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少的替身娇妻》羽佳墨墨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墨染尘,药恒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尘少的替身娇妻

小说:现代言情-后爱

作者:羽佳墨墨

简介:因为长得像极了尘少的亡妻,药药被自私的父亲送给帝都里顶级家族的接班人墨染尘——人称尘少。
药药一直都知道,在尘少面前,她就是个替身,所以尘少待她不好,她忍着,尘少待她好,她也不觉得那是对自己的。
直到有一天,她无意间得知,其实她就是尘少故去两年的亡妻……
所以,她是替了个寂寞吗?

角色:墨染尘,药恒

尘少的替身娇妻

《尘少的替身娇妻》第1章 可是你主动的免费阅读

深夜。

累得筋疲力尽的药药在临睡前最后看了一眼身边的墨染尘。

男人鼻梁高挺,唇形完美,面部轮廓流畅,一看就是个不可多得的美男子。可惜眉宇间总拢着一股似有若无的戾气,让人感觉他不好惹。

他的确不好惹。

不说他是墨家这个顶级家族的唯一接班人,有钱有势,就说他的脾气,听人说也是说变就变。

高兴的时候怎么都行,不高兴了,任你是什么人,一点面子都不给。

且整治人的手段也是简单粗暴得很,丢到国外都是轻的,打断人家腿的事也是有的。

药药有点担心自己明早的命运。

要不悄悄地溜掉?

眼皮沉得再无力睁开,药药想,睡觉要紧,至于自己醒来后要面对的风暴……不怕,有药恒在前面顶着呢。

渣爹不能只享受成果,不承担风险不是?

不过,人家都说墨染尘除了他已经死去的老婆,别的女人看都不看一眼,怎么第一次见她就把她给什么了?

因为酒精,还是因为她这张脸?

这张听人说像极了他妻子的脸。

药药心里泛起丝丝悲哀,不过这悲哀没持续多久,就随着她的睡着,消失了。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窗帘射了进来,照在墨染尘脸上。

墨染尘睁开眼,揉了揉额头。

头疼。

忽然想到什么,他猛地停下动作,往旁边看去。

还真有一个女人。

看到那张脸,墨染尘激动地睁大眼睛,抖着唇,无声地喊了一声:“药药。”

可随即想到当年药药的遗体被推进火化炉的情景,他眼里的激动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似刀子般的寒意。

墨染尘扯着女人的胳膊,问着:“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药药睡得正香,突然被人扯住胳膊,一下子惊醒过来。

她不悦地一边试图解救自己的胳膊,一边睁开眼,想看看是哪个王八蛋敢打扰她睡觉。

还没看清眼前的人是谁,药药就听到一声让她大夏天里打了个冷颤的声音:“你要是不说实话,别怪我把你从二楼扔下去。”

听到这话,药药的睡意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看着墨染尘眉宇间越来越浓的戾气,她下意识地向后缩着身体,“是药恒,他是我爸,他带我来的。”

墨染尘一愣。

然后就想起奶奶昨天给他打过电话,说药家有个适婚的女孩,让他见见,还说这女孩他一定会喜欢的。

他当时在忙,且对再婚这事没什么兴趣,毕竟,除了和药药,他就没想过结婚这事。

可也不能直接驳了奶奶的好意,就含含糊糊地应了。

没想到,药恒直接把人送到他家来了。

想到这些,墨染尘眉宇间的戾气更重了,扯着药药胳膊的手也加大了力道。

无视药药疼得快要掉下来的眼泪,他冷冷的开口:“别以为爬上了我的床,你就可以嫁进墨家。”

说完,他一把推开药药,然后像不愿再看见她一般,翻身下床,去了卫生间。

墨染尘感觉自己脏了,直到把皮肤搓得发红才停下来,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无视床上已经穿好衣服,似乎是在等他的女孩,他把管家叫到门口,当着药药的面说道:“把床扔了,再把整栋别墅消毒。”

药药:“……”

要不要这么夸张?她又不脏。

药药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要不是昨晚折腾太久,导致她的身体到现在还没完全缓过来,她真想抓住这个男人打一顿。

感受到药药愤愤的目光,墨染尘头也不回地说:“你该庆幸我还有点人性,不然,你们药家就等着家破人亡吧。”

药药:“……”

要不要这么不讲道理?明明受委屈的是她!

不等药药说什么,墨染尘自顾自地出了房间。

因为气愤,墨染尘关门的力道有点大,门发出很大的声音——砰!

管家赶忙跟上。

药药:渣男!

不行,他说睡就睡,说不负责就不负责,还表现得自己受了很大的委屈,他不追究她的责任是他宽容大度。

呸,哪有这种好事?

想着,药药就下了床,刚要站起来,腿突然一软,整个人又跌回床上。

药药:畜牲!

又缓了一会儿,药药总算站了起来,接着人就追了出去。

走到楼梯口时,看到墨染尘已经走到门口,马上就要出去,药药突然大喝一声:“墨染尘你站住!”

效果挺明显,墨染尘还真的站住了,紧接着回过身,冷着脸看她。

药药被那眼神吓得愣了一瞬,想起自己追过来的目的,她又鼓起勇气,用最快的速度下楼,冲墨染尘小跑了过去。

说是这种事,药药难免尴尬,于是乎墨染尘就看到女孩红着一张脸,梗着脖子冲他说:“墨染尘,昨晚可是你主动的,你不能不负责任。”

墨染尘一愣。

“我怎么可能会主动?”除了药药,对别的女人他根本提不起兴趣。

“明明就是。”想起昨晚的情景,药药的脸更加红了,不过为了给自己讨个公道,她豁出去了,“你看到我就开始喊我的名字,我应了以后你突然走过来抱住我,没一会儿又开始亲我,亲着亲着就……”

后面的话药药实在说出口了。

反正很少儿不宜。

脸上的绯红又加深了几分,药药顿了一会儿,又接着说:“我承认,事情能发展到那一步也有我的责任,我有私心,所以没推开你。可是,你也不能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我身上。”

墨染尘:“我明明叫的是药药。”她还应了,这说明什么,说明她在故意勾引他。

药药:“我就叫药药。”

墨染尘微眯起双眼。

事情也太巧了,人长得可以说是一模一样,名字也一样,细听之下,就连声音都有七八分相像。

难道是药家为了度过危机,憋着劲要攀上墨家,所以打造了一个完美的药药的替代品?

其心可诛。

墨染尘的眉眼间的戾气越发重了,“你不配叫这个名字。”

“还有,你再多说一句,我不介意让你们药家明天就宣布破产!”

                           

原创文章,作者:羽佳墨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24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