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后重生:凰鸣四海》齐东野语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姜含星,姜令日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妖后重生:凰鸣四海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齐东野语

简介:她,身兼两国皇族之血,却被生父作为棋子送去敌国和亲,又被敌国皇帝虐待幽禁,死在权倾天下的摄政王手里,她不甘命运摆布……
重来一世,这一次,从公主到将军之女,她步步为营,重回母族宗室,登位皇后,一路与命运顽抗到底……
转眼间国破家亡,她不得不背负起一切重新上路,回归公主之位,联姻上一世最厌恶的摄政王。
她只知成王败寇,却不知他一路都在暗中相助。
上一世,生生错过,这一世,他竟从未放手……

角色:姜含星,姜令日

妖后重生:凰鸣四海

《妖后重生:凰鸣四海》第1章 此恨不关风与月免费阅读

碧空如洗,长安依旧。

帝都终是帝都,不管谁坐了江山,晨钟暮鼓永有定数。

百姓们只要能够温饱,才不管金銮殿上坐的是谁。

今儿是大齐新帝登基的第一日,虽然数九寒天,皇城里却是一片火热景象。

宫城西北角上,那最破败的北寒宫中,身怀六甲的凤栖梧听着外面的烈火烹油,嘴角只剩了一抹苦笑。

她费力地挪动着脚步,扒着窗阶,努力地踮起脚,想要透过残破漏风的窗纸感受到一丝阳光的温暖。

脚腕上那对刺骨冰凉的铁锁,时刻都在刮蹭着她血肉模糊的脚踝。

那斑斑驳驳的脓血,昭示着带锁人最终的宿命——等死。

上面一对粗笨冰冷的镣铐,锁着一双曾经纤润如玉的皓腕。

而如今这双手腕,却在铁锁日复一日毫不悲悯地折磨下,早已失去了它往日应有的光泽——这哪里是锁着一双手?分明是锁着一对皮包白骨。

铁锁寒凉,又怎及人心凛冽彻骨?

凤栖梧踮了半天脚尖,依旧什么也看不到。

幽深的院落不见天日,热闹也终是墙外的热闹。

这间破败的宫室,散发着年久失修的陈腐味儿。

劲冽的北风使劲儿地钻蹭着那破了窟窿的窗纸,仔细听去,却只有呜呜咽咽的悲鸣。

窗窟窿外万里晴空,先帝姜令日曾经最宠爱的鸽群也会时不时飞过长空。

“不知等到晚上,能不能望见今夜庆典上鸣放的漫天烟花?许久都没有看过烟花了…”凤栖梧喃喃道。

“想看烟花,本王送你去黄泉路上看!”

门口的铜锁被打开,来赐死她的宫人们已经在门前的窗格上投下了长长的倒影,像极了披着长袍的黑白无常。

沉重的木门发出难听的“吱呀”声,竟比丧钟还催命。

领路太监让开路,进来的却是摄政王姜含星——先帝姜令日唯一同父同母的胞弟。

皇族身上特有的熏香,真是久违了,凤栖梧的鼻翼微动,这香那么好闻,却也那么令人寒心。

姜含星身后随行的几个小太监,似是捧着些什么东西。

可偏偏从门口照进来的那一束阳光太过刺眼,除了眼前这几个人的轮廓,凤栖梧只能看到阳光之下悬浮在空中的无数尘埃。

姜令日死的那天,没有人来放她出去,她就知道自己命数将尽了。

“还是我自己太天真……”凤栖梧从心底嘲笑着自己。

原以为熬死了姜令日,她就能从这吃人的地狱逃出生天,可苦苦盼来的,却是依旧是现在的“殉葬”。

“凤栖梧,皇兄临终嘱托,说要赏你个全尸。”姜含星薄唇一抿,凑到了凤栖梧的耳边。

“有人君临天下,自然有人要命丧黄泉,哈哈哈哈哈哈…呸!”凤栖梧冷笑着,突然向着眼前的姜含星狠狠啐了一口。

姜含星一脸冰霜,却又毫不在意,对着身后摆了摆手:“将死之人而已,本王不会与你计较。”

两个捧着托盘的小太监近了跟前,一个捧着着一盏盛满鸩酒的金樽,一个捧着一条白绫。

“鸩酒清醇甘洌,最能让人肝肠寸断……”姜含星嘴角一抹冷笑,“白绫价贵,用来自缢最是适合。”

“死还选个花样?”凤栖梧歪着身子苦笑着。

这二十多年来,自己的人生从来由不得她自己做半分主。

罢了,也算解脱了。

凤栖梧嘴角微扬,像是看破一切。

明明都是世人在亏欠她,凭什么到头来死的还是她……

不过,现在她明白了,要置她于死地的,除了姜令日,恐怕还有面前这位权倾天下的摄政王——姜含星。

“本王一早便发现了你频频盗取我大齐机要,若不是从前皇兄留着你还有用,本王岂能容你这等吃里扒外之徒苟存于世?我大齐江山既要万年永固,所以皇兄崩逝前,特意嘱咐我——亲手料理了你。”

姜含星的凤眸里,眸光冷的如同冰锥一般。

是啊,若不是姜含星,这鸩酒和白绫又怎么会摆在面前?

凤栖梧张了张嘴,可终究是一个字也没说。

将死之人,无话可说。

姜含星是世宗嫡次子,姜令日的胞弟,他坐拥一切,也算计人心。文武双全,手握重兵,他是生来的王者,怎会理解她一个贡品的无奈和悲哀?

凤栖梧伸手端起了那盏清冽甘醇的鸩酒,撇过头看了看另一只托盘里的白绫,又抬头看看姜含星。

白绫自缢死相很难看,她不想死的太难看。

姜含星那双英气逼人的凤眸,此刻正死死盯着她,若不是这双眼里多了一丝果敢刚毅,她几乎就要以为姜令日活过来了…毕竟他们一母同胞,何其相似。

“他这算是可怜我吗?让我自己选择一个体面的死法?”凤栖梧心中只剩了苦笑。

“王爷,本宫可是怀着先帝的龙胎,虽说陛下已经崩逝,可这肚子里的乃是陛下唯一的骨血,您这么做,不怕天谴吗?……”她想最后赌一把。

金樽里的鸩酒被凤栖梧泼在地上,青石地砖发出被毒药腐蚀的滋滋声,那是毒酒不甘蒸发的哀嚎。

姜含星的凤眸一凛,深不见底:“哦?谁能证明你肚子里的种,是本王的侄儿?”

他收起了耐心,猛然出手,那只饱经沧桑的手掌,正死死捏住凤栖梧枯瘦的脸颊:“皇室血脉,岂容你这妖妇秽乱混淆?!”

暗室的那束阳光透过破旧的窗格,恰好打在姜含星的右半边脸上。

棱角分明,也怨憎分明。

“本王与皇兄一母同胞,自幼一同长大,他有没有那个能力留种,本王自认为比你这个外人要清楚的多。你肚子里的这个孽种,绝不能活。”

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字字句句都在宣判着凤栖梧的死刑。

姜含星不再废话,最后看了一眼凤栖梧,起身出了殿门:“既然鸩酒已洒,是你自己选的白绫。”

他那个轮廓挺拔的背影,转眼消失在门外的一片灿烂的阳光里。

……

凤栖梧贵为大夏公主,集大夏、大燕两国血统于一身,她也曾金尊玉贵、不食人间疾苦……直到大燕被灭,曾是大燕摄政王独女的生母李千言被大夏皇帝凤斯瀚幽闭深宫。

流淌着两国皇族血脉的公主又怎样? 皇室间的政治联姻,谁都不会善待亡国宗室之女和她的孩子们……

宫中人心凉薄,高高在上的公主甚至也会食不果腹。

十五岁,母亲病染沉疴。

凤栖梧与弟弟凤朝旭须臾侍奉,昼夜不离……可李千言终究还是一病不起,她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走向衰败和消亡。

凤斯瀚终于来了,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夏皇帝凤斯瀚。

只是,他却不是来拯救生命垂危的李千言的。

他的到来,亲手将凤栖梧彻底推向了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

“梧儿,你若是能去大齐和亲,父皇就为你母妃寻这世上最好的名医……朝旭年幼,只要你能为父皇分忧,朕便封他为王。”

终究,为了病母和弱弟,凤栖梧踏上和亲异国的路,她没有别的路能选择。

临别那日,凤栖梧披着红妆,去看望病的只剩了一把骨头的李千言。李千言的喉咙里尽是听不清的悲鸣呜咽,深陷的眼眶里也只剩了淌不干的眼泪。

她的和亲之日,也成了母亲撒手人寰之时。

凤朝旭追着和亲的车驾一路策马狂奔,一声声“阿姐”喊得声嘶力竭,马跑死了,只剩乌鸦盘桓宫城上空,留下一声声悲鸣。

…… ……

好在,大齐皇帝姜令日不近女色,只慕男风。

虽说始料未及,但凤栖梧心里的石头还是稍稍落了地。

皇帝不会宠幸她,代表着她至少能平平稳稳了此一生。

不过,送她来和亲的凤斯瀚可不这么想。

和亲有和亲的目的,棋子有棋子的宿命。

“你还想让朝旭活下去的话,最好乖乖听话……”凤斯瀚的威胁赤裸裸,又阴森森。

凤朝旭的命还握在凤斯瀚手里,他为的,就是逼着凤栖梧接近姜令日,偷取他想要的大齐机密。

为了胞弟的性命,李扶柔一次次跪倒在姜令日脚下,她知道他不喜欢女人,可是她能怎么办?

“和朕的龙阳子生个儿子,朕可以答应你的任何要求。”姜令日要制衡前朝,终需一个继承人,不过不是和他生,是和他的男宠们。

凤栖梧从嫔成了妃,从妃成了贵妃……她风光无限、万人敬仰,可在后宫,她却过的不如一条狗……

在姜令日眼里,她只是一个贡品,一个借腹生子的工具。他从来都没有看的起过她,他的眼神永远阴鸷、冷漠、狠毒又戏谑。

姜令日永远衣冠楚楚,也永远高高在上。

他夜夜端坐在屏风后,窥探着凤栖梧和龙阳子们在寝殿里夜以继日的轮番欢好…

他恨透了凤栖梧,因为凤栖梧玷污了他的男人们,可他不得不这么做,他需要一个孩子……

至于孩子的生母……只要孩子一落地,也就不再需要了。

为了弟弟,也为了保全母国…凤栖梧一次次出卖着肉体和灵魂,她就像一具听话的提线木偶,只是提着线的人有时是凤斯瀚,有时又成了姜令日……

看吧,成王败寇,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男人们打了败仗,总喜欢用女人的肉体来换取和平。

苍天是最喜欢作弄人的,尤其是可怜人——凤栖梧怀孕了,皇家野种,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那天,凤栖梧在院子里呆呆站了一夜,比肉体更麻木的,是她那颗还在继续跳动的心。

那一夜,姜令日亲手屠尽了自己所有的男宠,他像个泼妇一般嫉妒的发疯,他嫉妒凤栖梧是个女人……他的爱太过炙热,也太过疯狂。

这一胎没有换来锦衣玉食,也没有换来贴心照顾,凤栖梧被幽禁在了北寒宫待产。

每一天,凤栖梧都能隔着肚皮感受到里面的小生命的成长,可心中泛上来的,却尽是说不出的酸涩:“就因为贪图苟活于世,所以我就要不得好死吗……“

十年生死两茫茫,却是无处话凄凉……

就在这时,姜令日却没有任何征兆地,突然驾崩了。

所有人都说他是操劳国事、耗尽心神而亡,天下没有人不称颂他的贤明……毕竟,于前朝而言,姜令日文韬武略,他制衡天下,他铁腕治国。

可这一切和凤栖梧没有关系,于她而言,姜令日只是个丧心病狂的畜牲。

死了也好,皇家旧例,皇帝不曾生养的后宫都会被送进尼姑庵或者道观,青灯古佛了此残生。

而她是怀着身孕的,凤栖梧私心想着,只要孩子一落地,她自然可以以母亲的名义,为孩子请求一块小小的封地,那时,她便能带着孩子远离朝廷,在外地安享余生。

不过,这一切都只是她美好的幻想。

从怀孕的那一刻起,她早就被姜令日从所有记录中除名了。

姜令日的计划是待她产子之后,孩子交给皇后抚养,她则悄无声息地人间蒸发。

她不在后宫妃嫔的名册录中,不在史书中……她没有青灯古佛的退路。

不论如何,她都得死。

…… ……

脖子上的白绫越勒越紧,身后的两个小太监一人一边,都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只为结果了她。

凤栖梧的眼眶越来越酸胀,视线渐渐模糊不清……直到再也吸不上来一口气:“乞愿生生世世……不再投生帝王家…不…倘若重头来过…定要将这帝王家…这天下…搅得地覆天翻…不死不休……”

凤栖梧终究是断了气。

殿外的廊下,姜含星的身边多了个仙风道骨的老者捋着白须:“殿下,从此你命中的紫微帝星陨落,此生再无帝王格了……”

“身外之物罢了,这天下,不要也罢。只是本王没有想到,竟会是她……若能早点遇见她……算了,不可能的事……不必再纠结了。”

即便是冬日里,暖阳也丝毫不对姜含星吝啬,阳光总喜欢照在上苍宠儿的身上。

屋外的阳光柔和地倾泻在姜含星棱角分明的脸颊上,却也照出了那颗不知从何而起的情泪,泪珠顺着脸庞缓缓滑落,无声无息地蒸发了。

“明明我与这妖妃从未有过交集……为何心底竟会如此悲凉……”姜含星缓缓睁开眼,心中五味杂陈,像是生生错过了掌中明珠一般痛彻心扉。

“王爷,妖妃已结果了。”小太监捧着白绫走出了暗室,倒像是来邀功。

“厚葬吧,也是可怜人。”

姜含星没有再回头,他不愿纠缠从未发生的事,只淡淡地撂下话,带着白须老者,又一次消失在了那片灿烂的阳光里。

                           

原创文章,作者:齐东野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20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