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锦鲤的娇宠人生》云暖花开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张麻子,朱钱氏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农家锦鲤的娇宠人生

小说:种田

作者:云暖花开

简介:【甜宠+种田+温馨]
村里人都知道宋锦鱼是个傻子、是朱家的冲喜童养,却没有人知道她是一条千年锦鲤。
村里人也知道肖家的侄子大才子顾恒快死了,此人性格清冷、心性坚硬、从不讲情面。可没有人想到的是,朱家把傻子送给了他当冲喜媳妇。
这下全村的人兴趣来了:一个病秧子、一个傻姑娘凑成一堆,看来村里又得多个寡妇了。
宋锦鱼:你才寡妇呢,你们全家都是寡妇!我家相公牛气冲天、我的娇宠人生嗨翻天。

角色:张麻子,朱钱氏

农家锦鲤的娇宠人生

《农家锦鲤的娇宠人生》第001章 她是一条鱼免费阅读

“啊啊啊,别打了、别打了,你这个傻子,你要打死我是吗!”

“天啊,快住手、住手,傻鱼,快住手!”

山边的稻草堆里,突然间发出一阵阵的嚎叫声,这是一个男人痛哭流泪的嚎叫声。

他蜷缩在地上像个孩子一样的嚎哭,完全没有了一个大男人的形象。

惨叫声越来越大被抽得鼻青脸肿、一脸鲜血不停的张麻子鼻涕眼泪糊了一脸,不停的求饶……

可宋锦鱼根本不理哭爹喊娘的张麻子,她左一掌、右一掌,啪啪啪的抽在张麻子的那种猥琐的脸上。

“你这坏人、你这坏蛋,你脱我的衣服,我就要打死你、我就要打死你!去”

被打得头晕转向的张麻子实在受不了了,他哭喊着:“不要打了、不要打了,你不能打死我,不是我要脱你的衣服!”

“傻鱼,住手、住手!”

“是你娘让我脱你的衣服、是她,你要打也得打她去啊!”

“哎哟哟,痛死我了、痛死我了!”

“傻鱼啊,算我张麻子求求你了,饶我一命吧、饶了我一条狗命吧!”

“你是最善良的人,就放过我这一回吧!回去后我天天给你烧香、求菩萨保佑你,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这一回张麻子真的快吓死了。

若是他早知道这个傻子如此暴力,他怎么也不会听朱钱氏的安排,来占这个便宜!

这傻子是长得好看,齿白唇红、樱桃小嘴大长腿,可她这一身蛮力实在是太吓人了。

张麻子知道,今日自己若是被一个傻鱼给打死了,那他这条小命算是完蛋了。

打死了,也就白死了。

这世间,没有人会给一个傻子治罪!

宋锦鱼原本不是人,它只是一条鱼。

一条生活在古刹门前许愿池中的千年锦鲤。

六年前一个叫宋锦鱼的小姑娘,天天来许愿池前苦求她想做条鱼。

于是一心想修炼成人的锦鲤就答应了,某一天它成了一个叫宋锦鱼的小→…

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人,刚开始宋锦鱼是很开心的。

以后它就是人,它可以享受人类的美食、看尽天下的美景了。

只是它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小姑娘是个傻子!

它变成她后,脑子里浑浑噩噩、反应迟钝,人人都叫她傻鱼。

叫什么名字无所谓,能做人类,她心里好喜欢。

关键是她什么都记不起了、说话也不流畅了、反应也很迟钝了。

不过让宋锦鱼想不到的是,她一来宋家的爷爷奶奶死在床上无人埋。

为了埋葬爷爷奶奶,宋家的二哥把她卖给了朱家当冲喜小媳妇……这一冲就是六年。

张麻子的话触动不了宋锦鱼,唯独“菩萨”两字让她停了手。

她睁开眼眨巴眨巴的看着张麻子好半天才问出一句话:“你说是我娘叫你来脱我衣服的吗?”

见有了生机,张麻子对天发誓:“是!我张麻子若有半点谎言,让我生的儿子没屁眼!”

张麻子的誓言很真心,只是他快三十了,连个媳妇都没有。

至于生儿子么,还不知道什么时候。

但是,他确实是没撒谎,也确实朱钱氏让他来的。

宋锦鱼在佛门千年,最信的就是誓言。

她晃了晃头,努力回想着自己的婆婆,为什么会让一个男人来脱自己的衣服。

明明她说过,女人的衣服只能自己的相公脱。

而张麻子,根本不是她的相公!

张麻子都不是她的相公,娘怎么会让他来脱自己的衣服?

不可能!

宋锦鱼声音一响:“张麻子,你在撒谎!”

天啊,我都发誓了,为什么还不相信我啊!

以为逃出天生的张麻子顿时全身一抖,又腿打颤。

他害怕再挨打,立马跪在宋锦鱼脚下拼命磕头:“傻鱼啊,我都发誓了,我真的没有说谎!”

“你若是不信,我可以叫朱钱氏过来对质!”

“你还是不信的话,你再让我发毒誓行不?你想想,若不是别人叫我来,我怎么知道你在这里?”

“你想想,再想想啊!”

她想想?

宋锦鱼没有理为了活下去的张麻子在想什么,她拧起了小眉头盯着他说:“好。你不许动,等我想想……”

只要不要他的小命,不动算得了什么?

张麻子立即痛哭流涕的道:“我不动、我不动,就是天塌了我也不会动!我就跪在这里,我要是敢动一下,你就打死我好了!”

好吧。

宋锦鱼决定暂时相信一下。

她得想想,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自从她变成人后,除了脑子反应迟外,宋锦鱼还有一个最大的毛病,那就是:只要太过于辛苦,她就会头痛。

六年前给朱子诚相公冲喜后,她就一个人包下了朱家所有的活,她不怕累,就怕头痛。

好像刚才,她又头痛了?

每一次的头痛都会让宋锦鱼忍无可忍,她只有潜入水中才能止痛。

刚才她准备去河里泡一会……

“小鱼啊,你头又痛了?快来,娘给你弄点止痛的药喝。”

“前几天正好我也头痛,村里的郎中给的,这个药真的很不错,一喝保准你的头就不痛了。”

突然间宋锦鱼的脑子里跳出这句话,顿时她眉头更紧了:当时她怎么啦?

对,她喝了药……

喝了药以后呢?

宋锦鱼再甩甩头,她不记得了,她根本一点印象也没有。

当时她好似不太想喝药,可这个婆婆是个很凶很凶的人,她知道自己要是不听话就会被打、还不给她饭吃。

无奈,她只得忍住痛喝了那药……

想到这,宋锦鱼死死的皱着眉:“张麻子,真的是我娘叫你来……脱我的衣服的?”

张麻子再怕宋锦鱼不信,他举手朝天:“我向佛祖爷保证:若有半句虚言,让我天打雷劈!”

张麻子又发誓,顿时宋锦鱼的脑瓜子就更想不明白了,顿时她小脸揪成了一团:“那是为什么?”

为什么?

张麻子又想哭了:怎么就说不明白呢?

“她说叫我脱了你的衣服,把你给睡了,然后让你给我当媳妇。”

啊?

这一下宋锦鱼更糊涂了:“可我是有相公的人呀,为什么我娘又会让我给你当媳妇?”

“不对的……不对的……我娘说了,女人只能有一个相公的。你还是骗我、张麻子你还是在骗我。”

果真是个傻的,这还能为什么,人家嫌弃你了呗!

可遇着个傻子,张麻子知道没有常理可讲,除了摘清自己,无第二路可走。

否则,就只有被打死的份!

“傻鱼啊,我知道现在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了。这样好不好?现在我们一起去朱家找你婆婆吧,我是有证据的!”

原创文章,作者:云暖花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20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