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大佬靠空间躺赢了》蓝大明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宋清华,孙会英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八零:大佬靠空间躺赢了

小说:年代

作者:蓝大明

简介:飘荡了四百年的宋清华重生回了八十年代
那一年,她大姐被电死,怀着弟弟的母亲喝农药流产
退伍的大爷爷被赶出门,客死异乡。
她拼命读书,考上大学被表妹顶替,死在举报的路上。
呵!她当鬼四百年,学了一身技能,还带着储物空间。
那些搞事的贱人,这一世,她要手撕了她们!
但没想到她绑定了空间还绑定了个沙雕。
公婆又告状:儿媳妇!快来管管你男人,他又发疯了。
宋清华:“……”
宋清华:“退货!!”

角色:宋清华,孙会英

重生八零:大佬靠空间躺赢了

《重生八零:大佬靠空间躺赢了》免费阅读

天光渐亮,隐在青山下的宋家沟在薄雾中显像。

老宋家的大儿媳妇孙会英麻利地把舂好的红薯干倒进磨上,赶了驴推着磨,磨上是全家一天的口粮,红薯面。

院子里的鸡也咯咯叫着要食。

宋清华躺在西屋破床板上,听着外面的热闹声,睁着眼静静看着烧灰的屋顶,胸腔中跳动的心脏和掌心的温度揭示她重生的事实。

这一年,她十三岁,刚小学毕业。

老宋家的当家人宋金智是大队支书,家里院子很大,但人口也多。顾氏生了一个女儿五个儿子,如今大女儿嫁出去,三个儿子娶了媳妇。

宋清华的爸妈是大儿子,她有一个大姐,一个妹妹,她妈现在还怀着一个弟弟。

二房杨金芝刚生了二胎女儿。

老三媳妇儿刚进门。

家里不够住。

这一年包产到户大力推行,计划生育入宪法。

她妈借着机会要分家,在大爷爷的支持下,已经得到了爷爷宋金智的同意。

顾氏过惯了统领儿子和儿媳妇的日子,强烈拒绝分家,以宋老四和宋老五还没娶媳妇为由压着。

但麦子收完了,玉米和高粱,谷子,豆子已经全部种上,分家的事压了半年,进度正式开始。

此后二十多年,她妈都背着丧门星的罪名,一直到死。

那些记忆深处的画面涌现,宋清华头有些疼。

一只温热的手覆过来,轻轻摸她的额头。

宋清华扭头,一张秀美干净的脸庞印入眼中,“大姐……”

宋招弟温柔的笑了笑,“总算退烧了。你再躺会,我去帮忙做饭。”

宋清华看着她起身出门,红了眼眶。大姐……也死在了这一年,成了她妈一辈子的心病,之后几年她也丧命,两个女儿的早亡也让她妈毫不反抗的背起了丧门星的罪名。

她不再躺着,迅速爬起来。

她妈成为丧门星的开始虽然是因为分家,但其中出力锤死她妈的,是家里突然打鸣的母鸡。

愚钝的老人们认为母鸡打鸣,家门不幸。母鸡打鸣被斩头的事她印象深刻,之后老宋家种种不幸都被扯到这只打鸣的母鸡身上,继而怨到她妈身上。

她趿拉上布鞋,快步出门。

一只芦花鸡伸着翅膀,站在院子中,张开嘴,“喔喔喔——”

宋清华脸色刷的一下,彻底僵硬。

堂屋的门咣当一声打开。

老宋家的当家老太太顾氏阴着脸出来,两眼晦涩的扫了眼棚子下磨面的孙会英,又阴了眼宋清华,转身进了厨屋。

再出来,手上拎着菜刀。

一句话不说,速度奇快的冲过去,一把抓住那只芦花鸡,不顾扑腾踩在脚下。

老二媳妇儿杨金芝不紧不慢的凑过来。“妈?好好的鸡还下着蛋,你杀它干啥?”

顾氏没理她,手起刀落,身首分家!

被斩头的芦花鸡朝宋清华这边狠狠扔过来,鸡拼命的扑腾翅膀挣扎,鸡血甩了一地,溅了宋清华一腿一脚。

“哎呀,这鸡血撒了怪可惜的。”杨金芝看着心疼。

孙会英停下手里的活,脸色发白。

宋清华抿紧了嘴,就差一步……

老三媳妇儿张送梅刚进门不久,听着院子里动静,拿着梳子梳着头出来,看着已经挣扎不动只剩抽搐的芦花鸡,奇怪道,“妈,不年不节,杀鸡干啥呢?”

顾氏阴狠着脸,张口就大声叱骂,“你娘家咋教的你?没听见老母鸡打鸣?该下蛋的玩意儿就老老实实下蛋,轮得到它打鸣?牝鸡司晨!”

张送梅没念过书,不知道牝鸡司晨啥意思,但听懂骂她的话,女人就是母鸡,打鸣抢了公鸡的活儿。瞬间满脸涨红,一下子委屈的眼眶挤满了泪。

“这是干啥?一大早睁开窟窿眼就哭,还嫌不够晦气?日头都出来了,屁都没干一个,还都等着我这个老不死伺候你们一窝子!?”顾氏点着张送梅就骂,阴着脸刻薄的样子,吓的张送梅脸色发白,又不敢哭。

杨金芝接上话,“我刚喂了鸡,就等做饭。大嫂还没磨好面。磨好立马就能做了。”

顾氏阴了孙会英一眼,又摔摔打打进了厨屋。

杨金芝瞥了两眼宋清华,想说啥,还是先跟顾氏进去,“妈,那鸡都杀了,我烧锅水褪毛。这段时间家里家外都靠妈撑着,也给妈补补。”

张送梅手足无措的左右看看,见孙会英没来帮她解围说话,咬了咬牙,红着眼憋着声进棚子找孙会英。

孙会英看着宋清华,装面的活儿交给大女儿宋招弟,快步过来,一把拉着宋清华的手,一手就摸上她的额头,“还烧不烧?”

清晨的薄雾还没散,宋清华眼睁睁看着年轻的妈妈向她走来,不太温柔的询问,却让她心里紧缩,眼眶酸涩,忙垂下头,怕被看见。

“不烧了,今儿个再歇一天,明儿个跟你大姐一块放羊。”孙会英看着二女儿,目光心疼又难受,还有浓浓的歉疚。

母鸡打鸣,家门不幸。分家的事,怕是没指望了。二丫头上学的事,也没指望了。

宋清华看着墙根下没了气息的母鸡,点点头,没多说话。

看着她们娘俩,杨金芝出来拎着被斩头的母鸡问,嗤笑道,“大嫂,要不这鸡你来褪毛?”

孙会英看她一眼,“我贴锅饼,二弟妹褪吧。”

张送梅拎了红薯面过来。

孙会英快步进了厨屋,蒸锅饼做饭。

宋招弟去摘了一筐子黄瓜,荆芥,豆角和茄子,回来炒菜。

几个儿媳妇和大孙女上手,顾氏就在一旁监工一样看着,放多少盐,多少味精多少油,都要听她安排。

老二媳妇儿杨金芝不干,今儿个不轮她,双手抱着胸,上下睨着眼打量宋清华,“哎呀,盼弟能下床了,这是好了吧?”

听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宋清华神色一顿,抬眼看着她打量,瘦高个,有点山牙,脸侧一个大黑痣,两眼不大,但身条很好。这个二婶会抱婆婆大腿,娘家兄弟多,还有在粮站上班的,在老宋家很吃香,即便是后来老四和老五的媳妇儿进门,她也一直吃香。

而这次分家,二房占的便宜最大,但搅合分家的恶名全是她妈在背。

看她不吭声,杨金芝一脸假笑,“呦,盼弟话都不会应了,不会真烧傻了吧?一个丫头片子非闹着念书,都念完小学了还不罢休,还去投河,你说你念了有啥用?”

“,”uid”:”1204655776339902

原创文章,作者:蓝大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40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