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剑》丰土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剑宗,梅长老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分手剑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丰土

简介:何为“正”?何为“邪”?不过是当权者、得势者为了自身利益,编制道理,控制思想的把戏。

“正派”失势输掉天地,失了人和,必被后来者称之为“邪派”;反之“邪派”得势赢得天地,

必然标榜自己是天道正派,争来人和。

过去的天地大同是“邪”,如今的天地大同是“正”,世代如此!

吾行走天地,靠本心判是非,分手剑断正邪,吾心不亏,哪管天地是方圆!

一剑判正邪,一剑断生死!

角色:剑宗,梅长老

分手剑

《分手剑》第1章 正派围杀免费阅读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鸦灰的乌云已压在了不远处的丘山山顶,狂风大作,如波涛般摇摆得树浪,哗哗作响。

也许是空气过于压抑、暴躁,空中的飞鸟胡乱拍打翅膀,忽上忽下,丛林中的走兽似不知方向般乱窜。

大颗雨滴开始稀疏砸下,蓦地一声霹雳,低空轰隆震响,紧接着密密麻麻如粗枝条般的闪电,瞬间照亮了乌蒙的夜空。

一个臃肿的人影在森森的树林中极速向西穿梭,而东面、南面远处的低空亦各有五、六道流光暗影向西追来。

东面,一个正踏剑飞空的黄袍老道沉着脸,望着上空。

“这雷电着实吓人,八成是大能在天域斗法,大家把脚下的剑、遁空的法宝收起来,别成了这雷电的引子,沾上可就麻烦了。”

接着又喃喃自语:“这个凌风太难缠了!方圆千里封禁了虚空,还能从围杀中逃出,贫道低估了他的手段。”

“他要好杀,还用得着我们这些早已不闻世事的老骨头吗?”老道右边一个同样御剑飞行,一身黑衣,矮个精瘦老头不屑地说道。

随后又朝老道的左边问道:“梅长老,你的伤无碍吧?吾也是没想到,他第一剑刺得是你,之前还以为他会找风老道拼命呢!”

黄袍老道的脸更阴沉了,抢了梅长老话头,“哼,你是想他一剑先杀了贫道吧?这样其他人没人争得过你了?动手之前,贫道已提醒各位,要小心他出剑!”

梅长老无奈地摇了摇头,脸上挂着苦笑。

“要不是老夫提前准备了宗门法宝——古龙飞甲,怕是这次真要遭了难了。咳咳!凌风地出剑真快,明知剑来,想动却迟了,飞甲的护心镜也被划裂了一道细纹,哎!……回到宗门算是折面皮了。”

压了下喉咙,瞥向黑衣老头。

“季云子,老夫不是贬损你,我们这些老家伙,除了风老道,似乎没人接得下他的——穿云十三剑,可惜他只有一剑的机会。咳咳!如果不是风老道从巫族人手里换回得一符金页钉魂咒,我们还伤不了他。”

身后一个刚收起玄铁折扇的白衣儒雅中年男人接道:

“邪派之人只管打杀罢了,管它什么手段,风老道以邪派治邪派的法子确也甚妙。”

“不过他身上之物按之前说好地分取,不能变了,既然大家在他面前都亮了底,就不能留手藏私了,今日留不住他,恐怕以后真的要小心在外行走显露了。”

此时,落在最后一个头戴宽檐笠帽,脸戴黑底银丝梅花纹面具的人,深深看了前面中年男人一眼,眼露杀意,手指微微轻颤,只一个喘息功夫,一道黑色禁纹在手掌心勾勒成型。

而中年男人似有所感,手中的鉄扇也待要展开。

黄袍老道叹了口气,随即转过头,看着后面二位。

“夜月楼的梅影,是贫道临时请来助剑的,这些年他们为正派做了不少事,归不得邪派,还有夜月楼的那份由贫道这出。好了!大家都别啰嗦了,赶紧追上,下了饵料,岂有让鱼跑掉得道理!”

那个臃肿的人仍在急速飞奔,近身的雨滴弧线般滑落在四周,双脚离地三尺,踏空踩气,只卷起片片落叶,待叶片飘飘曳曳,又落回原先的地方。

透过道道闪电划亮低空,才会看清这是一个英气不凡的男人,怀里正抱着一个肚子隆起,秀色可餐的年轻女子。

这个男人,似俗世克壮之年,修长身形,配一身墨灰粗布长袍,发髻不长也不束,随风洒落,一副英俊不羁的脸庞挂着一丝严肃。

此时男人胸口处布衣洇血,不是红,却是黑的粘稠,即使这般也没使其跨步减缓,时而踩左、踏右,时而腾空辗转。

这女子似将临盆,脸色有些煞白,一只玉手捂在樱唇上,另只玉手紧紧掐在男人的后腰。

盈盈清水般的凤眼和玲珑挺翘的秀鼻,不时紧皱。瀑布般青丝垂落摇摆,发髻一缕镂空雕花金丝带,眉心一点淡淡梅花妆,宽松金丝绣花长袍露出象牙白锦布足衣。

虽女子此时身态、气色不佳,却遮掩不了一副美人胚子。

“小疯子,坚持住,我已用真气暂时压制住了你腹中的气血涌动,护住了胎儿。再有盏茶的功夫,我们就能冲进西面大魔天峡谷中了。”男人说完强噎,却忍不住歪头喷出一口黑血,然后用脸蹭了蹭肩胛上的布衣,继续在树林中狂奔。

“大疯子,你快把我放下,我毕竟是天阙东圣宫的圣女,他们不会难为我,倒是你这个东洲邪派一个残存剑宗的四大剑仙之一,他们是必杀之。如果我不是被宫主亲自封禁修为,还不能如此拖累你……”怀中女子看到男人嘴角残留得一丝黑血,心痛地说道。

“他们怎可能会放过你,东圣宫的圣女,在那些人的眼里,也不过蝼蚁般;况且与我结伴,怀有身孕,这些中洲顶尖实力的老怪、剑仙岂是脑子愚钝之人?咳咳!所谓的正派宗门,尽是一些阴人下作的手段,见不得光。”男人轻哼一声,不以为然。

“为何不向北逃?西方大魔天是魔人禁地,厉害的魔修大能不少,虽说魔人收留逃难的修真强者,但在当前无法横渡虚空、无法凌空御剑、又有我这个累赘的情形下,闯入大魔天大峡谷那可是十死无生啊!你我二人焉能活命?”

“不出意料,此时北面怕是已布置好大阵,等我们入瓮了。正邪两派交手了这么多年,大体熟知彼此路数。”

“他们此次布置周密,就是想把我擒住,目的是想取我身上之物和潜藏在正派宗门的暗子名册。咳咳!当年东圣宫不也是为了这个目的,拿尔做饵!只是计划没变,多出一些变数而已。”

男人忍住咳嗽接着说道:“此次东圣宫与巫族达成联姻,待你产后,送嫁于巫族大首领做妾,这本身就藏了几手算计。此次又拉上其他交好的中洲顶级宗门做策应,共同应付。”

女子自以为前路渺茫,神色有些黯然,低语道:

“暗子名册自是在你心里,他们是想拘你元神魂魄,用尽手段;你的穿云十三剑也是顶级剑宗觊觎之绝学,他们失了心剑之法,好借此窥探,走上剑神之路。”

“我也并不是恋生恶死之辈,当年如果不是遇见你,也死过一回了!只是如今有了腹中牵挂……”

男人不想纠结女子话题,岔开说道:“名册和剑法都是表面,不是根本,有些事你不必知道得太多,牵扯因果,招来祸事。”

“我这次是私自前来中洲,师父知我心意,临行前传给几件宗门重宝防身。之前在围攻中用了一件乾坤玉俑,哎!师父真是舍得啊!……”

原创文章,作者:丰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23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