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秦爷的怀里撒个娇》秦厦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陶仁,秦厦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在秦爷的怀里撒个娇

小说:现代言情-后爱

作者:秦厦

简介:书名:❤️孤独症男主的白月光黑化了❤️
作为一个情感冷漠症患者她在别人眼里是冷心冷情的。
直到遇见孤独症患者秦厦
夜晚,华安走到了她面前对她说秦厦画的向日葵是她最喜欢的。而他只是认错人。
下一秒柏凝安狠狠的把她摔到了地上,只是当她抬头时看到了正站在门口的秦厦。
她身体变的僵硬,她走过去,捂住了他的眼睛:“秦厦,她只是睡着了。

角色:陶仁,秦厦

在秦爷的怀里撒个娇

《在秦爷的怀里撒个娇》免费阅读

俞坨临近首都,山清水秀。自然就成了达官显贵们的首选。

九月初秋,天气已微凉。不大不小的雨飘飘洒洒的没入林间,此刻没有了清脆的鸟鸣,比往常安静了许多。

只见在俞坨的山水间,有一栋最寻常的象牙白色的别墅占据在风水宝地。然而别墅里面却没有一件寻常的摆件,最普通的一件花瓶却也是动辄百万。

在这内里豪华的别墅里,有一个房间却空旷与此格格不入。只见这个房间四壁空旷,只是临近一角有一桌一椅。

忽而窗外略显急促的雨滴随风越过窗纱,落在一只白皙的手背上。这只手骨节修长,过分白皙的指尖仿佛要与手上的白色颜料融为一体。这无疑是骨相与皮相绝佳。

这双手的主人叫秦厦,生的一双温润的杏眼,此刻正专注的看着画板。

这间屋子静却也不静,隔壁就是有人,走廊也有女佣。

“小陶,治疗方案做好了吗?”

男人一身军装,身子挺得板直,他叫秦锐志是秦厦的父亲。

陶仁:“公子情况有些复杂,请再给我些时间。”

陶仁有一张国字脸,笑起来很有斯文败类的感觉。

秦锐志:“请陶同志务必在今晚七点之前做好方案。”秦锐志做首长几十年不自觉用了命令的语气。

陶仁:“是,首长。”

陶仁是军区大院里长大的孩子,很久之前秦首长救过他的父亲一命

等到秦锐志走下楼,陶仁也走向了隔壁。

陶仁:“秦厦,上午好啊 !”

秦厦的动作丝毫没有停顿,依旧专注的看着画板。

陶仁见怪不怪。他把准备好的玩具小车摆在他画板上,这个小车配色大胆,很少有人能忍住不多看几眼。

然而秦厦却看都没看,就用他白皙的手背把小车扫到了地上。像小王子,只钟爱一朵玫瑰。

陶仁皱眉,扶了扶要往下掉的金丝边眼镜,弯腰捡起被扫在地上的玩具小车。再抬头陶仁看到了抽屉里一叠厚厚的画纸,他简略的翻了翻——向日葵·向日葵都是向日葵。

陶仁随手拿起抽屉里的这一叠画纸,打算仔细翻一翻。然而那双骨节修长的手覆上了他的手腕。

秦厦依旧没什么表情,眼神却没有了丝毫温润的感觉,凶狠而暴躁。

陶仁:“好·好我不碰先把手松开”陶仁很痛感觉腕骨要断了。

秦厦却没有理他,只是死死盯着陶仁手中的画。直到陶仁终于把他的画放下来。秦厦的眼底才逐渐平静下来。

陶仁扶着手腕走出去,隐隐感觉这也许是个突破口。

砰——

这突然的一声令陶仁松了手,快碎掉的手腕撞到墙上,令陶仁痛呼出声

屋外传来突兀的声响,惊扰了许多人,却唯独没有影响看着画板的他。

“干什么呢!小心点。”赵姐低语轻斥,原是一个新来的小女佣,业务还不是很熟练。

小女佣:“对不起赵姐,我不是故意的”这小女佣的羊角辫此刻耷拉着,此刻更显无辜。

赵姐问道:“知道谁在你旁边这间房间里吗?”

小女佣摇了摇头。

赵姐低下头悄悄的说:“是这家的少爷,他这有问题。”

赵姐指了指脑门。

“那他会打人吗?”小女佣愣住了,只闻得从赵姐口中传来的瓜子味。

赵姐:“那可不,上次就因为人家动了他画他直接就把人扔出去了。”

小女佣年纪小胆子也小,颤颤的把簸箕从地上捡起来。

赵姐:“小心啊”

赵姐随手把瓜子皮扔到她的簸箕里。

赵姐回到厨房,又拿起了花生。

正颠锅的王阿姨:“看你吓唬人小孩干嘛?人刚来年纪又小”

赵姐:“害,这不是得给她提个醒,不然她得以为咱们这行多容易呢?”。

王阿姨:“就是别给人家吓跑了,咱们这最近不是生娃去了就是带娃的走了好几个了。”

赵姐吐出嘴里的瓜子片:“瞎操什么心,哪个看见咱这少爷走的动道?”

颠勺的王阿姨一顿:“那倒也是,这娃长得那真是太俊了。就是这样也不知道能不能娶到媳妇。”

嘎嘣——

赵姐:“行了吧!人家那么厚的家底摆在哪呢!”

王阿姨:“家底管啥用,俺们村的闺女们肯定没人愿意,谁不想嫁个会疼人的?”

赵姐但笑不语,像老王家乡这么淳朴的地方不少但人不多啊。在这复杂的城里钱和权能办成的事太多了。

叮咚——

两急一缓的门铃声传来,赵姐忙去开门。

柏白萱:“你好,我们找秦先生。”

赵姐:“两位快请进,我这就叫先生。”

站在赵姐面前的是两位小姐,这两位小姐一位娇俏如暖阳,一位淡漠如寒冰。但这气质往那里一站就知道身份不凡。

秦首长稳步从楼上走下去。

柏白萱忙迎上去:“秦伯伯好,我是柏家的小女儿柏白萱。”

秦首长:“哦是柏家的小姑娘啊,这位是?”

柏白萱:“这位是我的姐姐柏凝安。”

秦首长看着柏白萱身边的那位姑娘,简单的风衣搭配。朴素的黑长直,一双桃花眼中没有任何情绪。但军人敏锐的直觉却知道这个人不一般。

柏凝安:“您好。”

秦首长:“请坐。”

柏白萱:“秦伯伯,今天我来是为城东的那个项目”

在秦首长面前卖弄聪明,玩套路实在是很不明智的选择,柏凝安直接把带来的补品放到桌上。

柏白萱:“希望伯伯能把城东那个项目让我们。”

秦锐志:“这几年公司都是我大儿子秦鼎在运营,不如……”

咔嚓

楼上的门开了,秦厦走下来,秦锐志知道他是下楼喝水的,他每天的作息都是固定的。

他的睫毛又密又长,甚至落在地板上的影子也清晰可见,一举一动都贵气逼人。

打扫走廊的“羊角辫”小女佣看着这位白衣白裤的贵公子晃了神,许久才回过神来,红着脸低下头。

到了楼下秦厦却没有去拿水,而是看向了柏凝安。

秦厦的面部线条越来越柔和,空洞了无生息的眼睛逐渐亮了起来。径直走向了柏凝安。

“,”uid”:”2955919463812360

原创文章,作者:秦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40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