“咔嗒”一声响,火光映照在他狭长寡冷的丹凤眼上,神态透着几分倦怠漠然。

烟雾缭绕上升,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沈醉宴就这么倚靠在桌沿上,垂眸吞云吐雾,满身的冰冷颓靡。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药效发作,沈醉宴抬眸,伸手将猩红的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

他大步流星的走出书房。

与此同时,阳台上,裴蜜娇小敏捷的身影,骤然闪回卧室。

一分多钟后。

当沈醉宴打开卧室的壁灯,暖黄色的灯光下,床上的女人正在熟睡。

沈醉宴走近,看到女人薄被外吻痕潋滟的肌肤,甚至有些破皮渗血,他眸色深沉,眉心紧蹙成结。

他站定在床沿边,久久凝视着女人漂亮的小脸,似乎是要深深印刻进脑海里,薄唇勾出一抹苦涩的弧度。

这场相识,一开始他便清楚,光,是抓不住的。

该结束了。

“裴蜜……”

几乎是在沈醉宴开口的瞬间,裴蜜缓缓睁开了湿红的眼睛。

似乎是做了噩梦,裴蜜一向清冷妩媚的狐狸眼中泪光闪烁,掀开被子,扑进了沈醉宴怀里。

她紧紧搂住错愕僵硬的男人,语调软哑轻颤。“阿宴。”

                           

原创文章,作者:落蝉衣,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19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