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了末世的我带着异能去种田》四月白露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林晓禾,李氏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毁了末世的我带着异能去种田

小说:种田

作者:四月白露

简介:【慢热+非爽文+温馨日常+种田经商】在末世,灰飞烟灭后,林晓禾穿到了架空朝代,手握异能,广种田多开店,成为了一代皇商。
为了报恩,林晓禾随手治疗了一把周小少爷,却不料就牵扯上了。
周径庭出身将军府,旁人都道,商贾之女配不上周世子。
周世子:我家娘子有钱,我缺钱。
周老将军:老夫一世清廉,幸得孙媳妇会赚钱,得以颐养天年。
周大将军:边关将士所向披靡,皆因我儿媳妇会种粮。
团宠,走到哪里都是团宠。

角色:林晓禾,李氏

毁了末世的我带着异能去种田

《毁了末世的我带着异能去种田》第1章 好像穿成了个病人免费阅读

白露欲霜,秋意渐浓。

云层遮盖住了阳光,一丝丝寒意从四肢百骸传来。

林晓禾被颠得七荤八素,勉强睁开眼睛,只看见整个世界都是倒的,还在抖,这让她的头更晕了,恶心得胸腔里从上到下翻滚着。

“哇——”这一下她终于忍不住了,有什么液体从嘴巴里鼻子里喷出来。

“好了好了,吐出来了。”

周围嘈杂的声音瞬间传入林晓禾的耳侧。

“翠花婶子,这是怎么了?”

“济为家那个傻姑娘,刚才掉河里去了,这不刚救回来。”

“那可真是万幸。”

翠花婶子瞟了一眼旁边的人,声音压低了几分:“谁知道是不是幸呢,这丫头病了有十年了吧,长得倒不赖,可有什么用,吃饭穿衣都得人伺候,拖累一家人,这次要是没救回,指不定是好事。”

旁边那人也觉得是这个理。

“这天凉,在水里泡了那么久,肯定又要生病,还不知道能不能熬过去。”

“李氏可怜,她对这女儿是真心好,我在村里看见过几次,这娃都穿得干干净净,头发梳得整整齐齐,那都是李氏照顾的。”

围观的人看见李氏哭的梨花带雨的,又不觉得林晓禾死了是件好事了。

林晓禾在一堆乱糟糟的话里捕捉到只言片语。

她溺水了,刚被人救起来。

林晓禾还记得她临死的地方是在沙漠,哪来的水。

在末世,林晓禾是植物异能者,世间植物,都能听她号令。一路走来,林晓禾为基地做出无数贡献,她的异能,有着别的植物异能师达不到的水平,那就是复苏。

这个技能,让林晓禾每次死亡之时,都能复苏,回到身体最为鼎盛的双十年华。

不过,这个作用只对拥有者有效,对别人,只有起死回生的治疗功效。

这样的异能让林晓禾每次都身先士卒,可这样的异能同样让人眼红,异能者们都想要长生不老、与世长存。

他们把林晓禾囚禁在寸草不生,无法施展植物异能的沙漠中心。

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想要剥离林晓禾的异能。

林晓禾经历了一次又一次死亡,都没有人能把她的异能剥离出来。

林晓禾谁也没有说,她的复苏之术,不仅仅是因为植物异能,更因为她体内空间里的清泉。

直到等来了一颗蒲公英种子。

林晓禾将蒲公英种子驱使到了核反应堆的管道内,催使它不停繁衍生长,将管道挤压得变形,直到最后,爆炸。

把整个世界摧毁。

被火云席卷的时候,林晓禾瞬间失去了意识。

醒来后,却溺水?

林晓禾刚被人放在地上,就被搂进了一个怀里。

突如其来的暖意让林晓禾僵硬得不敢动。

这,似乎不是她?

原身的记忆犹如走马观花一样,闪过林晓禾的脑海。

林晓禾缓缓睁开眼。

坐在地上抱着她的年轻女人哭得鼻涕眼泪一大把,猛地抱起她,把头埋在她的胸口:“晓禾,你醒了!”

衣服都是湿的,也感觉不到鼻涕眼泪有没有蹭她的身上。

林晓禾想了想,算了。

她抬起头,看向躲在人群后面的一脸紧张的人。

似乎叫林雪梅?

林晓禾缓缓抬起手,直直地指过去:“她推我。”

声音不大,但埋在她胸前的女人听得一清二楚,整个人都愣住了:“晓禾,你说话了?是不是你说话了?”

林晓禾:???

娘呐,这是不是弄错重点了?

大概是她开口说话是非常不寻常的事,周围的人听到女人的话,都安静下来,全部盯着林晓禾,大气都不敢出的等着她继续开口。

林晓禾耐住性子,重复了一遍:“她把我推水里的。 ”

人们顺着林晓禾的手指看过去。

“她胡说!我没有!”林雪梅慌乱得不行,“我走到这里,就看见她跳下去,谁知道她要做什么?她就是个神经病!疯子!她的话根本不能信!我为什么要推她?莫名其妙。”

林晓禾蹙眉,在记忆里搜索了一阵,确认就是这个人推的,根本没有认错。

这一细查,林晓禾也知道了,为什么这人说她神经病。

因为她真的有病。

在三岁那年,家里人察觉到林晓禾不对劲,她终日不言不语,不思饮食。

家里人不喂,她就不知道要吃。

平时不叫人,也不会对着谁笑。

她五岁那年,家里才凑够钱带她去县城看大夫,这才知道,林晓禾得了一种病,叫呆病。

这种病,很难治好。

而抱着她的女人,是李氏,原身的娘。

在李氏的细心照料下,林晓禾长到了十岁,除了不言不语,粗略看上去,倒和正常人无异。

“是她自己掉河里去的,我只是路过,就认定我推了她,完全是她胡思乱想,病糊涂了!”林雪梅一边哭一边说,貌似受了很大的委屈。

“梅丫头平时急急燥燥的,可真没有做过出格的事。”王氏就住在林雪梅家隔壁,看着林雪梅哭得可怜,替她说了两句话。

周围的乡邻乡亲连连点头。

“平时也没见她们俩有过冲突,这无冤无仇的,把人推下河,不太可能吧。”

“是啊,晓禾是不是弄错了?”

“晓禾现在能说话,也是因祸得福。”

“济为媳妇,我看,先把孩子带回家,小心着了凉。”

林晓禾从小就患有呆病,这在众人眼中,她不小心落水,却把路过的人误认为是推她的人,也有可能。

李氏看了看周围的人。

“晓禾,咱没事就先回家,身上衣服湿了得换。”李氏轻声安抚着女儿。

李氏相信林晓禾的话,但林雪梅一口咬定没有推,她们也拿她没有办法。

眼下虽然还没有入冬,可已经冷下来了,得快点带晓禾回去换下湿衣服,她不生病更重要。

十岁的林晓禾很纤瘦,李氏力气大,一下就把她抱了起来。

那温热的气息直接穿过湿衣服抵达周身,林晓禾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在末世那么多年,真不习惯和人这般亲近。

哪怕这人是原身的母亲。

“是她推的。”

一道男声从不远处传来。

有目击者?!

                           

原创文章,作者:四月白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20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