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凶追踪》闲居鹤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徐洪军,闫旭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疑凶追踪

小说:悬疑

作者:闲居鹤

简介:男主闫旭刚刚参加刑警工作,就接连遇到了三起诡异的意外死亡案件,敏感而执着的他,意识到这绝对不是普通案件,每一个死者背后都掩藏着另一种罪恶,而每一个参与者又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横空出土的龙吟观,令人神往的宛王墓,神秘的幕后主使,真正的凶手到底是谁?不到结尾你真的想不到~~

角色:徐洪军,闫旭

疑凶追踪

《疑凶追踪》免费阅读

“这已经是接到的第三起报案了。前两个案件的出现均没有可靠证据表明为他杀,最终,只能被定性为自身突发意外死亡。可是,在半个多月的时间内,接连出现了三起不明原因死亡,未免太过于巧合了!彼此之间是否存在着某种尚未可知的关联呢?虽然是看不到摸不着的,但是绝对不能再无视了。”

刑警闫旭内心不断交织着各种情绪,他敏锐地意识到,这将是自己职业生涯开始阶段就要面临的一次重要的挑战。来自家属的质疑,社会的猜测,以及公安内部的争议,无一不让他感到头痛而又有一丝兴奋。头痛是源于自身对真相的渴求,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产生“兴奋”这种类似邪恶的想法,然而他确实在心底产生了这种奇怪的意识。他有时觉得自己也是可怕的,如果他不是穿着一身警服,被职业束缚,他当年在内心种下的犯罪的种子,会不会生根发芽,破土而出呢?他不敢想象,也不愿去想象。

没有外伤,没有任何痕迹,即使经家长同意解剖,仍没有发现异常和中毒可能,全身包括头皮都没有任何哪怕针眼一样的创伤!一般这种情况,只能被定性为死者自身因意外导致不明原因死亡!而这种不明原因也可以理解为因疲劳过度或精神紧张,诱发心悸等而造成的猝死。

“有没有可能人为惊吓造成死者恐惧而死亡呢?”,曾经在讨论中有同事做出如此推断。闫旭也在心中思索过这个问题,他对这个疑问进行了这样的解释:“死者神态安详,如同常人睡着一般,面部毫无因惊惧而留下的可怖表情,从解剖结果来看,也没有心脏衰竭及肾上腺素明显升高等症状。所以,从目前情况看,被惊吓致死是没有根据的。重要的是,在第三个死者所在现场,除家属外,无任何外人进入痕迹。”当然他只是解释给自己听,因为他明白,目前的自己还不能随意发表关于案情的结论性陈词,当然有一个人除外,那就是他的搭档或者说师兄齐亮。

“那家属有没有杀人的可能呢?”闫旭自己又提出过这种疑问,但并没有查到家属杀人的动机和可以运用的手段。

时间回到了一个月前,七月伊始,此时正是炎热的夏季,无论南方还是北方,都是太阳最毒辣的时候,只要出门,就不由得你不出汗。闫旭也刚刚结束实习,被从外地调往西蜀市刑警大队二组。西蜀的刑警大队小组,是不同于一般编制的,因为他们属于特别侦查小组,每个组八个人左右。而二组组长杨波,是专门负责疑难大案,在队内也是出了名的优秀警探,同时也有很强的领导能力,所以,他的手下个个都能独当一面,独立办案。他刚来就发现了他们的工作作风,那就是没有什么时间概念!当然,有谁选择做刑警是为了朝九晚五,舒服度日的呢?他任职后参与的第一个案子就是这个“意外死亡”案件的第一个死者徐洪军。

傍晚六点多钟,温度稍微有些缓和下来,阳光也不那么刺目了。徐洪军照例又在家附近的街边和几个酒友喝酒。这是他每天都必须要做的事,雷打不动,除非因天气等意外情况选择在家喝,其余时间都是在外面喝酒。或独自畅饮,或约酒友一块吹牛,当然只要有酒,菜的好坏他也不是十分介意。他家里还经营着一个熟食店,所以,下酒菜自然也就随时解决了。但店里都是他老婆一个人在忙乎,如果他能安心过日子,其实生活算不错的。

他以前自己也是有班的,在一个单位做拉运工作,因为经常喝酒不仅耽误事,还出过事故,后来更是直接导致手只要拿个东西,不管轻重,总是抖个不停。虽然平时跟领导混得关系不错,后来让他在单位值班,但还是因喝酒这个毛病,导致领导交代的工作都没有搞清楚做明白,最后也就把他辞了,活也干不上了。如果把酒忌了,他这手抖的毛病自然也就好了,但他不但不忌,反而越喝越严重了。有一次开三轮车送个货,还因方向盘没抓稳,直接把车开沟里了。他爱人就因规劝他少喝酒,店里活多,她自己也忙不过来。可每次说他,他借着酒劲就是一顿打,后来就开始变本加厉,稍有不顺心,他爱人就会被打受伤,更可气的是,她多次被打得鼻青脸肿,都是毫无理由的,但她还是选择了忍气吞声,家里日子也只能是维持,这种日子过了也有十来年。有时跟她公婆哭诉几句,没想到她公婆居然说男人喝个酒有什么大不了,哪个女人没挨过几下揍呢?而且还觉得她该感谢她儿子当年能娶了她,这是她的造化,就该受这份罪。她没想到他家里居然思想都这么不正常,但她也真的有苦难言,她不是没想过离婚,但是,一想到女儿马上就要考大学了,还有个儿子也这么大了,也就忍下来了。当然这些内容都是从邻居亲戚口中打听来的。

此时的徐洪军正跟几个酒友边喝边聊着天。有朋友就提到,“你那个女儿高考考得咋样啊!上哪儿上学去啊!”

“上学?让她高中毕业就不错了,上大学有什么用,都这么大了,有那四年时间出去打工也能挣不少钱,大不了跟她妈一起看店就行了!”徐洪军不屑地说道。

“就你那闺女,我看一天背个书包,可像那么回事了,不让她上学她能愿意?”酒友笑着说道。

“愿不愿意也不由她,我都跟她说了,就是录取通知下来,也不让她去,她妈敢让她上学我就打折她们的腿,自己家娘们还管不了了,说揍就揍,她们也得受着!”徐洪军说着又举起了杯,“来,走一个!”。

“,”uid”:”97535323538

                           

原创文章,作者:闲居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41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