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小说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沈矜陈槿之)_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沈矜陈槿之完结的小说

热门小说《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是作者“一颗小白杨”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沈矜陈槿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与他相爱了六年。婚礼那天,男友却缺席了。为了去接回国抢婚的初恋,我被一个人抛在了空荡荡的婚礼台上。被抢婚当晚,男友的好兄弟找上了门。“我不是什么好人,你缺钱的话可以找我。”我笑着婉拒了。后来奶奶病危,我又找上了他,“能给多少?”………

点击阅读全文

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沈矜的故事,看点十足。《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这本连载中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182章 番外 • 沈矜&陈槿之(完),已经写了368447字,喜欢看现代言情、豪门总裁、霸总、 而且是现代言情、豪门总裁、霸总、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

一、作品介绍

沈矜陈槿之古代言情《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中的主要人物,梗概:“阿槿,你去叫下来介绍给我们认识认识啊。”阮昭苒靠在谢清淮的怀里笑得娇俏。陈槿之姿态散漫地轻晃着杯中液体,“她累坏了,下次再介绍你们认识。”何成屿贱笑着开腔:“裙子都被你撕碎在玄关了,能不累吗?”当时是他敲的门,陈槿之来开门时,玄关处满地狼藉…

二、书友评价

读者不能觉得不好看吗?评论文章写得不够好,竟然提示有不良发言待处理?看来水的可以

这才是成年人该看的啊😌😌😌😌第一次给一本书写两条评论

其实读完了才发现这本书还是挺好看的,作者把自己当成书外人去写,让女主经历一个从单纯被人欺负的小白到有智慧的大女主的成长阶段。后面写的精彩极了,我第一次评的就只读了前面,觉得女主太傻接受不了,但是我再次读这本书时我想看看女主有没有成长起来,果真是成长了,包括她当时为阮献血也是作者精心设计的情节,不会显得很突兀怎么女主突然变得怎么聪明了,而在女主意识到她被人利用甚至要性命时,女主在那一刻开始觉醒起来,不再是以前娇柔的菟丝花了。真正成为现代的独立女性。 所以大家不要觉得前面不好就不看了,可以多花时间再去读读,你到后面会觉得这也许就是作者安排的巧妙之处

三、热门章节

第124章 迟来的分手费

第125章 你知不知道阿淮要结婚了

第126章 做绿茶的天赋

第127章 好像喜欢上陈槿之了

第128章 让他看清事实

四、作品试读

邵子行耳尖地听到电梯那边有动静。

只是他看过去时,电梯门已经合上了,数字在变化。

“阿槿,你去叫下来介绍给我们认识认识啊。”阮昭苒靠在谢清淮的怀里笑得娇俏。

陈槿之姿态散漫地轻晃着杯中液体,“她累坏了,下次再介绍你们认识。”

何成屿贱笑着开腔:“裙子都被你撕碎在玄关了,能不累吗?”

当时是他敲的门,陈槿之来开门时,玄关处满地狼藉。

那裙子都碎成一片一片的了。

紫色的布料上斑斑点点。

不用想也知道到底有多激烈。

“阿槿也开始认真谈恋爱了?”阮昭苒悠悠道。

当看到那碎掉的裙子是紫色时,阮昭苒总有种吃了苍蝇般的难受,她最喜欢紫色,可那种货色的女人居然穿着她喜欢的颜色,跟陈槿之在玄关做那种不要脸的事。

谢清淮淡笑一声,“阿槿这么多年都是那个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不知为何,那散落在地上的裙子。

总让他有种熟悉感。

可都碎成一片片了,根本看不出原来的款式。

陈槿之慵懒地半靠在沙发上:“恋爱就给你们两人好好谈吧。”

“这次回来是不是要准备商议结婚的事了?”

阮昭苒脸上小嘴一撅,娇蛮道:“谁要嫁给他了!”

谢清淮拿酒杯的手一顿。

眼前浮起婚礼前夜在酒店的一幕。

他不知道为何会下意识说等他明天去接她的那种话。

他关门前,似是看到了沈矜眼中闪烁着的泪光。

绍子行推了他一把:“阿淮,你可得努努力,别又让苒苒跑了。”

谢清淮温和笑笑:“当然。”

沈矜回到卧室内,平躺在大床上。

好饿。

她还没吃晚饭!

陈槿之可真是个禽兽。

不让她吃晚饭就算了,居然还叫了朋友来家里,摆明了是不想让她好过。

想到刚刚看到的谢清淮揽着阮昭苒的那一幕。

她心口又忍不住泛酸。

果然是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阮昭苒走了六年,可谢清淮的心里始终惦记着她。

而这六年她始终陪伴在谢清淮身边却得不到他半分真心对待。

倏地,房门处传来门把手转动的声音,沈矜循声望去,男人一身灰色居家服姿态悠闲地走了进来。

他手上还拿着吃的。

沈矜低落的情绪立刻烟消云散。

没想到陈槿之又做人了。

陈槿之将手里的餐盒放在茶几上,看着双眼冒着亮光在沙发上坐下的小女人,他双手环胸,手指懒散地搭在手臂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

“看到了?”

沈矜饿得眼冒金星,丝毫不客气拿起了筷子。

她不答反问:“我今天还能走吗?”

陈槿之懒洋洋道:“要是你想当着阿淮的面走,我也可以让你走。”

沈矜夹了一块鸭肉,忽然感觉有点食之无味。

“我明天要上班。”

碧水湾跟她工作的地方挺远的。

地铁的话最少要两小时。

“怕我睡完了不送你过去?”陈槿之在沙发上坐下,“阿淮要是知道你跟了我,可能不太好收场。”

“我没跟你!”沈矜声音强劲地反驳。

她跟他顶多是金钱的交易。

谈不上跟这个字。

“行行行,你没跟,你就是跟我睡了几回。”

“阿槿去送个吃的怎么还没回来?”

邵子行看了眼腕上的手表。

送个饭就去了半小时。

这么久饭也该吃完了,居然还舍不得下来了。

“你给他打个电话,让他下来,他不在,游戏还怎么玩?”阮昭苒冲邵子行说道。

以前总是他们五个人一块玩的。

如今陈槿之居然为了个女人去而不复返。

“打电话?”邵子行嘿嘿笑出声:“还是别了吧,免得打扰了阿槿的好事儿。”

他跟陈槿之打小一块长大。

玄关处那一片狼藉昭示了陈槿之到底有多迫切。

陈槿之对女人一向是徐徐图之的。

没见他对哪个女人急色成这样的,想必这次的女人一定特别合陈槿之的心意,他虽缺德,也没缺德到这份上。

阮昭苒嘟起嘴不满道:“快打!”

邵子行对谢清淮投去一个求救的眼神,后者示意他打。

无奈之下他只能拿出了手机。

阮昭苒从小就是被娇惯着长大的,跟他们四个人关系一直特别好,女生之间可能总是会有一种莫名的攀比心理。

只要他们对身边的女人稍微好点,她就会不开心。

不过他们找女人本来也就是玩玩。

自然都是先哄着阮昭苒。

电话响了半天始终无人接听,绍子行:“苒苒,阿槿这会可能没空看手机。”

他话音刚落,电话就被接通了。

邵子行:……真是活爹。

阮昭苒刁蛮地“哼”了一声,示意邵子行说话。

邵子行刚开口,听筒里便传来男人的闷哼声。

办事还不忘接他电话。

快把他感动死了。

陈槿之沙哑性感的声音通过听筒传来,“怎么了?”

在座的除了阮昭苒都是有经验选手,他一出声都明白了电话那头是什么场面。

邵子行饶有兴致开腔:“没,就问你什么时候下来。”

“不下去了,你们玩。”

说完电话便被掐断了,挂断前一声短促的低软的哼声通过听筒飘进客厅。

阮昭苒脸色有点难看。

显然她也猜到了此时陈槿之在做什么。

“阿槿找的什么女人啊,居然这么不懂事。”

“别管他,我们继续。”

谢清淮轻轻抚着阮昭苒的后背温声道。

阮昭苒这才消了点气,她靠近谢清淮怀里,后者却忽然起身,阮昭苒撅起嘴瞪了他一眼。

“你干嘛?”

“我去趟洗手间。”

谢清淮笑得温柔,只是在转身那瞬间表情变得龟裂。

他刚刚居然因为最后那道声儿起了反应。

他大步朝洗手间走去。

锁上洗手间的门,他皱眉看着自己小腹下的位置。

出去这一个月阮昭苒有过好几次暗示,只是他始终没反应,他都险些以为自己丧失功能了。

他还在犹豫要不要去看医生。

没想到居然因为陈槿之的女人的声音有了冲动。

他闭了闭眼。

最终翻出手机找到了沈矜的照片,像是放纵般将手抬起。

那种极致的冲动似乎只有在沈矜身上才有。

谢清淮脑中忽然萌生了别的念头。

沈矜那样乖,小心一点将她养在外面,或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他爱阮昭苒,但身体无法对她有反应。

他总不能为她禁欲一辈子。

小说《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4年7月10日 pm10:25
下一篇 2024年7月10日 pm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