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尊大人每天都在嗷嗷待哺》彩绘花色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江宛忆,江悦辰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帝尊大人每天都在嗷嗷待哺

小说:古代言情-女玄

作者:彩绘花色

简介:江宛忆,爹不疼娘不在,庶姐欺负,恶仆刁难,一朝穿越,换来一个另一世界的灵魂。
得空间,养美男,这都不是她想要的。
人活着必须得修炼。
而要修炼就得有钱。
每当她以为自己足够富有时,现实总会给她当头一棒。
当江宛忆从“恶毒”弟弟手中接过那诱人的银票时,这人间的险恶终于展现在她面前。
神秘功法,黑暗地宫,空间通道,这个世界远不如表面那般简单。

角色:江宛忆,江悦辰

帝尊大人每天都在嗷嗷待哺

《帝尊大人每天都在嗷嗷待哺》第1章 初至免费阅读

商国

恰逢夏日,艳阳高照,灼热的气温下,空气似乎都微微扭曲着。

将军王府外,管家林全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招呼着丫鬟上前为到来的宾客引路。

近日将军王江东流戍守边关,击退邻国的消息传来,商皇大喜,赐下丰厚赏赐,如此情况下又正值江东流爱子江希辰生辰,大夫人以好事成双为由决定大办一场。

朝歌城内达官显贵,名门望族大都携其家眷前来祝贺,名为祝贺生辰,实为伺机联姻,将军王府内,莺声笑语,歌舞升平,一副喜庆热闹的景象。

与之相比,此时的王府西侧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那里通常是用来关押处罚罪人之地,也可以说是刑房,刑房管理甚严,没人敢随意闯入,所以除了行刑,平日里都寂静的可怕。

刑房背后有一些破旧不堪的废弃老屋,在其中一间稍好的房内,一名少女闭目静静地坐在房内唯一的家具,一张残破的雕花木质床上。

“呼,终于成功了。”呼出一口气,江宛忆睁开双眼,摊开手看着自己手上拳头大小的五彩珠子,脸上带着如释重负的笑容。

江宛忆其实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还记得上一世自己去参加丹师盛典,结果中了埋伏被一枪爆头,瞬间失去了意识。

等她再次醒来时已经在这具身体里了,脑海中也凭空多了这个身体十几年的记忆。

这个和她同名的江宛忆是将军王府的三小姐,今年十六岁,在王府是个小透明。

江宛忆之母本是王府三夫人,当初也算是得宠,按理说并不应该如此,怪只怪十七年前三夫人离府出走惹得将军王大怒,一年后又将刚出世不久的江宛忆送回王府。

江东流在确认江宛忆的身份后就把她养在了府里,平日里不过问也不苛待。

就这样到了六岁修炼的年龄,被检查出经脉堵塞不能修炼后,她就成了废物的代名词,毕竟是生在王府,见过经脉堵塞的,可是没见过像她那样堵得如此彻底的,府里连下人都瞧不起她。

前几日更是被恶奴惊吓从墙上摔下来摔死,这才让江宛忆占了这具身体。

江宛忆刚来时也是慌张,还好在检查后发现这不是天生的经脉堵塞,只不过是有一股强大的能量堆积在经脉中,只要将其抽取出来便可正常修炼,她手上的这颗珠子便是她花了几天时间抽取的未知能量凝结而成的。

只是现在经脉是通了,可想要修炼还是个问题。这个世界不知是何原因,人体无法直接吸收第一缕灵力,所以在开始修炼时必须要有几种特定的灵植辅助才能聚集第一缕灵力。

江家的孩子在六岁时都会被赐予,但现在江宛忆已经错过了,只能自己想办法。幸好这几种灵植并不珍贵,外面的药铺都有卖。

“玉灵草,姜花,苦莲子,青叶,就是这四种了,也不知道我的钱够不够。”江宛忆翻出了原身存了十几年的,藏得严严实实的小金库——零碎的十几两银子。

…….

老屋离后门极近,江宛忆不一会儿便悄悄地从后门一处墙洞爬了出去,这是原身去年发现的,也不晓得谁搞的,上面还有几层藤曼覆盖着,位置倒也隐蔽。自从发现这里后,原身偶尔出去都改为走这里了。

当然,不是有什么特殊爱好,只是原身混得惨,走个门都要被门卫欺负,买点东西回来更是保不住。

江宛忆出了王府,绕过几条街,到了最近的坊市放慢了脚步,开始悠哉游哉的闲逛起来……

朝歌城不愧是商国的都城,人气旺盛,虽然正值晌午,可大街上的人却丝毫不见少,两边小贩的叫卖声依旧中气十足。

江宛忆第一次见到古代坊市,略显兴奋的在各个摊贩处乱窜着,毕竟有记忆是有记忆,但和亲眼看到的相比总归是不一样的。

从街头晃悠到街尾,从一直到天色差不多了,江宛忆才歇了心思,寻了个附近的药店准备买药。

“玉灵草,姜花,苦莲子,青叶各一份,多少钱?”

“十五两。”掌柜是一个长相和善的胖子,听见声音后抬头看了一眼,也没有因为江宛忆脏兮兮而嫌弃,脸上立马挂上了笑容,热情的问道:“客官可是要做灵引?”

“我们这儿有灵引液,比直接使用灵植好多了,还能让以后的修炼快几分,客官可要看看?”

“不用了。”江宛忆摇摇头,灵引液不过是四种灵植浓缩混合的产物,至于加快修炼速度这种说法,谁检测得出来,就纯粹是骗傻子罢了。

掌柜也只是按例推销,见江宛忆不为所动也没多说,麻利的拿来药材准备包装。

“哟!我说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野种啊。”

就在这时,一道尖锐的女声传来,走来的是两个极其年轻的女子,两人皆长相艳丽,身材婀娜,江宛忆转身一看,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她怎么出来了?

其中一人正是江宛忆的大姐,二夫人的女儿江悦辰,她从小就爱欺负江宛忆,不止一次指挥下人殴打她,按理说她今日应该不会出来的呀?

“买的是灵引呢,悦辰你说她不会是想修炼吧?”江悦辰旁边的女子走近,瞧了一眼柜上的灵植,掩着嘴直笑。

“哼!连语你这就高估她了,一个废物想修炼?只会丢家族的脸,还不如早点死了算了。”江悦辰冷哼一声,嘴里满是恶毒。

“看见本小姐都不会打招呼的吗?果然是野种,没教养。”

一听这话,江宛忆就心里一沉顿觉不妙,按照记忆显示,这江悦辰经常以此为借口教训她,不管叫不叫她都要挨打,只是轻重的问题罢了。可惜我现在还没开始修炼,惹怒了江悦辰恐怕会多生许多事端,江宛忆心绪一转,做了决定。

然后向前两步,找了个背对货架的位置,低声道:“大姐好。”

“谁是你姐姐,胡说八道。”如她所料,江悦辰不由分说,直接给了她一耳光。

江悦辰是修者,力气不是一般人可比的,仅一个巴掌就将江宛忆扇飞出去,重重的砸在货架上,发出一声巨响。

“哎哟喂,这位小姐可别打了,我这小店可承担不起哟。”倒是掌柜的,一脸心疼的看着掉了一地的灵植,拦着江悦辰说什么也不让她再出手,就怕再伤到自己的宝贝灵植。

掌柜的也是修者,而且比江悦辰更强,倒是拦住了她。

“算了悦辰。”就在江悦辰即将发怒之际,连语的声音响起。

“别管她了,大皇子还等着我们呢,别误了时辰。”连语嫌恶的看了眼江宛忆,她们是出来赴大皇子之约的,只是刚才经过门口看到了江宛忆,江悦辰又总是不会放过收拾她的机会,这才进了来。

听到大皇子三个字,江悦辰虽然觉得没尽兴,但也没有再动手,摸出一张银票拍在柜台上,“陪你的。”

转头又对江宛忆轻蔑道:“今天算你好运。”

江宛忆沉默,半长的刘海有些凌乱,随着低头的动作盖住了半张脸,没人看见她面上闪过一瞬间的狠辣。

原创文章,作者:彩绘花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2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