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修真:夜神传说》大马路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徐子衿,徐晓铃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都市修真:夜神传说

小说:都市修真

作者:大马路

简介:两千年前,秦国修士以惨重代价击败了入侵国土的西方妖魔。
因为妖魔恢复速度快,为了防止妖魔卷土重来,秦国修士布置了封神大阵,封锁了天地灵气,至此,禽兽不可进化,人类无法修行。
两千年后,一种域外灵物误打误撞闯过八星迷魂阵进入天蓝星,与封神大阵产生了激烈的摩擦,灵物被粉碎,封神大阵也破损了。
于是,灵气开始复苏,妖魔也将脱困,人类还能否继续站在金字塔的最顶端……

角色:徐子衿,徐晓铃

都市修真:夜神传说

《都市修真:夜神传说》第1章 宗门喜收新徒,方阳憾失佳人免费阅读

秦国,南山府,天马郡。

天马湖的秀丽风光不仅在南山府有名,在整个秦国,也是数一数二的,只不过目前只开发了北边的一半,南边还是荒山野岭了无人烟。

有人说是因为南边地势险峻施工难度大,也有人说南边是私人领地,主人家有钱喜幽静,不打算开放。

在天马湖景区北边,游人如织的中心大街,有一栋三层临街门铺,楼上大字牌匾写着:

徐晓玲古武培训中心。

在景区门前这个繁华地段,可谓是寸土寸金,大多是开餐馆和工艺品售卖,为的是赚游人的钱。

开武馆?能赚钱?游客会来这里学武?恐怕连租金都赚不回来吧?

很多人咸吃萝卜淡操心的在议论,各种打赌这个武馆开不了几天,但是无论怎么议论,也没有妨碍这家武馆开下去,并且一开就是二十年。

武馆里走动往来的人很少,门可罗雀,看来老板家里确实有钱,开店纯属个人兴趣。

此时,武馆一楼,零零星星几个少年人拿着护具在嬉笑打闹。

徐晓铃身穿旗袍走在大街上,看模样三十多岁,雍容华贵,露出的皮肤欺霜赛雪,吸引了很多行人的目光,男的垂涎,女的羡慕。

一些有女朋友在身边的男人,也情不自禁地把头转了过来,惹得旁边女友又扭又掐。

来到武馆门前,伸出纤手皓腕,推门走进,打闹的少年们回过头,立马安静了下来,低头道:“馆长。”

徐晓铃嗯了一声,走向二楼,她身后跟着一个小姑娘,十六七岁,娇小玲珑的身子,面容稚嫩,一双灵动的眼睛朝着四周骨碌碌乱看。

二楼比一楼更空旷,没有一楼那么多器具,只有两排兵器在墙角排列整齐,两三个中年人自顾自地扎着马步,没有理会周围声响。

徐晓玲没有停步,身后的徐子衿好奇地瞅了几眼,又跟在师父身后走向三楼。

看着师父在前面摇曳的身姿,徐子衿内心期望,自己长大了能有师父这样的身段就好了。

徐子衿在参加全国青少年武术表演时被身为评委的徐晓铃相中,然后被徐晓铃收为门下,比赛结束后,回家和父母一商量,整理行囊,跋涉千里来到这里,接受专业的封闭的系统的培训。

只不过看武馆的光景像是要倒闭的样子,并不热闹,如果不是师父徐晓铃语气温和、行动优雅、面容美丽,让人看着就觉得安心放心,徐子衿真以为自己被骗了。

来到三楼,三楼深处一间办公室开着门,几排电脑排列整齐,人却零零散散的坐着。

徐子衿第一眼就看到门口附近一个鹅蛋脸的白嫩美女半躺在椅子上,宽松的白色半袖上衣鼓起,牛仔短裤紧贴在腿上,纤纤玉手拨弄着手机玩游戏,细长匀称的小腿搭到桌子上,穿着白色卡通拖鞋,粉嫩的脚丫像是猫咪柔软的脚垫,秀气可爱。

上班时间打游戏?

徐晓铃走近,打游戏的美女玩得正起劲,丝毫没有发现,她旁边的男人看到了,立马站了起来。

“师父。”

徐子衿望向这名男子,年纪应该三十岁以上,浓眉大眼,仪表堂堂,年轻时肯定是个大帅哥。

有了浓眉男子的招呼,周围其他人都站了起来,齐声喊道:

“师父。”

玩游戏美女急慌慌站起身来,把手机藏到了身后,头深深低下,徐子衿为她感到尴尬。

玩游戏美女低头,看向脚面,在徐子衿看来,倒像是在凝望深渊。

玩游戏美女躺着还好,一站起来,个子瞬间拔高,徐子衿本来觉得自己一米六的身高在女人堆里已经算是高个了,此刻瞬间觉得自己是个小矮子。

放眼望去,站起来的几人容貌或英俊或美丽,没有一个普通姿色。

在这里上班,难道对颜值还有要求吗?

“过来开会,给你们介绍新师妹。”徐晓铃道。

“师妹?”

几人语气惊讶,特别是玩游戏的美女,对着徐子衿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遍,让徐子衿很不舒服。

徐子衿内心疑惑,这些人就是师兄师姐吗?还以为是工作人员呢?

怎么感觉大家表情很奇怪,好像是不喜欢师妹?

来到旁边会议室,众人依次坐好,徐子衿坐到了最门口的位置。

关上门,徐晓铃神色庄重的问道。

“徐子衿,问你一个问题,你相信修仙吗?”

额!徐子衿内心疑惑,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略一思索,徐子衿老老实实地说出了真实想法。

“修仙,都是假的,是电影和小说中编的故事吧。”

众人都笑了,露出了你果然会如此回答的表情。

徐晓铃接着道:“那如果我告诉你,修仙是真的存在的,你信吗?”

这不是瞎扯吗!

正常人能问出这样的问题?

看小说看多了吧!

一个,不,几个成年人,在这里讨论小学生的问题?

事情,好像在往不靠谱的方向发展。

徐子衿有种误入传销组织的感觉,但是现在离家甚远,自己人生地不熟的,该如何是好?

“我知道你可能觉得荒谬,那么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修行者的神奇吧。”徐晓铃伸手指向徐子衿。

徐子衿有些懵,不知这是干什么。

“看你的衣服拉链。”之前在门口玩游戏的美女出声道。

徐子衿低下头,看着自己衣服的拉链在没有任何触碰的情况下慢慢向下拉开。

徐子衿睁大了眼睛。

“这!这!”

拉链继续往下拉,在座的男士都转过了头。

徐子衿抓住了拉链,不可思议地望向坐在最里面的师父徐晓铃。

“这就是御气境中期的实力,可以操控十米内的物件。”徐晓铃淡淡道。

然后,一张纸轻飘飘的,平稳地从徐晓铃手中升起,慢慢地飘向徐子衿,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在下面拖着一般。

徐子衿接住纸,在手里搓了搓,发现这就是一张普通的纸,心里彻底震惊了,十几年的世界观在此时崩塌。

“我观你面容,有修行的潜质,所以才把你叫来。

古武,只是表面上的样子,是为了让凡人看的,而实际上,我们是修仙者,我们的门派,也不是古武培训中心,而是玄音宗。

说修仙有些过了,因为现在灵气稀薄修行缓慢,到不了成仙的那一步,我们的修行和养生差不多,类似于古武,你想想,要不要学。”

“玄阴宗?”徐子衿觉得好像在做梦,事情跨度之大好像从工业革命一下子回到了原始社会。

“我如果选择不学呢?”徐子衿试探性的问道。

“你如果不打算修行,只想练武,我会找别人教你一些武术套路,学两年给你推荐一个工作,和外面的武术学校流程差不多,我有武术学校的渠道,可以让你过普通人的生活。”

徐晓铃淡淡道:“如果你想修行,那么以后,春秋冬三季都要去山上修行,夏天可以下山耍耍,就像现在,可以回家也可以在这里自学点其他技能,宗门提供场地和资金支持。

你也不用担心养家糊口之类的,我会从你正式入门的那一天开始,给你交九险一金,每月三千块基本工资按时发放,看情况增减,吃住全免。

一些其他零散的费用我这里也可以报销。”

说到最后,徐晓铃瞥了一眼刚才玩游戏的美女:“充游戏币不报销。”

徐子衿觉得此事事关重大,自己拿不定主意。

“我能和家里商量商量吗?”

“不能,很多人不认同修仙是真实存在的,你问了,你父母大概率会认为我是骗子,这件事,你自己拿主意。”

徐晓铃右手边一个扎马尾的中年美妇把一支中性笔悬浮在半空中,道:“小妹妹,修行天赋不是每个人都有的,你要抓住机会,你无论学什么最后都是要打工的,入宗门后收入和外出打工没有什么区别,你可以理解为你现在入职了,老板给你安排的工作就是修行。”

旁边几人都拿出了一些小东西,悬浮在手心。

徐子衿望向自己旁边的游戏美女。

孟柔道:“别看我,我还没到这种境界。”

徐子衿依然犹豫不决。

徐晓铃道:“你看着我,你觉得我多少岁了。”

徐子衿道:“三十出头?”

“我快六十岁了。”徐晓铃笑呵呵道。

“我四十了。”马尾美女接着道。

“啊!”徐子衿惊讶了,看模样这两人都是三十岁左右,还是因为气质成熟,如果单看皮肤光泽,说她们不到三十岁也有人信。

“练气期毛孔收缩,修为到了御气期,容貌就会衰老的慢,元婴期就会定格在当时的容貌,如果你现在是元婴期,那么你直到老死,都会是现在的模样,所以,你愿不愿意修行呢?”

“我愿意。”

……

秦国,东山府,新海城。

方阳今年二十三岁,刚和女友分手了。

其实两人刚在一起时,方阳就有了分手预感。

因为,两人进展太快了,认识第一天,方阳就和萧雨晴滚到了沙发上。

当时方成就有“来得快去得也快”的担忧,如今果然应验了。

这段感情只维持了三天,印证了方阳的预感。

分手原因并不像是小说中常写的拜金女爱慕虚荣移情别恋,找有钱人去了。

两人分手,纯粹是因为婚姻观念不和。

萧雨晴不打算结婚和要孩子。

方阳对此表示理解,理解不代表依从。

方阳的父母依然健在。

方阳能够预测到,自己带萧雨晴回家,父母会是多么高兴,但是如果告诉二老自己不打算结婚不打算要孩子,父母的高兴肯定会从天堂掉到地狱,如此过山车般的垂直落差,一般人很难承受得住,何况方母还有心脏病,极可能原地去世。

方阳不想做这个罪人,虽然他对于父母并不是言听计从,但是在结婚生子这件事上,方阳和父母是达成和平共识的。

萧雨晴比方阳大五岁,结过一次婚,没有孩子,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萧雨晴对结婚很反感,觉得那是枷锁是牢笼。

如果是五年前,方阳对于结过婚的女人还是很介意的,但是五年孤寂生活的折磨,一步步让方阳放宽了对异性的要求。

妥协,长得漂亮就行。

再妥协,勤俭持家就好。

再再妥协,是个女的就行。

所以,虽然萧雨晴离异了,方阳还是选择接受了她。

更何况,萧雨晴太漂亮了。

哪怕是各种美颜相机盛行的今天,拿网上精修过的的美女图片比,也找不出几个如萧雨晴这般漂亮的女人。

长发微卷,明眸皓齿烨烨生辉。

身高腿长,肤白貌美亭亭玉立。

眼角一颗泪痣,妩媚动人。

身前半抹春光,山峦起伏。

烟柳腰,细条条盈手可握。

樱桃嘴,红艳艳惹人垂涎。

真是如花似玉,艳比桃李。

微微一笑,勾走了三魂六魄。

扭转腰肢,迷得人筋软体酥。

第一次见面只是路边偶遇,当时天干物燥,方阳正直青春年少,血气方刚,看了一眼就险些走不动道,这简直是网图美女走进了现实。

只不过方阳有心没胆,暗中瞧了两眼就走了,只当做路上的风景。

当夜,由于方阳半夜睡不着觉,起来遛弯时抓住一个故意搞破坏的划车贼,执法司的人过来后通知车主。

很巧,萧雨晴的车也在其中,萧雨晴千恩万谢之后,两人各自回家,惊异地发现,方阳租的房子正好在萧雨晴的对门。

这可以说是缘分不浅。

然后,萧雨晴邀请方阳去家里坐坐,方阳略微推脱,便去了。

此时夜深人静,明月高悬。

皎洁的月光洒落人间,为深夜增添了暧昧的色调。

屋里,萧雨晴洁白的皮肤反射着明亮的灯光,好像穿了油亮的丝袜,让方阳心思荡漾。

萧雨晴同样心思荡漾,她离婚两年了,已经过了对男人的反感期,希望有一份新的感情生活。

正巧,老天爷把看着面善的方阳送来了身边,而方阳也是单身,这不可不谓是天降姻缘。

现在的萧雨晴不是之前的小女孩儿了,她对于爱情并没有那种长久攻防的提防和扭捏,对于男人,看顺眼了就行,最后谁吃亏,还不一定呢。

只不过,方阳眼神飘忽,言语怯弱,一点也不主动,萧雨晴想着,看来要自己主动了,虽然自己也挺害羞的。

不主动,哪有故事。

于是,语言暧昧,肢体接触,方阳一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哪能受得了这,于是,什么身份、性格、资产、观念全抛却一边,整个沦陷了。

美貌妇光彩耀人,懵懂男欲迎还拒,

光彩耀人,白花花如珠似玉。

欲迎还拒,羞答答心嫌体直。

城门大开,空城计或是请君入瓮,

犹豫不前,错机遇也许再难遇见。

一咬牙,一跺脚,忍羞愧幽冥泉吞龙。

半推却,半躲避,竖横心杀威棒伺候。

不知深浅,遇美人转瞬即败。

重整旗鼓,看郎君再起东山。

少年初尝滋味,恨不得将心肝脾肺肾俱抛。

美妇重温旧梦,直教人把东南西北中全忘。

欲得善果,请将贪嗔痴把持住。

若不守正,便会精气神全耗光。

只教少年人未老先衰,美貌妇荣光再现。

……

夜深了,方阳躺在床上,觉得近几年对于女人热切的幻想就像是幼儿园的小红花,极其幼稚可笑。

美貌在身材面前千篇一律,身材在温柔贤惠面前一文不值。

再美,也不如回家后的一碗热汤。

那些不漂亮的女人,也许比漂亮女人更能白头偕老一辈子。

美貌既然不再重要,方阳也理解了为什么萧雨晴这么漂亮的女人会有人抛弃。

审美厌倦了呗。

哪怕是现在的自己,也不再对美貌有多大兴趣。

看模样,萧雨晴也是温柔的人,方阳觉得自己眼光没错,是个懂得持家的女人。

虽然结过婚,但是没有感觉哪里脏了。

就像小作坊的环境,没有亲眼见过,就不感觉恶心。

一直折磨自己的是那天真的不着边际的幼稚幻想。

想要干净,难道要一直处在完全无菌的环境中生活?

可笑。

只要两个人能够日后互相温暖,生活就能有滋有味。

有,就不错了。

漂亮,更不错。

还温柔,那就是极好了。

想要的太多,只会折磨自己。

方阳做好了与萧雨晴共度余生的打算,为了不让萧雨晴看轻自己,无业状态的方阳每天早早起床去“上班”,天黑了才“下班回家”。

实际上,方阳晚上睡不着,白天是去隔壁自己租的房子睡觉去了。

可是,天公不作美,方阳的无业状态还没有被拆穿,萧雨晴就明确的告诉方阳,自己不打算结婚,不打算生孩子。

此话如同晴天霹雳一下子把方阳震住了,脑子里翻江倒海半天没有说话。

心情缓和后,方阳道:“我爸妈因为我的婚事愁白了头发,我没能赚大钱给他们好的生活,也没有出名让他们扬眉吐气,爸妈为了给我说媒搭出去好烟好酒无数,我不能再给他们添堵了。”

萧雨晴倒也通情达理,没有逼迫方阳二选一,最后一次的温柔后,和方阳说了分手。

“我不要你了,你走吧。”

                           

原创文章,作者:大马路,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4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