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鸣鸿记》卿少晨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邋遢道人,小邓子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轩辕鸣鸿记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卿少晨

简介:神州大地,修士分五行!
木属性者为符艺师,驱木制傀儡与珍奇异兽。
火属性者为方术师,纳道法卦术于方寸之间。
土属性者为铸灵师,炼法器宝物控大地之灵。
金属性者为斗临师,谓临兵斗者皆列阵在前。
水属性者为棋谋师,擅排兵布阵及布局控阵。

忽而某天,十大魔兵之首的鸣鸿刀横空出世,只怕这世间又将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

但愿如谒颂一般:
鸣鸿刀现风雷起,魑魅魍魉乱人间。
轩辕剑出玉宇清,迢迢星汉耀神州。

角色:邋遢道人,小邓子

轩辕鸣鸿记

《轩辕鸣鸿记》第1章 初遇囧道人免费阅读

一枚棋子,晶莹漆黑,在一只厚实修长的手中辗转反复却始终不曾落下。

而棋盘另一边的对弈者似乎对此毫不上心,只是摇着纸扇品着茗,偶尔瞄几眼持棋者的表情,似乎持棋者的神态面容比当前的棋局更具吸引力。

持扇者抬头看了看亭子外的那一轮骄阳,正是狂烈之时,烤得大地万物燥热不已,蛙叫蝉鸣此起彼伏。

似乎这一眼,令持扇者更为酷热难耐,将杯中的香茗一饮而尽。

“万俟大官人,这黑玉棋子,在您手中可是越发温润光泽了。”

持扇者看了看依旧在对方手中辗转反复的棋子,开口如是道。

持棋者闻言手中动作一顿,知是自己的心不在焉被对方发现了。

“让李老见笑了,拙荆怀胎十月有余,却迟迟不见动静,叫人好不着急,这棋下起来也就心不在焉。”

李姓男子闻言笑了笑,拿起茶壶为自己空了的茶杯倒上一杯茶。

“尊夫人温柔娴淑待人和善,上天自会眷顾于她,相信不日必会产下麟子。老朽见你为此茶饭不思,日渐消瘦,终究也不是个事。想必尊夫人产后急需照料,你如此下去却是先急坏了自己,所以老朽约你来怡心亭品茗对弈,无非也就是想让你静静心、缓缓情。要不然你这个万俟寿,就真的就要变成名符其实的万俟“瘦”了。”

原来那位持棋者,却是叫做万俟寿。

持扇者言罢,就拿起茶壶准备为自己添茶。

这茶还没添完,就听见一声声的“老爷、老爷”的呼喊,由远及近向怡心亭而来。

只见一青衣小厮,掩着家丁帽一路冲进了亭子,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老……老爷……,夫……夫人她……她……她要生了!”

万俟寿突闻喜讯,呆了一呆,只感觉脑子瞬间空白,但立马又被那呼啸而至的巨大喜悦给填充满了,拔腿就往外冲。

他跑了两步,觉得有失礼数,于是又回头喊道:“李老,今日棋局暂且到这,在下改日再亲自登门道谢。”

万俟寿离开怡心亭后,匆匆忙忙往回赶,刚到承平街,就见街边的醉月楼从二楼摔下来一个人在他的面前,恰巧挡住了去路。

他定睛一看,却是个衣衫脏乱,道士打扮的人,躺在地上打着嗝,一股酒气扑面而来。

万俟寿心想,从街边二楼脸朝下摔下来,还若无其事,显然是有一定道行的。

依他平日里的性情,见了此类奇人异士,难免要上去结交一番。

但如今心忧家中妻儿,见对方无甚大碍,抬腿就要绕步而走。

刚抬起腿,打算要绕过此道人,万俟寿就感觉自己的左脚被一只手抓住了,知是邋遢道人拉住了自己。

于是转身做了个揖,说道:“这位道长,不知道有何见教?”

邋遢道人抬头看了眼万俟寿,既不回话也无动作,只是一个劲地打着酒嗝,居然还伸出另一只手,去握住万俟寿的右脚。

“邋遢老道,你的酒钱……?”

恰在此时,醉月楼的店小二追了出来。

店小二见万俟寿也在旁边,赶紧吞下后话,向万俟寿鞠了个躬问了声好。

万俟寿一看这情形,邋遢道人刚从酒楼横坠而落,又立马有小二从店里追将出来,哪还有不明白的道理。

他便对店小二说道:“小邓子,这位道长与我上有飞来之奇缘,下有手足相连之情谊,不知其酒钱几何,我这替他给了。”

“万俟大官人,您是贵人,哪敢叫您帮着垫酒钱啊。再说了,这位道长在这呆了一个月有余了,这酒钱欠的,已经不是一餐两餐了。更何况这位道长脸皮功夫真是了得,从二楼摔下来,脸都不带破皮的,您这次帮他付了,怕是会被他缠上。”

万俟寿闻言,笑了笑说道:“无妨无妨,我稍后回去吩咐王管家此事,小邓子你自上万俟府找帐房讨要去。”

交代完小邓子,万俟寿又对地上的邋遢道人再次做了个揖。

“道长,你我相遇即是缘。鄙人现府上有急事,不能与道长欢聚畅饮,还望道长见谅。”

这次地上的邋遢道人终于有了反应,只见他站了起来,用手分开了杂乱蓬松的发帘,露出一对异常粗黑的八字眉,有着一副又平又厚的唇,再配上他方正的国字脸,十足一个囧相。

“无量天尊,贫道失礼了。善信今日之恩惠,你我缘起于此。方才贫道握住善信的双足时,有一股生意盎然之气,自大地缓缓不绝地流入善信的体内。贫道再观善信面如白玉,眉飞入鬓,眸若精金,鼻坚比苍,五行天资实乃万中无一的太阴锐金之资。不知善信是否有意向道,随贫道一同修行,也不枉善信你有如此惊天之资,亦可成全了你我今日之缘。”

原来道家称呼他人却是不同于佛家,佛家一般称呼他人为施主,道家则是称呼他人为善信。

万俟寿初见囧道人的异相,再听其言语,心里已然知道遇到了高人。

对方既无询问生辰八字,亦无占筮卜卦,仅凭一望一触,就已算出自己的五行天资乃锐金之身,道行着实不浅。

奈何万俟寿自身留恋凡尘,却是无心向道。

“真人实乃在世真仙,道行深不可测。奈何鄙愚贪恋红尘,只愿守着妻儿安度此生,实不忍做那抛妻弃子,独求修行长生之事。”

万俟寿话语中已然改称道长为真人,虽说他初闻太阴锐金之说,但心念刚临盆的妻子,也就无心追问下去了。

囧道人云游天下,所见青年才俊不知凡几,凡事都讲究个缘起道始。

他见万俟寿其意甚绝,再去劝说的话,就反而不美,背离了道随其缘、真性自我的宗旨。

“道随缘起,善信今日已与贫道结下善缘,相信善信今日之举,必定应在他日之时。”

囧道人言罢,也不理万俟寿是何反应,径自转身便走了。

万俟寿抬手欲叫住囧道人,奈何心中妻儿一暖,了然今生与修行无缘,于是重重的呼了一口气,转身就往府上赶去。

                           

原创文章,作者:卿少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0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