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帅的白月光总想跑路》人间小糖罐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安城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女帅的白月光总想跑路

小说:纯爱

作者:人间小糖罐

简介:【滴——双女主卡】
她们的爱情,是年幼时的一同玩闹,是重逢后的相互扶持,是两岸相隔的长久思念,是天人永隔的寂寂无终。

角色:安城

女帅的白月光总想跑路

《女帅的白月光总想跑路》第1章 与卿初相识免费阅读

天阴沉沉的,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地洒下,远远看去,地上好像铺了一层雪白的地毯。

这是安城今年的第一场雪,干净的好像能洗去一切罪恶。

遥远的战火并没有殃及这个边陲小城。

有人家破人亡,有人朝不保夕,有人颠沛流离,而这里只有一片宁静祥和。

子佩照例起得很早,到院子里打来井水洗漱。

指尖没入冷水的那一刻,她不禁打了个激灵。

“这水倒是越来越冰了。”

也就只是嘴上说说而已,这些年随着戏班子走南闯北,比这更冷的水多了去,这又算得了什么?

她余光一扫,班主的房门果然闭的紧紧的,哎,他一贯起得迟的。

长辈不能打扰,支使人家扫雪就更不可能了,便是人家愿意,自己也是不敢的。

同辈那些年纪比她大的,大多到了登台表演的年岁,日日早起练基本功,哪里来的时间去扫雪?

那些个年纪比她小的又都太小,让他们去也不行,这扫院子的差事自然就落到她头上了。

子佩看了眼院里那没脚脖的积雪,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头痛。

头痛也还是要扫院子的。

子佩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拿起了扫把。

要说孤独倒也不至于,因为邻居家的猫儿已经来找她玩了。

那猫儿本来就生的娇小,往雪地里一站连腿都没了,一眼看去只有一堆黑乎乎的不明物体在雪地上移动。

似乎是发现子佩正在看它,那猫儿顺势就滚了一圈,一身乌黑的毛就这么染了个色。

“噗嗤。”

那猫儿总算是明白了子佩的意思,当机立断就向她冲了出去。

子佩一把抓住它的后颈皮,另一只手抓起它那不安分的小爪子揉捏,“芝麻,你想干嘛啊?”

猫儿一脸懵懂,“喵呜~”

她松开后颈皮,改为将它抱在怀里,“你呀,乖乖待着,我把院子扫完再和你玩。”

猫儿懂事的蹭了蹭她的手心,跑去屋檐下等着了。

子佩又捡起扫把,去扫地上的积雪。

“唰——唰——”

院子不是很大,但昨晚下了一夜的雪,子佩扫完已经出了一身汗。

那猫儿迈着轻盈的步子踱到她面前,傲娇地朝她伸出小爪子,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似乎在说“我们去玩吧!”

子佩蹲下来,摸了摸它的头,“不可以哦,门口还没扫呢!你要乖乖的,在这里再等我一会儿。”

“喵呜喵呜~”

明明是很正常的猫叫,她却偏偏听出几分委屈来。

“好啦,很快就扫完了,听话啊!”

猫儿乖乖地蹲下,心想:如果不是你长的好看,我才不要和你玩呢!你还一次次拒绝本喵,本喵也是有脾气的。

街上隐隐传来孩童的嬉戏声,子佩稚嫩的脸上浮现出向往的神情,但很快就消失不见。

她苦笑着摇摇头,去开门了。

院子的木门是很重的,往常子佩都要费好大力气才能打开,不想今天那么轻易就打开了,她有些惊讶。

很快她就明白原由了。

大门打开的缝隙越来越大,外面摔进来一团白色的东西。

子佩后退几步才向那东西看去,这一看才发现,那哪里是什么东西?

分明是一个浑身落满雪花的人!

那是一个衣衫单薄的小姑娘,看年岁与自己差不了多少,身上的料子很好,不是平民百姓穿的起的,该是大户人家遭了难的小姐吧!

子佩也在犹豫收留她会不会给戏班子惹来麻烦,但只是犹豫了一小会,毕竟人命关天,大不了等身子养好后就让她立马离开。

猫儿见子佩门口没扫成,反而捡了个人回来,心中郁郁,一个转身跑掉了。

同辈那几个小的已经起来了,子佩便叫了几个同她一起将人抬到自己屋子里。

先是找了自己一身干净衣裳给她换上,又倒了热水一勺一勺地喂给她喝,再往炕上一摸,还是热乎乎的,子佩便放下心来,给她掖好被子就出去了。

她出去的时候,同辈那几个小的已经帮她把门口的积雪扫干净了,最小的那个还从兜里掏出一颗糖,献宝似的给了她。

她笑着接过,刮了刮他的鼻子。

“咳咳……”

班主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身后,子佩这才想起,今天她已经耽搁了太久,这一大堆人的早饭还没着落呢!

“抱歉,班主,我现在就去做饭。”

班主的声音比平时更冷,“做饭有你师妹,你跟我过来。”

子佩一听,心知这事瞒不住了,不过她本来也没打算瞒。

他们进了子佩的屋子,班主看着炕上熟睡的小姑娘,眉头都皱在了一起。

“你就这么捡了个人回来?”

班主生了一副凶相,又是个大嗓门,所以即使他待他们很好,大家还是怕他。

见班主真生气了,子佩不禁抖了抖,低着头回答:“人命关天,而且我看她也不像是坏人。”

班主看着乌黑的后脑勺,有些恨铁不成钢,“不像坏人?坏人会在脸上写我是坏人几个字吗?”

子佩想了想,而后诚实地摇摇头,“不会。”

班主怒极反笑,“那你还敢捡?”

“她会冻死的。”

子佩的性子一向执拗,班主见她这么坚持,又想着小孩子家家,还是别对这世道过早失望的好,也就随她去了。

这么想着,他摆摆手,“罢了,人是你捡回来的,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戏班子没她吃的饭。”

子佩眼睛一亮,惊喜道:“您是同意我把她留下了吗?”

班主又看了眼装睡的某人,冷哼一声,快步离开。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 炕上的人悠悠醒转,强撑着要坐起来,“这里……是哪里?”

子佩急忙将她按倒,“你别起来啊!这里是戏班子,班主已经同意你留下来了,你就好好在这里休息,别想那些烦心事了。”

青衿看着眼前这个女孩。

她无疑是生的好看的,但最吸引人的是那双眼睛,就像是揉碎了满天星子洒下的光辉。

不知为什么,忽然觉得自己刚刚装睡有些对不起她。

怎么会有这么单纯的人啊?

明明什么都不了解,就敢把人往往家里领,坏人怎么可能说自己是坏人呢?

可偏偏就是这份单纯和善良,救了她南青衿的命。

正看的认真,就见那淡粉的菱唇张了开来 :“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其他的你不用跟我说,每个人都有不愿意回想的事嘛。”

这么懂事,是因为以前吃了太多苦吗?

“南青衿。”

“我叫子佩。”

青衿低头不语。

连姓都不说,是因为还在防备自己吗?

子佩略微思索,心下了然。

“我不是不告诉你我姓什么,而是我不知道我父母是谁,他们把我放戏班子门口就走了,我是班主养大的。”

原来……是这样的吗?

这种事情她不是没有听说过,甚至也有人将孩子放在南府门口,只求着能给他们谋一条生路。

可怜天下父母心!

淳朴了一辈子的他们,在有了孩子后,就像赌红了眼的赌徒,赌人心,也赌人命。

赢了,便是长埋泉下泥销骨也无遗憾;输了,便是重复父辈的哀痛,一年又一年。

幼时的他们曾亲眼看着自己的弟弟妹妹被放在别人门前,那时他们还不知原因。

如今的他们亲手把自己的孩子放在别人门前,只能将不舍与哀痛化为哽咽。

用苦涩的泪水浇灌长成的果实同样苦涩,他们却在无数个夜里,在处处漏风的房子里,将其细细咀嚼。

哪里有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呢?如果不是因为迫不得已,怎么舍得把他们丢弃呢?

要知道,被丢弃的那些孩子,大多不是被收养,而是被活活冻死或者被饿极了的流浪狗给咬死啊!

能活下来的能有多少呢?

可他们不得不赌,赌慈悲的神佛会给祂正蒙受苦难的信徒降下福祉,赌自己的孩子会成为那活下来的少数。

如今这个世道,战火频仍,狼烟四起,芦花似雪,泥水如金,人人自顾不暇,疲于奔命。

到头来,只有一口薄棺,亦或是一卷草席,更有甚者,无人收殓尸骨,发烂发臭了也不会有人知晓。

为了什么呢?

什么时候才能安定下来呢?

没有人知道。

但天总会亮的。

看着子佩眼里几不可察的哀痛,青衿不由有些懊恼。

自己怎么能揭她伤疤呢?

可是南大小姐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哪里干过给人道歉这种事,就算明知道错的是自己,道歉也是磕磕巴巴——

“抱……抱歉……我不知道……”

子佩笑了笑,“没关系的,你事先也不知道啊。”

“再说了,相比别人,我真的很幸运了。”

“至少,我还活着,有地方住,有衣服穿,有一口热饭吃,不是吗?”

“戏班子里的人对我也很好,不仅给了我安身之所,还教我养活自己的本事。”

“我很幸运了,真的。”

看着小姑娘的笑脸,青衿忽然觉得她很像一棵向日葵,就算漫天阴霾,也不会放弃追寻太阳。

心中的太阳永不坠落。

眼前的阴霾终会散去。

                           

原创文章,作者:人间小糖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1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