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旱魃骨》出马仙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王狗蛋,殷坚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旱魃骨

小说:悬疑

作者:出马仙

简介:我叫殷坚,是从死去了三天母亲尸体里爬出来的
带着邪骨之首旱魃骨降世……
旱魃一出,赤地千里……
这个赤地不是旱地,而是鲜血淋淋的大地…..
获得了神霄派的传承,成为了最后门派最后一名弟子…..

角色:王狗蛋,殷坚

旱魃骨

《旱魃骨》第1章 我叫殷坚、阴间免费阅读

旱魃一出,赤地千里。

这所谓的赤地,我听我爷爷说……

并不是古籍文献里记载的干旱之地,而是流淌着滚滚鲜血的赤红大地。

而我的出生,便带来了这所谓的赤地千里。

我叫殷坚。

生于农历七月十五。

也就是民间所谓的鬼节。

但我的出生和正常人不同。

因为在我出生时,我娘已经死了三天三夜。

我娘死法很不寻常,马上临产的她,莫名其妙的跪在了村里的祠堂外,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在祈福。

当有人发现她的异常时,她的尸体已经凉了,没有了呼吸。

她身上没有任何的伤痕、脸上露出忏悔的表情……死掉了,无缘无故的死掉了……

发生这件事后,村里的人当即就通知了我爷爷,先将我娘的尸体送进了义庄。

这种诡异的死法,在当地来说是不能用土葬的。

如果用土葬,会导致怨气难消,对整个村子里的人都有影响。

所以村里算命先生言,要挑个阳气重的日子给母亲火葬掉……

母亲的尸体就被暂时搁置在了义庄。

三天后。

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夜里。

\”呜\”\”呜\”\”呜\”……

看守义庄的王大爷听见了阵阵的婴儿啼哭声,以为是闹鬼,吓得差点尿裤子。

但他又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壮着胆顺着哭声的方向,颤颤巍巍的走过去查看。

发现哭声是从我娘的棺材里传出来的。

将我娘的棺材板撬开后,发现了婴儿时的我从已死娘胎里爬了出来。

按当时王大爷的话说,那时我娘的尸体都已经开始腐烂了,别说是羊水没了,身上的血液估计都没多少了……

而我就那么躺在女尸的双腿间大声哭泣。

正常而言,母体死亡后,胎儿最多存在五分钟就会窒息而亡。

而我的出生也可以用民间常说的鬼产子来解释。

所谓的鬼产子,就是人死后生下的胎儿。

无需多疑,鬼产子肯定是不吉利的象征……

加上我母亲刚怀孕时,一向水性很好的父亲,就在捕鱼时淹死了。

我爷爷又执意要给我取名殷坚。

让村里的人更加忌讳……

认为我的出生便代表了不祥与诡异,会给村子带来灾厄……

所以在我出生两个月后,我和爷爷就被撵出了村子,到了几百里外的张家坎过活。

家庭成员简单,只有我和爷爷两个人。

奶奶在父亲小时候就过世,家里也没有其他的亲人。

在张家坎的生活平淡朴实。

两个村子距离较远,所以这里的人并不清楚我是鬼产子这件事,算是安安稳稳的留了下来。

但在我出生后的三年里,张家坎附近几十个村落,莫名死了上千人。

这些人的死因离奇古怪,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上吊悬梁、投井自尽、喝药自杀、割腕放血、引火自焚……

据说最惨的一桩死亡事件,是死者用一把锋利的匕首,将自己身上的肉割成3600片,尸体发现时已经腐烂发臭,但他脸上还挂着诡异的笑容,好像解脱了一般。

这件事在当时传的沸沸扬扬,人人担惊受怕。

庆幸的是张家坎并没发生这种离奇死亡事件。

留在张家坎,爷爷靠着扎纸人这门手艺为生,平日里还卖点纸钱,就我们祖孙两人,小日子还算不错。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

我也渐渐长大……

我没有朋友,只有村里的王狗蛋和李二丫愿意和我玩。

并不是因为我性格孤僻难交,而是因为村里人知道我叫殷坚后,就不让自家小孩和我一起玩。

都觉得我这名字十分晦气。

殷坚。

阴间……

……

十五年后,我长成了个精壮的小伙子。

而相依为命的爷爷已经老迈,但身子骨却十分硬朗。

祖孙两人的生活虽然贫穷但也还过得去,起码吃喝不愁……

这一天,我和王狗蛋、李二丫从六里外的学校,骑着自行车,在回村的路上。

今年的我上初三,马上就要中考,是迈向人生第一个转折点的时候。

“殷坚,今儿天早,晚上去抓鱼啊。”王狗蛋对我笑道。

王狗蛋大名叫王根生,长得很壮实,皮肤黝黑,父母从小就离开村子外出打工,几年能回来一趟就不错了,他借宿在大伯家。

他大伯对他算是典型的三不管。

不管学习、不管去哪、不管干啥……

只要王狗蛋还活着,别闯祸就行……

“不去,我还得好好学习呢。”我当即一口拒绝。

开玩笑,老子还得努力努力呢。

对于村子里生活的人来说,如果没有个好成绩,走不出村子里,那这辈子就只能留在这里了。

离开这里外出挣钱,然后孝敬爷爷,这是我从小的心愿。

“就你?还好好学习?坚哥,全班一共三十三人,我倒数第一,你倒数第三,倒数第二的李富贵那天拉肚子只写了半张卷子发挥失常……就你还学习?”王狗蛋十分不屑的对我嘲笑。

听见王狗蛋的话,我脸色涨红,咬牙说道:“就是学习不好,才要学……老子都会,那还学个屁!”

“哈哈哈……坚哥牛逼,坚哥说的对。”王狗蛋哈哈大笑。

其实王狗蛋这人很聪明。

之前我曾问过他,为什么不好好学习。

因为有些题目,王狗蛋明明就会,但偏偏假装不会,这也是我无意中发现的。

当时王狗蛋将这件事悄悄的当成秘密告诉我。

因为他说自己不好好学习,等到中学毕业后,他就能离开村子,去找父母一起打工,那样一家人就能生活在一起了。

也许。

这便是每个人的选择。

“狗蛋,你笑什么,我觉得殷坚说的很对,不会才要学啊。”李二丫开口帮我说话。

她穿着花裙子,小圆脸、五官秀清,留着马尾辫。

李二丫大名叫李芳,她和我关系好的主要原因。

应该便是家里生意有相似之处。

我家扎纸人卖纸钱,她家里卖棺材和骨灰盒……

“好,好,你们说的对。”王狗蛋一脸笑嘻嘻的。

我们三人骑自行车到了张家坎后就各回各家。

……

多年前,爷爷带着我来到张家坎时租了一间小院。

小院前门是做生意用的,平日里我回家都是走后院的小门。

每天傍晚回了家,只要推开院门,就能闻见饭菜的香气。

但今天闻到的却是一股刚刚烧过冥币的纸灰味。

院子正中央还摆放了一口黑色的巨大棺椁。

“这??”我懵逼了,傻傻的站在院门口愣神了半晌。

如果不是除了黑色棺材外,院内的其他景物都很熟悉,我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进错了院门。

“爷,爷爷……”我不自觉的失声喊了出来,小跑着赶往了屋内。

这一刻我心底满是震惊和担忧,心脏\”砰\”\”砰\”狂跳,似乎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当我进屋之后,当场傻眼了。

就见爷爷坐在地上,拿着一叠叠的冥币在不断烧着,口中念念叨叨,嘀咕个不停。

此时他的脸上没有半点血色不说,还凹陷干枯,像是一个大限将至的老人。

要知道,昨天时爷爷还是生龙活虎,健健康康的。

怎么一天而已,他就会变成这样?

“爷,你……你在干嘛?!”我吃惊的开口。

听见了我的声音,爷爷猛地抬头看向了我,用尖锐刺耳的声音急迫说道:“阴间,快点来,快过来……”

                           

原创文章,作者:出马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0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