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库》迷失的皮卡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任辉,樊靖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武库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迷失的皮卡

简介:有些人从一出生就准备着握起那把剑,也许只是一次,便已足矣。有的人便只为等待一人,即便是功名利禄也可抛之不顾。爱情、亲情、友情,在时代的洪流中交织,那么耀眼,也那么微不足道。

角色:任辉,樊靖忠

武库

《武库》第1章 劫镖免费阅读

阳平道上,一队镖车缓缓前行,镖车上的镖旗在热浪中翻腾着。眼看就要到卧虎岗,翻过卧虎岗,就出堉州地界,进入秦川。“只要进入秦川,这次的任务就算完成了九成。”总镖头樊靖忠心想。这三百多里的出堉路途走得他提心吊胆,眼看只有半天的路程,紧锁的眉头也舒缓了许多,只听他说道“兄弟们,我们就在这儿休息一炷香时间,再过卧虎岗。”

镖队停了下来,樊靖忠找了个阴凉的位置坐了下来,副镖头任辉也跟着坐了下来,而张广孝则从队尾走过来安排镖师将镖车解套放马。按照惯例,押镖都是一个副镖头带队,可这次不仅总镖头亲自带队,两位副镖头任辉、张广孝都随队,连镖局的镖师也都几乎全部出动。

副镖头任辉大约五十来岁的年纪,沧桑的面孔写满了岁月的痕迹,因为担忧,额头上挤满了褶子,似乎要把眼前的卧虎岗碾平。刚坐下他就说道“头儿,我看这卧虎岗不太平,为了以防万一,进岗后按照我们之前商量的分头行动,你走小道绕出卧虎岗,我和广孝带镖车沿大路走,出了卧虎岗汇合。”

话刚说完,樊靖忠还没开口回答,“呼”的一声,一箭飞过,击中正在吩咐镖师放马的张广孝后心,羽箭穿胸而过,钉入张广孝前方的镖车上。众人还来不及反应,几十支羽箭紧随其后,纷纷射向正准备牵马去放的镖师和马匹。

“快躲”樊靖忠率先反应过来喊道。随后一个箭步冲到一辆已经解了马套镖车后,任辉也跟着躲了过来,其他镖师听着镖头的喊声反应过来,纷纷往镖车后躲。还好镖车已经解了马套,不然马匹受到惊吓,拖着镖车到处狂奔,镖师也就没有地方躲避。

躲在镖车后的樊靖忠和任辉扫视了一下刚才箭雨落下的地方,几名牵马的镖师已然倒在地上,丢了性命,而马匹受到惊吓已经跑到了远处,有两名镖师的身上落满马蹄印,显然被受惊马匹踩死的。最终两人的眼神停在了张广孝的身上,看着伙伴的尸体,两人眼中布满血丝,满是悲愤。

说时迟那时快,众人刚躲好,又是一片箭雨袭来,好在有镖车挡住,没有再添伤亡。

这时副镖头任辉已经回过神来,向着箭雨射出的地方说道:“前面的不知是哪路英雄好汉,若有所需,我通堉镖局自当奉上。你们不问来由,就行此狠烈手段杀人夺财,可是我通堉镖局什么地方得罪了诸位?”

只见一条大汉从林中缓缓走出,手握一把斩马刀,一脸戏谑的说道:“杀人越货,杀人越货,向来是先杀人后越货,肯定是把人杀了才能取财物。”接着抬了抬手,向前一挥说道“兄弟们,走,杀人越货了。”

“是。”一群人从那大汉两侧的林中走出,手中拿着统一的制式长刀,跟随那大汉向镖队走来。

看着眼前走来这群人,樊靖忠和任辉已经知道来者不善,任辉对樊靖忠说道:“我带人出去拖住他们,你看准时机往山上走,把东西带出去。”也不等樊靖忠回答,他一步从镖车后跨出,拿着自己随身携带的烟杆,说道:“通堉镖局的汉子们,看来今天是碰上了硬茬儿,走跟我冲,让这群狗娘养的知道知道厉害。”话音刚落,任辉向那带头的大汉冲去。

那大汉看着任辉向自己冲来,仍是气定神闲地向前走着,手中的刀却在暗自蓄力,心中计算着两人的距离,等到任辉来到身前,手中的刀向前砍去。

任辉似乎早已算准对方出刀,身形猝然停了下来,斩马刀恰好在身前两寸处划过。刀光划过一瞬,任辉突然向左侧加速,手中烟杆快速击出,打向大汉的太阳穴。

眼看那大汉避无可避,却是顺势弯腰前扑,斩马刀反手上撩,向任辉腋下斩去。不曾想刀刚斩出,右肩却被烟杆扫中,刀势一缓,刀尖离任辉腋下半寸,又斩了个空。大汉顺势转身,再次面向任辉,右肩顺时针转动了两圈,似乎问题不大。仍是戏谑地说道“反应不错嘛,老头,竟然打到我了,来我们再玩玩。”“兄弟们,这老头归我了,你们去找其他人。”后一句显然是对同伙说的。说着就提刀向前,一个跨步,抢攻任辉。

任辉一击击中,身形前冲右转,正好看着大汉转身绕肩,心中一惊,自己在冲过来的时候已经想好这次的攻势,对方竟能及时化解,本以为打中对方肩膀,至少能让对方失去战力,看这情况似乎影响不大。而右腋下透进的丝丝凉意,想来是对方刚才反手一招,被刀尖划破了衣服。不及细想,对方刀光已至,任辉也是不慌,将烟杆一竖,与斩马刀一碰,借势身形后滑,离开这一刀的范围,可身形刚稳,斩马刀已攻到自己下盘,他纵身一跃,一个鹞子翻身,向前翻去,手中烟杆顺势下击打向大汉玉枕穴。任辉本想出其不意,一招制敌,却没有得手,一时失神,又被对方抢回了先机。

大汉一刀不中,左手出掌拍地,以脚为轴点,身体如陀螺般旋转翻飞,不仅避开了任辉的攻击,身体旋转半圈后,斩马刀又攻向落地的任辉。

任辉甫一落地,刀光又至,他避无可避,烟杆迅速挥出,迎向对方长刀,硬接这一刀。刀杆相接,一股力量从烟杆上传来,震得任辉虎口发麻,烟杆几乎脱手而出。斩马刀再次攻至,这时任辉再也不敢有丝毫大意,打起十二分精神,利用自身身法和招式的灵活一次次躲开大汉的攻击。大汉虽然一直处于上风,一时间也无法取胜。

大汉也察觉到任辉的意图,一边攻向任辉一边说道:“老头儿,你想拖住我,争取更多时间,让你同伴逃跑,可你看看你的同伴逃得出去吗?”

这一说恰说中了任辉的意图,他看了看樊靖忠的位置,这一眼却让他不由得心中一紧,樊靖忠正好被三人围攻,没有逃出去。

原来在任辉与大汉交上手时,樊靖忠就瞅准时机,展开轻功,往左侧山坡上冲出,刚欲上山,一支羽箭破空而来,显是预先判断了樊靖忠的落脚之处,若非樊靖忠见机得快,及时停住身形,恐怕已是中箭。一箭过后,又是连珠三箭,分射樊靖忠头部、腰部和腿部,

樊靖忠极速后退,堪堪避开射来的三箭。他这一退,三名劫匪立即赶到,将他围住,樊靖忠拔剑在手,想要迅速解决三人,可是远处有箭手牵制,每每快要得手就是一箭,让他无功而返,一时之间陷入僵局。

任辉见樊靖忠没有逃出,心中大急,想要迅速摆脱大汉前去相助,招式一变,抢攻大汉。这一变招,正中大汉下怀,只见大汉长刀一卷,以快对快,和任辉斗在一起。只听叮铃哐啷的一阵,两人身形分开,任辉右臂已是破烂不堪,丝丝鲜血沿着手臂流下,显是落了下风。

两人略作停息,又向对方冲去。“三步、两步、一步”任辉自知难以取胜,准备使出两败俱伤的招式,可就在两人相差一步之时,眼前却不见大汉的身影,只剩一柄长刀快速飞来。惊愕间,任辉还没来得及细想,只觉心口一凉,一柄匕首从后背插入,直入心窝。

而刚才不见踪影的大汉正右手反握匕首,缓缓抽出。伴随着一声低响,任辉不甘地倒下。大汉任由任辉身体倒下,看也不看一眼,用衣袖将匕首擦拭干净,放入腰间。接着往前弯腰,捡起地上的斩马刀,向樊靖忠这边走来。

樊靖忠虽被三人围攻,远端又有箭手牵制,却仍占上风,只是一时间脱身不得。本来樊靖忠的功夫要比任辉高出许多,这时大汉加入战局,形势也就发生了转变,面对四人的缠斗,樊靖忠逐渐落入下风,不过多时,竟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最后倒在几人的围攻之下。

樊靖忠倒下后,大汉却一改之前对待任辉尸身的无视,仔细地搜查了樊靖忠的尸身,最终在他怀中找出了一个用油布严密包裹着的东西。只见大汉拿着这东西向树林方向挥了挥,一个手拿长弓的瘦削男子从林中走出,几个起落来到大汉身边。两人打开油布,确认是自己要找的东西后,又立即用油布包上。

另一边镖师与其他人的战局已经进入尾声,三十多名镖师已有半数倒地,剩下的十来人差不多都陷入围困当中。大汉两人倒也落得清闲,坐在镖车上看着,时不时还点评两句。不大一会儿,站着镖师就只剩三人了,其中两人在围攻中力渐不支,另一人却仍在疯狂反击着。

“这小子有点意思,功夫不差。”大汉注视着那人说道。

“杀了我们两个兄弟,伤了五个,身上中了四刀,应该伤势不重。”

“吴和这刀时机正好,这小子看来是躲不过了。咦,竟然还能抵挡,可惜慢了点,还是被砍中了。”大汉目不转睛注视着战斗,语气中竟有点惋惜。

“已经是樯橹之末了,吴和下一刀就是他毙命之时。”手拿长弓的男子似乎已经没有打算再看下去了。

只听“铛”的一声,吴和的刀在快要砍中一刻脱手而出,一个人影快速掠进战场。“抬手、取箭、引弓”手拿长弓的男子一箭射出,那身影在空中一个折身躲过,稳稳落在大汉口中所说那镖师的身旁,出手如电,将周围的人全数击退,然后左手夺过那镖师手中的剑,随手挥出,击落再次射来的箭,右手快速在镖师胸前点了几下,止住伤口的流血。又将那镖师提起,冲向另外两名镖师所在之处。

手拿弓箭的男子正要射出第三箭,却被手拿斩马刀的大汉止住说道“这不是黄竹岭的俞当家的吗,怎么今天不做没本的买卖,倒做起了扶弱济困的侠客了?”

来人正是黄竹岭的土匪头子俞行舟,对于大汉的嘲讽,俞行舟回道“两位将军不好好在家吃皇粮,竟跑到这儿来做起了这杀人越货的勾当。你家将军有这么缺吗,这点财物也看得上?你们既然取了财物,又何必再取人性命呢。这三个人我救下了,也算是帮你们积点德。”

“俞行舟,人你带不走,你要想带,我们连你一起留下。”拿弓箭的男子说道。

“就凭你杜长翎、铁游和这几十号人,还是凭卫雒,或者是贺甲?”俞行舟扫视了一下四周围住的人,说道“我看人不够。”话音刚落,上百号手下从山道上冲出。

叫铁游的大汉见对方人多,为免意外,连忙说道:“这三人俞当家愿意带走,就带走。”接着吩咐手下道“你们给俞当家的把路上让出来。”

铁游手下往两边一挪,让出来一条道,俞行舟示意一下,立即有几人来到身边,将三名镖师抬了出去,俞行舟跟着走出,头也不回地带着手下离开。看着俞行舟带人离开,铁游也松了一口气,收拾完尸体和镖车,带着人离开了。

                           

原创文章,作者:迷失的皮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2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