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病娇夫君每晚都是黏人精》折柳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顾淮衣,永南王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后,病娇夫君每晚都是黏人精

小说:古代言情-脑洞

作者:折柳

简介:【对外疯批冷漠的小将军又在撒娇求亲亲】
【治愈娇软小美人×可狼可奶少将军】
慕溪穿成了早死的恶毒小绿茶,转头立马答应了嫁给美惨强男配顾淮衣冲喜。
但她没想到,新婚夜本该重伤而死的人,悠悠睁开了眼,眉目冷冽地开口:“溪溪,叫夫君。”
慕溪:?
*
顾淮衣将死之际,命簿告诉他:【只有和慕溪在一起,你才能活下去。】
一开始,顾淮衣不屑冷笑:“呵。”
后来,顾淮衣每晚哭唧唧:“宝贝溪溪,再亲一下好不好。”

角色:顾淮衣,永南王

穿书后,病娇夫君每晚都是黏人精

《穿书后,病娇夫君每晚都是黏人精》第1章 溪溪,叫夫君免费阅读

新婚夜。

慕溪一身喜服,坐在床边发呆。

躺在床上的年轻男人紧闭着双眼,他约莫十八九的样子,有一张极好看的脸。

五官昳丽得过分,似秋水惊鸿。偏偏棱角还残留了一分稚气,少年感十足。

但他此刻脸色苍白,呼吸微弱,虚得好像下一秒就会咽气。

她轻声叹息:“你好惨哦。”

躺在床上的少年叫顾淮衣,名满天下的少年将军。

同时,也是慕溪看了一半的古言小说里的美惨强男配。

在战场上遭人暗算后,受了重伤而死。

她穿过来的时候,顾淮衣已经陷入昏迷,大限将至。

眼瞅着人要不行了,有人供上冲喜的法子。

皇帝索性死马当活马医,精挑细选,挑中了慕溪这个倒霉鬼。

美惨强,核心就是那个“惨”。

按照书里的剧情,顾淮衣大概这两天就会死去。

他是漠北的少年战神。文武双全,惊才绝艳的人物,却死在一个阴雨连绵的天里。

死在亲生父亲——顾德,顾将军的算计里。

往日里的疼爱全都是假象,包括这场精心策划的战败。

甚至更早以前,从他出生起,都是顾将军在为了另一个儿子铺路。

“放心吧,”慕溪很有人道主义,对着昏迷的顾淮衣道,“我会好好照顾你最后一程的。

比起顾淮衣,慕溪觉得她也挺惨。

她穿成了同名同姓的小炮灰,永南王的养女岁禾郡主。

男主将她视作亲妹,但她却对多次妄图破坏男女主感情。

因为被迫嫁给顾淮衣冲喜守寡后,彻底黑化,老是借机陷害女主。

最终死于非命。

……死是不可能死的。

卧薪尝胆苟且偷生她最擅长了。

等顾淮衣挂了,她就带上府里值钱的东西回娘家,做个可可爱爱莫得脑袋的小富婆。

压根不掺和进男女主的感情纠纷里,自己独美。

美滋滋!

床上的少年,眼睫轻不可察地颤了颤。

命簿:【与慕溪成婚,任务完成,生命值+0.5】

朦胧之间,顾淮衣觉得自己恍惚听见了奇怪的声音。

慕溪?

那是谁?

那道声音再次出现——

命簿:【小将军,你就快要死了。只有和慕溪在一起,你才能活下去,长命百岁。】

顾淮衣聪慧至极,一点就通。

但他不屑:“我的生死,难道寄托在一个女人身上吗?”

命簿:【小将军,可以试试。】

话音落下,顾淮衣只觉得一阵刺眼的亮光袭来,慢慢睁开了眼。

他定了定神,对上一双惊讶的杏眼。

十五六的少女容颜秀美,五官十分精致,红唇因讶异而可爱地微张着。

慕溪正捏着湿帕子,给他擦脸。冷不丁男人睁开眼,吓了她一跳。

但她迅速反应过来,大概是回光返照,看向顾淮衣的眼神也不由怜惜了几分。

“将军,你醒了?”慕溪轻声说。

顾淮衣冷静又漠然地盯着她。

他眉眼深邃,分明有一张十分浓烈艳丽的脸。但眼神冰冷而锐利,将那艳色生生压了下去。

似山间明月下,彼岸花盛开。

他的巩膜极白,瞳仁极黑,黑白分明的眸子给人深重的压迫感。

挑剔而警惕的目光扫过慕溪,顾淮衣冷声开口:“你是谁?”

慕溪指指他身上的红衣,又指指自己的喜服,实话实说:“我是岁禾郡主慕溪,圣上为你挑选冲喜的……妻子。”

顾淮衣怔了怔。

他可能没想到自己还没及冠就先多了个媳妇。

岁禾郡主的名号他有所耳闻。

原本是永南王一个部下之女,父亲为了救永南王牺牲后,就成了王府的养女。

“冲喜?无稽之谈。”他皱眉。

顾淮衣面色苍白,气势却依旧慎人,“我不信这些,你给我出……”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顾淮衣心脏猛地抽疼起来。

剧烈的疼痛感袭来,他额头冒出涔涔冷汗,脸色惨白,紧咬牙关才咽下一声闷哼。

那令人窒息的濒死感再次笼罩着顾淮衣。

他再次听见那个自称命簿的东西,平平无奇又不怀好意的声音:【警告,小将军,你的生命只剩最后五十秒。】

命簿:【与慕溪完成亲密接触并交换昵称任务,则增加1生命值。】

笑话。

顾淮衣咬牙,他堂堂漠北战神,竟被如此威胁?

命簿:【三十秒。】

痛感愈发强烈,顾淮衣直直地看着慕溪,生硬地开口:“给我过来,你应该……称呼我什么?”

他闭着眼,近乎从牙齿间吐出两个字:“ 溪溪。”

慕溪愣了愣,试探着:“将军?”

命簿:【二十秒。】

顾淮衣神色冷沉,飞给她一个眼神,“亲近一点。”

慕溪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她大概明白了,但略微有些迟疑。

命簿:【最后十秒。】

顾淮衣一把扣住了慕溪的手腕,黑如曜石的眼倒映出她的模样,像深渊,又像寒潭。

他压抑着心悸的感觉,慢慢地凑近她。

微微喘息着,用那清冽如玉的嗓音,一声接一声地唤:“溪溪,溪溪。”

声音渐次低下去,慕溪竟然听出了一丝委屈。

命簿:【三,二,一。】

她耳尖微红,终于小声回了一句:“……夫君。”

命簿:【任务完成,生命值+1。】

痛楚瞬间消失。

顾淮衣松了口气,靠着慕溪无力地喘气。

那深深浅浅的呼吸声萦绕在慕溪耳畔,陌生的,属于少年的热度,烧得她脸上也发烫。

她慌忙地将顾淮衣扶回床上躺好,手足无措地起身:“你饿不饿?我,我去给你找吃的。”

顾淮衣拉着她的手还没松开。

慕溪满脸羞耻,很轻地喊:“……夫君。”

命簿:【生命值+1,当前共有2生命值。】

顾淮衣满意了,闭上眼,“我不饿,你哪里也别去,呆在我身边就好。”

慕溪恍惚记得,原书里,顾淮衣好像确实是个占有欲十分强烈的角色。

但是想想,她又觉得他很可怜。

所谓的亲情都是假的,这些天来,顾德从来没有看望过顾淮衣一次。

只等他死后,就准备秋后算账,让他的私生子上位。

                           

原创文章,作者:折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20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