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后,小姐她下嫁给了狗腿子》懒散的猪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季安,春桃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退婚后,小姐她下嫁给了狗腿子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懒散的猪

简介:【落魄小姐VS卑贱下人】
一场至亲之人做的局,与下人私奔的脏水结结实实的泼到了她的身上,还没等回过神来,未婚夫又送来了一纸退婚书,同时另聘她的庶妹为妻,一夜之间,她成了京城里人人不耻的笑柄…

角色:季安,春桃

退婚后,小姐她下嫁给了狗腿子

《退婚后,小姐她下嫁给了狗腿子》第1章 前往福天寺免费阅读

七八月的天气,正午的阳光正是闷热的时候,一辆低调奢华的马车在林间晃晃悠悠的跑着。

黑色的马匹拉着车厢往前跑,一个穿着一身黑衣,小厮模样装扮的男人坐在马车前室,手中挥舞着一根细长的鞭子,不时就甩动着鞭子朝着前面的马屁股轻轻的抽打几下。

男人那小麦色的肌肤上点缀着汗水,即使只是简单的挥舞着马鞭,也掩盖不住他手臂上那若隐若现的肌肉纹理。

一张菱角分明的脸上,杂乱的胡子遮掩了他的大半张脸,让人看不真切他的容貌。

单单露出来的一双眉眼狭长深邃,看似懒散随意,却总在不经意间暗藏着锋芒。

“咳咳……”

车厢的小窗半遮半掩,里面不时就传出一女子难抑的咳嗽声,声音里是藏不住的虚弱,听起来分外惹人怜惜。

外面驾车的男子,听见里面不时传出的咳嗽声,眉头不自觉的拧紧,拉着缰绳的手松了又紧。

车厢里女子的咳嗽声还在断断续续的传来,男人不动声色的将马儿赶的慢了些。

“小姐,你还好吗?要不奴婢让外面的小厮将马车驾慢一点?”

车厢下首半跪着一个梳着双丫髻的小姑娘,此时她眼眶红红,满脸担忧的递了杯茶水给对面的人。

杯子里摇晃着淡绿色的茶水,几片青翠的茶叶在上边浮动着。

不一会儿。

一只纤瘦白的几近透明的手出现在视野中,两根白皙的手指攀上那黑色的杯身,握紧。

茶水随着动作间轻微晃动,波纹从中间朝四周荡开,一圈又一圈。

茶水随着女子的动作,被递到了有些苍白的唇瓣边。

朱唇微启,沿着杯缘轻轻抿了一口。

带着苦味的茶水顺着女子的咽喉滑下,有些清凉的感觉,让她因剧烈咳嗽而干哑的喉咙舒服了许多。

“无碍,现下我已经好了许多。”

一杯茶水饮尽,女子将杯盏放置在边上的案几上后,语调轻柔的安抚起了她面前一脸担忧的小丫鬟。

她自己的身体她最是清楚,左右不过都是些老毛病罢了。

“夫人怎么这样啊,明知道小姐你的身子向来虚弱,出不了远门,还点名要小姐去寺庙给老爷祈福,这不是成心刁难小姐吗!明明二小姐才是去祈福最合适的人选。”

车厢里,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丫鬟一脸义愤填膺的为自家小姐抱不平。

夫人平日里不怎么待见她家小姐也就算了,这次居然让小姐长途跋涉去山上的寺庙里祈福,这不是存心要折腾她家小姐吗?!

她可是偷偷听那前院的管家说了一耳朵,这祈福可马虎不得!

那是得一步一个台阶走上去才灵验,听闻那福天寺庙足足有一千多层台阶呢!

可怜她家小姐身子虚弱,还要遭这番折腾,也不知小姐现下这副身子,能不能坚持爬到山顶。

小丫鬟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有些担忧的看着对面苍白着脸色,虚靠着窗边的女子。

“桃儿,谨言慎行,这些话你同我说说就可以了,可切莫再往外说了,小心祸从口出,能为爹爹分忧,是我身为女儿的幸事。”

“对不起小姐,是奴婢逾越了。”

小丫鬟也后知后觉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这要是被府中的人听到了,她一个小丫鬟以下犯上议论当家主母,那免不了又要挨一顿毒打。

楚归晚见小丫头整个人都焉了下来,知晓她应该是记起来上次被教训的经历了,遂也不再同她多说些什么,桃儿她明白就好。

如今她在府里的生活已是如履薄冰,对于这丫头,她顶多就是让她尽量避着府里的那些人,免得一个不留意,落人口舌,到时她想保也保不住她。

自从郭姨娘进了门后,爹爹就越发与她疏远了,平日里也并不怎么待见她,虽日日同在一个府邸里生活,可这一年到头来,她与爹爹见面的次数却是屈指可数。

可到底他还是未曾对她缺衣少食,再怎么说也是她的生父,对她有着养育之恩。

能为他去庙里求平安,辛苦点走这一趟也是她身为子女应该的。

只是这次爹爹的病情来得实在蹊跷,日前还是生龙活虎的一个人,这才不过短短两日的功夫,怎的就突然病倒床头,竟然连下地走动都十分困难了。

他们已经离开京城有两日了,那福天寺庙建于偏僻之地,在路上没有个六七天的迂回,轻易不能赶回到京里。

现下爹爹也不知情况如何了,她委实有些担忧。

美人半卧,素雅的衣袍错落有致的散在毯子上,女子侧眸眺望着窗外,眉宇间染上了说不尽的哀愁。

哒哒哒——

黄土飞扬的官道上,马车一路朝着南边奔跑。

车厢里无人在开口说话,不一会儿就安静了下来。

坐在前室的小厮看似聚精会神的目视着前方,实则一直在留心注意着后边的动静,见里面又恢复了安静,也不再总是传出女子压抑的咳嗽声。

男人那紧拧着的眉头终于舒展了开来,将注意放回了前面的道路上。

马车赶在天黑前进入了一个小城镇。

男子驾着马车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入了夜里,各个商铺门前都亮起了红色的大灯笼,不少的人家还出来摆起了夜市。

“小姐,这里好像在举办花灯会,好热闹啊!”

春桃十分兴奋的从车窗探出脑袋,眼睛亮亮的看着街道上挂起的各式各样的漂亮花灯,还有不少的男男女女戴着形状千奇百怪的面具穿梭其中。

街道上的光亮透过掀开的帘子,影影绰绰晃过车厢里。

楚归晚半倚靠在车厢的后方,目光柔柔的看着趴在窗边满脸新奇的小丫头。

跟着她这个体弱的人常年待在家中,也是苦了这丫头她那好动的性子了。

“桃儿,若是你想去逛逛,等找到客栈安顿好了之后,就让季安陪着你去转转吧。”

她也是不经意听桃儿叫过一次,才知晓了外边那驾车小厮的名字,不知怎的,就这样将名字给记下了。

听到身后传来的说话声,春桃先是一愣,后又立马一脸讶异的转过头来,小脸蛋在灯光的辉映下,红通通的一片。

“小姐,这是真的吗!”小姑娘眼神里带上几分不确定,神色间都是探究。

“我何时哄骗过你了?”

楚归晚瞧着她那一脸惊讶的小模样,好笑的抬手在她的小鼻头上轻轻一刮。

“那小姐呢?”

春桃心底开心的同时,也不忘去询问她家小姐的想法。

“我身子有些乏了,就不同你一道儿逛灯会了。”

听闻小姐不打算一起去,春桃脸上的笑意消失了大半。

目光复杂的看着对面半隐藏在黑暗中的纤瘦女子,她有些异于常人的病态白,在昏暗的环境下依旧白皙如明月。

小姐她久居深宅,这么些年也不似别人家的千金那般,隔三差五的就出门走动。

在春桃的印象里,她家小姐好像还从未逛过这花灯会,想来小姐她心里应当也是憧憬这灯会的吧…

想到小姐的身体状况,春桃不禁心里有些泛酸,想要下去游玩的心思顿时就消失了大半。

再去看窗外的那些热闹场景,刚刚的热情已经消退的寥寥无几。

“吁!”

马车前一声充满磁性的男人声音响起,马车渐渐停了下来。

马车前室,季安右手用力的拉扯着缰绳,将马车稳稳当当的停在了一家名为福云客栈的楼前。

客栈的面积很大,一条巷子里就属这家占地最广,还是带着小二层的阁楼。

瞧见来客人了,客栈里的一个黝黑精瘦的小二一脸谄媚的从楼里跑了出来。

“客官,您是住店还是打尖?”说话间,小二略带打量的视线落在了他身后车厢的帘子上。

“打尖。”

季安注意到了小二打量的目光之后,声音不自觉的冷然了几分,不怒自威,抬手一把将缰绳丢给了下边的小二。

店小二被他有些冷意的声音吓了一哆嗦,忙接过对方丢过来的缰绳,僵着笑脸等候在了边上。

季安动作十分利落的翻身下了马车,将准备好的马凳小心安置好了之后,这才对着里面的人喊话。

“小姐,我们已经到了客栈了。”

嗓音低沉好听,语气里不卑不亢。

他那恭敬的模样,和刚刚一脸冷然的样子判若两人。

店小二在季安看不到的地方偷偷翻了个白眼,在他面前再厉害,说到底还不是个任人差使的下人。

还真当自己是个大爷了,不过这话他可不敢当着正主的面儿给说出来,顶多就是偷摸着在心里嘴碎几句罢了。

在两人的注视之下,车厢前面的帘子被人从里面缓缓的掀了起来。

                           

原创文章,作者:懒散的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28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