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太子妃罪不至死》林浅晗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厉瑾寒,慕倾禾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殿下,太子妃罪不至死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林浅晗

简介:【先虐后爽】三年前,因为一场阴谋,她被当成杀人凶手,被他亲手推入绝望的深渊:被家族抛弃,被世人唾弃!被他踩在脚下,践踏如泥!被打入宗人府,受尽非人的折磨,被送到斩首台上……可三年后,真相极其讽刺:他的白月光并没有死,成了他父皇的宠妃不说,还为他生了一个弟弟?此时她已涅槃重生,身边美男环绕,一颦一笑倾倒众生。他终于后悔了!手捧凤印跪在她面前,苦苦哀求道:“倾禾,重新回到朕身边,做朕的皇后好不好?”

角色:厉瑾寒,慕倾禾

殿下,太子妃罪不至死

《殿下,太子妃罪不至死》第001章 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免费阅读

“慕倾禾!”

“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

一段冷漠而深恶痛绝的话,自东宫的广场上传来。

瓢泼大雨中,慕倾禾像一条令人厌弃的狗,被人一脚踹趴在雨中。

喉头一阵微甜,腥甜的血溢出嘴角,混杂着雨水滴落在她的衣裙上。

“厉瑾寒,我没有杀沈梦儿,你为什么不听我解释?”

慕倾禾忍着胸口的剧痛,颤抖着嘴唇问道。

此时的她,一张姣好清秀的脸上,满是绝望和无助。

她挣扎着向自己心爱的男人爬过去,伸出手想要去拽住他的裤脚。

可是后者厌恶地向后退了一步,让她伸出去的手一空。

慕倾禾艰难地昂起头,眼巴巴地望着厉瑾寒,眼里充满了无助和哀求。

“厉瑾寒,你就这么厌恶我,连解释的机会,都不愿意给我吗?”慕倾禾近似哀求地问道

厉瑾寒没有说话,居高临下俯视着慕倾禾。

身为东珀嫡出的太子,他周身上下,散发着令人神往的矜贵和优雅。

可此时的他,眼里却浸染了冰霜般的冷漠,让人不敢随意靠近。

此时,广场不远处,东宫的太监宫女们吓得跪在地上,身体止不住的瑟瑟发抖。

这个刚嫁入东宫的太子妃,真是令人作呕!

先是用尽龌龊手段,自荐枕席爬上太子殿下的床,成为了殿下的太子妃。

后来又因为嫉妒自己的闺中好友被封为太子侧妃,竟然将对方推入御花园的湖水中,害得对方年纪轻轻,就香消玉殒。

其心可诛!

“慕倾禾,人证物证俱在,路过的宫女亲眼看到你将梦儿推下水,你要怎么解释?”

对于慕倾禾的哀求,厉瑾寒的目光依旧十分冰冷,冷漠的语气中,还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失望。

雨越下越大,慕倾禾浸泡在雨水里,浑身都湿透了。

听了厉瑾寒的话后,慕倾禾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双手用力地捶地,雨水被拍得啪啪响。

似乎在控诉着,无人相信她的绝望。

终于,慕倾禾抬起头,绝望地看着厉瑾寒,倔强而又无助地嘶喊道:“厉瑾寒,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杀沈梦儿,我没有推沈梦儿下水!”

“不是我做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可是她的嘶喊和哀求,在众人看来,都是徒劳。

毕竟在厉瑾寒的眼里,慕倾禾的每一句话,都是狡辩。

想到慕倾禾死到临头,还要做无谓的挣扎,厉瑾寒心中的愤怒和失望更甚。

于是乎,在慕倾禾眼巴巴地看着他的时候,厉瑾寒趁机又是一脚,狠狠地揣在她胸口上。

这一脚,厉瑾寒用了十足的力道。

直接将将慕倾禾踹飞一米远。

整个人趴在地上的时候,慕倾禾感觉自己的腹部,仿佛被几十双手,同时抓住了肠子,然后不停地往各个方向撕扯,痛得她发出一声嘶叫,又是一口腥甜的血从喉咙里吐出来。

可她还是忍着眼泪,忍住剧痛艰难地爬到厉瑾寒脚边,抓住他的脚踝,虚弱地哀求道:“厉瑾寒,求求你,听一听我的解释,好不好?”

可厉瑾寒依旧冷冷地看着她,厌恶的目光仿佛盯着一条令人唾弃的狗。

慕倾禾抬起头,刚好对上厉瑾寒嫌恶的目光。

随后,厉瑾寒再一次冷漠地问道:“慕倾禾,为什么死的人是梦儿,不是你?”

听了他冷漠的质问,慕倾禾心下一颤,周身如坠冰窖。

忍住胸口剧烈的疼痛,绝望地摇着头,喃喃问道:“厉瑾寒,你就这么希望我死吗?”

厉瑾寒蹲下身子,两根手指捏住慕倾禾的下巴,幽幽地问道:“慕倾禾,难道你不该死吗?”

“你自荐枕席爬上我的床,用那种龌龊手段成为我的太子妃,又因为嫉妒梦儿,将她推入水中,害她溺水而亡!”

“你心狠手辣、狡诈善妒、丧尽天良,你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个世界上?”

厉瑾寒一声声的质问,将一连串的罪名,一项一项地扣在慕倾禾的头上,让她百口莫辩。

慕倾禾红着眼,倔强地望着厉瑾寒,哽咽道:“厉瑾寒,我什么都没有做,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我不知道那天晚上,为什么会睡在你的床上!”

“是沈梦儿约我在御花园见面,我们当时是争执了两句,但是我离开的时候,沈梦儿还好好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被人推下水!”

“厉瑾寒,我是清白的,我什么都没有做,你一定要相信我!”

说到后面,慕倾禾眼眶已经通红了,眶中蓄满了眼泪,但还是倔强得不让眼泪落下。

她是真的委屈啊!

她以为,自己这么多年的喜欢和付出,总该能把厉瑾寒的心焐热吧?

可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他的眼中,还是只有那个柔柔弱弱、一颦一笑楚楚动人的沈梦儿!

“慕倾禾,事到如今,你还要替自己狡辩!”

说话间,厉瑾寒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嘶——”

慕倾禾痛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仿佛下一秒,下巴就要被厉瑾寒捏碎。

“厉瑾寒,疼……”

终于,两行清泪混杂着雨水滑过,慕倾禾虚弱地喊了一声。

听到她的求饶,厉瑾寒却没有丝毫动容,反而继续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下巴的剧痛,让慕倾禾发不出任何声音,恍惚间仿佛能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

她果然,还是高估了自己在厉瑾寒心中的地位。

他怎么可能,因为自己怕疼,就对她有一丝动容呢?

就在慕倾禾痛得麻木的时候,厉瑾寒终于松开了手。

下巴一松,慕倾禾虚弱地趴在地上。

手颤颤巍巍地伸向厉瑾寒,可就在刚要碰上他裤脚的时候,厉瑾寒猛地走开了。

慕倾禾再次摸了个空,心里猛然一空。

她果然,什么都抓不住吗?

恍惚间,她听到厉瑾寒对身旁的侍卫吩咐道。

“把她拖到沈家,让她在梦儿的灵前磕头谢罪!”

“是,殿下!”

侍卫应了一声,拖起浑身湿透的慕倾禾,像拖着一条垂死的狗,径直朝宫外走去。

……

此时的沈家,正沉浸在失去至亲的悲伤中。

“太子殿下驾到!”

这时候,沈府外面传来侍卫的高喊声。

众人回过头去,看到厉瑾寒之后,刚准备行礼。

突然,从厉瑾寒的身后,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被两个侍卫拖了进来。

在看清那个女人是慕倾禾时,沈家人的眼里,都燃烧着愤怒的火苗。

恨不得冲上去,将慕倾禾撕成碎片!

但是碍于厉瑾寒在前,却没有人敢上前一步。

“把人拖过去。”

厉瑾寒淡淡地吩咐了一句,两个侍卫便将慕倾禾拖到大堂正中央的棺材前,强行按住她的脑袋,对着沈梦儿的灵柩磕头。

砰!砰!砰……

一声又一声,慕倾禾的额头,狠狠地撞击在坚硬的地板上,如同鸡蛋撞石头,很快就头破血流。

血液顺着脸颊,流淌在石板上。

一旁的沈家人,看得咬牙切齿,心里实在解气!

“慢着!”

这时候,一道尖锐的声音,突然从人群中传来。

侍卫停止手中的动作,就见人群散开。

随后一个满脸哀痛的女人,直接往慕倾禾的身上扑过来……

原创文章,作者:林浅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2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