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震九天》请叫我晓骗子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陈冲,苏正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剑震九天

小说:都市修真

作者:请叫我晓骗子

简介:千年前武道大兴,道法昌隆。
千年后灵气匮乏,武道断路,道法不存,科技成为了新的时代。
且看我临渊山大弟子,唯一传人,陈冲,手持这三尺青锋之剑在这末法之世斩出一个朗朗乾坤。
这一剑,斩妖除魔。
这一剑,霸主悲恸。
这一剑,神魔皆陨。
这一剑,诸圣俯首。
这一剑,劈开天路。
这一剑,谁主浮沉。

角色:陈冲,苏正

剑震九天

《剑震九天》第1章 陈冲下山,面见师叔免费阅读

水蓝星。

大威市。

一位身着古装,背负长剑的年轻男子,默默走在霓虹灯闪烁的街道上。

通过路人的瞳孔,可以确定他是一位大帅哥,棱角分明的脸庞光洁白皙,乌黑深邃的眼眸中似乎蕴含着一丝沧桑之色。

很快他来到一家好日子面馆,前脚刚踏进门口,一位服务员便上前拦住了他。

“你好,帅哥,本店不允许带一些利剑铁器之类的进入,所以!”

“嘶!”

陈冲突然拔出了剑,这可让近处的食客心中一惊,但是下一刻他们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有一人嘴里嘀咕着:“装什么装,我还真以为你要来个血流成河的表演!”

他从剑鞘里拔出的那一把剑,准确来说是一把木剑,而且还是剑头有缺的残剑。

“帅哥,有请!”服务员也被他这一顿神操作整懵了,但凭着良好的职业守则,立马笑呵呵的迎接着。

陈冲微微点了点头,随后木剑插于剑鞘走了进去。

他径直走到柜台处,开口问道:“请问你是苏正,苏先生吗?”

一身肥膘肉的收银大叔,愕然的看着他,随后道:“嗯我是,小兄弟你是?”

陈冲立马抱拳道:“临渊山大弟子陈冲,拜见苏师叔!”

旁边人侧目看来,其中有两爆炸头,纹身男吃着花生米讥讽道。

“这年头还有人用这么古老的掉牙词?贺弟我摊牌了我其实是龙虎山菩提老祖是也!”

“哈哈!贺兄实不相瞒我乃峨眉山元始天尊转世!”

两人举杯,小小咪了一口二锅头,接着道。

“不过,我记得上一次遇到这种称呼的武道大师,腿都被人打折了,至今还躺在床上起不来身!”

“哈哈哈哈!搞不好那武道大师老婆给他戴帽子,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陈冲耳朵微微一动,对此等不堪之话路上所听甚多,一开始他还有心反驳,但现在嘛!

见苏正还在皱着眉头,陈冲抱拳又道:“我师父是一点红林子涯。”

“噢!”

苏正手指在半空中点了点,一脸醒悟过来的样子,话音一转:“原来是那个老匹夫,你早说嘛!”

随后带有油渍的双手在宽大的背心上擦了擦:“你先跟着我来。”

又大喊道:“臭婆娘我现在有事,你先帮忙看一下柜台!”

“喊,喊,天天就会喊,老娘当初认识你,真是瞎了你的狗眼!”厨房内传来充满怨气的声音。

在他的领路下,陈冲向着楼上走去,不过,在走到两纹身男旁,他微微停顿了一下。

无形无影!

他的右手如同鬼手,快到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时,手里握着的一根筷子,钉穿了空中的一只大头苍蝇。

而这根筷头只差一厘米的距离,便要刺穿一位纹身男睁大的惊恐双眼。

“留给你加餐!”他走上了楼梯。

三楼是苏正一家子所生活的地方,只有一楼二楼才用来迎客,客厅的面积不是很大,但家具之类的摆的整整齐齐,井然有序,地也打扫的干干净净。

一缕香烟缓缓升起,屋内的温度都好似暖了许多。

苏正很热情的倒了一杯茶,又拿来了一盘油酥饼。

脸上的肥肉一颤,笑呵呵道:“花茶配酥饼乃天作姻缘,师侄你试试看!”

望着这盘酥饼,陈冲内心不由是食指大动,肚子确实是饿了。

一口饼,一口茶。

“怎么样?不错吧?”苏正脸上的笑容愈加灿烂,眼睛都快眯成一道缝了。

陈冲颇为木讷的回应:“好吃。”

苏正端到嘴边的茶杯一顿,气定神闲问道:“怎么就你自己来?你师父他人呢?”

下一秒,他又道:“先不要说,让我猜一猜,是不是觉得没脸见我,所以先让你来探探风?”

陈冲突然沉默了,这可让他渐渐有点不淡定了。

“怎么搞得?该不会出去嫖被抓了吧!”

“师父他,师父他不在……了!”

陈冲低沉的话音落下,仿佛一道晴天霹雳在苏正耳边炸响,洋溢着笑容的肥脸一僵,手里端着的茶杯也一个不稳,摔落在地。

啪!

寂静无声,一股压抑的气息在这客厅内蔓延。

过了好一会,苏正双眼回了点神采,脸上轻松一笑,但这笑容似乎有点辛酸,又有点别的味道,让常人见了心生难受,道:“老匹夫跟我斗了快半辈子,现在终于消停了。”

随后他看向陈冲,好似明白了什么。

这时,陈冲从腰间拿出一个刻着花纹的红色古盒道:“这是师父生前让我交给师叔你的。”

接过木盒,苏正右手颤颤巍巍的抚摸着。

过了好一会,无奈的叹气一声:“你师父这人心眼很好,但脾气是又臭又硬,倔起来十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他的额头皱出两道深纹,面色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我跟你师父在临渊山上一块长大,年幼时我们俩很不合,经常性打得头破血流,后来为了掌门之位你师父更是走火入魔般去闯天下险地,连命都差点丢了。”

“再后来,道观彻底衰败,许多人无以为继,纷纷下了山,我下山后学了个搓面的手艺,娶了老婆就一直经营着这家面馆。”

话到此,他又是重重叹了一口气。

“我曾劝过你师父,时代变了,人不能只活在过去,要跟着时代向前,向更远方看去。”

“他不听又固执,偏要守着一座大山,守着一个破道观,守着一个光杆司令的掌门之位。”

陈冲静静听着。

“现在好了吧!两腿一蹬把自己埋在那了,人世间这么多山珍海味他吃过多少?连猪肉他都能当成宝贝,舍不得吃,一看就是大半年。”

“这也就算了!天下间有几个男人不想着后继有人,门丁兴旺,你师父就是其中喜欢搞事情的一例,女人的手都没摸过,更不用说膝下有儿女了!”

闻言。

陈冲沉声道:“我师父虽然在名义上是我师父,但是他在我的心里面就是我的父亲,亲生父亲。”

苏正神色复杂的看着他,也渐渐沉默了下来。

好半晌,苏正才缓缓道:“你师父应该把掌门之位传给你了吧!”

“是的,苏师叔。”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继承掌门之位的条件之一,就是打败我,对吧?”

陈冲颇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苏师叔我,我……”

“不用解释,我知道那死老鬼死都不会放过我的。”苏正摆手道。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其它的条件没?”

“有,师父让我去天下七宗挑战各派掌门人。”

“呵!”苏正冷冷一笑:“这老鬼都死了还这么心大!”

“不过,要是五十年前你肯定被打得生活不能自理,但现在嘛!兴许有机会了!”

“天下七宗,时至今日幸存无几,真要还有传人估计也就是个半吊子水平。”

话落。

苏正右脚往地上一震,茶杯碎片腾空而起,被他一把抓住,搓成粉末。

随后站起身来,向前走去,道:“跟我出来,顺便把那盘酥油饼拿着。”

“苏师叔我们这是去?”

他冷冷的声音传来:“你不是需要找个地方打我吗?不吃饱怎么有力气打我?不吃饱怎么当你的掌门?怎么完成死老鬼的遗言?”

                           

原创文章,作者:请叫我晓骗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20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