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柳橙子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赵和,阿彩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大逆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柳橙子

简介:一个敢于逆反皇权的书生,一个曾在天子一怒中艰难活下去的人,他痛哭,他仇恨,为什么天子可以随意夺人生死!
不甘,痛苦,万般皆成恨。
寒风瑟骨他无家,欢颜笑语他无友。
天下无公,我自来找!
一剑挑苍茫,杀尽天下敌!
雨中而起,雨中而归。
诸位,且尽兴!

角色:赵和,阿彩

大逆

《大逆》第1章 楔子免费阅读

景隆十三年,秋末,皇宫深处,微弱的呼吸声,传荡在每个跪着的人心中,太监,宫女,嫔妃,侍从,大臣…无不跪倒在地,垂首等候。

他们在等一个消息,老皇帝的死讯!

大殿深处,龙床旁侧,一个衣着华丽,头顶凤冠的美貌女子正坐在床旁,泪眼婆娑,面部满是悲伤和绝望。她的手紧紧握着那个躺在龙床上面容憔悴的中年男人的手。

男人闭眼说道“平儿还没来吗?”

女人听到,赶忙哽咽着说道:“快了,快了,再等等吧,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再等等。”

男人一听,勉强睁开了一丝眼睛,努力“嗯”了一声。

“阿彩,你不必这般难过,也不必想着随我一起去了,我更希望你好好活着,替我好好看看天下……”

“没有你,这天下我自己看又有什么意义。”名叫阿彩的女人,轻抓起男人的手,抚在自己脸上。

她轻咬红唇,满眼悲痛,久久盯着男人的脸,一刻都不舍得移开。

“下辈子,你我还做夫妻,可好?”男人温柔看着面前的女子。

“岂止是下辈子,生生世世才好…”阿彩紧紧将男人的手贴在脸上,泪水不停。

生于帝王家,这般感情实属难得………

……………………………………………………………………

今日,天气并不很好,黑云压到皇宫上空,无数官员跪倒在大殿之外,都觉得胸闷气短。

大家都在等着皇宫里那个高贵至极的人死去,也在等着皇宫外的那人到来…………

一阵嘈杂的马蹄声步履声传来,大殿外的数千官员纷纷激动看去,那人来了!

只见一行人迅速出现在官员们的视野中,为首的是一个衣着玄色,面容阴翳的青年男人,他身材高大挺拔,一双柳叶眼里并无丝毫悲痛,反而是深不见底的冷漠。

他快步走在御道旁的道路上,随梯而上。

几名年近花甲的老臣看到这一幕,互相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大殿门口。

一个翘首企盼的中年太监,看到青年男人出现,顿时激动的哭出泪花,他颤声吩咐好身旁的太监前去迎接,然后疯狂跑进大殿之中。

大殿内。

中年太监连跑带爬的来到龙床五步之处,一下子跪倒,颤声哭着说道:“陛下,太子来了!太子来了!太子马上就进来了”

躺在龙床上的中年男人顿时来了一些精神,“好,来了就好,快扶我起来。”

中年太监赶忙上前,和叫阿彩的女人一起把皇帝扶起来坐着。

皇帝刚坐好,就听见门口传来脚步声,他缓缓抬头望去,正好看见进门的青年男子,双目对视。而后年轻人就立刻把头低下,快速跑上前跪倒在地,失声痛哭:“父皇,孩儿不孝,这么晚才赶来,幸好没有错过,否则孩儿定将酿成大错!一生都痛苦莫名!”

皇帝看着面前跪倒在地的儿子,他疲惫的长出一口气,“起来吧,朕不怪你,来了就好。”

年轻人听完站了起来,满脸泪水的看着皇帝。“父皇,孩儿舍不得你,你走了孩儿怎么办。”

阿彩看着站在面前的太子,并未言语,而是难过的看着面前的丈夫,紧紧的,紧紧的握着他的手。

“说来,成年皇子就你一人,该学的你也都学会了,你聪慧过人,治国,治人,朕没有什么担心的,只是有一点,照顾好你母后,朕走了她就孤单了…天下…朕传给你了,莫要辜负了它…”皇帝缓缓说道。

“赵和,一定不辜负父皇所托,定会好好照顾母后,时常侍奉其旁。也定会好好治理天下!扬我大风雄威!”

话说完,赵和立刻跪地叩首。

坐在龙床上的皇帝听着这些话并无表情,而是艰难扭头看着身旁的妻子阿彩,也是当今皇后。

他看着阿彩的眼睛笑着说:“莫哭,妆都花了,不好看了。我睡一会儿,我有点累了,让我靠靠你,跟多年前那样,就好…………”

跪倒在地的赵和听到这句话,下意识握紧了双手,但一瞬间又松弛掉。

皇帝勉强抬手轻擦掉妻子的泪水,妻子难过的哽咽,已难发出声音,她轻轻将丈夫搂进怀中,额头紧贴他的脸颊。

微弱的呼吸声,渐渐放缓,一气吸入,一气又呼出,一去不回,再无声响………

“陛下,驾崩了!!!”太监凄厉的哭喊声传出,凡有听见的太监,皆随着痛声大喊。

亡讯瞬间传出大殿,传出皇宫,大殿外的官员纷纷开始痛哭,“陛下!!”

世界瞬间变成白色,无数人开始穿着丧服,皇帝驾崩的亡讯被衣着丧袍的骑兵带走,昭告天下。

三日后。

皇太子赵和即位,为表哀悼先帝之情,大赦天下。

景隆十三年末

皇帝赵和改元明德,至此明德年开始…

明德年,春初

皇太后于彩凤宫自缢而死,皇帝赵和痛哭,携文武百官,亲自扶棺下葬。

此事一出,好像就开了死亡的兆头般,官员中开始逐渐有人或是死去,或是下狱。

朝中百官一时间人心惶惶,头顶上那位年轻皇帝的身影开始变的可怕。

每天都有官员夜晚归家时被武英郎带走,这一走,就再没回来过。

一天清晨,文武百官上朝。

青年皇帝高高坐在大殿之上,头戴通天冠,手握龙头,下面的官员皆低头站立,议事议到满朝寂静鸦雀无声,还真是千古罕见。赵和嘴角浮起一抹嘲讽的笑意,他目光如针盯着下面站着的百官。算算火候,该有人要跳出来了。

手指摩挲着的珠子不停的转动,却依旧没有要站出来的人,赵和的耐心没了,他停了手上的动作,“没有人上奏吗,如果没有,就退朝了。”

赵和抬手示意太监喊退朝,太监还未出声,一名中年官员从队伍里走了出来。

太监识趣的闭上了嘴巴,退回原位。

赵和隐晦的笑了,然后出声道:“爱卿有奏?”

那位官员一听,当即跪倒在地,不卑不亢的说道:“陛下,臣的确有奏,臣弹劾典狱司方中卿,近日私自抓捕官员下狱!!”

赵和听完眯了眯眼睛,“哦?典狱司方卿可在?有大臣弹劾你了,出来说一说吧。”

官员前首一位高官缓缓走出,跪拜在地,此人满面皱纹,身上缠绕着一股阴冷之气。

只见他冷眼看了身后那名弹劾他的官员一眼,瞬间就让那位官员觉得被毒蛇盯上了般背后发凉!

而后方中卿扭过头去,高声说道:“陛下,臣冤枉!臣只是抓捕了一些犯了恶罪的该抓之人!不该抓的,臣一个未抓!”

他身后的那位官员一听,顿时气愤,“方中卿你胡言,就拿何晓,杨生二人来说,他们可曾违法乱纪?!何晓廉洁自律,杨生刚正不阿,你为何抓他们!他们犯了什么罪!”

方中卿一听,冷笑道:“哼,名声真不真,一向只有自己知道。我抓他们自然有抓他们的道理,岂容你在此放肆!朝廷之上又岂容你喧哗,可是将陛下致之于不顾?!”方中卿向陛下行了一礼,再无言语。

那位大臣听完,面色难看,也是伏在地上沉默下去。

这时,赵和开口了“行了,抓捕罪犯这事是朕托付方卿办的,想必众卿也知道,这些人,与朕的母亲有关系。”

朝中百官听到皇帝说这句话时,纷纷色变!还是来了!朝堂上,气压一瞬间变低了。

赵和见没人说话,也没在意,扶额长叹道“朕的母亲,死得冤啊。贤淑良德,竟落得如此下场。如果朕,不为自己的母亲洗刷冤屈,还其清白。那么朕就是不孝!”

不孝二字,像是利刃一般穿刺在堂上文武百官的心胸之中!任何人都不寒而栗。

赵和冷厉的眼神盯着每一个低头的大臣。

放眼望去,皆是仇寇!

赵和看着堂上大臣无一言语,索性站了起来,走到台阶处,淡漠说道“尔等不用担心,朕是大度的,也是可靠的,无罪不追其咎,有罪,依法处置。”

场上大臣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几位老臣互视了一眼,再次闭目。

“朕乏了,退朝吧。”

赵和说完,负手离去。

太监的喝令退朝声,催促着朝中百官离去。

明德年初,初春的日照虽暖,却驱不走任何一位大臣身上的阴冷。

………………………………………………………………………

二月初九。

有数百大小官员锒铛入狱!连同家眷关押典狱司,朝野哗然,朝中大臣聚集数十人集体上书求情,赵和不允驳回!

二月十三。

数百官员于午门斩首!血流遍地,泥土泛红!尸体腥臭熏天,百姓无不色变溃逃。

此事一出,朝野震惊,文武百官纷纷惊惧,言官柳岩钧,张兴愤然而出,痛斥新皇之残暴嗜血。

赵和听到并未动怒,却有武英郎统领余猛站出,指责二人暗自受贿、勾结党羽之罪!

赵和听罢命余猛带人查核,而后果然在柳岩钧与张兴家中搜查黄金白银数十万两!另有党羽名册一部!

赵和大怒,命余猛依册将其党羽悉数抓捕,打入大牢!柳岩钧、张兴二人流放南关,遇赦不赦。

柳岩钧在出殿时,依旧怒斥新皇昏庸无道,残暴嗜血,若不悔悟,国运将塌!

众臣一听,纷纷色变。

坐在皇位上的赵和一听,面无表情。

他前倾身子,看向大殿门口的柳岩钧,轻启薄唇“你真当朕不敢杀你吗?一而再,再而三,一介腐儒!也敢论天?!”

柳岩钧听了这话,狂笑了起来,“我有何不敢!我等言官本来就是做这个的!昏君!你杀了我也毁不掉言官的脊梁!我死以后,亦有千万人站起来!”

赵和听着听着,居然笑了起来,他边笑边拍掌道“好!好!讲的好啊!”

他说完还笑了好一阵,然后脸色速变阴毒,“传旨,柳岩钧为首及其党羽罪恶滔天、辱没皇帝,夷三族!!将他们拖下去,打入天牢!”

柳岩钧听得咬牙切齿,目眦欲裂,身旁的侍卫上前抓他,他拼命挣扎,狠狠朝着赵和的位置吐了一口口水,“昏君!!大风有你这样的皇帝简直是厄运!昏君!你不得好死!”

赵和听了脸色转冷,“罪臣柳岩钧,诛九族!拖下去!”

随后柳岩钧身旁的侍卫,一记直拳打掉柳岩钧的牙齿,其他侍卫将柳岩钧按倒在地,锁上柳岩钧的双手,快速将他从大殿中拖出去。

过了一会儿,大殿里依旧鸦雀无声,这时,赵和开口了“非要朕明说么,有些事,朕一定要做!但朕不会做的太过火,朕的脚步不会拘泥于区区几步之内,该惩的惩完后,朕会大步向前,诸君都要与朕同行,朕会带来千秋盛世,会带来万古太平!朕的气量很大,不会丢下任何一人,诸君自去思量。”说完,便退朝离去了。

………………………………………………………………………

明德年的开始就这样以血腥的方式拉开了序幕。

带着密令的军士披月出发,天牢深处的罪臣痛苦哀嚎………

深夜中,赵和衣着玄色龙袍凭栏望天,繁星片片,迷了他的眼,他手中紧紧抓着一条陈旧红绳系着的玉坠。

他低头看了看玉坠,眼中竟闪着些许泪花,他轻声喃喃“娘。”

他看了许久许久,才紧闭上了双眼。

                           

原创文章,作者:柳橙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4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