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宠成瘾:别逃,战夫人》她是闪闪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乔暖,乔振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一宠成瘾:别逃,战夫人

小说:现代言情-后爱

作者:她是闪闪

简介:婚前,他警告她:“乔暖,你敢带着目的嫁给我,我会让你后悔!”乔暖狗腿一笑:“我和你是娃娃亲,嫁你随你不后悔!”婚后,她达成目标,专心搞事业。男人算什么?只会拖她后腿!必须离婚!战先生闻言,将她揽入怀中,强势道:“离婚?想都别想!得到我就不想对我负责?没门!这辈子,你都是战太太!”

角色:乔暖,乔振

一宠成瘾:别逃,战夫人

《一宠成瘾:别逃,战夫人》第1章 第一次免费阅读

尽管在来之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这一刻来临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惊呼出声。

“是第一次?”

男人一把搂住她颤抖的身躯,音色清冷:“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他说话时尾音轻颤,夹杂着隐忍的性感。

乔暖紧张的攥紧了床单,在他的怀里重重的摇了摇头,发丝蹭着男人的手臂,让人心痒痒的。

到了这一步,她不能后悔了……

男人犹如一只出闸的猛兽,将她吞进了肚子里。

乔暖勉强的撑起身子,捡起地上的衣服,不做片刻停留的离开了房间。

到了酒店停车场,她看见了为她介绍这笔‘生意’的男人。

“钱都在卡里,你知道我们这行的规矩,今晚的事你要永远烂在肚子里。接这笔‘生意’之前我提醒过你全程不许出声,你做到了吧?”

乔暖有一点犹豫,但最终还是点点头:“我做到了,你现在能把钱给我了吗?我等着拿钱去救命!”

她没有时间了!

男人看她着急的样子也不像说谎,就把银行卡递给她。

乔暖一把抢过,顾不得自己衣衫凌乱的样子,直接赶往医院。

初夏的四点,天已经蒙蒙亮了。

安静的医院走廊上,只有乔暖一个人的跑步声。

当她冲进妹妹的病房时,发现已经有值班护士跟医生在里面了。

她正想说自己筹到钱了,明天就能给妹妹做手术了,哪知道医生却惋惜的说了一句:“对不起乔小姐,你妹妹在五分钟之前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

一句话,击碎了乔暖的全部希望!

犹如遭遇雷劈,从头顶至全身不断发麻,扩散……

窒息。

仿佛被人揪着心脏、掐着脖子,难受的透不过气。

过往,像电影一样重现。

二十年前母亲生妹妹时难产死亡,而妹妹自小心脏不好,重病缠身。

自从母亲去世,父亲乔振带着情妇赵敏桦和私生女乔芯登堂入室,让乔暖跟妹妹沦落成累赘……

更过分的是,乔芯恃宠而骄,设计抢走了乔暖的未婚夫易敬轩,颠倒是非黑白,逼得易家退婚。

不止让乔暖成为上流社会的‘笑话’,更让她在大学校园内‘社会性死亡’。

乔振也以此为借口,将她和妹妹赶出了乔家。

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乔暖不得已把自己的第一夜‘卖’给别人,筹钱为妹妹治病,以为一切会有好转。

哪知道晚了,一切都晚了……

那天以后,乔暖顶着一双哭肿的核桃眼,开始为妹妹筹办身后事。

葬礼当天,除了乔暖以外,只有自己的好闺蜜姚嫚和主治医生夏峥来观礼。

至于她那个所谓的亲生父亲乔振,恐怕还沉醉在赵敏桦的温柔乡里,不肯出来。

捧着妹妹的骨灰盒,乔暖心里五味杂陈。

下葬的事情办完,她才如释重负。

“暖暖,现在你妹妹的事情都处理好了,之后有什么打算吗?”在开车回去的路上,姚嫚问她。

乔暖摇摇头,眼神空洞。

如今的她,活着也是行尸走肉,没什么意思。

姚嫚见她这样,有些欲言又止,就连车速都降了下来。

乔暖疑惑,问:“怎么了?”

“有件事我最近才知道。”

姚嫚内心挣扎了一下,就全盘托出了:“我没记错的话,你妹妹和我一样都是在玛丽医院出生的吧?”

听到妹妹,乔暖暗淡的眼睛里多了一抹光:“是,怎么了?”

“我有个阿姨以前在玛丽医院做事,前几天我帮她整理书房的时候,发现了很多旧时的病历记录。没想到那么巧,里面有一份竟然是伯母的。

上面写着伯母身体情况良好,就连生产过后都一切正常,既然如此又怎么会难产死亡呢?”

乔暖的母亲是珠宝公司的大小姐,城中名媛,所以姚嫚知道她的名字。

乔振是入赘过来的穷小子,在乔母死后才成为珠宝公司的大股东。

“嫚,你是不是怀疑我母亲的死有可疑?”乔暖的声音开始颤抖。

“我是有这个念头,只不过没有切实证据。况且玛丽医院倒闭了十多年,想找到当年的主治医生还需要花时间。”

姚嫚之所以现在说出来,是怕好姐妹没了活下去的动力。

乔暖听罢,表情渐渐冷了下来,说:“如果这件事真有蹊跷,那最可能对我母亲动手的人就是乔振。”

小时候她不懂,长大后才觉得乔振根本就不爱母亲,他爱的只是钱。

如果他爱母亲,就不会有一个跟自己同龄的私生女。

这足以说明他在和母亲结婚的时候,就已经在跟赵敏桦偷情了。

“所以暖暖,你不能便宜了乔振和乔芯!那个绿茶敢在你的房间和你的未婚夫乱搞,被你捉奸在床以后还反咬你私生活不检点,这些新仇旧恨加起来,咱们得一并和她算了!”

乔暖眼神逐渐变得凌厉,阴冷。

姚嫚说得对,她不能便宜了那恶心的父女俩。

她之前有玉石俱焚的想法,但现在想想,那只会脏了自己。

他们那种人,不配叫自己陪葬。

回到出租的房子,乔暖魂不守舍。  开门进屋以后,发现乔振竟然堂而皇之的坐在沙发上。

“你是怎么进来的!”

“跟你房东拿的钥匙。”乔振甚至没正眼看她。

乔暖狠狠一摔手里的背包:“你也配来这儿?”

想到母亲的死亡和妹妹没钱做手术的惨状,她就恨不得将乔振给千刀万剐。

“乔暖,你就是这么跟自己的父亲说话的吗!我以为你搬出去的这些年总会有点长进,哪知道还是这么不成器!”

乔振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昂贵的西装。

“父亲?那我妹妹死的时候你在哪儿!”乔暖一想到妹妹,就钻心的疼。

                           

原创文章,作者:她是闪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29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