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隐秘境》太一空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张晓尘,小蝶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神隐秘境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太一空

简介:男主角张晓尘,出生于莲花村农家小富,一夜村庄被灭,一夜至亲被害,为了报仇,不断修行,误入神隐秘境,真相一一解开,修行归来,被伏羲神器选为继承者,拥有力量后,正面和邪恶力量对抗。经历各种磨难,爱恨情仇后,结交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

角色:张晓尘,小蝶

神隐秘境

《神隐秘境》第1章 相逢救人的小偷免费阅读

北辰国的北海南岸有一小村,因盛产莲蓬,名为莲花村。村中有一人家,生有一男娃,男孩名唤张晓尘。其父张岩经营米铺,承包田产,经商小富。其母李氏,温婉贤淑,为人仁慈好施。

张岩对其子寄予厚望,望其子张晓尘继承务农,经商,承包更多土地,壮大田产生意,对张晓尘给予厚望。遂将其送到镇上的私塾先生那里学习经书。

待到张晓尘十八岁时,已文质彬彬样。某日不知哪里寻来一本古书,蹲坐树荫下,有滋有味地读起来。

其父张岩路过,怒气夺过手中旧书,厉声道:“到处寻你,原来你在这里偷懒。我送你去读书,是望你学会些认字,再学些记账经商之道。把家里粮米生意做大。哪知你整日躲起来看闲书!快给我干活去,把新收的米送到老刘家去!”

张晓尘被突如其来的夺书行为镇住,良久回过神:“爹爹,米中午已经送过去了。您了解一下情况再说我!男儿志在四方,儿子想考取功名,谋一官半职,做一方地方父母官。”

张岩不满儿子违背意愿,说道:“我长这么大,莲花村就出过一个小县令,考取功名之路何其少有,哪有家里粮米生意来的实在!”

张晓尘不想辩驳,转身就走。张岩看了手里的书名《审判官》,有些无可奈何。

不日,张晓尘牵着一辆马车在街上行走,随身跟着两个伙计,正在送大米去客户苏老板的路上。突然前方一行人晕倒,口吐白沫,全身抽搐,口斜眼歪流口水。

众人围了上去,把路堵死了,人群纷纷道:“这怎么回事?”“不知道啊。”“这是犯病了!”众人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突然一干瘦身影少女,身上脏兮兮的,衣衫褴褛,满是补丁,从人群中推开:“让一下!”张晓尘,站在旁边细看,少女大约比自己小几岁样子,蓬头垢面,脸上都是灰尘,但圆圆的眼睛,配着修长的睫毛,小小的鼻子上一点小痣,盯着病人把了脉,突然在病人前胸,上下快速点穴,又走位移位到脑袋顶,突然,病人就恢复了过来。

张晓尘感觉甚是稀奇,正在思考这是什么绝技,只见那少女突然起身过来,从身边擦肩而过,消失在人群中。居然有一股子淡淡的茉莉花香扫过,张晓尘有点怔在原地。

张晓尘送完货,路过香满楼酒店,请两位随行伙计一起去吃个午饭。三人吃罢,店小二:“客官,总共是二两银子三十文。”张晓尘摸了下口袋,糟糕!钱袋子丢了,有些懊恼。

又突然回想起来,先前那少女擦肩而过的时候,感觉钱袋子动了一下,突然想明白了。摇了摇头,微微一笑,对店小二说:“我钱袋子忘记拿了,记在城东张记粮米店上。”

店小二也认识张记父子,他们店的大米还是张记大米配送的。遂道:“好嘞!”

就在这时,张晓尘往右边随意扫过去,居然看到那神奇点穴功的少女。遂和伙计道别,“你们自己回去,我有些事,晚些回去!”两人走后,张晓尘缓缓走过去,扫视一番少女的腰间,并无自己的钱袋。又想想,可能在怀中衣襟内。

突然坐在少女对面,只见少女面前一只鸡,少女正专心啃着鸡腿,好似很久没吃过一样,突然发现对面有人,抬头一看,正是被自己偷走钱包的少年,嘴里咬着鸡腿,眼神有些惊讶又躲闪,不知如何是好。

张晓尘先发制人,说道:“姑娘,你好,今日我在街上看到你救人,医术高超,甚是佩服。可否有机会和你共食午饭?这桌菜我请。”

少女缓缓放下鸡腿,心里寻思,还好,这呆子没有发现我偷钱包的事情。怯怯地说道:“这怎么好意思呢?皮毛雕虫小技。偶尔有灵。也是学艺不精。不能百发百中。”

张晓尘:“姑娘您贵姓?我叫张晓尘,是莲花村人氏。想吃什么,多点一些上来。”顺着打量了一些这少女,极其干瘦,好似未曾吃饱过似的,不经动了恻隐之心。

少女见张晓尘样子真诚,说道:“我无名无姓,无父无母,师父唤我小蝶。我住在附近的莫山,常随师父采药为生。”

张晓尘觉得小蝶身世有些可怜,想逗她开心:“莫山我去过,山顶有一个道观,我随母亲每年都要去一次。可惜未曾见到过你。莫不是那些道长把你藏了起来。”

小蝶说道:“师父不在道观里,我们独自住在后山中,不太与人打交道。我今日溜出来自己逛一逛。”

张晓尘:“你难得出来,今日定要好好吃一席!”“店小二,过来一下!”店小二马上小跑到桌边,张晓尘说道:“这一桌依旧记在张记粮米店上。有什么好菜报过来。”“好嘞。”于是风风火火快速点了几个招牌菜。

顷刻,小蝶前面就上了八个菜,小蝶不好意思道:“这哪吃的完。浪费多不好。”张晓尘:“吃不完不打紧,就怕你吃不够。我们慢慢吃。主要是我也饿。”

小蝶觉得有些羞愧,平日里,跟着师父吃素,偶尔溜出来开一开荤菜,奈何银两不足,本想靠着所学医术挣一些银两,可是都觉得她年纪太小,不给她医。便动了偷窃的念头。今日早已看准张晓尘腰间的钱袋子,正在伺机下手,正好有病人倒地转移注意力才下手。

张晓尘:“小蝶,这个酱牛肉是这里的招牌,我打从记事起,就常点这个菜。”同时筷子夹着菜往小蝶盘子里放。“这个芋头很软糯。我每次带我表妹过来,她都要点。我估计你们女孩子都会喜欢的。”还未说完,芋头已经夹到小蝶盘子里。只见不一会儿,小蝶盘子就满了。

小蝶吃了吃,心里想了想,这是除师父外对我第二好的人,自己从小羡慕别人有爹娘,师父虽然如同父母,但是日常还是比较苛刻严肃。

心事重重的笑了笑说道:“真好吃,我第一次吃这么多好吃的菜。我以后叫你张大哥吧。”

在低头吃菜的瞬间,胸口淡绿色的钱袋边缘不小心漏出了一角,张晓尘瞥见,默不作声,依旧不动声色。

张晓尘微微笑笑继续说:“好的。小蝶妹妹。实不相瞒,大哥有一事相求,祖母卧病已久,可否登门帮医治一番试一试?”

小蝶:“张大哥,你相信我吗,愿意让我医治?我从小跟着师父学习医术,但并无太多机会给人治病,人家都说我年纪太小。”

张晓尘笑道:“那我今日亲眼所见你医治一个倒地素人。出手之快,见效之快。十分佩服。如此精湛医术,那平日里你拿什么做练习啊?”

小蝶一听到这里,眼睛笑成月牙:“不怕你笑话,我在山上啊,拿山上的动物做实验,给农家的牲畜治过病,也有自己养的鸟啊,狗啊,猫啊,山上的蛇啊,鹿啊,狐狸啊,我都医治过。我治过的牲畜,飞禽走兽啊,比人还多。你还想让我治吗?”说完,眉毛一挑,充满了自信。

张晓尘:“我相信你。小蝶姑娘,可放手一试。我祖母卧病已经有七年之久,附近的名医家父都已为之寻遍,作为儿孙,未曾出尽一丝绵帛之力,深感惭愧。不管治得好治不好,今日能遇到小蝶姑娘,都极其幸运。”

小蝶一听,便笑开了花,心想自己从小跟着师傅学习医术,师父的医术已经巅峰造极,自己虽然愚钝,但还是可以治疗各种疑难杂症,如若不行,再请师父出面。依旧谦虚的说道:“大哥竟然如此相信小蝶,小蝶定当用心一试。”

于是两人开心的吃了起来。张晓尘因为刚吃完午饭,又接着这一桌,陪着小蝶吃,于是吃的很缓慢,强撑着吃下了一些。直到一桌子基本都被小蝶一扫而光。

吃完,张晓尘便领着小蝶回家。

刚到家中,只见张岩坐在大厅气氛严肃地等着儿子。张晓尘前脚刚一抬脚,父亲就厉声训斥:“今天店面收到香满楼的账单,你吃顿饭吃掉十两银子?在跟谁鬼混?”

话音刚落,看着张晓尘后面跟着一个跟乞丐一样的女孩,女孩怯生生的,躲在张晓尘背后,低着头看着地。张岩满是疑惑,正准备张口。

张晓尘赶忙答道:“爹爹,这是我今天交的朋友小蝶姑娘。她医术高超,儿子欲请小蝶为祖母治病一试。”

张岩平日也是孝子,但是治病试过各种名医阆中都不好使,心想这个跟乞丐一样的小姑娘莫不是来搞笑的,“胡闹!都是你母亲没教导好你。在外边乱交朋友,胡乱开销挥霍。莫染上了纨绔子弟作风。我定饶不了你!”

说完把袖子一甩,撇在背后,气汹汹地走了。

其母李氏正好经过,看到这一幕。待张岩走开,李氏进来:“晓尘,带朋友回家,便是客。这姑娘长得真标志。”说这话时,正好走到小蝶身边,打量这女子,想着儿子年纪不小了,也到谈婚论嫁的年纪,也要早做打算了。

小蝶不好意思的微微笑。“阿娘,小蝶是我的朋友。可否找一间舒适的房间给小蝶住在。等小蝶休息好,让小蝶给祖母看一看。”

李氏看着自己儿子真孝顺,满是欣慰,连忙说道:“小蝶,你放心住下。等下备好洗漱,换上新衣服。你跟我来。“说完便热情拉着小蝶走了。

等到晚上,张岩请三友商在大厅喝酒聚餐。

柳老板道:“如今和官府的生意真难做。我与朝廷司库的结账已有两年多账务没收回来。如若收不回来,今年收益全白做了。”

周老板叹口气:“你还算好的。我交易量太大。早期和他们打交道时准时结账的。结果生意越做越大。到如今,我一年业务量顶过之前三年的。从去年开始倒好,直接就延期结账了,现在催账,对方直接赖账了。”

黄老板道:“我也有赖账。恐怕是收不回来了。”

张岩:“难道不可以把这账告回来吗?欠账不还,难道还有理?”

黄老板道:“难啊,自去年孙后垂帘听政起,这朝廷的实权已经不归主君管。这财政权早就成了帝后身边红人青岑的钱袋子。你便是去告,没把你反抓进大楼就不错了。”

众人目瞪口呆,周老板先说道:“这消息属实?那我的钱是注定收不回来了?”

黄老板继续说道:“千真万切,我岳父家里有人在朝廷为官。大东市一米商告发其不得,反而入狱,现在还关着。”

张岩气愤至极,怒骂道:“真是没有王法了。如此私吞友商,竟无门可告。倘若不再合作,岂不是能止损?”

黄老板继续道:“恐难,漯河下游洪灾,朝廷要求强制捐款,地方政府打着捐款名义,洗劫一空友商粮仓。最后灾民吃的粮食居然是陈米。被搜刮的新米至今未见投放给灾民。民众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周老板皱着眉毛,若有所思道:“目前只能小心行事。粮仓多隐蔽多分散。和朝廷的合作要见机行事,不可大步扩张。谨小慎微才是。”

众人点点头。吃罢便散去。只是众人不知道,城墙外一个黑影靠着墙壁,隔墙有耳听了去。

这边张晓尘洗漱完吃饭,叫小蝶过来一起共餐,敲门:“小蝶,是我。出来一起吃晚饭。”

小蝶回应道:“张大哥,小蝶午饭吃太多,有些积食,晚上便不能陪你吃了。现在要练功打坐休息。“

张晓尘:“好的。那你今晚早点睡。想必也累到了。”说完便走了。

待到张晓尘回到房间,发现丢失的钱袋子自己跑回来了,就放在枕头边。看着钱袋子,拿起来闻了闻,确定是有一股淡淡茉莉香,还是温温热。张晓尘抿着嘴笑了笑,心想,这丫头实属是非观念不足,但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隔日,张晓尘在早饭期间才看到小蝶,父母早就去店里忙碌去了。今日小蝶穿上了干干净净的衣服和新鞋子,脸上也是一尘不染,张晓尘才看清小蝶样貌,清瘦独立,有一种不同于常人的仙气,若不是看过小蝶偷东西和啃鸡腿的窘迫,一定以为是哪家子的千金小姐,毕竟张晓尘看的闲书上就是这么写的。

两人吃完饭,便一同去看望祖母。

才跨过门槛,张晓尘就叫唤:“祖母,孙儿过来看你了。我带了一个朋友过来。”

老太太虽然卧床不起,好在耳朵眼睛没问题,只是半身无知觉,不能起床下床。用弱弱的声音回应:“唉,我的好孙儿。”

等到小蝶走到祖母身边,张晓尘说道:“这是我朋友,小蝶,精通医术,可以给您看看。”

老太太睁大了眼睛打量小蝶,笑了起来,心情突然愉悦起来:“这孩子也是个好孩子。”

小蝶:“奶奶,我给您看看啊。”说完,便伸手过去给老太太把手脉,然后又摸了一下老太太的脚脉。然后转头给张晓尘说:“老太太卧床太久,筋膜萎缩,脉络不通。稍微调养,便可痊愈。”

小蝶坚定的说道:“交给我吧。我能治好。之前我的阿黄比这严重,我都治好了。”张晓尘:“阿黄是谁?”小蝶:“是我养的一条黄狗。中间突然半身不遂,治好后,活了十载,去年才走。”老太太听了,满脸困惑,全当孩子胡闹玩。

没等反应过来,小蝶突然扶起老太太,对着后背一顿点穴。然后从身上不知道哪里掏出一些银针,快速扎在老太太脑袋顶上。瞬间脑袋插满了银针。然后把老太太扶躺下来。又把小腿袖子撸起,各自插上了一排银针。把张晓尘吓一跳。

只见老太太不吭声,也没察觉到任何疼痛和呻吟。

只见小蝶捏着一处银针晃动,老太太脚趾头跟着晃动起来。随后,拔掉所有针头。小蝶说道:“奶奶,你动一动脚趾头。”

只见老太太动了动了脚趾头。竟然多年无感觉的脚趾头能动了起来。张晓尘喜出望外。高兴的说道:“祖母,你的脚能动了。”老太太也开心说道:“你们都是好娃娃,废心了。我一把老骨头半身入地了,如若不能治好,也没事。”

小蝶说道:“借助走穴走针虽然有效果,但见效慢些。我这里有两粒师父炼制的丹药。可以修复奇经八脉,复活筋络。这就给奶奶服下。”说完便塞给老太太吃了一粒。

张晓尘问道:“那另外一粒呢?是否也要一同服下。”

小蝶:“这药丸有毒性。正常人服用会暴毙。奶奶寒凝风邪之毒,适合以毒攻毒。但毕竟年纪大了,要隔日再服一粒。期间我会继续给老太太走穴走针治疗。”

张晓尘信任地语气说道,“小蝶妹妹,全部拜托你了。”

话音刚落,突然祖母咳嗽,从嘴里吐出一块暗黑色血块,张晓尘惊慌失措,着急问道:“祖母,你感觉如何?”

“我觉得全身有些热乎。突然胸口不闷了。”

小蝶:“起效果了,这是正常排毒反应。明日奶奶胃口会大开。可多备些奶奶爱吃的食物。”

当晚,老太太早早睡去。

第二日,仆人突然跑向内屋,大喊道:“老爷,老太太坐起来了。”

                           

原创文章,作者:太一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5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