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生记》大本钟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郑王,郑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拂生记

小说:历史-无金手指

作者:大本钟

简介:拂生记,记浮生…
十六年前,七国伐殷,殷人被屠杀殆尽。
少年钟长生,和新朝同岁,自小身患恶疾,莫名其妙成为了十三家之一史家的大史官,前往吕国履职太史。十六年前的真相就此徐徐浮出水面,殷人血脉到底有何秘密?不惜杀尽殷人,周王到底在寻找些什么?
吕城桂花巷有个小酒馆,名曰“拂生记”,所有的故事就从那个酒馆开始说起…
书中有爱恨情仇,儿女情长…
书中有快意江湖,庙堂谋略…
书中更有一剑破天,直上九万里!

角色:郑王,郑卿

拂生记

《拂生记》第1章 楔子(一)免费阅读

晚冬,

残阳如血, 杀气滔天,

旌旗卷起了烈烈风…

晋国大将晋卫盘膝端坐于大帐之中,眉头紧锁,盯着眼前的沙盘。沙盘中央是用蜂蜡雕刻而成的一座城池,刻画精细,各处暗渠,暗井,城池入水口,瞭望口…细节无一遗漏。城池周围有一圈白色细沙,白如无常。再往外是一圈黑色细石子,面积比白色细沙要大的多。

“已经围困几日?”晋卫如鹰隼般盯着沙盘,沉声问道。

“报将军,已围困三月有余!”默然站立在晋卫身旁的偏将鲁山拱手禀告,声音低沉且自信。

“截断水源几日?”晋卫皱了皱眉,继续问道。

“一月有余…”鲁山感受到了晋卫的不悦,声音透出了一丝怯懦。

“攻城几日?!”晋卫声音高了几度。

“已有一月…”鲁山的声音更暗沉了。

“断水一月,围困三月,依然叩不开这一座只有老弱妇孺,缺粮缺水的孤城!要尔等何用!”晋卫重重的握拳砸到了摆放沙盘的桌子上站起身来,桌子发出吱呀作响的声音,像是老房子着了火,似乎下一秒就要散架了。晋卫皱着眉环顾了一圈默然站在他身边的一圈将士,将士的盔甲上还沾着新鲜的鲜血,所有人都低头垂眉,看向地面,温顺但坚毅。

没等将士们做出任何反应,晋卫大踏步走出了营帐,留下了身后默然的将士们。

帐外血色滔天,哀嚎遍地…不时就有从前线运回的受伤士兵哀嚎着运回营地。一阵高过一阵的惨叫声似乎压低了天上的乌云。

远处,破败的城墙底部冒着零星的火苗,这是郑城内抛出的,现在即将燃尽的油。晋卫能想象出一具具在不久前变得焦黑的晋国勇士的尸体。目力可及处,一具晋国标志性的墨蓝色盔甲,从攻城梯上跌落。这意味着又有一个战士倒下了…

晋卫在出征前签下军令状,三月内奉上郑王项上人头,作为晋王寿辰贺礼。今天,算算日子,寿辰宴已经在开了,他却依然还在郑王唯一的一座城池之外…

晋卫背对着大帐,背手而立,北风萧瑟,扬起他没有盘起的一头夹杂着血污的黑发。远处的嘶吼声不绝于耳,但却给人诡异的寂静感,就如一幅留白的水墨画作…

“报!!!”一阵长长的拖着尾音的晋国口音,伴随着凌乱的马蹄点,彻底打乱了这幅画作,就像水墨画上滴落了一坨晕开的墨汁,令人反胃…

“说!”晋卫看着单膝跪于自己面前的传令兵,紧蹙着眉。

“在青山岗处,探子探得大史官途经此地,朝郑城而来,尚离我处有两刻脚程!是否放行?”传令兵脸上漆黑一片,已然分不清是泥垢还是沾染的烟火,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大声的报道,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顺着眼角向下流去,跌落进尘埃中。

“大史官?!”晋卫不禁一愣,反问了一句。

“…”传令兵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只是依旧单膝跪着。

“听说郑贼处还会有大史官上任吗?”晋卫回头看向身后跟着他一起走到帐外的偏将们,大声的问道。

“没听说啊…都这个光景了,怎么还会有大史官上任啊…”

“就是啊,怎么会啊…”

晋卫周遭的偏将们细细嗦嗦,都小声嘀咕起来。

晋卫又蹙起了眉,明显不悦于偏将们的嘟囔,刚想发作,角落里传出一个声音。

“启禀将军,卑职前几日曾在一个路过的江湖郎中嘴里听说,吕后又杀了一位大史官,想必这位是去吕国上任的!”

“哦?又两年了?”晋卫声音微微上扬,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一路护送大史官到达此处!不容任何闪失!”片刻过后,晋卫厉声传令于眼前不知该如何是好的传令兵。

“得令!”传令兵拱手,翻身上马,踏尘而去。

……

……

晋卫看着眼前半躬着身,拱手作揖的大史官,不知该如何是好。

眼前是一个面容清秀,恬静温和的少年,身着淡青色布衣,目测也就是十四五岁。完全不是他印象中严肃枯槁,乏味,甚至像苦行僧一般的大史官模样。

“你是大史官?”晋卫面容有些扭曲,明显在内心做了一番挣扎,才问出了这句话。

“正是,上月刚升任大史官,需借道此处前往吕国而去。”少年保持着躬身的动作,声音清脆,儒雅,甚至还有一丝稚气。

晋卫抬了抬手,努了努嘴,欲言又止,最后索性洒脱的摆了摆手,转头对鲁山言道:“护送大史官到郑贼城楼之下。”说罢,回身朝向少年俯首行礼。

晋卫站在凛冽的风中,看着少年尾随着一匹满身沾满血污,泥污的枣红马后。从一个清晰的背影变成了一个模糊的小黑块,再变成了小黑点,最后停在了视野尽头。

约莫一刻钟,远处战场的嘶叫声渐渐低了下来,再一刻钟后,战场竟变得悄无声息,落针可鸣。

城门徐徐开了,城门又徐徐关了…

晋卫看着目力尽头发生的这一切,重重的叹了口气,大吼一声:“鸣金收兵!”。

鼓声滚滚而起,乌云密布的天上,一群鸿雁从天际间掠过,拉动了天地之弦…似乎被这突然而起的鼓声惊了,发出难听的嘎嘎声,在这萧瑟的寒风中,奏出了肃穆,悲凉…

城门在少年的身后慢慢关上,破败的城门吱嘎作响,留下了城门外一脸疲惫中带着一丝无奈,又有一丝羡慕的晋国勇士…

此时,如果少年目力够好,他能看到远处晋卫脸上也有相同的表情…

少年看着眼前伏倒的一大片人群,有些愕然…

“大史官,请救百姓于水火,救苍生于地狱!”领头男子衣衫褴褛,埋着头大声嘶吼,脖颈处的青筋都在嘶吼中突了出来,头已经磕到了尘土里,看不见他的脸,但似乎从他的声音中能想象出他的表情,或许,悲切,或许,乞求…

“我…”,少年想说些什么,但似乎又突然想起了什么,话才刚出口就停下了。

众人抬起了头,半分疑惑,半分期盼的看着他。

少年看清了脚下众人的脸,除了白头白发,满脸刀刻般皱纹的老人,就是一脸稚气的半大小子,甚至还有乳臭未干的孩子。每个人无一例外,都是蓬头垢面,脸上都脏的看不清面容,似乎什么都有,干了已经发硬的淤泥,一层叠一层的血污,鼻涕,油污…散发着熏人的臭味。

少年就站在城楼根下,只不过是从之前的城墙外侧到了城墙的内侧。墙外是铁血,而墙内却是死气…

“晋国狗贼不顾天下礼法,不顾白城之约,可耻!可恨!望大史官念郑国黎民之苦难,郑王之忠良!”一个沙哑,透着疲惫的声音从人群后方传来。一位挽着发髻的中年男子绑腿披甲,拨开跪拜的人群,走到人群之前,俯身朝少年行跪拜大礼。行完礼,起身,再次拨开人群,引少年穿过人群,再穿过三处残垣断壁,似乎是破败的市坊,最后停在了一处古朴的建筑之前。少年一路默默的跟着,并没有问话,不想也不敢打破这种沉默,只是默默随着男子而行。

相比周围的破败,男子引少年进去的古朴建筑很精巧,虽不至于画栋飞甍,但也庄严肃穆。

男子将少年穿过两进穿堂,来到内院内堂。少年一路走过,发现这应该是一处祠堂,摆着不少的碑文和前人刻像。

“大史官啊!您可要帮帮郑国百姓啊!”刚入内堂,一位身体微胖的男子就疾步上前,迎下了少年,紧握住手,脸上布满了焦急。

“郑王,不能失了礼仪!”引少年来此处的男子朝微胖男子行跪拜礼,正色说道,声如洪钟,中气十足。

“郑卿,提醒的是!提醒的是…”微胖男子立马匍匐而下,行跪拜大礼。“孤乃周王亲封郑国公爵,封地百里,管辖三郡十八城,分别是郑城,虎牢关…”

“王上,大史官必定了然如胸,说重点!”郑王还没讲完就被男子打断。

“郑卿提醒的是!提醒的是…”郑王并不觉得尴尬,又重复了一句,脸上开始渗出密集的汗水。郑王抹了把汗,结结巴巴的说道:“在周王圣裁下晋,郑,卫,陈四国在白城缔结盟约,永不互犯,这晋贼小儿却不顾盟约,欺我至此,接连侵吞我十七城!让我苟活于这独城之内,还赶尽杀绝,誓要杀我!”

“王上!”男子厉声打断了郑王,转头跪于少年面前,“大史官,我等不敢苟活,只求大史官念郑国百姓苦难,但求放郑国百姓一条生路!”

少年从入了内堂之后就有些走神,虽然在出出门前已经认真学习了礼法,为了不至于在第一次出远门丢了人,失了礼节,但现在这个阵仗还是让他有些始料不及。毕竟对方是天下十三公之一的郑国公。在能在史书本纪卷中读到的人物,就这么跪在了自己的脚下。

稍稍缓了神后,少年连忙引起了两位。“晚生本无姓名,承蒙尊师起名讳长生,无父母,无姓,因师尊在钟吾城与我结缘,赐钟姓。”少年不紧不慢的介绍了自己,继续说道:“一月前升任大史官,赴吕国上任,实不知我如何才能救郑国百姓。”

“大史官,你…”男子似乎有些羞恼,欲言又止,只是低头行礼言道“下官乃郑国上卿,祭仲,鄙姓郑。”说罢,就低头不语。

“久仰祭仲上卿,实不知晚生如何才能救郑国百姓?…”长生依然不紧不慢的问道。

“大史官!这有何意思!史家受天下之大尊敬,我等已不求自身自保,但求为郑国百姓谋一个周全!万没想到大史官却如此绝情!”祭仲恼怒道,声音在空荡的祠堂内堂里阵阵回响。而他身边的郑王明显对他所说有异议,但又不敢直言,只是悄悄的拉了拉祭仲的衣襟。

“唉,还是丢人了…”长生在心里默默的念了一句,连忙再次正色说道:“实不相瞒,晚生不才,我虚长了十六有余,却只是死读书,从不过问世事,这是晚生第一次出门,上卿所言实在不知是何意思。”长生问的非常诚恳。

“哦?……”祭仲明显是有些惊讶,抬头盯着长生,久久不说话。“你可知为何你能如此顺利进城?特别是在如今两方交战的时刻?”祭仲并没有回答长生,反而又问了一个问题。

“我不知。”长生回答的很干脆。

“你是怎么当上大史官的?”旁边的周王忍不住问了一句,说完立马知道说错话了,垂眉顺眼,噤声不语。

祭仲默然不做声,沉吟片刻,将长生引到内院中的石桌旁坐定,唤人端上了一壶热茶,亲自为长生斟满。

“天下无人敢冒充史家大史官,即使有,也是亡命之徒。看大史官的模样也不像是个亡命之人,那想必大史官必有过人之处才能当上这个大史官,这无需质疑,不过,这吕国嘛…”祭仲顿了顿,却没有接着说下去,转换了一个话题:“史家得天下大尊敬,只需劳烦大史官留下墨宝一份,留下您和史家独有花押即可救郑国百姓。”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原创文章,作者:大本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2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