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踏妖行》野墙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胡知行,胡不言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书生踏妖行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野墙

简介:书生暴亡,游方道士从阴差中抢了亡魂回来,不过是时辰不对,还有两月的寿命,不能错了。山中求医,有白发老翁,指了机缘,却是洞中白骨。还有那桃花树下的美人儿,非要巴巴的嫁给自己!人间荒唐古怪,书生心中不慌,狐狸脸书童来作伴,山间野狗当晚餐。定要那,六界八荒四海, 无人与我来叫板。

角色:胡知行,胡不言

书生踏妖行

《书生踏妖行》第1章 短命免费阅读

九月初八,霜降。

宜祭祀,忌入宅。

这日,广里县。做布庄生意的胡家一片哀嚎,原来是胡家少爷胡知行看书时,突然倒地不起,没了鼻息。

家里正要将胡知行封入棺椁中,再请人来做法事,忽听得蹇驴儿咯噔咯噔声响处,门外经过一个衣衫褴褛、巾首蓬发的游方道士。

听见哭声,强闯了进来。

“别忙着入土,胡郎尚未到死的年龄,一定是阴曹那帮糊涂鬼搞错了,我去把他追回来!”

道士一屁股坐在安置胡知行的床榻上,众人只见他豹头环眼,铁面虬髯,破帽蓝袍,跛着的一只脚赤着,另一只脚却穿着旧朝靴。

好似疯子一般。

家里上下纷纷呵斥,有两人都抄起了大木栓。

胡家老爷胡不言却想起一事,拦住众人,道:“莫动手,这位道长以前来过咱家!”

话音刚落,就见游方道士两眼一翻,便倒在了胡知行旁。

有胆大的上前探鼻息,发现游方道士已鼻息全无,显然是死了。

一个外人无端端死在家里,这可把众人吓坏了,毕竟弄得不好,是要吃官司的。

胡不言当即下令关门,一个人也不许走脱。

一个时辰后,胡不言和管家刚商量出个掩人耳目的法子,却见胡知行的尸体猛然坐起,伸了一个懒腰,口里叫道:“憋死我了!”

与此同时,游方道士也醒了过来。

“神仙!”众人立刻拜伏在地。

游方道士哈哈一笑,不理众人,指着胡知行,吹胡子瞪眼骂道:“你这厮,不知好歹,居然不肯回来,我要是不硬按着你回到肉身,过上一日,你这身体都要发臭了!”

胡知行一脸懵逼地看着他。

这时,跪在地上的胡不言喊道:“仙长,五年多前,您来过我家,还记得吗?”

游方道士转头看他,道:“我不过一野道士,仙长之类的称呼不必再说,否则大嘴巴子抽你!那年的事情,我自然记得,当时我说你儿子阳寿只有十八岁,会死在十八岁生辰那天,你还让人用棍子把我撵出去了,现今他离十八岁还有多久?”

胡不言暗暗心惊,道:“还有两个多月,便是小儿十八岁生辰!”

游方道士道:“正是如此,他此时命不该绝,不必谢我!”

胡不言叫道:“请道长救我儿一命!”

“生死有命,岂能强求!”

游方道士哈哈一笑,人影一晃,笑声已在门外。

伴随着蹇驴儿的咯噔咯噔,粗犷的歌声渐渐远去:“原思世上鬼无多,道士还家好唱歌。十年惊破桃源梦,万姓同遭魑魅磨。拔剑一呼天地怒,岂容狐鼠再兴波……”

数日后。

秋风萧瑟,苦竹林寒。露湿青芜,水流黄叶。

苦竹林里,两进的黄竹书斋中,一位瘦削的少年懒洋洋地倚在竹椅上,翻着本毛边的《礼记》,口里低声诵读:“是月也,霜始降,则百工休……”

少年正是几日前被游方道士救活过来的胡知行。

媚惑众生的脸上,透着病态的苍白,一条白布带把头发束着,往脑后垂下,如墨散落在青衫上。

宽大的袍子空空荡荡,拢着一个孤瘦的身体,看上去莫名有几分凄苦。

胡知行十二岁便考取了秀才,在广里县有神童之誉。

《礼记》是他修的本经。

此时读书人科举考试,需要从五经任选一个作为自己攻读的本经,考经义以其为主。

非但如此,平时言谈、行事,三观皆依本经。

通达之后,方可经世。

胡知行早将《礼记》背得滚瓜烂熟,此后翻看,主要是遍阅历朝历代各家注释,融会贯通。

《礼记》主要写的是先秦礼制,因此修《礼记》的胡知行,平素给人印象是一个极其刻板守礼之人,但胡知行此时的坐姿,却分明不太守礼。

《礼记》曰:若夫坐如尸,立如齐。

意思是,坐的样子,要像祭祀时的尸那样端重;立的样子,要像斋戒时的人那般恭敬。

他名为知行,取自“致良知,知行合一”。

作为一个修《礼记》的人,若是坐没坐相,站没站相,自然知行不合,让人看见,定然是一桩口诛笔伐的罪过。

只是,胡知行实在是无心循规蹈矩。

数日前,他还只是另一个世界中的社畜,平日里回到家便往沙发上躺平。

躺平的快乐,古代的儒生们又如何能理解。

要他一举一动守礼,直如坐牢。

他莫名穿越而来,得了这胡知行的身体和记忆,但一举一动都是条件反射,不经意间仍旧依循前世。

死而复生,人人关注!为免露出破绽,所以家中也不待了,假借读书躲到了这苦竹林中的书斋,只等渐渐熟悉了这个世界,再做打算。

风似呜咽,吹体生寒。

胡知行忍不住掩袖咳了十数声,直咳得身体仿佛要被掏空。

急急的伸手抓过小几上的茶杯,将里面的红枣枸杞泡的茶水囫囵吞咽下去,喉咙一阵咕咚,如此咳嗽方才渐渐歇住。

这一咳,苍白的脸颊倒涌出了两抹血色。

但止了咳嗽后,红晕又渐渐消散下去,皮肤愈发苍白,连血管都隐隐显出。

胡家在县城有一布庄,县郊也有千亩良田,苦竹林亦是家中产业,细数下来,在广里县虽不是那第一等的豪族,但也算殷实人家。

胡知行年幼时便考取了秀才,按理进读数年,应该趁热打铁,去乡试上逞一番英豪。

然而,近年来无论是家中二老,还是业师,都没有催促此事,反倒是让他用心调理身体。

无他,在胡知行考中秀才那年,有一游方道士替他算了一卦,说他阳寿仅十八岁。

当时,胡家只以为游方道士是江湖骗子,想要忽悠几个钱花花,二话不说,乱棍撵出。

只是自那后,胡知行身体渐弱。

到近两年,走上一两里地,便身子发软,气喘如牛。

看了许多名医,都不知是何病,那固体培元的药好似米面馒头一般,也不知吃了多少,并不见好。

数日之前,那游方道士又再度出现,竟然硬生生将胡知行的亡魂从地府中抢了回来,这下众人对他的话再没有任何怀疑了。

再过两个月,便是十八岁生辰。

胡知行该死了!

胡知行却是一肚子疑惑,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瞬间,便是发现自己被两个黑衣差官用铁链锁着,踉踉跄跄在赶路。

此时,游方道士突然追来,与黑衣差官说了一番话。

不知怎么,就从黑衣差官手中将自己要了过来,拖着走了数十里,然后便往一具尸体上按。

胡知行懵懵懂懂,不知已是亡魂,下意识地要反抗,却被游方道士掏出块黑乎乎的木板往头上一敲,便晕乎乎的,任他摆布了。

那道士难道不知自己夺舍了真正的胡知行,或者这本就是他有意为之?总之稀里糊涂一笔烂账。

不过,听那道士的所说,自己妥妥的只能活到十八岁生辰。

只有两月啊!总不能过来穿越过来,结果就是潦潦草草广里县两月游吧!他可不敢保证,一命呜呼之后,还能再回到前世地球世界。

事关生死,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胡知行这两日已经将前身的记忆尽数吸纳,愈发觉得游方道士所言如利剑悬头,夜不能寐。

                           

原创文章,作者:野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7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