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老公把我当成另一个人》是花满啊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金玖儿,秦暮楚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新婚夜,老公把我当成另一个人

小说: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是花满啊

简介:【替身、人间清醒,别扭精,总裁,1v1】
初见时,席愿:“对不起,我没兴趣做任何人的替身。”
再相遇,席愿:“对不起,孩子的爸爸不是你。”
人间大清醒vs偏执狂总裁/
醒来才知甚是爱你,老婆,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角色:金玖儿,秦暮楚

新婚夜,老公把我当成另一个人

《新婚夜,老公把我当成另一个人》第1章 去她说的地方吧免费阅读

“云间花园……七栋…十三号。”

强忍着醉意,席愿勉强完整的和司机说出家里的地址,刚刚被灌了太多酒,她的意识已经撑到了极限,下一秒就靠在车窗上闭起了眼睛。

陈典看看后座这个突然闯入的漂亮女人,正欲下车把她弄出去,一个清冷的男声响了起来。

“开车吧。”

陈典一愣,秦总什么时候对人这么宽容了?他拼命忍住想要确认的想法启动了车子。

隔得很远的另一个座位上,穿着黑的西装的男人在席愿开门进来的那一刻眉头就紧锁起来,平静如水的心像是突然被投进了一块滚烫的沸石般开始翻腾。

靠在窗边的女人似乎一上来就睡着了,微卷的长发自然散落在她身体两侧。脸颊微红,似乎喝了不少的酒,整个车厢里都是她身上温热的酒气。

她眼睛闭起来,眉头微蹙,像是有些不舒服。双手环抱在胸前,摆出一副防御的姿势。身上的蓝色裙子点缀着繁复的碎钻,似乎刚刚出席了什么重要场合。

秦暮楚有些讶异地看着那张脸,恍然间他还以为蔷薇花前的女孩子重新站到了他面前,仔细去看时又全然不像了。

他的女孩脸上,没有这么深的戾气。

想到温婉已经死了,秦慕楚的心重又静下来,他看向席愿,眼中像蒙了一层浓浓的雾霭,深不见底。

席愿一路上都很安稳,保持着一个姿势没有变过。她的手机响了两次也没能吵醒自己的主人。

车子开到地方,席愿还没有醒来的意思。

陈典看了眼秦暮楚的脸色,假装咳嗽两声,“小姐,云间花园到了。”

席愿真的睡着了,她的双眼紧闭,嘴唇轻启,下巴微扬。

秦暮楚看了她一眼,心中一阵躁动,忍不住伸手在她肩膀上轻轻点了下。

“醒醒。”

席愿这才醒来,睁开迷离的双眼看了看眼前不认识的清俊男人。

他穿着剪裁考究的西装,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在脑后,整个人透露出一股精英气质。两条腿随意交叠在一起,光看那腿的长度,这人身高可能有一米九。往那一坐像张海报似的,看向自己的眼神淡漠又深不可测。

对方丰神俊朗的脸上满是疏离,席愿也不好意思再盯着人家。从包包里翻出两张百元大钞放到副驾驶座上,她推开车门踉跄着走下去。

“不用找了。”

秦暮楚看着那摇摇晃晃的蓝色身影,不自觉咬了咬后槽牙。

此时席家的车子正好回来,刺目的车灯惹得席愿厌烦地护住眼睛。

不想理会父亲和继母一家,席愿径直往房子走去,没有丝毫停下同他们打招呼的意思。

今晚他们在同一个酒店参加聚会,可惜席愿是去陪酒,他们却是带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参加社交。

听说宴会上不知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人物,继母费了好大的气力才拿到一张邀请函。

席愿并不在意他们没有带自己,如果可以,她甚至希望和这一家再无交集。

远远看见席愿从一辆黑色劳斯莱斯上下来,金玖儿笑着转了转自己手上的玉镯,阴阳怪气道:“呦,诚业,咱家席愿勾搭上大人物了。”

后座形容可爱的席菲立刻道:“妈,说什么呢,可能是姐姐公司的人啊。”

金玖儿哼笑道:“是啊,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被豪车送回家也正常嘛。”

席诚业的脸色很难看,却始终没有说话。

黑色的劳斯莱斯很快消失在夜里,席家的车子得以驶入车库。

两辆车靠近时金玖儿怎么看怎么觉得这车牌号有些熟悉。回家后猛然想起来,这不是秦家的车吗?她连忙把这件事告诉席诚业。

席诚业捋了下不剩几根的头发,狐疑道:“不会吧,席愿怎么会认识他,就连咱们也是花了几百多万疏通关系,才能在宴会上见他一面。”

金玖儿叹了口气,染了蔻丹的指甲在席诚业胸口轻轻戳了戳,嗔怪道:“你可真是笨,秦家做的就是娱乐产业,席愿怎么说也是个演员,认识他有什么奇怪。”

想到自己费尽心机才把女儿送到秦暮楚眼前让他看一眼,席愿却被人家亲自送回家。金玖儿心里的气不打一处来,假装担忧,实则在席诚业心里拱火道:“你说席愿该不会?”

席诚业一脸严肃,怀疑的种子终于在心里萌芽,直言道:“明天我问问她。”

第二天一大早席诚业就让王妈把席愿叫起来。

王妈有些为难地来到席愿房间门口。

席愿被吵醒,直觉得头疼欲裂,动也不想动一下。看了看床头的钟表,才七点半。

她蒙过被子试图隔绝这个声音,效果却不怎么好。

实在烦的不行,席愿爬起来,冲门外的人怒道:“有什么事。”

王妈被吓了一跳,小心翼翼道:“我也不知道,老爷和夫人都在等你,好像有事要问。”

席愿抓了把头发,席诚业和金玖儿一起八成没什么好事。她坐起来,不耐道:“你去吧,我等会下去。”

昨天晚上被灌了不少酒,席愿现在还直犯恶心。头也重重的,像是里面塞了几吨的铁,不动则已,一动就连带着脑壳突突的疼。

身体和心情的双重不适让席愿恨不得现在就离开这个家,想到外婆高昂的医疗费,她又冷静下来。

听医院说外婆的病情这段时间稳定不少,但仅仅只是维持治疗每个月的费用就好几万。

妈妈在世时整日为了父亲的事情操劳,外婆是对席愿最好的人。她叹了口气,认命的从床上爬起来。

简单梳洗一下,席愿强忍着不适来到客厅。

席诚业和金玖儿正端坐着等她。

金玖儿本就比席诚业年轻,这些年锦衣玉食,大把的时间和金钱都花在保养自己那张脸上,如今看上去依然光鲜亮丽。

反观席诚业人到中年,头发逐渐稀疏,肚子开始变大。和金玖儿两个人坐在一起竟有种差辈的滑稽感。

看到他俩席愿觉得更恶心了,差点吐了出来。

席诚业一见席愿就劈头盖脸问道。

“你和秦暮楚是什么关系!”

                           

原创文章,作者:是花满啊,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4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