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飒:剑归来》颜紫凝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荆雁,叶南雄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女飒:剑归来

小说:古代言情-女玄

作者:颜紫凝

简介:家仇国恨纵千愁、相爱相杀依旧……
何因知劲草,霜墨尽飞蓬。
一袭红裙,盈盈一握,柔光若腻,秀雅绝俗,自有一股清灵之气。
身躯凛凛,气宇轩昂,一双眼光射寒星。

角色:荆雁,叶南雄

女飒:剑归来

《女飒:剑归来》第1章 降世免费阅读

燕庆年间,奸臣当道,皇帝信谗言、弑诸侯,杀忠良,弄得朝廷文武百官死的死,杀的杀,不敢谏忠言。进言者皆无好下场,甚至诛杀九族,连抄满门。整个江湖动荡不堪,百姓生活民不聊生。

以“上官、尧、沈”三大家族势力为首的朝廷官员,勾结外党,欲谋蹿皇位。

……

轰隆隆~

打雷声声声入耳,叶南雄不由得震惊了,爱妻马上临盆,怎得在这个时候打雷?

抬头望天,已是乌云大作,黑沉沉轰隆隆压将过来,笼罩了整个天际,不到三秒,整个天空已经伸手不见五指。

紧接着,一阵刺骨的寒风忽然迎面吹来,他不禁打了个寒颤。

打雷声戛然而止,偌大的雪花竞相来袭。

叶南雄瞪大眼睛看着突如其来的一切,颇感意外,但总觉得一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他立马走到屋子里,拿起毛笔,在纸上挥毫几笔,叫信鸽送了出去。

鹅毛大雪越下越大,根本没有要停的意思。

叶南雄守在产房外,既守护着夫人的安全,同时,也在守护孩子的平安到来。虽然不能进去陪伴她,但总觉得站在这里,就很踏实了。

一股寒气逼人,却没能扑灭他心中的火,他脸上大颗粒的汗珠往下掉,不时抬手擦拭。

屋里夫人疼的发出呻吟声,他几次想要进去,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

面对即将要出世的孩子,他的心里是忐忑的,孩子是他们两个爱情的结晶,是自己的宝贝,但一想到那些誓约,他也不知该怎么选择了,一边是自己的孩子,一边是血海深仇。冤冤相报何时了,为何要将孩子牵扯进这本不属于他们的世界里,是不是太不公平了?而现如今,萧师弟的孩子已经五岁……

哎!他重重叹口气。

突然,咔嚓一声雷鸣,一道闪电席卷而来劈向房顶。

“哇啊~哇啊~哇啊~”一声婴啼划破长空,燕庆二百零二年六月十五日,叶南雄之女骤然降世。

听到声音,门外的男人冲了进去,看着身子虚弱、脸色苍白的夫人,他一把拉住她的手,半跪在床前,眼睛有些许潮湿,嗓子突然哽咽的讲不出半句话来。

“南雄,你,你快看看咱们的孩子,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荆雁发出虚弱的声音,眼神中除了开心还夹杂着一丝焦虑。

“好。”听到夫人讲话,紧握荆雁的手慢慢松开,依言站起身,从接生婆手里抱过孩子,端详起来。

不知为什么,这个刚生下来的孩子与别人不同,其他孩子一生下来就皱皱巴巴的脸,红红的,一点儿都不好看。可这孩子与他人不同。

那小人儿粉粉嫩嫩的小脸儿简直能掐出水来,黑而长的睫毛,小巧的鼻子还有棱有角,肉嘟嘟的红唇一嘬一嘬的,应该是饿了的样子,肉肉的小手和胳膊一节一节,看得叶南雄心里仿佛要融化了一样,再往下看,两条小腿儿使劲儿蹬着,就像上了发条的弹弓,叶南雄生平第一次这么抱孩子,就连孩子的小脚丫都觉得可爱的不得了,便目不斜视的盯着怀里这个小可爱,他伸出食指在那白嫩的鼻头上摸了摸,孩子发出哼唧一声,他像喝了蜂蜜一样,心里甜滋滋的,嘴角也自然上扬。

“阁主,阁主?看得出您非常喜欢孩子了,嘴巴都舍不得动了,嘻嘻。”丫鬟秋菊捂嘴笑道。

直到秋菊开口,叶南雄才舍得将眼神挪了挪,笑道:“哈哈,真是个让人爱的女娃儿啊,燕子,我们的孩子是个女孩儿。”

“嗯,女孩儿好,听话又乖巧。”荆雁的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

这一句话仿佛同时解开了二人的心结,他们同时长吁一口气,虽然嘴上没有讲出来,但看得出来,他们放松了很多。

“阁主、夫人,我先抱小姐下去洗一洗。”二人允诺后,秋菊便抱孩子下去给清洗、包裹了。

此时,夫妻二人刚才的笑意顿时全无,开始惴惴不安起来。

叶南雄在地上来回踱步,未敢开口。倒是荆雁先开起口来,“南雄,现如今,孩子已经生下来了,你,是怎么想的?”

听到夫人说的有气无力,他端了一杯水递过去,坐在床边,握着荆雁的手道:“两个时辰之前,我已经手信一封寄了出去,只希望能躲过这一劫。”

“可,他会帮我们吗?”

“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愿吧。”

“当初萧师弟的孩子刚出生时,他们就想杀人灭口,没想到,几年过去了,他们还是不放过我们。”

“燕儿啊,我想,咱们俩这么做会不会太自私了,当初一起说好的替师父报仇,如果现在咱俩反悔,不但会让世间人耻笑,更会愧对师父对我的一片养育之情。”

此话说完,两人又陷入一阵沉默当中。

过了半晌,叶南雄张口道:“雁儿,给孩子起个名字吧。”

“嗯,就叫……”话还没说完,外面突然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两人便不再说话,直到熟悉的声音传进来。

“启禀阁主,那边回信过来了。”叶南雄的手下万辞附在门口小声说道。

叶南雄不由得眉宇一皱,今天回信速度快到咂舌,但愿,是好消息吧。

“你且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叶南雄说完就出了房间。

荆雁依言点点头。

收到的却是一个让他陷入沉思的回复。他在屋里来回踱步,想了很多法子,但唯一可行的就只有将孩子送走,唯有此法,才能掩人耳目,或许就能让孩子躲过这一劫。

虽然心如刀绞,但总好过活在刀光剑影之下。

为了不让消息走漏出去,他决定越少人知道越好,便两步跨到屋里,同夫人商量去了,说是商量,其实,他已经做好了决定。

望着襁褓中的婴儿,心痛至极,难舍至极,但还是狠心把她送走,到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

不知何时,屋顶上站着一个白胡子老道捋着胡须笑眯眯地,看着方才的一切,他心中已然有了丈量,慢悠悠地将白色拂尘扬了一下,呼啦一下就脚点地了。

众人见到后皆是大惊,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出没竟一点响动都没有,难不成他今天是来搅局的?南峰阁的守卫们顺势已摆出了阵仗。

叶南雄站了出来,双手抱拳,面色沉重,摆出一副谦逊的姿态来,“不知前辈今夜到访寒舍,所为何事,”。

那老道扬了一下拂尘,呵呵一笑,“你不必紧张,我今夜前来,为的就是,”他转身,用手指了指那个孩子,“她!”。

叶南雄的喉咙动了动,态度有所变化,“前辈的消息还真是灵通,不想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您是如何得知的,又敢问前辈,您是受何人指使,为何要与我叶南雄过意不去。她才是一个襁褓婴儿,就不劳烦您来操心了。我叶南雄再不济,自己的孩子自己总会抚养成人的。”

“哈哈,哈哈,哈哈”,老道边笑边摆手。

这老道人的声音响彻整个南峰阁内,听着阴森森的。

叶南雄心里倒有些摸不着北了,便上前问道:“既然前辈不是取小儿姓名,南雄愚钝,还请前辈指点,一解心中谜团。”

骤然间,那老道突然停止了大笑,双目紧皱,一手捋着胡须,若有所思,“何因知劲草,霜陌尽飞蓬。那就给孩子起名为霜儿吧。只不过,孩子起雨字头自古以来要历经磨难,便改为双宿双飞的双吧。”

叶南雄听得云里雾里,这都哪儿跟哪儿?

“近日白昼现太白金星,如此异常天象,必有大事发生。果真没想到,竟是诞下女婴的缘故。此女日后少不了参与一些纷争,必会大起大落,历经磨难,固不让她参与国事,一来可保住性命,二来,保住我江山社稷。”

话刚说完,道士扬起拂尘便飞走了。

叶南雄目光追着那道士的背影而去,他不曾想到,还会在这里再见到他。当年师父被杀之时,他们之间也有过一面之缘。

罢了,都过去了。

“白昼现太白金星?”叶南雄两步跨进屋子,跟荆雁说着,“你说这,这怎么会,怎么偏偏是我家的孩儿,哦,对了,那个道士还说了,只要她不参与国事,方可保住性命,还能保住江山社稷。”

荆雁一愣,早已经忘却了生完孩子的疼痛,想了一会儿,冷静道:“送她走吧。送去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如果是命中注定,那谁也阻挡不了,平安健康长大就好。”

“把孩子抱过来,我想再看一眼。”,荆雁忍着心里的悲伤。

叶南雄叫人将孩子抱了过来,俩人仔仔细细瞧了一会儿,越看越看不够。

孩子好像有感应似的,嘴里哼唧了几一声,小手和小脚在空中挥舞着,好像在说着什么。

荆雁终于忍不住眼里的泪水,啪一下掉了下去,刚巧不巧掉进了孩子的嘴巴上,泪水一点点渗进去,泪水好像很甜似的,被小孩儿舔了一舔,咂吧着。

慢慢伸手打开包裹着的小小毯子,露出雪白的婴儿身体,是那么的娇嫩。

要送走了,一定要认真看,把她的每一处皮肤都要刻在脑子里,不能忘却。让荆雁喜出望外的是,终于在她密密麻麻的黑发里,找见了一处胎记,不大,深红色,摸起来有点粗糙。

“南雄,你看,这样我们以后找起来就方便多了。”

叶南雄紧紧握着荆雁的手,心里难受至极。

摸着孩子头上的胎记,在额头上轻轻一吻,“孩子,等你长大一些了,无论你在天涯海角,娘和爹爹一定会把你接回来的,只是,只是要苦了你刚生下来就要遭受这些。”。

“阁主,夫人,到时间了。”门外传来罗素的声音。

趁着夜色正浓,送双儿安全出行才是要事。罗素生平轻功极好,由他护送,叶南雄自是放心的。

一切安排妥当后,罗素便骑马出行了。

走了许久,马走过的痕迹落在雪上,罗素回头看着雪上的马蹄痕迹,口中念道:“孩子,你的命终将不凡,老天自会保佑的。”。

                           

原创文章,作者:颜紫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4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