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最后一个方士》未闻花名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沈修然,姜灵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秦最后一个方士

小说:玄幻-无线流

作者:未闻花名

简介:天长,地久。
天地之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也,故能长生。
相传万物有灵,秦王焚书,大雨连降数日,狂风而起,使之未能灭其全部。
半日后,雨将住,风未定。
一名少年怀揣一片玉帛,在泥泞的路上慌忙逃窜……

角色:沈修然,姜灵儿

大秦最后一个方士

《大秦最后一个方士》第1章 玉帛免费阅读

天长,地久。

天地之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也,故能长生。

相传万物有灵,秦王焚书,大雨连降数日,狂风而起,使之未能灭其全部。

半日后,雨将住,风未定。

泥泞的山路上,几名锐士手拿长矛紧紧的追着前方的一名少年。

“站住!”

“你这余孽,胆敢违背秦王之令,偷走玉帛,我等必诛之!”

少年听到背后传来的追杀声,头也不敢回,只得抱着怀中被淋透的玉帛慌忙逃窜。

他知道,若是被抓,今日必死无疑。

少年名叫沈修然,他的爷爷是一名方士。

前几日,所有方士都被秦王抓去,这玉帛便从他爷爷的身上搜刮出来。

原本已准备集中焚烧,结果连日大雨,狂风大作。

就在方才,几张玉帛竟从万书中被吹翻出来,其中一张飘落在沈修然面前。

他找准时机将其收入怀中,逃窜至此。

“前方就是断魂崖,看他怎么跑!”

“秦王有令,此等邪书一定要带回焚烧,方士之物,万不可留存于世!”

领头的锐士分辨出了地形,对着身后的人说道。

几人听闻急忙加快了脚步。

沈修然没有方向地逃窜着,猛然看到前方竟然有一处断崖,急忙停住脚步。

看着脚下滚落山崖的碎石,心中后怕不已。

可刚松口气,身后的锐士已经追了上来,将他团团围住。

“臭小子,快快把邪书交出来,我等留你全尸!”

领头的锐士一声呵斥,沈修然双手死死抱住怀中,咬牙环视。

“秦王品性残暴,只因我等未能帮其求得仙丹,便要杀害天下方士!

如今异兽入侵,又将其怪罪于古籍,真是可笑!

今日,幸有上天所助,我才能将玉帛带出,就是死也不会交予你们!”

“放肆!你这余孽,还敢巧言舌辩!

此等邪物,乃是天下万恶之源,引得妖兽前来,犯我疆土!

若是不除,必有大患!

来人,将此余孽诛杀,尸首与玉帛一同带回焚毁,以儆效尤!”

随着领头锐士的一声令下,众锐士拿起长矛向沈修然刺来。

沈修然无路可逃,临死前的心中却没有丝毫慌张,反而清明如镜。

“若我被杀,此书定会被焚烧,消失于世间。

如今横竖都是死,不如跳入这断崖,将玉帛留下,能存一丝希望!”

当即心中一横,仰头躲开刺来的长矛,顺势掉下了山崖。

一名锐士见状跑上前来,单膝跪地。

“长官,那余孽已跌落悬崖,想必是活不成了!”

领头的锐士亲自走到崖边,仔细地观察了半天,发现没有异常,这才松了口气。

“断魂崖云雾缭绕,深不见底!”

“传闻许多呼风唤雨的武人高手踏入其中,却无一生还!”

“如此一来,这余孽定然不得活命,那玉帛自然也不会有人寻到,我等也可回去复命了。”

众锐士商讨一番,领头的锐士思索一番,便带人离去。

————

不知过了多久,沈修然睁开了眼睛。

发现自己竟然没死,急忙摸向自己怀中。

不好!

玉帛不见了!

“呀,你终于醒啦?”此时,身旁传来一阵悦耳的声音。

沈修然躺在床上转头看去,发现是一个女孩。

不过十一二岁,虽然穿着朴素,但脸庞却十分干净,一双明媚的大眼正看向自己。

“是你救了我?”

“对啊。”女孩端着一碗水走了过来,放在床头。

“那你有没有看到我胸口的一张玉帛?”沈修然急忙问道。

女孩白了他一眼,撅着嘴埋怨道:

“你这人,年纪不大,也不知道谁教的,连声谢都不说,上来就问这问那。”

沈修然自知太过着急,忘了礼数,不由脸色一红,尴尬的挠了挠头。

“谢…谢谢!”

“这还差不多!”

女孩撇嘴一笑,皱眉想了想。

“玉帛我没见过,说不定早就让河水冲走了。你知道我把你从河里捞上来费了多大劲吗,哪还顾得上别的?”

沈修然听后,心中疑惑。

河水?

难道断崖下面不是陆地,而是河流,因此保住了性命?

看来上天也看到了秦王的残暴,让我活了下来,为爷爷和天下方士报仇!

秦王,你等着!

总有一日,我会杀回秦国,取你首级,血染阿房宫!

见沈修然看着眼前出神,女孩低头看了看他。

“别发呆了,赶紧起来把药喝了,我去给你找点吃的。”

等女孩出去,沈修然才回过神来,起身叹了口气。

如今虽然活了下来,但凭他的实力,想要报仇无异于登天。

况且暂时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能活下来已是万幸。

“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现在还是把身子养好,报仇的事,急不得。”

沈修然端起面前的药,一口喝了下去。

可没过多久,他突然感到头疼欲裂。

随后脑海中浮现出了各种金色文字,犹如黄钟大吕一般在耳边响起。

“你没事吧?”

女孩进来后,看到满头大汗的沈修然,以为他又发烧了,急忙放下手中的饭菜将他扶倒在床,盖上被子。

半晌过后,沈修然的脑海终于安静下来。

他这才知道,那张玉帛不知何时融入了自己的识海中。

而那些金色文字,正是玉帛中所记载的内容。

“太上清净论?”

“这是什么书,这书从何而来,为何从未听爷爷讲起,就连方士所学也没有提到过,奇怪得很。”

沈修然感觉自己已经好多了,身体也完全康复,坐起身来思考着。

女孩见他好像已经无恙,不由感到惊奇。

“你这人真是奇怪,刚才还要死要活的样子,转眼就好了起来,该不会是装的吧?”

“在下哪里敢骗姑娘,都是姑娘照顾的周到。”沈修然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好岔开话题,“我叫沈修然,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姜灵儿。”女孩笑起来,像是月牙一般,甚是可爱。

沈修然记下了名字,继续问道:“可知这里是何处,可在大秦境内?”

“这里是玄阳,大秦离这里很远很远,据说相隔好几个国家呢。”

姜灵儿摇了摇头,疑惑道。

“你是哪里人,怎么会掉入河里?”

沈修然心中疑惑,但这女孩并没有必要骗她。

若是真是如此,玄阳国距离大秦相隔三四个国家,先不说随着河流漂过来,就算走过来在半路也饿死了。

“我也是玄阳人,不过我只记得走在路上被人打晕,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沈修然决定先隐瞒实情,先了解清楚再做决断,万万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万一大秦的手伸到这里,自己很可能会有危险。

“原来是这样,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应该是遇到人贩子了。”

姜灵儿脸色一变,显然提到这些人让她感到害怕。

“人贩子?”

“不错,最近有邪道武人出现,到处抓未满十六岁的孩子,闹得大家都不敢出门了。”

姜灵儿看了看他,问道。

“你几岁了?”

“我刚好十六。”沈修然耸了耸肩。

“我才十四岁,难怪他们会放过你,可能知道你的年龄,所以才把你扔了吧。”

姜灵儿掩嘴笑道,言语中充满着羡慕。

“哎,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沈修然笑了笑没有说话,这女孩够可爱的。

若是自己真的遇上邪修,就算年龄不符,也不会如此轻易的放过,恐怕早就成了一具尸体。

“咕噜……”

沈修然的肚子传来了一阵咕噜声。

姜灵儿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指了指桌上的饭菜。

“快吃饭吧,等你好的差不多了,就可以走了。”

沈修然点点头,坐在桌子上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灵儿,族会要开始了!”

这时,一名不修边幅的虬髯大汉推开门走了进来,大声喊道。

当看到正在吃饭的沈修然时,微微皱眉。

“你小子终于醒了,吃完饭就赶紧走!”

“阿达,他的伤还没好,等伤好了,我自会送他离去。”

姜灵儿对着大汉吐了吐舌头,略带撒娇的说道。

“是,灵儿姑娘还是这般心地仁慈。”

见姜灵儿发话,阿达脸上立刻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接着看向正在吃饭的沈修然。

“算你小子好运,遇上灵儿姑娘,捡了条小命,这饭可都是灵儿姑娘亲手做的,记得把饭都吃干净,一粒米也不许剩!”

说完双眼瞪着他,双拳攥紧,又在他面前比划了一番,这才转身离开了。

“沈修然,你别生气,阿达也是我救回来的,一直就这脾气,不用理他。虽然看着让人害怕,但人还是挺好的。”

姜灵儿冲他歉意地笑了笑。

“怎么会,我是那样的人吗?”沈修然拿着筷子,满不在意的撇了撇手。

他看得出,这大汉虽然看起来凶神恶煞,但懂得知恩图报,而且看起来还有点憨,心地想必不坏。

只是怕姜灵儿受了委屈,才如此吓唬自己。

况且自己这条命都是人家救的,还有什么好说的。

姜灵儿起身来到门口,望向不远处。

“等你吃完,一起去看看我们的族会吧。”

“你们族会,我一个外人去,不合礼数。”

沈修然一边吃一边摇头,人家的事,自己一个外人还是别掺和了。

“放心,听说这次的族会与往常不同,附近的家族都会来,我也就是去看个热闹。”

姜灵儿转过身来,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他。

“我从小爹妈就不在了,除了阿达之外就没别人了,而且阿达也不能经常来。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正常说话的,你就陪我去吧。”

沈修然听后,感同身受。

他从小就和爷爷相依为命,但爷爷忙于秦王的仙丹,几乎很少陪他。

自然能体会一个人长大是多么不容易,更何况姜灵儿还是个女孩子。

“好,等下我陪你去。”说完,他继续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姜灵儿也不着急,就这么托着腮,静静地看着沈修然。

“你让我想起了之前死去的小黄,它也像你这么吃饭。”

“小黄?”沈修然鼓着腮帮子问道。

“嗯,一条小狗。”

姜灵儿笑了笑,不过又立刻难过起来。

“可是它已经死了,被我害死了……”

沈修然很是无语,竟然说自己像条狗。

不过看到姜灵儿一脸难过的样子,他也没再说什么。

房间沉默了下来。

                           

原创文章,作者:未闻花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23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