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今天也在努力消除怨念》随便想的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季梦笙,张大床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今天也在努力消除怨念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随便想的

简介:死后怨念过深就无法投胎转世,因此听夏所在部门的任务就是——完成原主夙愿,送她上路!
听夏:今天也在努力消除怨念。【女主谁也不爱/无CP/执念各有不同,不都是虐渣打脸。】

角色:季梦笙,张大床

快穿:今天也在努力消除怨念

《快穿:今天也在努力消除怨念》第1章 这个影后有点傲(1)免费阅读

疼!

胃里翻天覆地的痛,像是有人拿了一把刀子拼命地刮着,五脏六腑不断往上涌,随着喉咙的刺痛,想要呕吐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听夏咬着牙支撑着,不知道熬了多久,系统声音终于姗姗来迟。

【任务员‘听夏’成功占据‘季梦笙’身体,希望早日完成任务,消除原主怨念。】

疼痛感渐渐消失,听夏忍不住在心里骂娘。

吞安眠药能死得悄无声息、不痛不痒,果然只存在电视剧和小说里。

每次做任务之前,都必须要经历原主死亡过程,才能占据她的身体,获得她的记忆,这种落后的方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改进一下。

想想所在部门的那个抠门劲儿,听夏就知道自己简直在痴心妄想。

话说随着地上的婴儿跟猪下崽子一样,一窝又一窝,人口膨胀得格外厉害,随之而来的是地府工作量越来越大,尤其是上面一拍脑袋,决定小说漫画这种二次元角色死后,也要先经过地府,上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才能重新转世为人。

地府的鬼差们从此之后过上了暗无天日、凄凄惨惨的996全年无休生涯,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苦不堪言。

不在压榨中死亡,就在压榨中反抗,孟婆忍气吞声几百年,忍不住摔碗不干了,其他鬼差一看这个架势,立马跟着掀杆起义,闹到了阎王殿。

阎王也忙得脚不沾地,几天没有抬过头,不满积攒许久,火气上来蹭蹭蹭跑去和上面申请,要么给加派人手,要么另开几个部门,总而言之,我们要减轻负担!

斟酌之下,天庭决定给地府增添几个分部,掌管不同职责,恰好听夏英年早逝,就被收入在内成了政府在编人士。

人活一辈子肯定有许许多多遗憾,遗憾越深越容易导致自身执念过重,当执念到了一定程度,上不了奈何桥,喝不了孟婆汤,没办法投胎转世时,就先在分部过渡一下,消除怨念。

听夏所在的部门,名字叫做地狱分铺,日常工作就是为了消除死者执念,送他上路,表面看起来可谓风风光光,有模有样。

说到底呀,就是总部把难缠的钉子户都转移到这边了。

至于怎么消除怨念,简单——完成原主夙愿。

现在听夏已经将原主记忆融合在脑子里,这次的任务对象名字叫季梦笙,十九岁时参演著名导演曾亥的电影作品《记忆》,饰演一个放荡形骸的舞女烟花。

电影里讲述了烟花从年少无知到被引诱堕落,再到彻底放弃沦为欲望化身的整个过程。

故事背景在民国,烟花本来是一个清纯动人,天真烂漫的学生,被骗到歌舞厅里卖艺,惊慌失措的她逐渐迷失自我,沉迷在这种被人簇拥、挥金如土的绚烂生活,绽放出自己颓靡又妖艳地勾人姿态。

尤其是最后一幕,烟花倒在玫瑰花瓣铺成的地上,着红色旗袍,腰肢盈盈一握,缀满星辰的高跟鞋压在玫瑰花瓣上,往上看是白到晃眼的长腿。

烟花瀑布一般的长发被烫成了妩媚的波浪大卷,吹弹可破的肌肤上画着艳丽的妆容,红唇微微上扬,露出一个似有若无的笑容,眼睛里含着春水暗波。

曾经不谙世事的她,此时此刻如置身地狱的妖精,勾着你的欲望,只要你看一眼就落入无尽深渊。

这部电影一出,任谁都拜倒在季梦笙的石榴裙下,非科班的她凭借着惊人的天赋和美艳的容颜,一炮走红,而且愈演愈烈。

因为她性格高傲,就如在枝头上的玫瑰,浓烈盛开着,喜欢她的人天上星辰,讨厌她的人也如不计可数,两方常年在论坛上吵架。

六年过去了,季梦笙依旧炙手可热,不仅手里的奖杯稳步上升,流量同样高居不下。

这般红极一时的天后,居然在二十五岁独自吞下安眠药,黯然陨落,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料到。

……

现在开始,她就是‘季梦笙’了。

身体知觉的复苏,季梦笙忽然觉得自己好像被放在火上一样,汗液顺着肌肤发散。

有一只手正慢慢擦过她的脸,在脖子处流转,粗糙的触觉激起阵阵鸡皮疙瘩,耳畔传来扑哧扑哧的急促呼吸声,让人作呕。

季梦笙凭借着强大的自制力睁开眼睛,入眼是一个肥头大耳、四五十岁中年男人,穿着酒店白色睡衣,袒胸露乳,死猪一样的肤色肥腻腻尽收眼底。

男人侧躺在她的旁边,一双眼睛宽的跟害相思病,细得如同一道缝,里面全是贪婪和欲望,这人如果当演员,完全可以本色出演一只猪。

见季梦笙醒了过来,猪一样的男人反而更加兴奋,一双手又不知死活伸出来,季梦笙那张美艳绝色的脸上眉头一皱,轻而易举折断了他的胳膊。

“啊!”

男人惨叫一声,剧痛之下居然哼唧哼唧哭了起来。

季梦笙更加厌恶,从旁边拿起抽纸仔仔细细擦拭,一点点碰过男人的地方都不放过。

如此随意的动作,被季梦笙做得优雅无比,肩膀处稚嫩白皙的皮肤露了出来,男人一时看呆了,目光越来越垂涎欲滴。

季梦笙抬脚把他踢下床。

男人又是一声惨叫。

环顾四周,季梦笙看到他们身处在一家简陋朴素的房间里,除了张大床之外什么都没有,空气中还有浓浓的潮湿味道,一看就是家便宜旅馆。

幸好她身上穿着的红色长裙原封不动,那是原主最喜欢的颜色,所以在临终时特地换上它。

季梦笙看着男人:“你是谁?”

衣服沾在湿透的身上格外不舒服,季梦笙烦躁的翻翻衣领。

她知道,自己被下药了。

                           

原创文章,作者:随便想的,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21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