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青灯语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秦言,叶璇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青灯语

简介:大婚之日,未婚妻派来丫鬟嫁给秦言,且想置秦言于死地,好在被女帝救下。
秦言拜入重生的女帝麾下,成为女帝首徒,不光要打理门派大小事务,最主要的是…..撩冰冷的女帝师尊!
“恭喜宿主,牵住女帝玉手,奖励万物横推!”
“恭喜宿主,捏了女帝俏脸,奖励摄魂圣瞳!”
“恭喜宿主,咬住女帝的耳朵…..”
女帝:言儿,你每天就会撩我,怎么无敌了?
秦言:还喊我言儿?
女帝娇羞道:夫….夫君大人

角色:秦言,叶璇

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

《逆徒如我,天天暗示女帝师徒恋》免费阅读

“筹备三天的婚礼,竟然迎娶一个叶家丫鬟,秦家的脸都被他丢光了。”

“当初秦、叶两家指腹为婚,也想不到秦家少主会这般废材,叶家圣女悔婚倒也正常。”

“呵呵,何止悔婚,还把身边的丫鬟嫁过来,属实对秦言的善意呐!”

红色喜庆的堂室内,喧闹嘈杂。

一名剑眉星眸,玉树临风的俊美少年,一身红色锦袍,表情森冷无比。

少年正是众人口中谈论的秦言。

噗!

少年怒火攻心,一簇热血从口中喷出,狼狈的跪倒在地,他十指抓着冰冷的青石地板,指甲凸起,鲜血顺着指缝间流淌出来,难以洗刷心中的怒火与耻辱!

在其身旁,则是一位身穿凤冠霞披,传统嫁衣的少女新娘,约莫十五六岁,红盖头已被扯下,露出她精致灵韵的俏脸。

少女看着秦言,美眸中透出几分紧张与害怕。

她叫岑瑶,正是被叶璇灵编排过来嫁给秦言的叶家丫鬟,亦是叶璇灵的贴身侍女,而本要嫁给秦言之人,其实该是叶家的圣女,叶璇灵本人!

“叶璇灵,你为何要如此辱我?”

秦言歇斯底里的怒吼,一双星眸中密布愤怒的血丝,双拳紧握,身体因为怒火而不住地发抖。

岑瑶刚欲开口宽慰秦言,嗤的一声,只见秦言起身,拔出身旁人腰间的利剑,急步冲出了秦家大门,朝叶家奔去。

岑瑶的喊声无济于事,大批看客们更不嫌事大,纷纷跟去。

“被叶璇灵弄个丫鬟嫁到秦家,我看谁还保得了你这废物的少主之位!”

堂室门前。

一位白衣少年冷哼一声,冷峻的剑眉颇显傲气,此人名叫秦烈,乃当今秦家大长老之子,地位稍次于秦言,因为秦言父亲是秦家的家主,一直以来,他在身份上都被秦言压着一头。

饶是秦言天生无法修炼。

但自从两年前,秦言的父母外出后再未回归生死未卜,秦烈在秦家的地位便已盖过秦言,有望登上少主之位,亦是人心所向,毕竟,谁都不希望偌大的秦家,因为一个废物少主而被人嘲笑不是?

但是秦言一日不除,他秦烈便一日不是少主!

叶家与秦家,乃鼎城最为强大的两大世家,皆有千年底蕴。曾经秦言的父亲秦康,身为鼎城最妖孽的天骄,二十岁达到武相境,打破鼎城数百年的记载,也被誉为鼎城第一人,肩负起秦家家主的重任,与时任叶家家主的叶鹏交好,恰值妻子双双怀孕,索性立下婚约,以求结缔两大世家的关系。

后来,叶家生女秦家生男,这正合众人心意,可是几年后,秦言便被断出终生无法修炼。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无法修炼可谓无药可治的重疾,可想而知此事的严重性?

秦言父母外出的缘由,其实正是为给秦言寻找踏入修炼一途的办法。

命运弄人,叶鹏之女叶璇灵与秦言的情况则正好相反,叶璇灵天赋异禀,被叶家破例立为家族圣女,甚至有望打破秦康二十岁迈入武相境的记录!

秦言与叶璇灵的婚约,任谁看来,都像是秦言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异想天开。

曾经叶家出于忌惮秦康的威望,未敢提出异议,直至婚礼举行之日,竟是直接派一个丫鬟与秦言拜堂成亲,这般行为,可想而知会在鼎城引起多大的轰动?

届时,不光整个秦家受人讥笑,身为当事人的秦言,更会被人的吐沫星子淹死。

“叶璇灵,你给我滚出来!”

秦言怒火中烧冲至叶家门前,猩红的眸子看着挡在前方的八人。

八人面露戏谑,皆是叶家后辈,且皆是叶璇灵的堂哥。

“秦言?今天是你的大婚之日,怎么有时间来我叶家啊,难道对新婚妻子不满意?”

“我们念在你父亲秦康的面上,特地给你挑了一个完璧的丫鬟,如果不满意的话,我们再给你挑一个?”

为首的白衣青年,冷笑上前,他看向秦言的眼神中掩盖不住戏谑,脸上更密布着浓浓的嘲笑。

秦言拳头握得咯咯作响,认得此人,名叫叶昊!

“让叶璇灵….滚出来!”

秦言眸光仿若一柄利剑,毫不畏惧地与叶昊对视。

叶昊眼皮一跳,眼神中掠过一抹阴戾,转瞬即逝,余光扫了一眼四周聚集而来的鼎城百姓,冷哼一声:“切,秦言,没有你父亲你又算什么东西,真当自己还是秦家少主?试问鼎城百姓,你一个废物凭何耽误璇灵?璇灵将自己贴身丫鬟送你成婚,这是念在你父亲秦康的面上,真以为我叶家怕你不成?”

叶昊声音洪亮,穿透了整个鼎城一般。

而他话音落下,四周亦响起诸多附和言语,无一例外,皆是呵斥秦言无理取闹,异想天开,不配与叶璇灵成亲。

世上,最不缺的就是落井下石之人!

秦言胸脯浮动,余光扫视四周,握拳沉声道:“我秦言从未想过攀附你叶家圣女,只是不想忤逆长辈们的诺言,倘若你叶家不愿,大可解除婚约,何必等到大婚之日,用一个丫鬟羞辱我秦言?!”

此刻,在高耸的院墙内,一名秀色可餐,沉鱼落雁的少女贴墙而立,听到这话,不禁柳眉微蹙,不悦道:“我都将情同姐妹的小瑶嫁给你了,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少女脚步刚动,便被一只大手摁住肩膀,诧异回头:“父亲?”

叶鹏对着女儿摇头,道:“璇灵,此事我们不便露面,秦康现在生死未卜,万一他还活着,我们此时当着鼎城百姓的面与秦言针锋相对,易给叶家招来麻烦,此事交给你叶昊堂兄去做,他自有分寸。”

闻言,叶璇灵沉思一下,最后点头道:“嗯。”

“叶璇灵再不出来,我便杀入叶家!”

旧唤而不见叶璇灵,秦言怒不可遏,周围的戏谑声,更是无时无刻不在刺痛着他的脸颊,令得他恼羞成怒,持利剑便冲向叶昊八人。

“呵呵,找死!”

叶昊轻蔑的冷哼一声,抬脚一踹,丝毫不费吹灰之力就踢中秦言的胸膛。

只听砰的一声,径直将秦言整个人踢飞出去。

秦言身躯犹如断了线的风筝般,直接倒飞出三四丈远。

对于身为叶家骄子之一的叶昊而言,对付一个无法修炼的秦言,简直就像大人在欺负小孩子,完全没有道理可讲。

倘若不是失去理智,恼羞成怒,秦言定然也知这种做法不可取。

噗!

秦言体内气血翻涌,喉咙一甘,当即一大簇鲜血从口中喷出,甚至由于血液喷出得太过迅猛,连鼻腔都被血液冲透,一时间从嘴巴和鼻孔齐齐喷出,狼狈无比。

叶昊一脚差点儿要了秦言半条命。

秦言撑着地面想要起身,可在地上踉跄几番而不得站起,引来四周一片嘲弄,即便赶来观看的秦家人,亦没有一个站出来说公道话或是帮忙。

也难怪,偌大的秦家因为一个废材少主而被人暗地嘲笑十数年,曾经秦言又极度渴望修炼,求而不得,进而性格逐渐内向,自是没有朋友,也不会有人在这时帮他。

更何况,叶家敢如此对待秦言,只因秦言的父亲秦康没了消息吗?

显然不仅如此,这是叶家与秦家某些得势之人,早有商议的决定。

“秦少主…..”

就在这时,一道轻灵的声音突兀响起,只见身穿嫁衣的少女,神色慌乱地跪到秦言面前,伸出玉手想搀扶秦言起来。

秦言抬头看了一眼岑瑶,眼神掠过一抹复杂,最后却‘啪’得一声甩开岑瑶的手,艰难吐出一个字:“滚…..”

岑瑶娇躯一颤,看着秦言踉跄离开的身影,泛红的美眸,终是忍不住落下黄豆大的泪珠。

秦言拖着重伤之躯离开时,未抬眸扫一眼其他人,眸中却是充满怨恨,且所离开的方向,也并非秦家。

叶家、秦家…..都已与他水火不容,岑瑶是个无辜人…..不该拖累她。

“跟上,找个没人的地方,杀了他。”

叶昊勾手唤来后方的手下,低言几句,与七位兄弟转身走回叶家。

人群也如潮水退去,有想观望秦言者,并不知秦言与秦家内部已水火不容,故而又不敢跟上,只能回味地看上几眼作罢。

秦言刚走出鼎城未多久,一股危险自背后传来,回首看去,只见是三个身着叶家下人服饰之人。秦言心脏不由得一缩,加快了脚步。

“呵呵,想跑?你刚才的志气呢?”

嗤!

剑光闪过秦言的眼瞳,背后当即传来一股冰冷的寒意。

扑哧一声,秦言虎躯一颤,一口鲜血再次从口中喷出,胸前已被一柄利剑穿透,眼瞳映照出剑尖滑落血珠的画面,逐渐定格。

这一刻,秦言的意识突然开始涣散,身体上的疼痛好像已感觉不到,只剩下后来居上的沉睡感,眼皮仿佛有千斤之重。

此刻,在数百丈外的一颗树梢上,一双雪白修长的玉腿耷在半空,悠悠晃晃,惹人眼球。

这是一个冰肌玉骨,天生尤物的绝色女子,她一双凤眸盯着百丈外的秦言,神色变幻:“这是…..无妄圣体?”

咻!

下一瞬,绝色女子的身影从原地消失。

“再补一刀,免得他死不透!”

叶家三人相视一眼,露出诡笑,一人举起利剑,便朝秦言的后颈削去。

锵!

就在这时,一道金属撞击声响起,利剑瞬间断为两半,三人皆未反应过来,只感觉有一股劲风从脖颈划过,他们的眼瞳骤然涣散起来。

砰砰砰!

三颗头颅随着几簇热血,迅猛飞出了数十丈的距离。

“出手晚了…..”

女子拎着秦言的衣领将他提起,看着这张俊美脸庞,已是感受不到任何生息。

但是突然,一股更强大的生息自秦言体内涌出,他一双星眸再度睁开,好奇地打量着眼前女子:“这是我的梦吗?我怎么能梦到这么美的妹子…..先摸一下。”

秦言伸出了手。

“,”uid”:”4270110833921048

                           

原创文章,作者:青灯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9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