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病娇皆为裙下臣》夏天尾巴上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馥娘,岁宁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之病娇皆为裙下臣

小说:古代言情-脑洞

作者:夏天尾巴上

简介:【切片病娇斯文败类X钓系小白兔】
恶毒系统5288接到任务,绑了个“傻白甜”宿主,目标不是星辰大海,而是让对方受苦受难。
一开始的时候,故事进行还是顺利的,然而怎么渐渐的,这些家伙怎么都把人捧到了心尖儿上…
~~~
故事一:阴郁少爷*青楼小妾
故事二:心理医生*娱乐圈小花
……边写边补充
【弃文不必告知谢谢】

角色:馥娘,岁宁

快穿之病娇皆为裙下臣

《快穿之病娇皆为裙下臣》免费阅读

六月,早已经入夏,江南的雨却连续多日没有停过,一点一滴地连成连绵不绝的雨幕,在苍青色的天空和青黑的石板路中间氤氲出一片朦胧的白色飘渺雾气来。

除了雨水落到石板和屋檐树叶上的声音。

其他的动静在雨中都是低低的,微小得仿佛不存在。

在白墙青瓦中,渐渐有一顶绛青的小轿从巷子尽头由远及近地被人抬着走来。

“吱呀”一声,巷中有一扇小木门被打开了。

轿子停下,从里面先跑出了个婢子来,那婢子慌乱地撑开一把伞,然后撩开矮轿的帘子,“馥娘,咱们到了。”

轿子里的人一时没动静,婢子忙探头冒着雨又喊了一声,“馥娘?”

这次过了几秒,里面才慢慢地伸出一只手来。

那手莹白得如同上好的羊脂玉,细腻柔软,指尖上了粉色的丹蔻,雪中缀了桃色,为这灰雾蒙蒙的天地间乍然添了一分亮。

只看那手,就能猜到里面那是个怎样的美人。

春归赶紧去扶着人,里面的人从轿子里探首出来。

一双杏眼带着像刚睡醒时候的懵懂惺忪,里面还蓄着一点水雾,双颊绯红,似那三月桃花才能渲染出来的极致嫣粉。粉嫩的唇饱满,小鼻挺翘,眼睫毛像两只振翅欲飞的蝶。

笑起来时,会有极浅的梨涡。

极致的诱惑和清纯,在她身上浑然一体。

婢子春归饶是经常见着这幅容貌,却也仍旧为此而惊艳。

不过随即想到她们来这里的目的,瞬间她脸上的神情就为可惜所代替。

馥娘是杭城红鸾楼中最好看的姑娘,也是妈妈娇养大的清倌儿,虽然妈妈这样对馥娘自然是没有什么好心思,不过是待价而沽。

然而前些日子的时候,本来是馥娘的出阁之日,馥娘有交好的云少爷,花了高价愿意买姑娘回去做侧房。

虽比不得正房的位置,然而对于青楼出身的女子而言,云家在杭城有地位有身份,而且云少爷一表人才,一个侧室,对馥娘来说可谓是顶好的出路了。

结果哪知道半路却杀出了只拦路虎,云家就此打了退堂鼓。

馥娘去询问妈妈这是怎么回事,结果妈妈竟然是为了那更高的银两,将馥娘卖到了别处。

当然,能够跟杭城的云家相争的,必然不只是银子更多的缘故,定然那身份也能相仗。

只可惜馥娘和云少爷,虽从未有过任何逾矩之行,但却也算是早就情意相通,两人相约,一等姑娘到了年岁,便将她赎身娶回家的。

后来馥娘差人去妈妈那里想方设法地打听了赎买她的人是什么身份,又因何要赎她。

才知竟然是蜀京的一户人家,具体什么身份不知道,只知道姓谢,却是想要赎她回去给那瘸腿的病秧子少爷做妾室。

那少爷或许是因为身体不良于行的缘故,在蜀京的名声并不好,听说心狠手辣,阴郁暴戾。

死在他手上的人不知凡凡。

赎人的负责人说,有算命的说需要馥娘这样板硬的生辰八字的,才能克制一下那冲天的戾气。

于是馥娘当时便吓得晕倒了过去,才醒了没两天,就被蜀京这边的人来接。

这样身份的人家……听说里面大都是勾心斗角的,馥娘进去,可怎么活得下来。

况且一门小妾,对人家根本算不了什么,这巷子一瞧,便知道是后门。

哪里有跟云少爷心意相通,又做个有身份的娘子,这样好的归宿。

春归还为自己老早就伺候着的姑娘感觉到委屈不平,然而却不知道岁宁的身体里早就换了芯子。

岁宁脸上的困意是实打实的,她一脸迷朦之色,胭脂粉的唇略略翘着,杏眼中仿佛汪着一弯春水。

春归看着岁宁眼底蓄着的泪,忙不迭去安慰她,“馥娘,妈妈说进了这里面可得小心,你若是这般模样,保不准一进去就讨了不喜。”

虽然春归对自己服侍的姑娘的容貌格外有自信,但是谁知道这谢少爷,谢夫人什么的,究竟是怎样的人呢?

啊,这谢少爷便也不说了。

可是总归,要谨慎些才好。

岁宁的眸光轻轻落到春归身上,然后慢慢点了点头。

岁宁不是这里的人,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不过潜意识中,她觉得自己应该是被骗来的。

她那会儿一醒来,就到了这具身体里,而原主已经不在了。

而她醒来的时候,就听到了一个奇奇怪怪的声音。

那声音自称“88”,说她是因为做了一件莫大的错事,所以被罚到这里面来。

只要在这里面走一遭,走尽了就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

岁宁醒过来这两日,已经很快弄清楚了她现在的处境。

倒真像是惩罚人该拿的剧本。

岁宁忍不住又想打一个哈欠,但却又觉得不是太好看,她用另外一只白白净净的手掩住唇,愣是悄悄地憋着把哈欠给应付了。

但也因着如此,眼睛又因为生理性的反应,染上了绯色和一层水雾。

春归小心翼翼地帮她提着襦裙的裙摆,不要被地面的泥水溅脏。

抬头再看她的时候,却发现自家姑娘正用手掩唇,眼睛水雾雾地睁着。

春归:……果然姑娘还是委屈到想哭,她没想到自己还是没能劝住。

岁宁盯着春归担忧的神色,然后自然地眨了眨眼睛,那薄薄浅浅地铺在眼边的泪,便瞬间因为这点动作,濡湿了岁宁的眼睫。

看上去便无措又可怜的样子。

春归这回再看,瞬间就一瘪嘴,她也年纪小,顿时也想哭了。

5288系统看着这小婢子,都替她的前途感到担忧。

她怕是根本不知道,岁宁根本不是因为将要面对的事情而哭泣,而是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面前的状况。

但是系统也说得不对,岁宁她就是单纯没睡醒而已。

5288也不知道岁宁得罪了什么人,它也不怎么感兴趣,它只负责把人带进来罢了。

给岁宁安排的身体,也都是境遇糟糕得不行的。

那么它作为恶毒系统的基本素养当然是,观看宿主的悲惨故事咯~

门口有个婆子守着,此刻看到主仆两人,目光在岁宁脸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然后硬邦邦地道,“跟着老奴进去吧。”

————

铛铛铛!换新文了!

以下几点望周知:

1.全文架空,故事发展无逻辑,勿考究。女主美,但并不只负责美。

2.男主小型火葬场,病娇文,现实中遇见请你跑。

3.非正经女强,最近爱看娇软黑心女主,虽然是个小可爱也能把男主虐得死去活来那种。

4.人物降智存在,狗血天雷存在,避雷针放这里了。弃文不必告知谢谢。

5.想到什么再补充。

——

作者有话说:

“,”uid”:”272269220253859

                           

原创文章,作者:夏天尾巴上,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40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