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掌中娇:农门锦鲤小福妻》花嫁兔兔子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林蔓珠,陆雅川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权臣掌中娇:农门锦鲤小福妻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花嫁兔兔子

简介:【双洁,1V1,甜宠宅斗】
林蔓珠只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农家女,硬生生被卖到了陆家冲喜。
原本以为陆三爷死了,她要陪葬。
谁知道,她竟然真把人冲活了。
林蔓珠成了婆婆的心间宠。
婆婆宠着,丈夫护着。
妯娌算什么?还不都得仰她鼻息?
陆雅川问:“珠珠儿,你可知,儿媳妇在陆家立足之根本是什么?”
林蔓珠摇摇头:“是什么?”
“那就是生个嫡子。”陆雅川微微一笑,“正巧为夫的床榻无人,不妨助你一臂之力吧。”

角色:林蔓珠,陆雅川

权臣掌中娇:农门锦鲤小福妻

《权臣掌中娇:农门锦鲤小福妻》免费阅读

第一章

今儿天阴,明明刚过午时,却还乌沉沉的,满院都掌着灯。

偌大的三进宅院里寂静无声。高门大院的生气仿佛被炼狱宝殿的阎王爷吸走了一般,半点响动都没有。

这样死寂的气氛将人压得心口不适,林蔓珠连气都不敢喘,只一昧低着头,跟牢前头的金嬷嬷。

金嬷嬷斜了一眼身后矮小到望不见眉眼的林蔓珠,道:“你要知道,凭你的门第想嫁入陆家,简直比登天还难。如今有幸进陆家门,要惜福,别说些有的没的,惹老太太厌烦。”

金嬷嬷此番请她来陆家可不是为了做客,而是为了给贵主儿冲喜。

陆老太太奉了寺庙大师傅的令儿,得寻个五月初五出生的姑娘,方能抵住小儿子身上那见天儿冲出的煞气,不然这一次的鬼门关难过,怕是不能从地老爷手里抢人。

可惜五月初五的适婚姑娘少,又得在三天内寻来。思来想去,可不就逮着年仅十四岁的林蔓珠了?这还没及笄呢!就被拉来充数了。

不过能嫁给陆幺子,绝不算埋没了林蔓珠,也容不得她叫屈!

陆老太太的小儿子陆雅川,乃是这泉州众人皆知的神童。二岁能背《三字经》,五岁能做诗,八九岁的光景便过了府试考成了童生,再后来,过关斩将,才十七岁便高中了状元,如今二十来岁,已官居正四品吏部侍郎。

这样青年才俊,前途不可估量,加之长相俊美,又有兰芝玉树的君子之风,曾是无数上京官家女子的梦中情郎。

这样的香饽饽,自然有好些人来抢。官家闺房女子也不在乎矜贵自持,哀求家中长辈登门提亲,结交这样好的新贵。

一时间,来陆家想续姻缘的高门贵女络绎不绝,门槛都险些被人踏破了。

岂料陆雅川全然没将心思放在儿女情长上,只推脱婚姻大事得听父母之命,一句轻飘飘的话,便将烂桃花尽数挡了。

陆老太太这边呢,见哪家姑娘都生得好,挑花了眼,倒也硬生生耽搁下来,至今还没给小儿子结上亲事。

谁知道,老天爷不开眼,这样内秀的郎君竟在返乡省亲的途中跌下马,摔成了半身入黄土的将死之人,现如今还昏迷着呢。

林蔓珠跟着陆家嬷嬷绕过廊庑前那口绘满貔貅浮雕的水缸,不远处,穿红戴绿的丫鬟们提着羊角灯鱼贯而出,只是每个人脸上都没什么喜色,忧心忡忡的模样,仿佛是在置办冥婚。

林蔓珠悄没声儿地叹了一口气,心道:“可不是么?也不知这陆三爷能不能熬过这一程子!”

她垂眉敛目朝前走,还没行两步,就撞上了一伙儿人。

为首的女子稍显老态,着一袭金花图纹珍珠盘扣袄,下搭一件百花织金裙,端庄稳重,想也是为今日大喜日子置备的。这位应该就是陆大爷的妻子陆大夫人赵氏。

在她旁侧有另一位稍显年轻的娇女子,衣着明艳许多,那鬓发间还插了一支炸金珠点翠簪子,花团锦簇的模样,想来也是家中娇养大的,该是陆家二太太顾氏。

金嬷嬷见到了来人,福了福身子,喊:“给大太太、二太太请安了。”

“起吧。”陆大夫人抬了抬手。

她瞥了一眼金嬷嬷身后的林蔓珠,问:“这位就是老安人寻来的姑娘?”

“正是。”金嬷嬷朝后退了一步,给陆大夫人引荐。

林蔓珠会意,学着金嬷嬷教的规矩,叠手纳福,道:“见过大夫人、二夫人。”

她说话稍显稚气,规矩却是学得十成十,没闹出什么笑话。

陆大夫人赵氏上前一步,和煦地笑:“难为你了,过了今儿,若是有好信儿,老安人重重有赏。”

“是。”林蔓珠不蠢,她知道,这府里上下可是每一个将她当正经陆家三太太来看,左不过是个给爷们儿冲喜的玩意儿,做得好了,像一条阿猫阿狗打发了,做得不好,那也有她的去处,说不准这后半辈子都要为惨死的陆三爷吃斋念佛。

赵氏一派的和风细雨,被陆二夫人顾氏瞧在眼里。

她和赵氏一向不对付,如今嗤笑一声,道:“大嫂这话说得可不对了!这位怎么说都是嫁给小叔子的人,可不是咱们正经妯娌吗?你不喊一句三弟妹,一口一个姑娘的,瞧着多埋汰人呀!”

赵氏最烦这个搅家精,此时头疼不已,道:“二弟妹慎言,这诛心话仔细传入老安人耳朵里,到时候吃挂落儿。”

顾氏闻言,忍不住朝旁侧的丫鬟呶呶嘴,心道:“能传到老太太耳朵里,还不是你赵氏在人前上眼药?这满大家子的人,哪个敢去当老太太的耳报神?”

不过今日是小三叔陆雅川的好日子,顾氏再威风,也不敢惹事。做得不好呀,那她还得揽罪,还是先瞧一瞧热闹再说。

顾氏不吭声了,赵氏朝金嬷嬷点了点头,给她放行。

林蔓珠瞧过一阵子妯娌间的争斗,心知这是落入龙潭虎穴了,还是一声不吭来得好。

冲喜的大婚不似正经成亲,不过是换一身嫁衣,给老太太敬一杯茶便跟着那半死不活的陆雅川回了房中。

屋里只剩下林蔓珠和陆雅川了,她自行掀开盖头,瞧了瞧旁侧躺着的男人。

陆雅川长得极为好看,说一句惊为天人也不为过。即便是面容憔悴也遮掩不了男子精致的眉眼,他那皮囊绝对是上天恩宠,瞧不见一寸瑕疵。

一个男人长得比女子还要美,让林蔓珠有一瞬息的恍神。

她下意识抬手,探了探陆雅川鼻息。还有进出的气儿,没死。

林蔓珠松了一口气。

她生怕陆雅川死了,陆家老太太忧心她儿子黄泉下寂寞,把她也送下去陪儿子上路。

林蔓珠悲观地想,这陆雅川怕是活不了几天了,她得好好想后路。

怎样能保证不死呢?

要不生个遗腹子?有了身孕,老太太总不会折损一个孙儿吧?到时候她再说要陪孩子长大,孩子不能没娘,她可以为奴为婢,不求名分。这么卑微了,应当能活?

下了这个决心,林蔓珠破釜沉舟,羞怯地将视线转到男子腰上。

她颤巍巍地将手伸到了男子那窄瘦的腰腹上,想帮他宽衣解带。她其实也不懂如何怀上孩子,只在河边给弟弟洗衣裳的时候,远远听开黄腔的老爷们调侃,两人赤条条的躺在一张榻上就能怀孩子。

她闭上眼,嘴里碎碎念叨:“三爷勿怪,我不是故意冒犯你的,实在是没个活路呀……”

她沉下心来,小心翼翼解开男子那配玉的腰带,还没等她见到男子精壮的腰身,就见一只白皙修长的五指扣住了她的手腕。那力道不大,却足以让林蔓珠胆寒。

没多时,陆雅川哑着声音呵斥:“放肆!”

林蔓珠喜不自胜,忙不迭答:“是是,我放肆!三爷,你可醒啦?!”

陆雅川恶狠狠地盯着她,眼里满是杀意。不知这是打哪儿来的小丫鬟,竟敢趁他不备爬他的床!

林蔓珠可没空管这些有的没的,她急忙跑出囍房,扯着嗓子喊人:“来人呐,陆三爷醒了!”

这一嗓子嗷的,整个陆家都惊了。

有打水的,有传大夫的,有各房太太来瞧热闹的,整个陆家里里外外忙得人仰马翻。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醒转的陆雅川身上,唯有陆家老太太老泪纵横,捧住林蔓珠的一双手,不住摩挲:“真是我陆家的宝啊!要不是珠珠儿嫁到我陆家,怎么冲去我幺儿的煞气,将他从阎王老子跟前拉回来的!”

林蔓珠没想到自己还成了福星功臣,听得老太太那句亲昵的“珠珠儿”,她腼腆一笑,道:“都是三爷自个儿的福运,和我没什么关系。”

“这般大的功劳,你还谦逊推脱,品性如此,我果真是没看走眼呀!”陆老太太怎样瞧林蔓珠怎样顺眼,她就说农家出身又怎会有这般齐整的女子,才不过十四岁,就已经能瞧出那娇憨可人的眉眼与玲珑身段,想来就是天造地设的姻缘,就当挡她幺儿这一生死劫的!

陆家老太太也是苦出身,年轻时只是采桑女,不过有幸和仙逝的陆老爷结识一场,这才嫁到了富甲一方的陆家。

见她和林蔓珠投缘,陆家二太太顾氏不免撇撇嘴,悄悄道:“怪道能凑一块儿去,可不就是同根同门出来的缘分吗?也真是歪打正着,给人救活了,成了福星儿,有什么稀罕的。要这小叔子是回光返照,过两日又躺下了,看她怎样收场!”

陆老太太平日里对两个儿媳都寡淡得很,觉得无甚投缘的说法。她们聊时兴的珠花首饰,老太太偏爱看天色聊庄稼。两厢说不到一个点上去,也只能就请请平安,鲜少来往。

此前就一个赵氏和顾氏,老太太对谁都冷淡,一视同仁,这样大家伙儿心里也好受。

偏偏如今来了个林蔓珠,还救活了陆家最有出息的陆三爷,且误打误撞讨到了老太太的欢心,这怎能让人不眼红呢!

各房太太心思各异,却没一个人出面吭声。

还是赵氏打了头阵,上前一步,揽着陆老太太的手臂,笑道:“如今可好了,三弟大安了,您就放心吧!”

她话音刚落,又笑意盈盈地望向林蔓珠,道:“只是可惜了蔓珠姑娘跑这一趟,你受累了!既然三弟全好了,我让金嬷嬷给你包个利市封红,明日就能护送姑娘家去了!”

闻言,林蔓珠咂舌,这高门大户果真不一样,人治好了就急着赶人了。也是,她这种农家女出身,岂敢高攀陆家门第呢?还不给人耻笑吗?

她垂眉敛目,很有分寸地道:“是,蔓珠全听大夫人安排。”

陆家老太太哪里不知晓这大儿媳的心思?两个月前,她刚知晓雅川会返乡省亲的事儿,这大儿媳就打听上了,还眼巴巴将娘家侄女儿送到府上来小住,说是避暑,谁不知道是想蛊惑她的幺儿。

陆家老太太心思直来直往,平日里为了家和万事兴,什么话都不说出口,如今见人要将她的宝儿往外赶,心里不称意了,道:“蔓珠是雅川的福妻,是我这个老婆子千挑万选寻回家里来的。如今堂也拜了,儿媳茶也敬了,怎就想着送人回去了呢?即便回去,也得是归宁拜门!”

赵氏没想到这样的农家女,还有人眼巴巴当成宝的,也不看看如今陆雅川的官位,结交这样一房姻亲,说出去岂不让人嗤笑!

她给老太太撇清关系的机会,没承想还被当成了白眼狼,怎叫她不气恼呢!

赵氏脸上的笑容都僵了,她难堪极了,只能转头询问陆雅川的意思。就算陆家老太太拎不清,这个小叔子总不会不懂人情世故吧?

赵氏温柔地道:“三弟刚醒,怕是不知道这位蔓珠姑娘是谁吧?前些日子,你落马昏迷,老安人怕你出事儿,问了高人,寻来五月初五出生的姑娘给你冲一冲煞气。谁知晓,这刚入囍房,你就醒了,可不是福大命大踏回凡尘了?那这蔓珠姑娘功德圆满,再留府中怕是没必要,依我看,也能送人家去了,免得父母亲担心,你说是这个道理吗?”

赵氏避重就轻,怎样都不肯承认林蔓珠如今算是陆雅川的妻子了。

这个小叔子不蠢,怎可能纵容亲娘,娶这样磕碜的农家女为妻呢?

她提点了来龙去脉,陆雅川总该顺着她的话儿往下说,将林蔓珠赶出去了吧?

陆雅川听了一会儿房内闹得乌鸡眼的官司,他沉吟一声,道:“儿子的婚事,全凭母亲做主。”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瞧着没深意,可话里话外都打了赵氏的脸,怪她多管闲事。

赵氏气得不轻,心里直骂这小叔子是愚孝,可怜她那如花似玉的侄女儿,如今是不知该如何安排出路了。

陆老太太听到儿子给她撑腰,眉开眼笑,道:“好,好!这缘分呐,妙不可言,我瞧着你俩登对,就是好姻缘!”

林蔓珠被陆老太太牵到陆雅川面前,她回想起先前要扒人裤子的事,尴尬地看了人一眼,喊了句“三爷”,再也说不出其他话来。

“,”uid”:”2630476202259440

                           

原创文章,作者:花嫁兔兔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4202.html