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知青在北大荒(何思为沈国平)网络热门小说_最新小说全文阅读重生七零:知青在北大荒何思为沈国平

最具实力派作家“易子晏”又一新作《重生七零:知青在北大荒》,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何思为沈国平,小说简介:何思为,重生回到下乡这一年。她拒绝像前世那般去青梅竹马所在的农场,而是选择去了山上的柈子农场,带着从小跟在父亲身边学的中医和对草药的识别能力,开始了她在北大荒的下乡知青生活。…

点击阅读全文

重生七零:知青在北大荒

重生七零:知青在北大荒》,是作者大大“易子晏”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何思为沈国平。小说精彩内容概述:此时,滕凤琴还义正言辞道,“撕了就撕了,省着一会儿林阿姨回来看到伤心,也伤了你们母女情分,你胆子也太大了,师父今天烧头七,你自己在家偷偷把房子租出去,还好我过来看看,不然就出大事了。”何思为劝自己不要生气,面上淡淡道,“凤琴姐,租房子能出什么大事?再说这也不是偷偷租出去,我是光明正大的租。我后妈要带…

免费试读

闯进来的是滕凤琴,何家的邻居。

在四一厂职工医院做护士,何父活着的时候,跟在何父身边半年,有意拜何父为师学中医,何父却一直也没有松口。

何思为还不等开口,手里的租房合同就被滕凤琴抢去,她能本能往回抢。

“你干什么?”

同时,‘嘶’的一声,好好的纸一分为二,一半留在滕凤琴手里,另一半在何思为手里。

何思为脸色大变,将另一边抢回来,手捏着撕坏的合同,双手忍不住颤抖,明明马上就可以了,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

她愤然的抬头,看向滕凤琴。

前世就是这个她最信任的人,这张看似满是关心的脸,打着‘为你好’的名义,最后却为了能回城,设计将她嫁给会计儿子而害的她日日被家暴。

此时,滕凤琴还义正言辞道,“撕了就撕了,省着一会儿林阿姨回来看到伤心,也伤了你们母女情分,你胆子也太大了,师父今天烧头七,你自己在家偷偷把房子租出去,还好我过来看看,不然就出大事了。”

何思为劝自己不要生气,面上淡淡道,“凤琴姐,租房子能出什么大事?再说这也不是偷偷租出去,我是光明正大的租。我后妈要带我弟弟回老家,我把房子租出去也是为了手头都能宽裕一些。”

她扭头看沈国平,“沈同志,你看明天我什么时候去你那里拿钱方便?”

“思为,你疯了。你真要把房子租出去?你问林阿姨了吗?你爸刚走,你就趁着你后妈不在把房子租出去,让家属院里的人怎么看你?你就是真想租也要等你后妈回来再做主,你怎么能一个人做主?”滕凤琴不爽一向对她言听计从的何思为无视她,直接看向一旁的男人,这一看,却愣住了。

男人实在长的太好了,特别是又穿着一身军装,滕凤琴就没看到过长的这么俊的男人。

她脸慢慢升起一抹红云,软声道,“沈同志,思为做事不稳妥,考虑的不周到,眼前这房子还不能租,如果你想在四一厂家属院租房子,我可以帮你打听一下….”

“我家的房子我做主,我说租就租。”何思为打断她的话,从兜里掏出房契,“这是房契,我爸去世前就把房契给我了,房子就由我做主。沈同志,咱们合同也签了,你不会反悔吧?”

何思为紧张的看着对方,合同都被撕了,如果对方不承认,她也没有办法。

可是她不能再等,她必须要把房子租出去。

滕凤琴看到房契也是一愣,然后惊呼出声,“思为,师父去的突然,他怎么会提前把房契给你?虽然我不知道你和林阿姨之间出了什么事,但是你偷偷把房契拿出来,擅自作主…”

何思为呵断她,笑着开口道,“凤琴姐,我爸要做什么没有先和和你商量的必要吧?我是我爸亲生女儿,他把东西给我不是很正常吗?怎么就叫偷了呢?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这话让别人听到,得怎么看我啊?还有你只是跟着我爸身边工作,我爸一直没答应收你做徒弟,所以我爸也不算是你师父。”

滕凤琴脸乍青乍红,咬咬下唇,“思为,你这是生气了吗?我是为你好,不想你落下刻薄后妈和幼弟的名声,才拦着你。你也知道为了照顾你,你下乡后,我丢下工作立马申请陪你一起下乡,就想着师父走了,你一个人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没人照顾。如果你不高兴,以后你的事我不再多嘴。”

“凤琴姐,说起下乡的事,我还要找你呢,我爸过世后我一直在生病,还是昨天才从我后妈那听说你也申请下乡了。凤琴姐,你的心是好好,我也很感谢你。但是你为我牺牲这么大,欠了你这么大的恩情,让我怎么还啊?咱们俩只是邻居,平时接触也不多,这份情我受之有愧,我原想着今天处理完房子,革委会找领导说说你的事。”

何思为声音甜美,加上她本就长的娇柔瘦弱,指桑骂槐的话,从她口中说出来,也让人生不出反感来。

无缘无故突然多出个恩人来,我闲的吗?所以你的为了我好没有帮到我,反而还让我欠下了你的人情债。

这不是帮忙,是硬往别人身上扣恩情。

前世,何思为确实因为滕凤琴的做法感动,甚至一直因此感激她,万事信任她,最后才明白滕凤琴跟着她下乡,只是想算计何家祖上传下来的医书而已。

“思为?”滕凤琴一脸震惊,心下更是骇然。

她不确定的盯着眼前的女孩,还是平时的样子,难不成她心虚所以才想多了?

何思为垂下眸子,“凤琴姐,我说的不对吗?我知道你是好心,可是咱们俩只是邻居关系,平时接触也不多,我真不想你为我牺牲这么大。对了,还有我和我后妈之间相处的一直很融洽,也没有闹过矛盾,只是这话以后也别再说了,我被人误会到没什么,万一传到我后妈耳朵,她该上火了。”

滕凤琴眼圈慢慢泛红,愧疚道,“思为,对不起是我误会了,我以为师父….何叔叔去世你心里不好受….所以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往心里去的。”

她扭头看向沈国平,唇角向上勾,扯出一抹笑,“这位同志,你不要误会思为,她平时不这样,今天的事…就当我没来过。”

话音落下的同时,滕凤琴眼里委屈的泪也掉了下来,她扭身匆匆离去。

何思为抿上唇,目光淡淡的看着滕凤琴离去的身影。

几句话,说的模棱两可,让人不得不多想。

这样的手段,前世她怎么可能不被骗呢。

察觉到一道目光落在身上,何思为看去,男人正看着她,目光深邃,让人看不透里面含着的是什么。

刚刚滕凤琴一番操作,在眼前的男人眼里,她一定很不识好歹吧?

何思为深吸口气,将手里的纸举身前,“沈同志,我粘一下,还是重新写一份?”

沈国平口气淡淡的,没有什么情绪在里面,“你确定可以做主将房子租出去?”

何思为面上闪过一抹难堪,脸发烫,如果换成前世,面对别人对她的质疑,早就直接干脆的不搭理对方,转身走了。

可是重活一世,难堪面皮又算什么?

她强挤出抹笑,看着对方,“合同上白纸黑字写着违约一方要赔付十倍,我总不会拿这个开玩笑。”

“下午四点,你到城北军区大门口,我在那里等你。”沈国平同时从兜里掏出一叠钱,数了一下递给何思为,“这是三百,剩下的二百我给你全国通用粮票。”

何思为接过钱,当着对方的面又数了一遍,确定数额对了,才道,“好,那咱们下午四点见。”

后知后觉,她又补了一句,“对了,合同我会重新写一份,下午一起拿过去,见面时这份撕坏的当着你的面销毁。”

面对她的处理,男人只点点头,目光淡淡的有些凉,让何思为简直就像被一座冰山压着,浑身发寒。

可是想到眼前男人对她的误解,何思为还是挺直后背迎视上去,打小爸爸就告诉过她,任何时候气场不能输。

片刻的沉默后,男人点点头,什么也没有说,冷漠的转身走了。

何思为低头,看着自己一只手是撕坏的合同,另一只手是房契和一叠钱,露出抹会心的笑来。

重生回来,这是个不错的开始,不是吗?

何思为正在这暗喜,想着把这三百块钱和房契放好,刚要转身,就看到五岁的弟弟何枫跌跌撞撞的从外面跑进来。

他嘴里还喊着,“二姐,妈拦着解放军要退租,你快把钱藏起来。”

小说《重生七零:知青在北大荒》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2月1日 am12:18
下一篇 2023年12月1日 am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