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婚:从拒绝女帝开始》会飞的瓢虫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王六,向歌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逃婚:从拒绝女帝开始

小说:历史

作者:会飞的瓢虫

简介:向歌行穿越醒来,发现自己躺在破屋
不慌,
自己父亲好像是左都御史,待我回家又是鲜衣怒马。
咦,我怎么是通缉犯?堂堂左都御史的亲儿子,河西张氏家主的亲外孙,谁敢下通缉令,我要回京,我要享受人生。
“少爷,这是陛下亲自写的通缉令,你忘了,咱是逃婚才流浪到这的。”
哦,好吧,王六你去收拾东西,咱接着跑,我可是参加过马拉松的男人,长跑有益健康。

角色:王六,向歌

逃婚:从拒绝女帝开始

《逃婚:从拒绝女帝开始》第1章 你这药罐不是痰盂?免费阅读

元武四年,庆元城。

大门紧锁,围墙却塌了一半的小院内,杂草丛生,不知道已经荒废了多久。

偏房内,又硬又凉的床板上躺着一个人,体型偏瘦。

虽然衣衫又破又烂,但依旧干净整洁。苍白的脸上,五官俊逸,即使是昏睡依旧气质无双。

轰隆一声雷响,床上的人猛然坐起,伏在床边咳个不停,片刻后睁开眼,茫然的看了眼周围后凝眉思索。

逃婚,女帝,追捕,左都御史……

数不清的记忆涌入脑海,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缕清记忆的向歌行哭笑连连。

很诡异,说不清原因,他穿越了,这具身体的前任是左都御史之子,至于为何会沦落至此,说起来很羞耻又很刺激。

羞耻的是,作为男人的他,逃了女人的婚。

刺激的是,他逃婚的对象是女帝,嗯,就是那个帝王一怒,伏尸百里的当朝女皇,是万人之上,权倾天下的至高存在。

从他离京开始,前后不知道有多少次差点被抓回去,全靠每当绝境之时出现的那些神秘人,他才能躲藏至今。

现状凄凉,前景堪忧,向歌行颇感无奈,不过令他感到慰藉的是,随着他醒来就发现的信任兑换系统或许是当前的破局关键。

通过获取他人信任值来兑换物品,这让他精神一振,正当他准备好好研究之时,勉强能遮风挡雨的屋门被猛地推开。

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向歌行眯起眼,借着微弱的星光看着门口的人影,平静的面色下,心脏突突跳个不停。

“少爷,您醒了?”

听到门口的人影发声,向歌行悬在嗓子眼的心瞬间放了下来。

来人是向府的家仆王六,万幸向歌行从京城逃跑时带着他,不然搁原来那向歌行的性子,早就不知道被人卖到哪个庄子去拔草了。

王六关上门,手里提着一个罐子,兴冲冲的道:“少爷,我给你弄了份药,您赶紧喝了,这风寒可拖不得了。”

向歌行揉了揉太阳穴来缓解头部的刺痛。

看着眼前这个黑不溜秋的陶罐,咽了口唾沫,迟疑道:“你,从哪捡的这玩意?”

王六挠挠头,呲牙一笑,“药铺门口。”

向歌行扯了扯嘴角,“你确定这不是人家不要的痰盂儿或尿壶?”

见自家少爷一副嫌弃的表情,王六连忙解释,“放心,放心少爷,我洗了好几次,拿滚水烫的。”

说完又皱起苦脸,唉声道:“少爷,咱现在是一文钱都掏出不出来了,你先把病养好,接下来去哪,还得您拿主意呢!”

两人从离京到现在,三个月时间,身上带的那点银子早就花个干净,近一个月来都是饥一顿饱一顿。

往日的那点斯文气早就丢的不见踪影,偷鸡摸狗的事没少做,可以说和乞丐或市井泼皮相比没啥差别。

想到当前的处境,向歌行叹了口气,接过陶罐,看都不看的放到嘴边,准备一饮而尽。

可还不等他捏住鼻子,一股子腥臭的气味直冲脑门,勾动着肚子犹如翻江倒海。

但由于肚子里实在没有东西,向歌行只是干呕了几声,直接把药罐扔出窗外。

随后,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过了好半晌才幽幽道:“你告诉我,王六你是不是想弄死我然后自己回京?你是不是又挂念小翠了?”

王六苦着脸,看了看窗外的药罐,又看了看向歌行,一脸委屈,“少爷,您别开玩笑了,您不吃药,风寒怎么会好啊,您看您最近都瘦成什么样了!”

向歌行摆了摆手,漫不经心的道:“死不了,死了刚好,你把我拉着往县衙一放,直说我身份,然后我躺在车里,你坐在车辕上,咱俩一起回家。”

“少爷,别胡说了!”王六幽怨的语气让向歌行浑身一哆嗦,赶紧把他支开。

“行了,行了,你先去给我弄点热水去。”

“噢。”

屋里只剩向歌行自己时,他伸出手,下一秒竟然凭空出现一盒阿莫西林胶囊。

如果王六在此,恐怕马上会拍手叫好,然后好奇的询问少爷什么时候学会了变戏法。

向歌行看着手里的东西,先是笑了笑,又喃喃自语道:“果然是信任值的兑换系统,倒还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信任值兑换系统,通过获取旁人的信任值来兑换物品,每个人能提供的信任值最高为十点。

一盒阿莫西林值十点信任值,恰好王六忠心耿耿,对向歌行是无条件的完全信任,这才能让他换出来这盒药。

向歌行闭上眼,仔细的探索这个信任兑换系统的功能,时间悄悄过去,等他再睁眼时,王六捧着一个比叫花子饭碗还要烂的碗走进屋里。

在王六好奇的目光中抠出两粒胶囊,仰头,喝水,滚动喉结一气呵成。

“少爷,你吃的这是什么?我以前怎么没见过?”

向歌行放下碗,一本正经的说道:“刚才你出去后,来了个神仙,见我如此帅气,却邪风入体,不忍见我遭罪,便赐了我几粒仙药。”

王六狐疑的看了看药盒,又看了看向歌行诚恳的神情,最后缓缓的挪到窗口后猛地把头伸出去,来来回回看了好多遍后,才小声问道:“神仙呢,少爷,那个神仙呢?”

“走了啊,人家神仙忙得很,哪有空在这和我玩儿啊!”向歌行眨眨眼,说的煞有其事。

“唉呀,少爷,你怎么不求求他啊,你求求他让陛下收回追捕的成命,咱不就能回去了嘛!”

见王六一副懊悔的表情,向歌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边笑边说道:“你猜我求了没有?”

“少爷,你又骗我!”王六见状哪能不知道向歌行在骗他,幽怨的看着对方。

………………

屋外雷声大作,淅淅沥沥的小雨猛然变成瓢泼大雨,忽变的风向吹得屋内两人浑身一哆嗦。

王六掏出来一个不知道从哪搞来的火折子,对着放在角落里的木桌子上去就是狠狠几脚,踹成柴火,然后借着地上的破布点着之后,朝向歌行咧嘴笑了笑。

火堆里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飘起的火苗冲的极高,直到屋顶,向歌行挪挪屁股,把最温暖避风的地方让给王六,自己坐在了离门最近的地方。

王六很是感动,以为少爷是心疼自己,但他深知少爷风寒没好,坚决不去,“少爷,你往里坐,我皮糙肉厚,冻不坏,我坐门口给你挡风。”

向歌行抬头看了看屋顶,一言不发的走到门口,幽幽道:“我知道你皮糙肉厚,但是我不知道你脑子这样不好使。”

王六一愣,不知道少爷说的话什么意思,难道是说自己笨?可是和少爷比起来自己虽然差了很多,但比起平常人那是强了不止一星半点,九成九的人连字都不认识,但自己可不是。

“唉,”向歌行叹了口气,又看了看屋顶,问道:“这个院子里的厨房能用吗?”

“啊,哦, 能用,能用。”王六忙不迭的点点头,继续道:“就是里面什么都没有,很脏,刚才我在里面用破罐子烧了点热水,现在火应该还没灭。”

“那今晚就在那个厨房过夜吧!”说完向歌行也不解释,冒着雨跑了出去。

王六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家少爷是什么意思,发了什么疯,但还是马上就跟了过去。

厨房门口,向歌行面朝刚才的屋子背手而站,王六在他身后,几次想开口但还是忍住了。

“其实刚才我没骗你,真碰见神仙了,他教了我个法术,你看不看?”向歌行忽然开口。

低着头的王六一愣,眨巴眨巴眼睛,随即噗嗤一声,笑道:“少爷,别骗我了,我又不是真的傻,别在门口站着了,风大,回屋里吧。”

向歌行嘴角勾起弧度,清了下嗓子,抬起胳膊对着前方,低声道:“三,二,一,倒。”

话音刚落,只见刚才两人呆的房子轰然倒下,砸起的点点火星在倾盆大雨下被飞速浇灭,火势没有蔓延开来。

王六被惊得嘴巴张的极大,瞳孔紧缩,过了好久才颤颤巍巍的把目光挪到向歌行身上,哆嗦的抬起手,指了指倒塌的屋子,又指了指向歌行,然后再次指了指屋子,来回不知道又多少次。

向歌行傲然抬首,淡淡道:“六啊,你家公子会骗你?我给你说了我碰见神仙了,你看这法术能不能证明。”

王六眼里的惊讶瞬间变成畏惧,啪一下跪到了地上,他不知道神仙往哪走了,只能四个方向都磕了三个头。

一圈下来,王六满脸是土,顾不上擦拭,又虔诚的双手合十,嘴里念念叨叨个不停。

向歌行偷偷笑了又笑,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捂着肚子,强忍着笑意说道:“我可没说我碰见的神仙是个和尚啊,六子你这样做,让神仙知道了,可是会怪罪的。”

王六闻言,脸色唰变得煞白,哆哆嗦嗦的手脚无措。

“行了,行了,骗你的,没有神仙。”见把王六吓得不轻,向歌行决定终止这个恶搞。

王六不信,疯狂的摇头,眼泪都快被吓出来了。

向歌行蹲下来,无奈的举起三根手指,看着王六起誓,“真没有,如果要是有的话,我发誓就马上让武凌君那个娘们把我抓回去。”

见向歌行举手起誓说没有神仙来之后,王六瘫坐在地上,长出一口气后,幽怨的看着向歌行。

但随即又好奇的问道:“少爷,那你怎么把那屋子弄塌的?”

向歌行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自己点的那把火,你倒是好意思说是我弄倒的?”

说完就不再理他,走到打扫出来的最里面,靠着墙,闭上眼,沉沉睡去。

                           

原创文章,作者:会飞的瓢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23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