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戾大佬她又赖在傅爷怀里装乖》茶豆子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沈伊清,霍尔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暴戾大佬她又赖在傅爷怀里装乖

小说:现代言情-马甲

作者:茶豆子

简介:【偏执+甜宠+双向奔赴+马甲】
肤白貌美小甜撩vs斯文矜贵霸总
·
帝都傅爷出了名的不近人情,冷漠无双,却一举一动都将沈伊清宠到了骨子里,恨不得将全世界最好的,统统献给她一人。
看不惯沈伊清的,巴不得她惨遭抛弃。
暗中倾心傅爷的名媛千金,纷纷心碎一地:沈伊清,你究竟准备霸占傅爷多久!
傅容汜搂着人,慢条斯理:你们应该问,我准备霸占她多少。
沈伊清好奇:多久?
傅容汜倾身吻住她:一辈子。

角色:沈伊清,霍尔

暴戾大佬她又赖在傅爷怀里装乖

《暴戾大佬她又赖在傅爷怀里装乖》第1章 靠卖惨拐来的老公免费阅读

“快,人往那边逃了,还不快追!”

“都给我仔细着点!把人放跑了,小心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这娘们刚刚还踹了我一脚,老子非得弄死她不可!”

弥漫着浓浓迷雾的山林间,几声粗犷的男音,空洞洞的在林间来回回荡,从几人的对话足以判断,一场名为“猫抓老鼠”的游戏,正在激烈进行中。

沈伊清屏息凝神,躲到一棵歪脖子树后方,耳边分辨着向她的位置,逐渐逼近的脚步声,莹润如玉的精致小脸上,杀意渐渐浮现。

她上辈子是刨他们祖坟了?

这群人,没完没了了是吧?

沈伊清原本不想给自己惹事,她患有严重的失眠症,将近两天两夜没睡过一个安稳觉,身上又没带药,迫于无奈,她只能先回到自己的老地方。

由于被她安排了人,暗中看着。

几年过去,木屋仍旧稳稳当当的,屹立在山林深处。

没想到。

前脚刚找回一点睡意,后脚就有人,寻到了这里。

沈伊清满身疲惫,但想要对付几只小虾米,仍是绰绰有余。

既然他们非要步步紧逼……

沈伊清眸底掠过阴冷的寒芒,从口袋内迅速甩出了几枚飞针。

直刺颈间的动脉,又准又狠。

淬了慢性毒液的飞针,虽不至于直接毙命,但也足够让他们感到痛苦。

短暂的呜咽,是接连几声,类似于重物落地的震响。

痛苦的嚎叫,将氛围衬托的愈发诡异。

沈伊清拍了拍手上前,眸光嫌恶的睨向仅剩一口气的几人,面容扭曲的模样,毫不客气的抬脚,用力踩住其中一人的胸口。

她慵懒垂着眼皮,红唇轻启,清冷的语调肆意张狂:“凭你们几个废物也敢来抓我,谁给你们的勇气?另外,记得留着这口气,回去转告你们那位脑子不正常的主子,想要我的命,有本事自己来拿!”

狂妄到极点的口气,换成几分钟前,几个经不起刺激的,早迫不及待的冲上去围攻沈伊清。

奈何眼下,他们受制于人,动都动弹不得。

几人惨白着脸,唯独留着一口气,颤颤巍巍的吐字:“解药……”

“别再让我说第二遍,滚。”

沈伊清耐心彻底告罄,追杀她,还有脸问她要解药?

她没立刻要了他们的命,已经算是她手下留情。

而这飞针上所淬之毒的解药,除了沈伊清,恐怕也只有他们那位,脑子不正常的主子才有。

眼看着就要小命不保,几人哪还敢放肆,拖着这最后一口气,哪怕爬也要爬回去。

几人匍匐着一点点往前爬,姿势别提有多滑稽。

区区几只蝼蚁,还妄想抓住她?

沈伊清只差没将嫌弃刻在脸上,回到当年被她随意搭建的小木屋,经历过一番打斗,屋内所有能砸的东西,全被砸了个稀巴烂。

碎瓷片迸溅得到处都是,连个可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沈伊清勉勉强强,从木床底下找到同样惨遭不幸的手机,屏幕四分五裂,还有人声从里面传出。

“老大!老大!你人呢?”

沈伊清慵懒的捡起,放在耳边,“叫魂呢你?”

“老大,你刚刚怎么突然没声了?”

听到她的声音,对面的人仍未解除危机。

霍尔无时无刻不在提心吊胆,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顶头上司干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

沈伊清神色如常,“碰到几个小喽啰,顺便练练手。”

练手?

霍尔联想到什么,惊悚的倒吸几口凉气。

“老大,你不会是把他们杀了……”

“霍尔,”沈伊清啧了声,颇为不赞同的打断:“我平常就是这么教你的?这里可是帝都,有人管着的,把人弄死我怎么处理,况且,在你眼中,我是那么暴力的人?”

当然,不能在规定时间服下解药,他们也活不了多久就是咯。

霍尔嗓子噎了噎:“……”

好有道理,他竟然无法反驳。

霍尔并非感受不到她的暴躁,自觉的将声线放低了:“是我思想狭隘,老大你别跟我一般见识,不过老大,好端端的,你又回那鸟不拉……回那里做什么,你不是说,找到那个可以让你入睡的人了吗?”

“别提了。”

沈伊清不知想起了什么,眉心一拧,烦躁得不行。

回想前天晚上,她还是睡得挺香的。

久别重逢了暗恋已久的人,还成功的躺进他怀里。

换成谁睡得不香?

谁知道她那位被她连蒙带骗,靠卖惨拐来火速和她领证闪婚的老公,第二天一早就去出差了,只言片语没留,只留下她一个人独守空房。

变脸速度之快,沈伊清几乎要怀疑,傅容汜是不是后悔娶她了。

不过,红本本已到手,哪怕傅容汜后悔了,他人也只能是属于她的。

他这辈子都跟她锁死了。

沈伊清扫了眼屏幕上的时间,“你打电话做什么?别忘了,你的账我还没跟你算,你最好能保证,你有什么要紧事。”

不是那几个作死的,挨下飞针的,说不定就是先打来电话的霍尔。

霍尔隐隐感觉到脖颈一凉,急切的补充:“老大,我是想提醒你,今晚的慈善晚宴,是沈家主场。”

沈伊清美眸微闪。

沈家啊。

霍尔还想刷存在感,“老大,要不要我……”

“管好你自己吧。”

沈伊清毫不留情阻断,挂断电话,开出停在山脚下的越野车,直奔帝都最大的礼服店,兼造型设计。

既然要砸场子,那必须是以,最令人惊艳的方式出场。

沈家那群人,估计做梦都想不到,她还会活着回来……

                           

原创文章,作者:茶豆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2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