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祝你万事顺意》双下巴的兔子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林顺,景意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亲爱的,祝你万事顺意

小说:现代言情-日常

作者:双下巴的兔子

简介:【1V1、HE、校园、都市、甜宠、破镜重圆】
暖心甜飒倔强小野猫VS腹黑酷拽偏执大灰狼
震惊!景意和林顺含第一次见面就打架?而且还是林顺含挨打!
梅开二度,校霸转学第一天竟被同桌打得落花流水,无力反抗?
所谓不打不相识也莫过于此了。七年后,年少的心动能否在经历过漫长岁月后依然跳动不止?林顺含:音乐和玫瑰都为你绽放,这一次,不准再逃了,我不允许。又名《我和打手同桌的日常》《他的女孩甜又飒》

角色:林顺,景意

亲爱的,祝你万事顺意

《亲爱的,祝你万事顺意》第1章 相逢免费阅读

他们相识于一场慌乱,终止于一场慌乱,又相逢于一场慌乱。

2021年5月20日,盛江市大酒店大厅内,富丽堂皇的吊灯闪烁着,边缘点缀着几颗金黄色的水晶球,温和的柔光投射下来,均匀地洒在大厅各个角落。

景意胡乱的坐在距离她最近的一把椅子上,恹恹地耷拉着脑袋,抬手揉了揉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拧成一团疙瘩的眉心,才稍微从刚才众目睽睽的气氛中缓解过来,她有些自暴自弃的想:“不管过去了多少年,还是没办法在他面前保持镇定啊。”

刚刚那一幕让她非常难受,就像鲜活的心脏被人用尖刀狠狠剜了一大块,再放慢着速度一点点抽离本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后知后觉的疼痛感一阵阵地涌上来,终于汇聚在五脏六腑,喷薄而出。

原本她到这家酒店是来和负责人洽谈合作的,她早到了一个小时,前台小姐看她一身隆重的装扮,给她指了房间,景意便没多想就打开了大门,抬起圆圆的杏眼扫了一下四周。

雅致的蜜桃粉,甜而不腻,暖而不燥,梦幻的流星灯流转出静谧空灵的幻境,星光点点,在淡淡粉色的烘托下,无处不透露着缤纷甜蜜的小心思。

浪漫的钢琴曲《River Flows In You》倾泻而出,缓缓流淌着,玫瑰花瓣不规则地散落一地,空气中弥漫着鸡尾酒和香槟的气息,夹杂着数不清的鲜花芳香,阵阵飘散在整个房间,沁人心脾,让人如至花间,在座的宾客们盛装出席,眉开眼笑,一同望着中央的一对璧人。

景意心下一动,立刻明白过来,这是人家在举行婚礼。

此时随着开门吱呀一声的响动,钢琴曲戛然而止,房间里所有人齐齐扭过头来,看向门口,一时宾客哗然。

离她最近的一位贵妇太太打扮时髦,睨了眼景意,蹙眉道:“这人谁啊,真没礼貌!”

声音不高不低,刚好传进了景意的耳朵里。

她有些尴尬,动也不敢动,僵硬地站在那里,歉然道,“非常不好意思,走错了房间,打扰到大家,你们继续,祝二位百年好合,早……”

边说边朝舞台中央看去,一瞬间被钉在了原地,连向后退的脚步都忽地一顿,迟疑了几秒钟后张张嘴,补上“早生贵子”四个字。

站在中央的男士身着昂贵的黑色高定礼服,修身庄重,骨节分明的右手大拇指和食指之间捏着一颗鸽子蛋大的钻戒,他从景意闯进来的那一刻起就一直注视着她,琥珀色的眼睛瞥了过来,浓黑的眉头皱了皱,似乎对这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有不悦。

景意见状,连忙退了出来“砰”地一声关上大门,朝大厅慢慢走去,她边走边想:“刚才那穿着白色婚纱的是他的妻子吗,想不到他都要,不对,他已经结婚了啊,他看起来过的挺好的,起码当初的承诺兑现了,这样挺好的,真的挺好的。”

她一个人孤单的坐在那里,时不时地望向大厅中间那个最大的房间,“婚礼举行完了吗?”景意默默地想着,里面的喧嚣与热闹,温馨与甜蜜都不属于她,她只有自己一个人踽踽独行着,到头来她只剩下了自己。

一场空。

不一会,一位高大英俊的男士期期艾艾地走了过来,胡来用八卦+深闺怨妇的专属口吻抱怨:“哎,景意,你也在啊,我听我妈说今天林顺含在这举办订婚仪式,真是的!当年一声不吭地就走了,一个消息都没有,现在又突然回来。”

接着他情绪更加激烈了,好似惨遭负心郎抛弃的少妇撒泼:“好家伙!一回过国就订婚,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跟我们这些老同学打招呼!你当时还是他的同桌呢,唉,要是让我看到他,一定狠狠揍他一顿!他在哪间房间里啊,你看到他了吗?”

听到这,旁边一直神游的景意这才抬起头来,她长着一双很好看的眉眼,淡淡的柳叶眉,圆溜溜的杏子眼,小鼻子小嘴巴,让人看了不由得生出几分怜爱。

从前林顺含和她要好的时候,总爱盯着她的眉眼,以眼神做刻刀笔细细描绘,然而此时这双眼睛不复往日的平静,睁得大大的,漆黑的瞳孔仿佛要挣出眼眶,像是受了惊吓。

胡来一时之间诧异,还没来得及细想,景意就打断了他:“看到了,刚才台上的是他未婚妻吗?”

“嗯,我听说对方家世还不错,长得也漂亮,我妈还说他们是天作之合呢。”胡来顿了顿,接着说:“不过再好看也不如我家团子好看,哼。”

胡来这炫妻狂魔一天不炫耀他老婆百八十遍,心里都过不去,就像完成某种神秘的仪式似的,什么话题都能引到他家团子身上,恨不得将新华字典里所有褒义词汇安到老婆的身上,才能消停下来。

景意的心情很复杂,说不上来怎么一种情感,忽然觉得很羞耻,惦记别人的未婚夫,还惦记了这么多年。

真荒唐。

这时,一个房间门开了,林顺含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胡来飞快地往前一扑,勾住了林顺含的脖子:“行啊你,林顺含,闷声干大事,都订婚了,这么多年也不回来看看,一点消息都没有,我还以为你忘了我们呢,订婚也不邀请我们,太不够意思了,嗯?”

说完又装模作样地狠狠拍了他几下肩膀。

“我没忘,”林顺含说着话,抬起乌黑的双眼,深沉的眸光落在景意强装镇静的脸上,轻轻地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你还好吗,和陆寒江呢?”

景意微微动了动,客套道:“挺好的,刚不小心给你们添麻烦了,抱歉。”

林顺含低眼望着她,连忙摆了摆右手说:“没事。”

景意目光倏地一滞,定格在他修长匀称的右手上——他没有戴戒指,这是什么意思?景意不敢再说什么,垂下圆滚滚的小脑袋,一眨不眨地盯着地板瓷砖上繁杂的花纹,心不在焉地一圈圈数了起来。

林顺含盯着她长长的黑发上的两个旋儿,他比景意高出一个头,高中时他就已经一米八四,是班里最高的了,现在的他比那时还要高上两三厘米,景意若是抬起头来,或许还能捕捉到对方藏得极深的温柔眼神,可她一直垂首,于是林顺含就这样大大方方的将景意看了个彻彻底底。

胡来不懂这两人之间微妙的氛围,瞄了眼大厅悬挂的大型钟表:“该吃午饭了,林哥,你出来这么久,嫂子不着急吗,我们就先走了啊,下次记得请我们吃饭!”

“等一下,来都来了,一起吃吧。”林顺含一边说着,一边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手机。

景意闻言摇了摇头,她的语调低下去,最后带了点窘迫:“不了,我和人有约,今天本来是走错了才打扰到你,我先走一步,胡来你呢?”

“我也不了,我家小团子还等我买这家的莲藕桂花松鼠鱼回去呢。”胡来有些害羞的说着。

两个人都走了以后,林顺含莫名有些烦躁,他没有想到能在这里和景意相遇,刚到国外时,他无时无刻不在恨着景意,恨不得饮其血,啖其肉,把她撕裂才好。

每每看到和她长的像的人,他都忍不住咬牙切齿,怨入骨髓,可是他又不甘心,怀着分裂的人格去靠近去远离,往往说不了几句话,对方一张口,他就知道,这不是她。

随着时间的漂移,他又不那么恨她了,一点一点的,渐渐变平淡了,再后来,他又开始想念景意,想着她说过的每一句话,想着她为自己做的每一道菜,直到这次相遇,林顺含也没搞清楚自己究竟是想干嘛。

他仍然控制不住去靠近她,何况,这就是她。

可是, 当他看到她避如蛇蝎的眼神时,他又忍不住恨之入骨,这种矛盾的心情让他极限拉扯,脑壳快要炸裂开来。

另一边,负责人那边临时有事,景意出了酒店后心不在焉的回了家,她匆匆把外套脱掉,直直往床上一躺。

窗帘没拉开,屋里有些昏暗,她不知今夕何夕的睡了过去,还梦到了高三那年,她的十七岁和林顺含的十八岁。

原创文章,作者:双下巴的兔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1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