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别虐了,废后是你的心肝宝》金汐何西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楚凌兮,吴越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皇上别虐了,废后是你的心肝宝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金汐何西

简介:千里和亲,为他而来,倾尽所有,助他夺嫡;
可待他黄袍加身,她得到的却是一纸废后诏书;
当他恶狠狠的说她连死都不配时,她在他冰冷的眸里,看到了至极的厌恶与恨意;
她恍然明白,原来,他从不爱她!
狼烟四起,当北宸的兵马踏破南蜀的城,她一身红衣,踩着残阳余晖踏上城墙,翩跹坠落;
那一刻,他终于彻底乱了神;
这些年,他恨她如斯,却也早已爱她入骨;
“楚凌兮,你醒过来!”他抱着她,哭得撕心裂肺……

角色:楚凌兮,吴越

皇上别虐了,废后是你的心肝宝

《皇上别虐了,废后是你的心肝宝》第1章 若爱他有罪,那她罪无可恕免费阅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楚氏凌兮,失序无德,善妒成性,难以承天命,母仪后宫,即日起,废黜其皇后位份,贬为宫婢,钦此!”

太监宣读圣旨的尖利嗓音还在耳畔回响,楚凌兮呆呆倚靠着床沿而坐。

寒冬十月,呼啸的北风拼了命的想要往屋子里钻,卡在窗缝门缝里,便发出诡异而又刺耳的“撕拉”声响。

破旧的木门,终究还是抵不过狂风的吹扫,砰!随着房门被摔开,冷风呼呼吹进房中,将楚凌兮体内仅剩不多的余温全部裹挟。

猛地打了个哆嗦,她下意识拢了拢身上单薄的衣衫,抬眼,一道颀长的身影蓦然闯进了她的视线。

“我……”没有推她!

明明知道他不信,可在见到男人的这一刻,楚凌兮还是倔强的想要开口解释,千里和亲,为他而来,毕竟,他是她这么多年,唯一爱到骨子里的人。

可夜子离根本没有给她机会,也就只是刚刚开口,楚凌兮后面的四个字都没来得说出来,只觉后背一痛,她已经被人重重摔在了床上。

“朕只相信自己看到的!”凉薄的声音,甚至比那隆冬的寒风还要冷上几分,夜子离淡漠的眸子里,看不到一丝温情。

剧烈的疼痛,让她几乎喘不过气,黝黑的眸子,失去了熠熠光彩,楚凌兮毫无生气仰面躺着,任由他报复。

夜色孤寂,凤鸾宫中一片冷清,只剩噼啪燃烧的火烛,散发出的橘色光芒,还能增添丝丝暖意,可终究微不足道。

“这样,你便觉得不堪忍受了吗?”似乎远远不足以消弭他心中的恨,夜子离唇角勾起带着几分讽刺的冷笑,用力钳住楚凌兮的下颌,逼迫她与自己对视。

“小产伤身,皇上不用陪着你的心上人吗?日理万机,还不忘抽出时间来冷宫羞辱我,倒真是辛苦!”

她不想再解释什么,白费口舌而已,若他信她,就不会有那一纸诏书,将她的凤鸾宫变成冷宫,语带嘲讽,楚凌兮毫不示弱瞪着眼前之人。

“朕劝你,别考验朕的耐心!”

女人唇角嗜血的冷笑,看的夜子离心烦,他手上的力道不觉加大,似乎要将她的下颌骨捏碎。

无谓迎上男人的视线,楚凌兮费力动了动唇,“既然认定是我害了你和她的孩子,皇上何不赐我一杯毒酒或一条白绫,一了百了,也算干脆!”

“你不配!你就应该痛苦的活着,才能慢慢偿还你的罪孽!”

一字一顿,夜子离恶狠狠的语气像是一把利刃剜进了楚凌兮的心头,身上的痛似乎已经麻木,只是流血的心口,让她喘不过气。

是啊,她不配!她用尽所有爱他,到头来在他眼中,她竟然连死都不配!

曾经的海誓山盟似乎还近在眼前,可如今他黄袍加身,她等到的又是什么?凤冠霞帔?昙花一现罢了!

想到秦舒身下流淌出来的鲜红血液,楚凌兮黝黑的眸子不觉又冷了几分,说什么纳妾都是权宜之计,他只会碰她一个,原来全都是鬼话!

三年的时间,她的肚子没有动静,倒是曾经离王府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掌事姑姑,怀上了他的孩子。

这一切,听起来多么荒唐而又可笑!

给她妻子的名分,她原本以为是爱与承诺,现在想来,不过是在险象环生的夺嫡之争中将她推至风口浪尖罢了。

真正心爱的人,他就好好的藏在府中,安置对方做个闲散无争的掌事,避开所有锋芒,等他功成名就时,再光明正大将人扶上正位。

或许,从头到尾,他根本就不曾真心爱过她!什么君无戏言,不过说说而已,自古帝王多薄情,犯傻的,从来就只有她一个!

“阿离……”泪眼朦胧,楚凌兮轻轻唤了声,略带嘶哑的嗓音带着几分颤抖。

熟悉的亲昵称呼,让夜子离蓦的顿了下,但眸中的晦暗却转瞬被他隐去,唇角轻勾,他满眼戏谑盯着身下的女人,“怎么,后悔了?后悔当初嫁给朕?”

后悔?她确实该后悔,可她又有什么资格后悔?这一切,不都是她自己选的吗?

吴越前朝时,五岁的她一个人在上京做质子,孤苦无依,所有人都骂她欺她,却只有他愿意带她玩,给她温暖。

从那时候开始,她的心就深深为他沉沦了。

夜子离,这个名字,在她心里埋了十几年。

后来,北宸与南蜀联姻,她自告奋勇,怀揣着对爱情的期待,千里跋涉寻他而来,他想要皇位,她不惜一切帮他夺,可最后呢……

是否母仪天下,楚凌兮从来都不在意,她想要的不过是跟心爱之人,携手一生而已,他去哪,她都可以不离不弃的相陪。

可惜,终究还是一场虚妄。

离得那么近,她清楚的看到他凝向她的眼眸中,满满的都是恨意与厌恶,那么深,那么长……

哼!就连一个证明清白的机会都不给她,就宣判了她的恶毒与罪孽吗?楚凌兮闭了闭眼,眼眶打转的泪水缓缓流淌而下。

“若说后悔,我只后悔当初遇上你,夜子离,若说爱你有罪,那我,确实罪无可恕!”涩淡的开口,她的嗓音里带着几分残哑。

女人凉薄的目光,还有脸颊的两行清泪,好像一根根尖刺,深深扎进了男人的心里。

国破家亡之仇,他与她不共戴天,两国联姻,一切他都早有预谋,眼前的女人,不过是他复国大计中的一枚棋子而已。

可为什么,看见她现在这副样子,他心里会生出莫名的烦躁。

不,从漫天战火燃起,从他眼睁睁看着他的家国被人肆意践踏开始,他就没有了心。

就连这一身皮囊都不是他自己的,除了恨,他还剩什么?

秀眉不觉紧紧蹙起,夜子离狠狠将女人甩开,“楚凌兮,别忘了你自己现在的身份,朕的名讳,不是你一个贱婢可以随意叫的,别再有下次!”

从床上起身,他背对着她负手而立,冰凉的月光倾泻而下,透过半开的窗户打在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上,平添几分孤冷。

贱婢?好歹她曾是他的妻,他竟转瞬对她用了如此称呼!他高高在上,她卑入尘土,这就是帝王之爱吧!

没有理会男人话语间的警告,楚凌兮眸光清豁,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冷笑。

女人带着释然与自嘲的凄凉嗓音断断续续从身后传来,夜子离本欲离开的双脚蓦的顿住,好似被钉在了地上,挪动不开。

这时,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将房中原本的一片死寂打破。

                           

原创文章,作者:金汐何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29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