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医妃:逆徒总想以下犯上》灼灼桃花瑶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绝世医妃:逆徒总想以下犯上

小说:古代言情-医术

作者:灼灼桃花瑶

简介:【女强+老祖宗+马甲+重生+1v1双洁+追妻火葬场】
白苏,拥有多层马甲的神医谷老祖。
重生后抬手撕白莲负手虐孽徒,凭借多重马甲纵横满京城,却栽在了昔日与她和离的粘人精墨王手里。
外人面前嗜血无情,手握龙银尖枪威风凛凛的墨王爷,在她面前却黏人又白莲。
凭实力演示什么是追妻火葬场。
“报告王妃,王爷跪在谷外七天了。”
“然后呢,知错了?”
江鸱:“没有,王爷在准备嫁妆,打算入赘神医谷。”
白苏:…

角色:

绝世医妃:逆徒总想以下犯上

《绝世医妃:逆徒总想以下犯上》第1章 我白苏只有和离和丧夫,没有被休之说免费阅读

晨光乍现。

清晨的第一缕光,透过窗户的细缝,将原本昏暗的喜房照的格外亮堂。

窸窸窣窣~

随着屋外脚步声渐近,屋内一身着喜服的女子眸子猛的睁开,警觉的看向门口。

窸窣的脚步声在门外停下,随即响起几声敲门声。

砰砰砰!

白苏蹙眉,手往袖兜探入。

“谁?”

清冷的声音,带着几分警惕。

不出片刻屋外便传来一声清亮的男音:“墨景淮。”

她当是谁,原来是她大婚之夜逃之夭夭的新郎。

白苏从床上起身,理了理身上的喜袍,起身之际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确认没问题才上前打开房门。

“有事?”

墨景淮见面前紧闭的那扇门被打开,一张脸缓缓映入他的眼帘。

入目便是一张麻子脸,小眼、塌鼻、那张一口可以吞掉一个小孩的大嘴、还有面颊那两坨,让人无法忽视的死亡酡红。

他的新娘…模样委实独特。

墨景淮打量她的时候,白苏亦在打量他。

当她抬眸看到那俊逸的面庞后,眸底闪过一丝诧异。

是他!

前天也就是她刚入这具身体的第一天,在巷子口遇到了奄奄一息的他。出于医者仁心便出手救了他一命,不曾想两人倒是颇有缘分。

“进来说话。”

白苏侧身让路,墨景淮负手端着王爷架子入了婚房。

待他进来,白苏顺手将门关上。

“找我何事?”

墨景淮看着她不语,只是将手里的一纸休书递给她。

白苏抬手接过,看到那明晃晃的休书二字蹙眉。

他要休她。

虽说两人目的相同,但她白苏是谁,即便她不要他,也轮不到他来休她。

白苏看着墨景淮薄唇浅扬,唇角噙着冷笑。当着墨景淮的面,抬手将手里的休书撕了个粉碎。

“我白苏只有和离和丧夫,没有被休之说。”

敢休她,她不介意一把药直接送他归西。

反正他那条命也是她救的,她既有本事救他,也自然有本事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送走。

就看他如何选了。

是爽快和离,还是想作死。

墨景淮听了她的话,眉头下意识一皱,被她那惊世骇俗的话惊了一下,很快面色便恢复如常。

反正都要和离了,她多惊世骇俗都与他无关,他只想甩掉面前这个包袱。

有她在,这会让他感觉很困扰。

他娶亲向来讲究两情相悦,心意互通。别说她面相独特,就算是绝世美人站在他面前,他照样会选择和离。

这门婚事并非他所愿,他也是回来才得知这个消息的。

解决了她这个包袱,他便能安心去寻他的救命恩人了。

那日得她救治后,他便一直对她念念不忘。

当时她从巷口逆光而来,背影携着万千光影,神情清冷仿若仙子下凡。

抬眸间的惊鸿一瞥,足以令天地黯然失色。

那一袭素雅白衣和她眼下生的那颗泪痣,在他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

每每想起,都让他感觉呼吸一窒,心跳加速。

他很后悔当时没伸手抓住她,让他的救命恩人那般头都不回的走了。

那日之后,他寻了她好久。她就像人间蒸发一样,寻不到半点踪迹。

昨晚暗卫来报,说有人见她前往郊外。

可他寻了整整一夜,都没寻到她的身影,后来在江鸱的逼问下,才知那人是为了骗钱放的假消息。

当时他说不出什么心情,只觉得格外低落。

就好像取暖的火光,被人一瞬间掐灭一样绝望。

她那日的出现,让他恍惚觉得那是一场梦。

可她替他疗伤时,两人肌肤相触,那酥麻的触感又是那么的清晰。

他向来有恩必报,不想也甘心就这么错过她。

所以,他必须甩掉面前这个包袱。

“和离是吗,本王允了。”

“既是你单方面要求和离,致我名声有损,合该赔偿我一些损失。”

墨景淮觉得在理,附和的点了点头。

“自然。

有什么条件,直说就好。”

白苏见他点头,没想到他还挺好说话。

“一万两银票。”

白苏说着缓缓竖起食指,眼睛都不眨一下。

他既如此爽快,两人意见又一拍即合,那她便拿钱走人,好聚好散。

“好!

待会银票和和离书,我会遣人一起送来。”

事情比他想象中,要来的简单些。

他还以为她会和其她姑娘一样,拒绝休书,死活都要赖在王府。

事情过于顺利,莫名让他生了几分不太好的感觉。

至于为什么有这种感觉,他也说不上来。

“可还有其它要求,若无我便去准备了。”

白苏听了他的话,刚想摇头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

“我带来的那些嫁妆,原封不动送还给丞相府。”

丞相府的东西,脏的很。

她才懒得碰,更不屑他们的东西。

她白苏向来不取不义之财,更何况那些嫁妆是她神医谷后代用命换来的。

她并非丞相之女,死前乃是神医谷的创始人,因遭逆徒暗算这才殒命。

不曾想死后竟穿到了,与她同名的丞相之女白苏身上。

更巧的是,白苏师承神医谷。

按辈分算的话,她应当是她的师祖。

她死前正值花信之年,连个夫君都不曾有。感觉不过一个阖眼的功夫,现在连徒孙都有了。

当时她梳理了一下,脑海中残留的信息。

现在距离她逝世那年,已过了四十余年。

这具身体的原主,因为胞弟体弱,常年生病。

于是后娘便请来了道士,道士说是她的命格冲撞了胞弟。在丞相几番抉择下,便将她送到了露霖镇。

说是命格冲撞,实则是随着原主逐渐长大,眉宇间与她母亲越发的相像,这才惹得后娘顾及。

生怕丞相看着她,思念亡妻,影响二人感情。于是便设局,一不做二不休将她送到了乡下。

到乡下之后,因为水土不服生了场疾病,得神医谷救治。

她当时瞧着有趣,随便扎几针她便不难受了,改天就带着东西去神医谷拜师了。

赫连靖当时就同意了,于是她便在神医谷待到了皇上下旨赐婚的前几日。

圣旨是后娘蛊着丞相求的,因为怕她不愿,成婚前几日才将她接回去。

得知此事后,原主回去便开始闹。但后娘以弟弟相要挟,她只能妥协。

她虽妥协了婚事,但无奈京城势力盘旋,错综复杂。看不惯两家强强联合的大有人在,于是她便遇害了。

穿肠的毒药,害她的还是原主的贴身丫鬟。

两人自小一起长大,原主从未怀疑过她,没想到她竟被人收买了。

小姐离世作为丫鬟怎能苟活,她穿来的第一件事,便是送她去向她家小姐谢罪。

处理好丫鬟的事,她便去药房走了一趟。回去的路上遇到了奄奄一息的墨景淮,出手救了他一命。

当时没想清楚,现在算是明白了。应当是有人不想他们成婚,所以分别下了狠手。

倒霉的是,他们两个居然都中招了。

相比于墨景淮,原主就很惨了,当即毙命。

理清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无非是京城勾心斗角的那些破事。

她最讨厌的便是这些,要不之前也不会离开京城,将落脚之地选在露霖镇,那种天高皇帝远的地方。

墨景淮见她要求都合理,便点了点头:“放心!

就算你不说,本王也会这么做。”

见她确实没什么话要说了,墨景淮这才负手离开。

白苏目送他离开,反手砰的一声便将门关上。

她褪去了身上繁琐的婚服,换了一件素雅的白衫。随即坐在镜前,看着镜子里那张陌生的脸,抬手指腹自她的下颚线划过。

这张人皮面具,是她婚前熬夜赶制出来的。远看可能看不出什么,但细看却有不少的瑕疵。

工具有限,时间又赶,做成这样已是不易。

得亏这具丑皮囊够丑,否则被人多盯几眼定会发现端倪。

不过墨景淮也是个奇人,对着这张颇丑的人皮面具,同她说话眼睛都不眨一下,换做其他人怕是早就翻白眼了。

不愧是王爷,心理素质倒是高。

喜怒不形于色,估计被皇宫的勾心斗角摧残的挺惨。

白苏把头上的发饰取下,插了一支素雅的白玉簪。重新将脸上的人皮面具修整了一番,让它更贴合自己的肌肤。

待一切整理妥当后,她这才起身出门。

推门出去时,丫鬟已经拿着东西站在门口了。

“小姐,这是少爷让我交给您的银票和和离书。”

两人昨日才成婚,今个就和离。

这不闹着玩嘛!

少爷胡来,怎的夫人就妥协了?

新婚第二日就和离,日后怕是再难嫁人。就算嫁了人,也会被人戳脊梁骨。

白苏接过时,淡漠的嗯了一声。

东西到手,她头都不回便离开了。

人还没出王府,路过一个凉亭时被一个矫揉做作的声音恶心到了。

“呦,方才远了没看清,我当是府上新来的丫鬟。

近了一瞧,原来是咱们的墨王妃。”

白苏停下步子,循声望去。

                           

原创文章,作者:灼灼桃花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22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