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的重生小毒妻》千宜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萧云祁,楚氏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权臣的重生小毒妻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千宜

简介:南宁郡主楚昭昭以先帝钦点太子妃的身份入宫,万众艳羡,九州仰慕,过着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生活十五年之久。后来族灭家亡,死于一杯毒酒,弃于乱葬岗。
褚家二小姐褚云韶原是个痴傻,突然撞了邪似的从不谙世事的小白兔变成了狡黠多端的小狐狸。
一朝重生,与意中人重逢,虽近在咫尺,却隔着血海深仇。
楚昭昭势必要还楚氏一族清白,一场惊天阴谋与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也争相浮出水面……

角色:萧云祁,楚氏

权臣的重生小毒妻

《权臣的重生小毒妻》第1章 重生免费阅读

南宁郡主楚昭昭,以叛臣之女的罪名被一杯毒酒赐死了。

楚氏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几代人为皇家抛头颅洒热血,阖族上下多少儿郎送了性命,换来的恩赐便是一杯毒酒——留全尸。

这位东宫未过门的太子妃,十五岁时受万人爱戴而来,十八岁遭众人憎恶而去。

夜里的一阵凄寒冷风吹来,楚昭昭冷不丁打了一个激灵。

恍然间睁开眼,只见小屋萧索,一盏孤灯随风摇曳,风卷幔帘,阴寒无比。

她怔了怔,片刻后缓缓站起身,月光洒进了来,地上像是铺了一层薄冰。

双脚踩在地面上,一阵冷意直达四肢百骸。她走出门外,外面飘雪纷飞,冷得能冻掉人的耳朵。

她这是在哪儿?

阴曹地府?

借着苍白的月色走出了院子,飘雪融进衣襟,忍不住浑身一阵颤栗。

远远的看见一个灯笼似流萤一样在寒风中闪烁。

难道是阎王爷派阴曹使者来抓她了?

她站在原地,静静等着那人过来。

提着灯笼的人搓着手缓缓走近,缩着脖子,嘴里不停咒骂道,“杀千刀的短命鬼,死了也祸害人,冻死老娘咧!”

她长长松了一口气,原来只是个老婆子。

老婆子垂头疾步走着,丝毫没有注意不远处的楚昭昭。

眼看迎头就要撞上来,老婆子却抬起眼,见了她,先是一怔,随后瞳孔睁大,双腿一软,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扯开喉咙尖叫道,

“啊——鬼啊——”

楚昭昭无奈的笑了笑,看来自己真变成孤魂野鬼了。

一阵冷风吹来,她打了个寒颤,牙齿不听使唤的颤抖起来。

没想到做了鬼还是会怕冷啊……

弯下腰,露出獠牙,故作狠厉的说,“把你的袄子给我!”

老婆子来不及细想,此时此刻,只要不是要她的命,她什么都能给,颤抖着脱了袄子,递给楚昭昭。

楚昭昭穿上袄子,朝她扮了个鬼脸,老婆子一个激灵,吓得骨寒毛竖,直接失了禁。

楚昭昭强忍住笑意,直径从老婆子身边走过,夜深人静,除了她,一个鬼影都没有。

若真是成了厉鬼,要报她楚氏满门血仇岂不就简单了?

不知不觉走到正院,看着两个门房在打瞌睡,也不想吓唬他们,开了门便走出了这座府宅。

漫天飘雪,楚昭昭鬼使神差的走着,直至走到箫府门口。

今晚,她就让萧家的人跟她一起陪葬!

她思索着,径直往那朱红大门上一幢——

“咚!”的一声,她捂着脑袋,疼得龇牙咧嘴。

身为一个鬼,若是连穿墙这点本领都没有?还怎么报仇?

无奈,叹了一口气,坐在箫府门口的石阶上,等着萧家的人开门出来,吓也要把他们吓死!

心中想着,不多时,便倚着门口的石狮浑浑噩噩的睡着了。

翌日

晓色渐明,雪也渐渐停了,门房伸了个懒腰,搓搓手打开门,揉了揉眼睛,尖叫道,“天爷哎,冻死人嘞!”

另一个门房也揉揉眼睛,定睛一看,门口卧着一个身姿单薄的女子,喊道,“快,快去禀告管事。”

萧家的管事闻声出来,看了一眼躺在门口的尸体,随后左右张望,低声喝道,“还不快弄走,一大清早的,死个人在门口,晦气!”

两个门房扔了门栓连忙上前去抬,刚一碰到楚昭昭,她便悠悠转醒,微颤的睫毛上还凝着雪花。

“鬼呀——”

两个门房尖叫着跳开。

“大白天的哪有什么鬼!”掌事斥骂,“成日只晓得吃,一群酒囊饭袋!”

掌事壮着胆走过去,见她眼中有神,面容温和,不像是鬼。

小心翼翼的试探,“请问姑娘是?”

楚昭昭疑惑起来,箫家的掌事居然不认得她?难不成是自己死相太过难看?

楚昭昭眨了眨眼,反问道,“你看我像谁?”

掌事细细打量着她,这姑娘他还当真是没有见过呀。只好又问,“不知姑娘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楚昭昭正欲回答,见一辆马车缓缓驶来,正停在萧家门前。

先下来一个身着轻纱,裹着狐裘的女子,女子雪肤花貌,风姿绰约。随后一个小厮从马车上搀扶下一个玄衣男子。

管事睁大眼睛一看,旋即拍腿迎上去,叫唤道,“哎哟,祖宗哎,这是怎么了?”

那女子扭着腰肢,娇笑道,“公子只是在醉仙楼喝多了,没什么要紧的。”

只是喝多了?没什么要紧的?

掌事不悦的看了那女子一眼,谁不知他们萧家位极人臣,荣耀满门,这要是让外人看见宣扬出去,大人脸上可不好看。

楚昭昭隔着飘雪看着,三月未见萧云祁,此时是一脸的憔悴。

这是为何?

她一死,他们萧家不该敲锣打鼓、宴宾请客的庆祝吗?

掌事连忙从小厮手中把人接过来,对那两个痴愣的门房斥道,“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来帮把手!”

三人合力架着不省人事的萧云祁进了箫府,早把她忘到九霄云外了。

隔着漫漫飘雪,那个女子含笑与楚昭昭对望。

楚昭昭朝她咧嘴扮了个鬼脸,没想到那女子不仅没被吓跑,反而笑意更深。

真是奇了怪了!难不成她看起来不可怕?

楚昭昭懒怠搭理她,趁着门口没人,她一溜烟钻进了箫府。

箫府虽大,可她却熟得很,看着掌事和门房把萧云祁放在床上便离开了。

楚昭昭轻手轻脚的推门进去,萧云祁平整整躺在床上,双颊因醉酒泛红,唇边长出一圈鸦青的胡渣,楚昭昭伸手捏了捏他的脸,啧,瘦得之剩皮了。

若当初杏林初见,他是这般模样的话,她也不会相信他的鬼话了。

“呸,祸水!”

不多时,进来一个侍女,见了楚昭昭吓了一跳,楚昭昭异常镇定且十分正经的说,“我是公子带回来的侍女,这里由我伺候了。”

那小丫鬟没过世面,被唬的一愣一愣的,红着一张脸便出去了。

小丫鬟也心中奇怪,平日里公子鲜少让侍女留在屋中,今日怎么倒留一个新来的丫鬟在屋里?疑惑归疑惑,自己也乐得清闲,这几日公子心情不好,她可不想上赶子去找不痛快,没有细想便高高兴兴离开了。

楚昭昭走到落地铜镜面前,想看看自己究竟变成什么鬼样子了,就连萧家的掌事都不认识她。

这一看不得了,镜中的人把她吓了一跳,倒不是说多丑,却是她从未见过的人。

纸一样白的脸,秋水盈盈的眸,淡淡春山的眉,一副病恹恹的模样。

她不是早成了孤魂野鬼了吗?

那这人是谁?

她瘫坐在椅子上,试图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莫非是借尸还魂?说到底自己现在还是一个孤魂野鬼,只是占了别人的身体?

原来一个人死后怨念太大,是真的没办法投胎转世啊……

既然如此,这副身躯嘛,她楚昭昭会好好用的。

她先拿着萧云祁的令牌去库房拿了一套箫府侍女的衣裳换上,随后便坐在床边,细细打量着他。

忽然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恨意,她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掐住萧云祁的脖子,狠狠发力……

手下的人咳了几声,楚昭昭一怔,连忙松开手。

萧云祁渐渐转醒,一睁眼便看见床边的人,当即眉头一皱,广袖一拂,楚昭昭一个踉跄被他掀倒在地。

眼中骤然射出寒箭,“你是谁!”

楚昭昭扑闪着明眸,皓齿微露,“我是新来的婢女。”

                           

原创文章,作者:千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29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